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甸土司(宣撫司)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南亞技術學院 李開和 

「南甸」舊名為南宋,因南宋河而得名,傣語稱之稱「孟底」,為我國雲南省德宏州梁河縣,地處滇西,位於東經98。20';北緯24。48';東接騰衝,東南與龍陵、潞西毗鄰,西與盈江接壤。縣城遮島鎮居縣境中部,距省會昆明有八○八公里,距州府芒市一二○公里。這篇文章由一個生於南甸、長於台灣的學子來發表,主要目的是:一、加強對「南甸宣撫司」的進一步研究,尤其是田野調查;二、喚起學術界諸位先進對土司制度、民族史、地方史及建築藝術之重要實物資料加以重視與關懷;三、現今南甸司署雖列入國家一級文物,但地處邊陲,值得給予更多的重視與關注。本研究發現可歸納如下:一、梁河縣國有土地面積一一五九平方公里,人口十五萬六仟餘人,除漢族外,尚有十餘種民族,少數民族佔全縣總人口三二‧六%;二、南甸土司(宣撫司)自一世祖刀貢孟於明洪武十四年(一三八一)年末代土司龔統政(一九五○)止共二九代五六九年;三、司署建築、司署駐地多次易址,清咸豐元年(一八五一年)定居現址,歷經三代土司不斷建築,於民國二十四年(一九三五年)完成現在的規模,採漢式衙門布局,由四個主院,十個旁院,一四九間房屋組成,占地面積一○六二五平方米,建築面積七七八○平方米,如此宏大的建築為全國土司府碩果僅存之一。

關鍵詞:南甸、土司

一、前言││南甸遊子的孩提夢

中國西南一帶,山地中的土著落後民族,一直是中國歷史上的第一樁大問題,他們歷時幾千年,因為偏處山區,始終沒有和內地民族同化,這些民族,舊史通稱蠻夷,也就是漢書上所謂之西南夷,其中包括苗、傜、僰、僮、夷等族,而以湘黔之苗、廣西之傜僮、與雲南的夷人為三大派。在元、明、清三朝,對於這西南諸蠻,曾用過一番政治的力量,促其歸化。元明兩朝歷史裡,當時把這些地方分別設置宣慰、宣撫、安撫諸使司,又稱羈糜府州,都是以其本族的酋長充任,是一種世襲土官,稱為「土司」。遇有機會,或土官叛亂,被官兵征服時,就改派普通官吏治理,叫做「改土歸流」。這種「改土歸流」的工作,到了清朝,加強推動。以雍正時,雲貴總督鄂爾泰所作的「改土歸流」最有成效。(註一)

土司制度是明代統治少數民族的主要政治形式,委任少數民族的統治者和頭目統治少數民族。此制度起於唐宋而成於元明,其意義在「羈縻」,雲南在元明之時,凡擺夷區域皆不直接設官,概委土司以治之。

《明史‧土司傳》說:「其道在於羈縻」因為「彼大姓相擅,世職威約,而必假我爵祿,寵之名號,乃易為統攝,故奔走唯命。」也就是說,少數民族地方首領勢力強大,不可能完全征服,實現直接統治,只得一方面承認地方首領原有的統治地位,利用他們的內部矛盾,使其互相牽制;另一方面又要限制地方首領勢力擴張,使其不但不為邊患,反而聽命於封建王朝,「額以賦稅,聽我驅調」。(註二)

南甸宣撫司直到一九四九年才告消失,宏大的司署建築是現今保存最完整之一,亦是研究雲南少數民族史、地方史、土司制度及建築藝術等方面的重要實物資料。土司府內還保存著一些珍貴的歷史文物,如鑾駕儀仗、清王朝賜予的官服、大印以及貝葉經、歷史照片、日常生活用具等。

筆者世居於雲南省德宏州梁河縣南甸土司屬也,很早以前就有這麼一個想法,希望能把家鄉的土司概況報導出來,然而因兩岸政策關係,資料蒐集不易,如終未能如願。直到一九八七年十一月二日,台灣開放大陸探親。一九九一年底我第一次回到家鄉,實地參觀司署,將獲的資料加以整理研究。當時司署建築年久失修,加上文化大革命之破壞(如下圖)。希冀拋磚引玉,引起世人的重視,捐款美金五○○元,以略盡整修微薄之力。

二、南甸(梁河縣)簡介

「南甸」為中國雲南省,德宏州,梁河縣,於一九五三年實行民族區域自治,建立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註三),亦是「孔雀之鄉」││地處滇西,位於東經98。20';北緯24。48';德宏州東北部,橫斷山脈西南端,高黎貢山西麓坡階地中峽谷地帶,東南與潞西、龍陵毗鄰,西南與隴川相連,西北與盈江接壤,東北與騰沖交界,距省會昆明有八○八公里,距州府芒市一二○公里,有省道保瑞公路穿越腹地,州縣之間有潞盈路相連,交通方便,氣候宜人,縣城遮島鎮是中國古代南方絲綢之路的必經之地,邊境貿易十分活躍。境內兩山夾一壩,兩江間一河,資源得天獨厚,山川富饒神奇,猶如一塊碧綠的寶石鑲嵌在中國的西南邊陲。

梁河縣境內有國土面積一一五九平方公里,轄九鄉一鎮,六三個行政村公所(辦事處),六七二個生產合作社,人口一五‧六萬人。居住著漢族、傣族、景頗族、阿昌族、佤族、傈僳族、德昂族等十餘種民族,其中少數民族占全縣總人口的三二‧六%。全縣在一九九九年完成國民生產總值二三八○○萬元;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完成一二七五七萬元;邊貿進出口總值一三三一四萬元;工業總產值三三九九八萬元;糧食總產四‧一萬噸。實有耕地二一‧四萬畝。境內最高海拔二六七二米,最低海拔八六○米,年平均氣溫十八℃,年平均降雨量一四八九‧毫米,屬南亞熱帶季風氣候。現已探堪的礦產資源有錫、鉛、鐵、硫、雲母、石灰石等三○多種,有地熱資源十七處。豐富多彩的自然資源,為梁河縣經濟發展提供了優越的條件。

梁河縣有國家中型企業四戶,有國有工商企業三二戶,個體工商戶二二六戶,私營企業一七三戶。主要產品有白糖、酒精、錫金屬、茶葉、松香、木材、白籽仁、紙漿原料、中藥、魔芋產品、原煤等,優勢較為突出。(註四)

三、南甸土司(宣撫司)概況

(一)沿革

南甸舊名為南宋,因南宋可而得名,傣語名稱「孟底」。南甸先祖名宗,當時無姓,宗為長子,相傳此人才能超群,為大家所信任,被推選為長宗(即第一世祖的意思)。傳至第三十世祖,即貢錄,因隨元軍討伐金齒諸部落有功,至元二十六年(一二八九年),設置南甸軍民總管府,南甸之名由此而來。

明洪武十四年(一三八一年)派軍征雲南,第三十二代土官刀貢猛,為保存勢力,歸附明朝,受百夫長官職,因隨明軍轉戰有功,被封為千夫長。洪武十五年,改元置南甸軍民總管府為南甸土知府。(註五)

永樂五年(一四○七年),土司貢蠻趁進京入「貢」之機,奏請改南甸土知府為「州」,遂隸屬騰越(騰衝)布政司,南甸土知州內建二縣,一縣建曩宋,以謝氏為知事,一縣設盞西,以悶氏為知事,下設十二百夫長等職。正統元年(一四三五年)麓川王復侵南甸州,明廷派遣沐昂率兵出征,三次進剿。南甸土司貢罕出征有功,正統九年(一四四四年),沐國公賞賜馬匹、綢緞等物予貢罕,並升南甸土司州為南甸宣撫司,從此,土司封建制度世襲開始,同時設漢官為副官,以起監視彼此箝制作用。

南甸土司頭人刀氏龔姓,原籍江南應天府上元縣。明初隨軍征討雲南,因屢建戰功,後升官定居於此,逐漸被當地土著傣族文化融合,成為漢傣文化融合的典範。原南甸宣撫司轄地廣闊,實力雄厚,世襲為官二十九代,歷時五百餘年,在雲南邊地土司中影響很大。(註六)

南甸宣撫司始自「刀貢罕」,其先有刀貢猛者,本姓龔。江南上元人氏,明初以百夫長,隨師征雲南,後為千夫長,駐南甸,旋以招撫曩猛有功,授騰衝千戶,賜姓刀,自以為從此改姓,實際是蓋以衛千戶,而駐南甸之故。至二十七代土司刀定國於民國元年改賜復原龔姓。

(二)土司世系表

茲依據資料將土司世系整理,其承襲脈絡如下:

一世刀貢猛,明初充百夫長,後以功升千夫長,永樂五年(一四○七年)告替,無嗣,傳弟。

二世刀貢蠻,永樂五年襲兄職,宣德元年(一四二六年)病故,傳子。(侄)

三世刀貢罕,貢蠻之庶子,宣德元年襲知州職,正統九年(一四四四年)升南甸宣撫司,時貢罕告替,遂以貢硬為宣撫使,改名樂硬。時立幼不立長。

四世刀樂硬,貢罕之子,正統九年任南甸宣撫使,天順元年(一四五七年)任故,傳子。

五世刀樂蓋,天順元年襲職,成化元年(一四六五年)病卒,傳子。

六世刀樂賓,襲父職,成化七年(一四七一年)病卒,傳子。

七世刀樂過,襲父職,弘治七年(一四九六年)病卒,傳子。

八世刀樂定,弘治十年(一四九七年)襲父職,正德五年(一五一○年)被謀殺。

九世刀樂成,樂定之子,嘉靖二年(一五二三年)告襲病故,其子襲。

十世刀樂正,嘉靖七年(一五二八年),奉准襲職。此後土司承襲免赴京奏請,直接由本省核准即可任職。嘉靖二十九年(一五五○)年因老告替,傳子。

十一世刀樂泰,隆慶元年(一五六七年)告襲病故。因子俱年幼,刀樂正復理司政,萬曆元年(一五七三年)樂正再告替,由孫樂鑑襲。

十二世刀樂鑑,萬曆二年(一五七四年)襲祖職。萬曆三十二年(一六○四年)告替,傳子。

十三世刀大才,襲父職,萬曆三十九年(一六一二年)病卒,傳子。

十四世刀樂掌,萬曆三十九年襲父職,未幾病卒。無嗣,刀樂鑑重理司政,天啓元年(一六二一年)刀樂鑑卒,傳弟刀樂慶。

十五世刀樂慶,襲兄職,因年老告襲病故,傳子。

十六世刀樂啓,天啓二年(一六二二年)襲父職,崇禎六年(一六三三年)病卒,傳子。

十七世刀樂保,永曆三年(一六四九年)襲父職,永曆十一年(一六五七年)因病告辭,讓其兄承襲。

十八世刀呈祥,永曆十一年接替弟職,清順治十六年(一六五九)年投效清順治政府,仍授宣撫使,世襲職,康熙十六年(一六七七年)告替,以嫡長子啓元襲,以後均以長子繼承。

十九世刀啓元,康熙十七年(一六七八年)襲父職,康熙五十九年(一七二○年)卒。原配刀帕氏無出,其側室生子恩賜。

二十世刀恩賜,雍正十一年(一七三三年)襲職,乾隆二年(一七三七年)卒,傳子。

二十一世刀銘鼎,乾隆三年(一七三八年)襲父職,乾隆三十四年(一七六九年)卒,傳子。

二十二世刀三錫,乾隆四十一年(一七七六年)奉准承襲,嘉慶四年(一七九九年)卒,傳子。

二十三世刀維翰,嘉慶五年(一八○○年)襲父職,未幾病卒,無嗣,傳弟。

二十四世刀維周,嘉慶十六年(一八一一年)襲兄職,道光六年(一八二六年)任故,傳子。

二十五世刀鴻緒,道光七年(一八二七年)襲父職,道光二十三年被革職流徙,病故,傳子。(侄)

二十六世刀守忠,係刀鴻緒侄子,道光末年承襲,同治十三年(一八七四年)病故,傳子。

二十七世刀定國,光緒三年(一八七七年)承襲,光緒二十九年(一九○年)被革職。

二十八世代土司,龔綬,即刀樾春,刀定國長男,光緒二十九年(一九○三年)襲職,民國二十九年(一九四○年)呈請告替。

二十九世(末代上司)襲統政,龔綬長男,民國二十九年(一九四○年)承襲,一九五○年,中共進駐時,率領民眾自衛隊加入滇西反共救國軍,充任第二路軍縱隊司令。民國四十年一月進入緬甸,一九九三年病故於緬甸。(註七)

(三)二十六至二十九代土司人物系簡表

(四)二十八代土司││龔綬

龔綬籍貫傣族,原名刀樾春,字印章,乳名寶琛,光緒十七年(一八九一年)生於遮島,一九○三年承襲為南甸宣撫司第二十八代土司,一九五○年,中共進駐梁河,先後出任梁河各民族行政委員會主任,梁河縣各民族聯合政府縣長,保山專區各族人民聯合政府委員,德宏州人民政府副州長,雲南省政協第一屆常委,省民族事務委員會副主席,全國人大第一、二、三屆代表,一九六九年三月病逝於芒市,終年七十九歲。

龔綬系二十七代土司刀定國(字化南)長子,幼年就讀於師塾騰衝拔貢吳家祿及藍友三門下,光緒二十九年(一九○年)刀定國因小邦杏二十八條人命案「被革職」。年僅十二的龔綬奉清政府陸軍部文號承襲宣撫司使職,宣統元年(一九○九年)龔綬娶干崖土司安仁女刀寶蓮為正室,宣統三年娶芒市土司方克光族妹方寶鳳為側室,民國四年原配刀氏為正室。

民國元年(一九一二年),李根源統兵至騰衝擬推行「改土歸流」計劃,龔綬為表示「與漢族合作」呈文李根源將全族由刀氏為龔氏,龔綬名由此始,同年設八撮縣丞佐,龔綬對流官表面逢迎,實則抵制,常在地方紳士面前講:「流官縣佐,千里為官為財,與人民水火不相容」。只要一有機會,他就煽風點火,或導演逼宮戲。一九一五年,袁世凱醞釀帝制運動,覬覦登基,龔綬曾專電催進,願袁早登皇帝寶座。民國五年冬,滇督唐繼堯派兵三營前來督促禁種鴉片,鏟除煙苗,發生煙戶聯合武裝抗鏟事件。後查知是土司背後操縱策劃,省府下令龔綬革職留任處分。民國七年,唐繼堯居於當地情勢,轉而與山官,土司妥協,撤銷其處分。

民國八年(一九一九年),龔綬為維護其統治地位,大興佛教,花費大量錢財在城南建造佛寺,派人赴緬甸成批購置佛像,派縣僧居之,統籌管轄司地所有佛寺。龔綬四處宣揚:「土司是天傳神授,有土司在,才有五穀豐登,六畜興旺,地方安寧」。土司舉家一時成為虔誠的佛教徒,遍設佛堂,上奘拜佛,宣稱要收一百個小沙彌作兒子,施功德置香火。

南甸歷代土司均與邊疆各土司聯姻,在政治與軍事上相互支持,南甸十七至二十九代土司,均娶干崖,盞達、矓川、芒市、鎮康、耿馬等土司之長女為正室。龔綬八個女兒有五個嫁給土司。長女適隴川土司,次女適芒市土司,三女適遮放土司,四女適戶撤土司,六女適猛卯土司。繼而她們取得所嫁土司的印太身分(掌管大印),「南甸土司龔綬」儼然以「十司領袖」自居。(註八)

民國二十三年,雲南省主席龍雲對邊疆各土司遷就撫慰,各土司出資贊助在騰衝立龍雲銅像,龍雲頗有好感。民國二十五年,龍雲在昆明召見各土司饒贈龔綬黃毛呢制服一套,佩劍一把。

民國二十九年底,日軍進犯騰龍邊區,我政府外交部專員尹明德受軍事委員會十一集團總司令宋希濂將軍與雲貴監察使李根源委託,宣化邊土,尹明德到南甸司署宣慰,會見龔綬及龔統政,將軍事委員蔣中正所頒電文及宋希濂、李根源聯銜題書:「為國干城」匾額乙幅,手提機關槍乙挺、子彈百發,一併頒發。龔綬即向宋、李發出輸誠電文。第十一集團軍總司令委任龔綬為滇西自衛隊第二路司令,日軍進犯遮島後,龔綬避居孟養。民國三十三年五月,滇西抗日反攻戰役開始,龔綬回到司署,在遮島成立第一軍民合作站,組織供應軍需糧秣。

龔綬為人風趣幽默,詼諧兼俱。他一生中有些風流韻事,平時好講風趣話。好審「花案」,自稱是「花案」的行家,街人都愛聽他審「花案」,衙門每次開庭審理「花案」時,他始終是笑咪咪地坐在審判席上,手搖扇子,以調戲的口氣叫男女雙方講出詳細經過。不時揮話,引得哄堂大笑。他審判山林糾紛,如雙方不服判決,他就說山林是我家所有,我要換人管理。他審判盜賊案件,張貼布告,宣判徒刑。審判反土司案件,就不會公開。他外出坐滑竿,常戴黑毛線打的僧帽,穿藍布長袍,參加各種慶典時加一件緞子馬褂,褲子內衣都是用傣族手工織布所做的。他不飲酒,鴉片無癮,偶而抽一下,喜抽川煙,好下象棋,每日兩餐,每餐八菜一湯。生活簡樸,總之龔綬之一生,在世襲封建制度之下,真是多彩多姿。

(五)末代土司(二十九代)││龔統政

龔統政,字敬業,傣族,遮島人,系龔綬長子,民國十年(一九二一年)生,民國二十九年承襲南甸宣撫司職。年幼時入司署塾館就讀,遮島小學畢業,進入昆明南青中學兩年肄業。民國二十九年返鄉成婚,依土司承襲制度,同年成婚後即接印就職視事。民國三十年,騰衝、龍陵被日軍佔領,龔統政首先接受政府代表尹明德及十一集國軍宋希濂的宣慰,隨即表示決心擁護政府抗日。並委任為滇西邊區自衛軍第二路軍大隊長。後其父龔綬感於統政年輕識淺,決定送他到重慶讀書。民國三十四年十月抗戰勝利初期,龔統政經政府雲南省政府推薦進入重慶國立邊疆學校就讀,並加入三青團忠實團員大同盟和邊疆問題研究會,參加中央大學應變動員大會,受到中國青年黨黨團員負責人接見,三十七年徐蚌會戰後,龔統政返回南甸,籌建中國青年黨南甸司黨部,組織民眾自衛組訓總隊,任總隊長。三十九年五月,共軍進駐土司轄地前後期間,民眾自衛組訓總隊以大廠、馬茂、盞西一帶為據點與共軍對抗,共軍雖多次利用各種渠道爭取,終不為統政所動,七月,龔統政率民眾自衛組訓總隊加入中國滇西反共救國軍,任第二路軍縱司令。這期間,中共梁河軍政代表雖不斷發出談判邀請,軟硬兼施,並於四十年一月共軍出兵攻打滇西救國軍駐地羅上壩。龔統政只好率領部隊逃往緬甸,一九九三年在緬甸逝世。其弟龔馭政,生於民國二十二年,土司時任司職護印,四十年隨兄至緬甸,後回台灣。

龔統政娶七妻,生三男二女,大妻多承惠,隴川土司多永安之第五妹,婚後未生育,一九五八年出家至緬甸八莫削髮為尼,一九七六年病逝於緬甸。二妻龔寶彎,遮島街民女,育有一女,已移居瑞麗居住。三妻管杏保,邦別村民女,育一子,名繼祿,一九八四年曾任梁河縣政協員,一九九三年於遮島病故。四妻李小雲,那門寨民女,生一子,名繼壽,與龔離婚後移居緬甸猛拱。五妻龔珍鳳,遮島街民女,育一女,名繼福,三十八年死於鼠疫病疾。六妻多永芬,隴川土司多永安的第八妹妹,三十三年成婚,未生育,龔統政率領部隊至緬,未能隨往,回隴川家中居住,已擔任過隴川政協委員。七妻龔線洞,遮島街民女,育有一子,民國四十年與龔移往緬甸,現仍健在,與子居住緬甸臘戍。(註九)

(六)土司後裔││龔承業

龔承業,原名龔馭政,一九三三年生,為二十八代土司龔綬次子,末代上司龔統政之胞弟,土司職銜是護印,筆者與之鄉親情誼,早期又是軍中同事,特將本年(二○○四年)三月一日中國時報七版刊登「泰北孤軍夢醒,異域竟成家園」一篇文章原文摘錄如附件:(註十)

四、司署建築剪影

傣族土司司署,俗稱衙門,土司司署的建築都是宮殿式,其形式多彷清代藩台衙門,是採取四進的形式。所謂四進,即入大門的第一進為大堂,在大堂兩側置鼓和罄,供升堂報時用。

實際上,土司司署的佈局是根據土司的三班六房組織機構需要而建,反映了傣族土司制度的森嚴性。

南甸土司(宣撫司)於清咸豐元年(一八五一年)定居現址,歷經三代土司的不斷擴建,最後於民國二十四年(一九三五年)完成現在的規模。該建築區按漢式衙門布局,由四個主院落,十個旁院落,四七幢、一四九間房屋組成,占地面積一○六二五平方米,建築面積七七八○平方米。可謂「層層院進八方通,幢幢殿閣殿中殿」。房屋規劃整齊,主次分明,木製結構,粗梁大柱,青龍屋頂、雕梁畫棟,尤以第四殿用料考究,正堂栗木,左廂樁木,右廂揪木,取「正立春秋」之意。(註十一)

如此宏大的建築在全國土司府中也不多見,是研究雲南少數民族史、地方史、土司製度及建築藝術等方面的重要實物資料。

五、階級與組織制度

(一)階級

(二)組織││署內組織分為三班、六房

六、歷史文物巡禮

(一)鑾駕儀仗

凡安撫使以上之土司,有權在大堂的中門兩側排有鑾駕,象徵封建土司的尊嚴。鑾駕包括金瓜形錘一對,執筆的手一對,底朝天的馬燈一對,握有環的手一對,書有肅靜回避的牌兩塊,另有萬民傘一具,錦旗四面;上有青龍白虎,朱雀玄武。

(二)血孔鍘刀

為土司刑具之一,雖不如開封府包公所使用,的虎頭鍘、狗頭鍘精緻,然而在這個刑具下被處死的人,無以數計。

(三)清王朝賜給的大印

七、結語││有待彩繪的未來願景

回顧土司一詞,為我國專制時代邊疆地區所設的地方政治制度,有其濃厚的封建色彩,具有神權和君權的統治意味,真可謂是「土皇帝」。孫中山先生分析人類進化分為四個時期:「第一個時期,是人同天爭,是用神權;第二個時期,是人同獸爭,不是用權,是用力氣;第三個時期是人同人爭,國同國爭,這個民族同那個民族爭,是用君權;到了現在的第四個時期,國內相爭,人民同君主相爭,在這個時代之中,可以說是善人同惡人爭,公理同強權爭。到了現今的時代,民權漸漸發達,人民有權選擇自己的領袖。」(註十二)

雲南離中原甚遠,少數民族的風習和地方制度,便可窺見人同天爭,人同獸爭,人同人爭,以及神權,君權與封建思想,孫中山先生的分析,從雲南土司制度便可印證。土司婚姻實行嚴格等婚制,採門當戶對式,土司必須娶土司的女兒為妻,印太負責保管土司御封的官印,成為土司權力的象徵。因此土司間之通婚,並不重輩份。具體來說通婚有輩份高低不拘。土司女兒出嫁均陪嫁其土地,如盞達土司女兒嫁的干崖土司曾陪嫁七個村寨,此村寨稱之謂下七寨,始終成為干崖土司印太的私有村寨,即私座。干崖土司女兒嫁給戶撤土司時亦陪嫁四個村寨。除陪嫁土地外尚須陪嫁ㄚ頭(ㄚ嬛)。

睽諸漫長的土司制度已成為歷史,但它在我國西南的大地舞台上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蹟。展望未來,隨著時代風雨的沖刷,這印蹟將會慢慢消失,也許再過若干年,所有的土司制度,聽者有如聽古了。這篇文章由一個生於「南甸」,長於苦難,少小離家,十三歲辭離故鄉,流落異域,浪跡天涯,生生死死,死死生生,這許多不堪回首的記憶,一幕幕交幟著。追憶兒時家鄉的土司,那神聖不可步入的衙門、威風凜然的老(龔綬)少(龔統政)土司,前乎後衛的侍者,絕不是一介平民所能接近的。二○○四年的今天,有機會發表這篇文章,抱著一顆謙卑和誠摯的心就教與鄉長讀者。

根據管理所楊所長來信告知,目前中央非常重視,已列入國家重點文物,撥款一七○餘萬元,整修完成三分之一,如果全部尚需四○○○多萬元,將來成為中國傣族土司陳列專館,屆時土司制度、民族史、地方史以及建築實物藝術,將永遠呈現在人們眼前。

總而言之,「南甸宣撫司」有如映照歷史的一面鏡子、一本沒有文字的「活化石」,它不但是歷史文物的資產,亦是漢傣族文化融合的典範。


附註

註 一:陳致平著「中華通史」,黎明文化事業公司出版,民國六十七年版,頁一五七。

註 二:都淦著:「民族歷史與政治」,四川人民出版社,頁七十八。

註 三:梁河縣誌編纂委員會編「梁河縣誌」,雲南人民出版社,頁三十一。

註 四:二○○四年奇摩/雲遊網/景區景點/德宏梁河縣。

註 五:「德宏史誌資料」第一集,德宏州誌編委員會辦公室出版,一九八五年版,頁四八。

註 六:同上,頁一八○、一八一。

註 七:同註五,頁二○○、二一一。

註 八:李開和著「雲南風情探索」宏泰出版社,頁一三○。

註 九;同註三,頁九二三。

註 十:高有智撰,中國時報七版,二○○四年三月一日。

註十一:楊文賢編著,「南甸宣撫使司署略考」,香港圖書有限公司出版,頁一○。

註十二:孫中山先生著「民權主義第一講」。

參考文獻

⒈史記,二十五史(十)明史三一三,雲南土司傳,上海古籍出版社。

⒉中華通史(八),元朝的政治制度,台北,黎明文化出版社。

⒊德宏史誌,雲南,德宏州誌編委員會。

⒋梁河縣誌,雲南,梁河縣編纂委員會。

⒌民族、歷史與政治,四川人民出版社。

⒍雲南民族風情探索,台灣,宏泰出版社。

⒎中國時報「人物特寫」,台北,二○○四年三月一日。

⒏孫中山全集,台北,裕台公司中華印刷廠。

⒐南甸宣撫使司署略考,香港天馬圖書有限公司

附件 人物特寫

龔承業 永遠的團長

高有智

半生戎馬打老共

一肩扛起工作團重任建家園

中華救助總會服務泰北地區超過廿年,一九八二年設立泰北工作團,當地工作負責人龔承業一做就是廿二年,在泰北華人眼中是不折不扣的「永遠的團長」,他半生戎馬,官拜上校退伍,早年拿槍打老兵,下半生卻大半奔波泰北,與當地居民拿起鋤頭建家園。

龔承業出身雲南土司貴族,本可享盡榮華富貴,偏偏出身動亂時代,十八歲就遠離家人,逃難加入游擊隊,隨國軍退守泰緬邊界,離開雲南時,他才高中二年級,只差半年就可取得高中學歷,卻就此大半生投身戎馬,揮別學生歲月。

龔承業描述自己一生顛沛,總是離不聞「苦」字。一九五三年,龔承業是第一批撤軍回到台灣,他清楚記得自己搭乘的是第三架飛機,原以為不會再回前線作戰。沒想到,一到台灣,隨即調往金門參加八二三砲戰,往後十六年,就在金門與馬祖兩地跑。

一九八二年救總成立泰北工作團,向國防部請調龔承業擔任執行秘書,離開泰北近卅年,命運又將他帶泰北,救總人員的一句「一切都拜託你了!」讓他一做就是廿二年。

雖然泰北地區都是當年作戰的老弟兄,但龔承業除了打仗,其他農耕、醫療與教育文化等援助工作一竅不通,完全不知從何著手,他翻山越嶺跑遍每一個村落,半年到過四十三個部落,一雙腳辛勤耕耘,取得當地居民信賴與肯定。

早期泰北地區都是一片蠻林,許多地方為找水源要走上好幾個鐘頭,也可能要穿越地雷區,尤其山中常有盜匪出沒,泰北工作團第一批醫療隊就曾遭洗劫一空,所幸醫生護士未被殺害,此後,只要運送物資往返山中,車後都會尋求自衛隊帶槍隨行。

大嗓門、急性子、一幅古道熱腸,龔承業圓滾滾的身影穿梭在泰北山區,見證當地的變遷與發展。他說,退休後離開泰北,希望不要再奔波。希望以後重返泰北時,是帶著孫子細細述說當地的故事。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4期,民國93年12月25日)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