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對日抗戰八年之貢獻

李忠 

明年二○○五年抗日戰爭勝利六十週年紀念,以史為鑒,安不忘危。回憶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雲南省獨特的地緣戰略位置,以一隅而荷全國之重任。在中國八年抗戰,乃至世界大戰的戰略全局中,具有不可取代的重要地位。雲南是最重要的戰略基地,是大後方又是最前線,是陸空交通大動脈;是兩大戰場的戰略結合部,是維持對外開放的門戶和通道;是學者名流雲集之地;是蜚聲中外教育、科技、文化中心。當時雲南壹仟柒佰萬各族民眾,在後方節衣縮食,毀家紓難。八年抗戰中,雲南有一百多萬各族兒女,直接參與抗戰前線和支援後勤,修築公路機場等國防設施;都湧現了可歌可泣的英雄業績。

一、先後出征參戰官兵三十餘萬

一九三七年八月中旬雲南省主席龍雲出席南京國防會議後,雲南堅決擁護全國一致抗日主張,全力支援長期抗戰。在地無分南北,人無分老幼,有力出力,有錢出錢的莊嚴號召下,雲南於一九三七年九月九日在昆明巫家壩組建滇軍十軍誓師大會後,於十月十日出征北上,經五個月長途行軍,一九三八年三月到達漢口一帶,整訓期間,魯南台兒莊之戰已爆發,旋即奉命趕赴徐州。於四月廿一日直開臨棗支線的車輻山車站,下火車後,六十軍一八三師在右翼集結陳瓦房、邢家樓一帶,一八四師在左翼集結台兒莊以東陶湯橋至丁家橋沿線。一八二師在後作為軍的預備隊。這樣與日寇的遭遇戰於四月廿二日拂曉褐開戰幕,而陳瓦房是六十軍前沿陣地,一旦失守,敵寇的機械化部隊,將快速湧進六十軍各師集結地。一八三師一○八一團一營營長尹國華率領全營與敵在陳瓦房,逐街、逐巷、逐屋爭奪,展開了反復拼搏,血肉橫飛的白刃戰,全營五百多名官兵,僅生存一位戰士外,其餘全部壯烈殉國。敵寇傷亡一五○○多名。而保住陳瓦房陣地,初次遭遇戰的勝利,為六十軍各師贏得了全線迅速展開反擊的時間。我六十軍堅守每一個陣地,以劣勢裝備,抗擊擁有現代化軍事裝備的日寇磯谷板垣混合師團,這是抗戰史罕見的。台兒莊戰役前後浴血奮戰廿七個日夜,我軍前仆後繼,傷亡官兵一萬四千餘人,其中陳鐘書旅長陣亡,王炳章旅長負傷,而團長陣亡五人,負傷五人,中校以下軍官傷亡不下五百餘人。這數字是驚人的。但日寇也付出了二萬有餘的代價。六十軍這一血染沙場,痛擊日寇的戰功史實和英雄業績,是永垂民族青史的。

五十八軍自一九三八年八月一日由滇北上參加抗戰,隨後又擴建新三軍在內,至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投降止,共七年又十五天。計在鄂、湘、贛、浙等省參加抗日大小戰役二十次,小戰約五百次以上。擊斃傷日軍五萬餘人,俘虜日軍五百餘人,擄獲戰利品五百餘擔。而我五十八軍及新三軍則傷亡官兵一十萬餘人,其先後由滇補充增援官兵達一十二萬餘人。

第三軍是堅守中條山,重創日軍精銳的主力部隊。唐淮源、寸性奇兩將軍,「碧血千載染中條,雙忠大節壯中原。」所有這些在中國近代史上,雲南各族民眾在辛亥革命及護國起義和抗日戰爭三次偉大革命運動中,都作出了不可磨滅的重大貢獻。

二、血肉築成的滇緬公路

一九三七年底為打破日軍對我國沿海各港口通道的嚴密封鎖,滇緬公路的修建,提上了議事日程。雲南省政府奉命在保山成立總工程處。一九三八年正式開工,搶修下關經漾濞、保山、龍陵、芒市、畹町段,全長五四七‧四公里的新路線。如果依照正常施工,必需擁有各式各樣機械設備,然而由於戰事的迅速擴大,這些機械裝備,根本無法取得。築路只能用竹筐、木製水車、鐵錘,用人力拖拉的壓路大石碾等,以做爆竹用的火藥,取代炸藥來爆破堅硬的石崖。修路前的測量路線工作,則與築路基同時在前進行。而由龍陵郊邊向西延伸至緬甸邊境長達一三六‧八公里的地段,為布衣族聚居之處,雨季長達數月,山間泥濘難行,而瘧疾之患,尤甚於一切。此段工程成為全線最艱苦的一段。自漾濞起綿延於海拔九百一十二米至二千四三十二米之上。它跨越漾濞江、瀾滄江、怒江三大河谷,蜿蜓曲折。這段路岩石層密佈,築路到此,必須開炸三米以上,甚至三十米深的崖石,才能穿越而過;都是在山巒起伏中回旋而上,沿著深谷峭壁打鑿過去。全線共有三百七十座橋樑。其中瀾滄江上的昌淦橋,為長一百廿三米之懸索橋,打破當時全國吊橋之長度紀錄。而怒江上的惠通橋,工程最為艱險,犧牲了不少工人。由於沿線氣候炎熱,疾病流行;加上人多及趕工程進度等諸多原因,造成很多傷亡事故。據有資料顯示約有二千五百人至三千民工死亡。自開工之日至年底,每天有雲南各族民工五萬餘人,最多時達到每天二十多萬人參加築路。至一九三八年底僅用九個多月時間,即完成路面工程,初步達到通車能力。施工速度之快,是世界築路史上所未有的。

一九三九年一月滇緬公路正式使用,從昆明至緬甸腊戍全長一千一百四十六公里。全線貫通。(其中我國境內有九百五十九公里)。是當時中國路線最長、運輸量最大的一條國際運輸通道。我國出口的大量桐油、鎢砂為主產品,也由這條公路運到海外。據統計資料僅從一九三九年初到一九四一年底,通過滇緬公路運入我國的「美國租借法案」中援華軍用物資就達二十二萬噸以上。其中三分之一為汽油。那時有「一滴汽油一滴血」的口號。在一九四一年三月入侵越南日軍專門成立了所謂「滇緬公路封鎖委員會」頻繁由越南出動零式戰機四百多架次,對滇緬公路咽喉要道橋樑,進行狂轟濫炸,但是中國人民的鋼鐵意志炸不毀,經我國軍工兵及護路工人在雲南各族民眾協同、奮力搶修下,滇緬公路基本上仍然暢通無阻。一九四二年二月日軍入侵緬甸,仰光失守。中緬交通中斷,盟國援華物資,改由中印駝峰航線運輸。

三、中國空軍美國志願援華航空隊

一九三八年秋,日寇為加速滅亡我中國的計劃,加強進攻我國西南大後方,破壞國際交通運輸線│滇緬公路。於一九三八年九月廿八日以零式戰機九架,開始對昆明進行空襲轟炸,炸死市民一百九十餘人,重傷一百七十三人。留下了一大筆血債。正當日寇連續加強對雲南城市及滇緬公路的轟炸時,國際形勢發生了重大變化,一九四一年初在中國航空委員會擔任顧問和教練的美籍退役飛行員陳納德,在羅斯福總統暗中支持下,代中國當局出面,以私人機構名義,招募美國空軍中,經驗豐富和技術熟練的飛行員和機械師,辦理退役後,以平民身份志願來華參戰。於一九四一年七月十日來華組建「中國空軍美國志願援華航空隊」。其後半年時間,中美兩國飛行員共同擊落敵機三百九十七架。一舉為中國奪回大西南上空制空權。一時間該隊戰機插翅飛虎的隊徵,和利牙森列鯊魚頭機首,而聞名中外。其「飛虎隊」的綽號,也家喻戶曉。當年昆明街頭,中美兩國軍民豎起大姆指互叫「頂好」!以後美國政府出於戰略考慮,於一九四二年七月四日將飛虎隊併入美國空軍第十四航空隊,陳納德本人也由上尉軍階破格提升為上校,九天後又晉升為臨時准將。當時十四航空隊飛行員的皮加克衣背上,都寫有「來華助援洋人,軍民一體救護」字樣的中國文字布標。

一位已逝去美國援華十四航空隊P40型戰機飛行員米萊特中校,當年用世界第一代柯達彩色反轉片,在昆明市拍攝了一百四十四幅戰爭記憶。現在被他的後代,另一位老人,繼承翻拍,將這些珍貴文物送交來昆。曾由雲南省博物館,在今年五月七日由華夏銀行主辦《華夏:一九四四彩色昆明》攝影展,免費參觀;並由米萊特的兒子格瑞格教授偕孫女克瑞絲特由美來昆出席開幕式,並作簽名活動。顯示美國人民米萊特家族對昆明情結。讓人們回到風雨如磬,血肉相知,生死相依的中美人民聯合戰日的從前那段歷史,還深藏在中美兩國的民眾心中。

四、空軍基地的建設支援

一九四二年五月初,日本侵略軍切斷了同盟國援助中國抗戰唯一陸路通道│滇緬公路。同月中旬一條替代滇緬公路的空中走│由印度汀江至昆明,長達八百公里的航線,隨即被開聞出來,繼續為我國提供軍用物資。

為配合盟國對日作戰,加強空軍基地建設,及確保駝峰航線正常運輸,雲南省各族民眾,出工援擴建和新修建了昆明、呈貢、陸良、霑益、雲南驛、羊街、保山等十多個可供大型飛機起降的機場。當時修建機場,缺乏現代重型機械設備。雲南民眾完全憑著一雙雙手,用十字鎬、鋤頭,採用最原始的辦法,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作出了巨大貢獻。在每一個工地上,都能看到穿著破舊,但精神昂揚的成千上萬青壯年民工們唱著歌,踩著「哎喲呵嘿」的節奏,拉動著巨大三至五噸重的大石碾子,壓碾跑道,緩緩地前行著。就這樣一個個戰時軍用機場,在他們腳下,在他們汗水中建成。機場建成後,因飛機頻繁起降,隨時要搶修,飛機在空中飛,民工們就在隆隆飛機起降聲中勞作著。當時僅昆明巫家壩機場,每天廿四小時,平均每七十五秒鐘,就有一架飛機起降。今年四月昆明市航空聯誼會把當年還存在其中之一個大石碾子,起運贈送給美國航空博物館,作為中美兩國合作抗日的見證,人們永遠不會忘記中美兩國軍民,用熱血寫下人類航空史上,這偉大而悲壯的一頁。不會忘記長眠在駝峰深山幽谷中的英靈,和至今不知下落的失蹤者。

駝峰航線又名「空中地獄」。當時的運輸機載重時,只能升至三千五百米左右,往往達不到飛越山峰的必需高度,飛機只能在峽谷中穿行,起伏的飛行路線,恰似駝峰,由此得名。那時沒有可靠的天氣預報和導航設施。雷雨季節,常有強烈的氣流變化;如遇意外,也找不到一處可以迫降的平地。飛行員即使跳傘,也會落入荒無人煙的原始森林冰川,難以生還。同時在緬北的日機空中截擊,也造成巨大威脅。從一九四二年五月至一九四二年十一月間,中美兩國計一千多架運輸機,曾在這條航線上,夜以繼日,從不間斷向中國戰場運送了八十多萬噸急需物資,還空運駐印軍官兵三萬三千四百七十七人次。在這條航線上中美雙方共墜毀和失蹤六百零九架飛機和犧牲一千五百餘人。這光輝業績為中國抗戰史譜寫了光輝一頁!

五、滇西大反攻,一舉收復國土

一九四二年五月三日日寇進攻滇西,七天之內便侵佔滇西怒江以西的畹町、芒市、龍陵、騰衝等地,約三萬平方公里的國土。從此雲南由抗日的大後方,變成了抗日的主戰場。我國軍憑藉怒江天險,堵截日軍,敵我雙方在長達二百五十公里的江段兩岸峙兩年之久。直到一九四四年五月十一日駐防滇西一十六萬五千國軍,在雲南五萬多各族兒女的後勤各項支援下,強渡怒江,先後攻克龍陵、騰衝、芒市、畹町。完全收復國土。

在日軍侵佔騰衝兩年多期間,為擄奪滇西物資,而成立大東亞低利銀行,強制發行了大量「軍用票」。六十年後今天,在騰衝仍能找到成綑的軍用票,足以證明這是侵略滇西罪行鐵證。

滇西是全中國最先把日寇逐出國門的地區。滇緬戰場反攻成中國戰場全面對日反攻的序幕。以著名的松山攻堅戰為例。我與敵傷亡之比為八‧七:一。而我方以優勢的空軍及炮兵,協同數以萬計的步兵,輪番攻擊其主峰一子高地,久攻不下;最後以步兵掩護工兵,擔任挖坑道作業,經過二十多天工夫,將坑道挖至松山主陣地碉堡下面,埋置梯恩梯炸藥六噸,方以大爆破,轟然一聲,才摧毀敵人主陣地。當時擔任主攻松山的國軍第八軍副軍長李彌將軍,他在前線負責指揮,久攻不下,他乾脆把指揮所移到前沿陣地,大爆破後我步兵趁勢衝上,敵寇想反撲,李彌將軍急紅了眼,抓一頂鋼盔戴在頭上,親率領特務營衝上松山,奪取主陣地。當他從主峰被部下扶下來時,打一雙赤足,胸上兩處負輕傷。更是驚天地,泣鬼神,其作戰之艱難,可想而知。而騰衝攻城戰役,歷時五十一天,我軍則付出了傷亡一萬八千七百六十餘人的慘痛代價,最終於一九四四年九月十八日把侵略者趕出國門。

今天,站在新世紀的高度,回顧雲南抗戰八年的歷史,以放眼世界,廣闊視野。深化對雲南在中國抗日戰爭歷史作用的認識,有利於弘揚雲南各族民眾的愛國主義傳統。要加快發展,擴大開放,使之成為建成民族文化大省的這一鴻大工程。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4期,民國93年12月25日)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