台北市雲南省同鄉會清境農場訪鄉親之行

石炳銘 

台灣中部南投縣仁愛鄉清境農場住有滇籍同鄉約千人,都是民國五十一年自滇緬邊區隨國軍第二次撤退來台的官兵眷屬和義民,是由行政院國軍退除役官兵委員會將他們安置在那裡的。清境農場是該會為了有效輔導他們落地生根,特別設置的。清境農場位於合歡山南側,海拔高度一千八百到二千五百公尺之間,在台灣屬於高冷地帶,這裡是台灣中央山脈的一部份,原來都是原始森林覆蓋的山區,除少數山胞原住民外,別無人居。整座山全為片岩石礫所構成,根本不適農業使用。因為表土幾乎都看不到,在石頭上如何能裁種農作物呢?任憑你怎麼努力,一再反覆的嚐試,始終見不到青苗的生長,這樣全無收獲的苦日子整整挨過了三年,每戶的家長們莫不沮喪萬分,午夜夢迴、牛衣對泣,想起在緬甸東北部那片廣大而豐饒的土地,他們都感到懊悔不已;後悔不應該到台灣來,那三年的苦日子完全依靠政府按人口補貼的最低生活費勉強度過。好在退輔會及台灣大學實驗農場的技術專家們都傾注全力,設法協助這些新來者突破困境,要在石頭上長出花朵來,最後他們終於成功了,陡峭的石頭沙礫地上,處處燦開了蘋果花;石頭縫中也綻放出青翠欲滴的高麗菜。因為台灣地處亞熱帶,根本不適於寒溫帶的蘋果生長,故蘋果在台灣都是價昂的進口貨,一般人都吃不起。如今清境農場的居民竟能種出蘋果,有如奇蹟出現,市場價格好,供不應求,果農們著實都發了財,生活自然大獲改善。可惜好景不長,榮景維持不過五年,因為台灣市場逐漸邁向自由化,各種工農產品已不可能鎖國自肥。蘋果類產品首先開放自由進口。清境農場及梨山地區的蘋果產業立即遭到強烈衝擊;價格一落千丈。因為台灣生產成本高,與外貨根本無力競爭,果農只好把大片的蘋果園砍伐殆盡。不久前會生蛋的金雞母,一夕之間竟然落此下場,難免令人無限感傷,好在這些歷盡滄桑的雲南老鄉們,已鍛鍊出適應環境的本領,他們立即轉向其他高價作物的生產,諸如自國外引進的水蜜桃、加州李、梨等,因轉作順利,又是一片欣欣向榮景象。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他們大量栽種莞豆苗出售,因為本地台灣農民一向都不知莞豆苗是高級蔬菜,自然就無人種植。這種豆苗的食用是由在台北的雲南人倡行的,早期在台北市寶慶路開設的「人和園」餐廳首先推出,以後逐漸由各大觀光飯店或大型餐館所採用,但二十一世紀的今天,此種豆苗已普遍為本地人民所接受,而且價格一直都較一般蔬菜高。

農業開發離開不了水,清境農場地處高山脊嶺,不僅水源缺乏,而且地面盡是石塊或沙礫,土地蓋水性很低,這對農業的發展自然不利,退輔會花了大錢,遠至二十公里外的合歡山的積水以水管導引至農場,因壓力大,主水管不時暴裂,修不勝修,造成極大困擾,後來主辦的退輔會直接找生產水管的廠商量,耗費不貲,訂做較厚實的水管全面更換舊管,才算解決了常常爆裂的問題。

這些滇籍同鄉的第二代、第三代都已相繼出生成長,都有機會接受現代良好教育,年輕人較之父執輩全然不同,都不甘心只做一個農民,因而紛紛下山融入工商社會,以致山上已找不到幾個年輕人了。原有的田地因缺乏勞動力而多已轉租給山下平地人去經營了。又因全省觀光事業興起,過去只有一家賓館的清境,現在則充滿了中小型的民宿旅館,而且住宿價格並不因供應多而便宜。看來原有的農業已變成了點綴,觀光已成了主要產業。

我們這次到清境,除觀光旅遊外,主要的也在於鼓勵鄉親們籌組中部地區的雲南同鄉會,因為我們雲南同鄉們在台北、高雄、台南、台東、花蓮、桃園的均已成立同鄉會。平時會務順利推展聯繫密切,簡理事長漢生一再愷切勸勉,企盼同鄉們應該建立組織,加強團結,促進鄉誼結合,因為處此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台灣已是一個全然民主自由的社會,人民的權力高漲,任何有意從事政治活動者,無不需要選票,但分散的各別選票,並不能形成一股力量,唯有集中才會顯出力量。而集中就必須依賴組織,只有透過組織,人民的訴求才有可能被聽到,這個道理是顯而易見的,因此希望居住在中部地區的同鄉們早日成立同鄉會,以便利連繫及動員。

這次清境之行,參加者共三十人,其中夫妻檔四對:分別是李興才教授暨夫人,李恒經、龔承業及筆者等四對,預先籌劃為馬總幹事崇寬,本人負責與清境農場聯繫一切旅遊車輛賓館房間訂定委託信輪旅行社的同鄉趙書華,他也是全團中的小老弟,為解長途疲困,他不時妙語如珠,暈素不忌,時常引來一陣哈哈大笑,倒也不失甘草之效。

全團在博望村年輕村長魯文彥所經營的餐館進用午餐,時間已是下午兩點了,雖然不是什麼山珍海味,但都是雲南口味,高山蔬菜尤其可口,在台北吃膩了大魯大肉,到山上換換較清淡的口味,吃些山茅野菜,倒也受到歡迎。

午餐後到村旁有一聚會所內,展示撤退來台反共孤軍在農場歷年來的各項活動照片,亦有海內外及台北各地來訪問鄉長們的留影,引起了無限的追思與懷念,接著吾等由簡會長會同魯村長文彥主持舉行了座談會,村內鄉親及台北來客排排而坐,簡會長致詞表示殷殷慰問關懷之意,並分別對博望等三村分別贈送同鄉會紀念旗幟,上刊「海天同心,鄉誼永固」八字,暨三十二期「雲南文獻」三十本,繼之魯村長答謝,隨後在會所旁全體攝影留念。

晚餐則改在定遠村一家臨馬路的餐館進用,主人也是出生該村的同鄉所經營,他的餐館看起來較氣派,記得五年前我也到過這家餐館,當時還未竣工,但餐飲部門已在營業,現在增加了旅店客房和商店,生意似乎不錯。當晚全團住宿於清境國民賓館,這家賓館早在十七、八年前我就陪同泰國外賓投宿過,後來幾乎每年都要去投宿一或二次,因為泰北難胞參訪團或官方人員不斷來台參觀訪問,也幾乎全由我負責接待。我以清境地區風光明媚,空氣清新,加上滇籍同鄉甚多,他們蓽路籃縷,披荊嶄蕀的奮鬥精神,正可供來訪者參考體驗,所以除非另有行程,通常我都會安排前往住宿一晚。可能是在那個年代,山上尚未發展觀光業,前往旅遊者不多,同鄉間較有空閒相聚,所以我每次率團前往,總有一大群鄉親來宿處探訪聊天,也常添桌加椅,一堂共餐,表現親切而熱忱。這次再臨斯地,此種盛況已不復得見。這說明了社會已有重大轉型變遷。

第二天一早,全團乘原車到合歡山遊覽,該山停車場位在海拔三千四百公尺處,山頂則接近三千八百公尺,冬季積雪甚厚,是台灣唯一的滑雪處所。台灣人很少有機會在島上看到雪景,所以每到冬天積雪季節,人車擁塞,寸步難行,故必須採取流量管制,否則會乘興而往,敗興而歸。

合歡山景觀壯麗,眼界遼闊,春末夏初,杜鵑花遍野,我一直認為是台灣山岳中最值得前往一遊之地。

遊罷合歡山,一行折返清境農場,在同鄉李克之的山莊進用午餐。李君是台中地區順寧同鄉會會長,又在當地鄉公所任職,是熱情有為青年,席間簡理事長一再勗勉加強聯繫團結,擴大成立中部同鄉會的必要。

除鼓勵他們籌組同鄉會外,此行另一任務則為宣達「泰北華人文史館」正在美斯樂興建的事實,惟因經費不足,寄望在台同鄉響應這一具有重大歷史意義的工程,期勉同鄉以自由樂捐方式,慷慨捐輸,共襄義舉,第二天午餐後全體到霧社抗日烈士紀念碑前憑悼。該紀念碑係為當地原住民反抗日本殖民地暴行而舉義以致犧牲之近千英魂而建立。繼而全體乘原遊覽車循高速公路經埔里、台中、桃園安返台北,為一次極愉快的旅遊。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3期,民國92年12月25日)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