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回顧

──紀念騰衝抗戰勝利六十週年

盧彩文 

一九四一年日本決定發動南侵戰爭並派飛機對滇緬公路進行偵察轟炸。十二月中國決定派遠征軍入緬與英軍聯合作戰,後為英方阻止。四二年初,日機多次狂轟濫炸保山城鎮,並派南方軍的十五和三十三兩個軍團入侵緬甸,直至仰光危急英方才要求遠征軍入緬,但為時已晚,錯失戰機,待遠征軍入緬,已處於被動局勢,加之日軍不斷增兵,中英聯軍指揮失調,英軍節節敗退。遠征軍入緬之初雖曾取得了一些勝利,但已難挽敗局。四一年四月廿九日腊戌陷落,遠征軍退路被截斷,逼迫於五月開始撤退,一部回國,一部去印度。八月,十萬遠征軍回到祖國和到印度的僅四萬餘人,多數在潰退中病餓死亡。五月三日畹町失落,五月四日遮放、芒市、龍陵相繼淪陷。日軍沿途燒殺居民及逃難華僑,五月五日日機再次轟炸保山城,傷亡慘重,同日日軍侵犯惠通橋,被我軍毀橋阻擊,仍有一部日軍侵入怒江東岸,後被三六師擊退。

一九四二年五月七日第十一集團軍宋稀濂率部抵保山。五月七日至九日騰龍邊區行政監督龍繩武、騰衝縣長邱天培置老百姓生命財產於不顧棄城逃跑,致使日寇的先遣部隊於五月十日中午二九二人不費一槍一彈直入騰衝城,一座繁華的極邊第一城陷入了敵手。日寇佔城後,四處設防,並到四鄉搶劫掃蕩,殺人放火,奸淫婦女、無所不為,獸蹄所至雞犬難留,城上百姓攜老扶幼逃往四鄉,騰衝人民遭受了國破家亡的空前災難。

五月十六日日寇二○○人北犯,在介頭附近的歸化寺與我護路營發生遭遇戰,在我軍民的合作下斃敵四十四人,我軍民亦死傷四十六人,這是我軍在騰衝與日寇打的第一仗,大滅了敵人的威風。

五月十五日防守栗柴壩渡口的預二師五、六兩個團在師長顧葆裕率領下在橄欖寨及黃草壩一帶從二十日起與敵激戰六天,這是遠征軍與在騰日寇打的第一仗,我軍傷亡六○○餘人,敵亦死傷一○○餘人。

五月廿六日猛遼鄉鄉長楊紹貴配合預二師戰士在香柏咀伏擊殲敵三十餘人,楊紹貴等二十餘人亦壯烈犧牲。這是我軍民並肩戰鬥打擊敵人的先例。

七月二日張向德在瓦店就任縣長職,七月十日騰衝縣抗日政府在介頭成立。

七月十三日日軍掃蕩緬箐,殺死百姓三十九人,其中和順人寸長保被日寇綑在樹上挖出心來炒吃,九人被刺刀桶死,有的被上繃杆活活繃死。這以後日寇慘殺中國人民更施用了灌鹽水、抽腳筋、砍腿、吊死、勒死等多種酷刑。

從四十二年五月起至四十三年十月至一年五個月的時間裹,日寇曾多次對騰南騰北(主要是騰北)進行了多次掃蕩活動,好幾次被我軍擊退。其中有三次規模最大,兵力最多時增加到萬人。

第一次是四十二年九月敵四○○○多人分三路向北進犯,一路是古永、固東至明光;一路從打置經江苴至南齋公房;一路從新城沿怒江兩岸北犯。固東介頭失守,縣政府迂往保山易樂池。十月預二師反攻收復了掃蕩前地域,抗日縣政府從保山迂回介頭。

第二次是四十三年二月敵八○○○人分四路北上。一路從縣城經回街北上;一路從龍陵沿怒西岸北上;一路調駐密支那之敵入瑞滇到固東;一路從緬甸之羅孔直抵明光。抗日縣政府迂往漕澗。在此次掃蕩中日寇慘無人道地焚燒了橋頭瓦甸、曲石、回街、腊幸、固東、碗窯、馬站、小辛街等九條街子,使一○四三戶群眾無家可歸,百餘人死亡。後經我軍反擊擊退,縣政府從漕澗迂回介頭三元宮。

六月三十日駐騰日軍行政班本部長田島致函張向德妄想進行誘降,九月十二日張向德大義凜然嚴厲譴責日軍暴行,並駁斥其談判仗倆。

十月六日敵對騰北進行第三次大掃蕩,敵分四路進軍:一路順龍川江北上,一路沿怒江西岸北犯,一路從緬甸之拖角向六庫進犯,一路從城往忠進犯。三六師三面受敵,敵眾我寡,激戰十八天,敵佔領了北部固東、介頭等主要據點。三六師化整為零退往中緬邊境之姊妹山後轉入怒江東岸與敵對峙,縣政府轉移保山後到大理。騰衝全境為敵所控制。在騰北拉鋸戰期間張向德縣長為配合軍事行動,先後八次翻越高黎貢山,表現了他為國盡忠的高尚品質。

一九四四年五月初滇西大反攻戰準備就緒,國民政府成立了遠征軍戰區,在滇西的十六個師分屬十一集團軍和二十集團軍,總兵力十六萬人,二十集團軍為右翼,攻騰衝一線;十一集團軍為左翼攻龍陵芒市一線。五月十日兩個集團軍向怒江西岸強渡反攻。

二十集團軍反攻騰衝可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背水仰攻高黎貢山日軍據點。高黎貢山海拔四○○○多公尺,長期積雪,空氣稀薄,天氣變幻無常,山險路崎,峭壁懸岩,陰霾可怕,像山頂的灰坡、小橫溝、冷水溝、撒馬溝等要隘,真是「一夫擋關,萬夫莫開」的險峻地勢,更經日寇經營有日,明碉暗堡,坑道縱橫,幾人死守,整營整連難以攻破,更加雨季來臨,雲深霧重,寒冷逼人,戰鬥之荏苦,戰史少見,我軍奮勇爭戰前扑後繼,經過十幾天的苦戰始將山巔據點攻下,我軍傷亡十分嚴重。第二階段是隴川江沿岸殲敵戰。國軍難苦奮戰奪下大塘子、冷水溝等主要據點之後,右翼部隊攻打北齋公房、馬面關、介頭等據點;左翼部隊攻打南齋公房、江苴、瓦甸等據點,這些據點,敵設防工事十分堅固,敵人固隘自守,經過激烈的反復爭奪,苦戰四十天至六月底我軍才掃清了隴川江沿岸及騰北之敵,敵敗退龜縮城區,我軍窮打猛追向城推進。第三階段是攻城之戰。我軍掃滅隴川江沿及騰北之敵後迅速向城進兵。敵在城附近設置的軍事據點很多,如來鳳山、飛鳳山、老草坡、龍光台、毗盧寺等等,其中以來鳳山陣地最為堅固,經過兩年多日寇的精心經營,用鋼筋水泥石料等構築成連環數層的堅固堡壘群,戰壕交織並與騰城連通。我軍七月六日開始攻擊,以預二師四團為主攻兵力,由三六師協同作戰,並在盟軍空軍的配合下經過二十二天的激烈拼搏,至七月廿八日敵軍除少數幾人逃入城內外其它全部被殲滅,敵傷亡六○○餘人,我軍傷亡一○○○餘人,戰後預二師四團剩下的人只有少數的兵力了。

攻下來鳳山對我軍團攻騰城創造了良好的條件,然而敵人憑借堅固的城墻為障,交通坑道縱橫交錯,明碉暗堡滿城皆是,四週城墻上全布射孔,工事設施十分堅固,遠征軍配備了五個師分頭圍攻。敵軍在城內家家設防,處處死守,進行了巷戰肉搏,反復爭奪,戰爭之慘烈驚天地泣鬼神,抗戰史上所少有,整排整連犧牲者並不鮮聞。日軍駐騰最高長官一四八聯隊長藏重康美亦在城墻下的指揮所內被炸垮的泥土所埋葬,我軍預二師李頤團長於九月十三日攻擊東門李家塘時不幸壯烈犧牲。

九月十日敵機十架與盟軍飛機發生空戰,敵機被擊落四架。九月十二日敵軍二一三人由東門突圍逃竄,逃往瓦甸、江苴一帶被我軍全部追擊殲滅。敵人在最後幾天,將其大批傷員和慰安婦集體槍殺。九月十四日上午十點,將守城之敵全部殲滅。攻城之戰歷時四十五天,全殲敵人二六○○多名,繳獲了大批武器,是名符其實的焦土抗戰。

二十集團軍從五月十日渡江至九月十四日騰衝光復歷時四個月另四天,殲滅敵人四○○○餘人,我軍亦陣忙覃子斌、李頤等八六七一人。騰衝人民在兩年多的抗戰中作出了重大貢獻,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參戰民工四萬多人,人民供應糧食四一五萬公斤。戰爭中民眾傷亡六○○○多人,房屋損失十萬餘間,公私財產損失難以計數。戰前騰衝人口二十六萬人,戰後已不足二十萬人。

四十四年十一月三日龍陵光復,二十日收復了芒市,十二月一日收復了遮放,一九四五年元月二十日收復了畹町,一月廿七日遠征軍與中國駐印軍在緬甸芒友會師。中國怒江以西淪入日寇的大片國土在經受了史無前例的災難後又回到了祖國的懷抱。

騰衝是滇西大反攻戰役的主戰場,騰衝的反攻戰是中國抗戰史上最為悲壯慘烈的一場大搏鬥,是二戰期間中國戰場上首次完全徹底消滅日軍的光輝範例,是中國人民不可侮、中華民族偉大精神的體現。這是滇西軍民團結戰鬥的結果,也是盟軍支持作戰的結果。

騰衝抗戰勝利到今天是六十個春秋了,今天是騰衝光復的紀念日,我們應彪炳中華民族的骨氣與勇氣,彪炳在騰衝抗戰中拋盧沙場的八千英俊,他們永遠偉大,碧血千秋。

六十年來,國際風雲千變萬化,我們偉大的祖國已經走上了勵精圖治的大道,綜合國力日益強大,過去那種被人侵略、任人宰割的歲月已經是一去不復返了!然而弱肉強食的現實更為突出。熱愛自由、熱愛和平是全世界人民的共同願望,可是侵略成性的少數日本軍國主義者總還是不甘心自己的滅亡,他們纂改侵華史實,逃避侵華罪行。小泉上台後不顧全世界人民和日本愛好和平人民的反對,每年到靖國神社參拜亡靈。充分表明其侵華之魂不散。凡我人民必須提高警覺,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我們一定要不忘國恥,奮發圖強!

詩詞八首

歲月滄桑六十年,頻增馬齒鬢毛添。

每思寇虐亡國恨,熱血沸騰髮衝冠。

太平洋上狼煙升,日寇逞兇獸蹄紛。

驚搶殺燒人性絕,哀鴻遍野地天昏。

五月雄師渡怒江,兵弦馬壯攻敵忙。

陸空協作人民助,頑寇兇焰一掃光。

貢山萬丈莽蒼蒼,雨冷冰寒霧迷茫。

奮戰攻堅悲壯苦,保家衛國志如鋼。

馬道崎崎馬面關,終年雲霧鎖山巔。

幾番鏖戰搏爭鬥,血染秋林萬古傳。

巨響聲聲震太空,鳳山陣地硝煙派。

「共榮東亞」香夢燼,罪鬼冤魂追京東。

蕩平賊寇六十年,斗轉星更萬物鮮。

雷雨夜深驚睡夢,尤聞征戰砲聲喧。

前事不亡後事師,恥國大辱永銘之。

圖強奮發爭先進,警惕「軍國」復燃機。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4期,民國93年12月25日)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