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文秀起義在永北(永勝)的爭戰紀要

郭琨

杜文秀起義經過簡述

起義原由在於對清政府的不滿:清道光二十五年(一八四五)永昌官紳屠殺回民,杜文秀為永昌府保山縣金雞村回族青年,被地方公推上京控訴,清廷未予處理,種下回民怨恨復仇心理!

咸豐五年(一八五五)昆明官紳屠殺回民,傳有滅回之諭,各地回民疑懼,多聚眾自保;漢夷白族亦惶惶不安;雲南各地反清勢力日漸高漲,永昌姚州一帶尤烈;回民佔據姚州。

咸豐六年正月雲南提督文祥率兵進攻姚州起義軍;八月大理起義軍聲勢大振;迤西道林廷禧。參將唐河皆被殺;太和縣(今喜州)知縣毛玉成率士民作戰,巷戰陣亡;知府唐惇培遁去賓川;迤西回軍佔據大理。

咸豐六年九月二十五日起義軍在大理擁立回首牡文秀為兵馬大元帥,設元帥府,設官分職,鑄印信、改衣冠、蓄長髮,定義軍旗號為白族,時官軍為紅旗│俗稱「紅白旗鬧事」,建內城,造軍火廠。

其時洪秀全已封為太平天國天王,陷金陵,一八五五復陷武昌;杜宣佈:「遙奉太平天國南京之號召,革命滿清!」杜分遣軍隊攻陷迤西諸郡;昆明回軍楊振鵬、徵江徐元吉、尋甸馬榮等約會以應和,全滇震驚!貴州、四川、陝西回民軍與杜文秀聲氣相通。

以回族為基礎聯合漢傣夷各族反清,義軍中以漢人居多數;大司寇李芳園和堅守至後戰鬥崗位的大司空李國綸都是傑出的漢族將領。

文秀建立帥府不久清軍來攻大理,後清軍潰退。咸豐十年清軍再攻,清提督褚克昌戰死,清軍覆沒!

同治元年(一八六二)清官方曾提和議,並派員商談,杜文秀未予接納。

同治二年清軍進攻,並同時攻擊上關及下關,文秀奮戰擊敗敵人。同治五年,清軍第四次進攻,次年三四月間爭奪姚州鎮南等地,清軍潰敗。

同治六年十月杜任蔡廷棟為大經略,率二十餘萬大軍東進,擬先肅清全滇,再圖川黔,他傳檄三迤謂:「滇南一省回漢彝三教雜處千百年出入相友守望相助,不分畛域;清統治以來,虐我人民,挑撥民族關係,民不聊生,誓以一、推翻清清,二、恢復漢族傳統地位,三、剷除奸人。」。東征軍迅速包圍昆明;但蔡廷楝未乘勝攻下昆明,屯兵兩年,致使清軍有整頓部署機會。

同治八年因杜軍將帥不和,大司疆段成功率所部降清,蔡廷楝所部潰散,清軍轉守為攻,形勢互易。

同治十一年(一八七二)清軍攻破上關及下關,進逼大理,杜軍無法再興,乃於十一月二十五日召集文武官員會議,大司衛楊榮提議歸順清朝。文秀為百姓安全,犧牲自己,全家於次月服毒自盡,清總兵楊玉科攻陷大理府城。巡撫岑毓英到大理,下令屠城,殺死全部降將,血洗大理城!但其他地區義軍仍繼續戰鬥;大司空李國綸在騰衝一帶堅持至光緒二年(一八七六),始被俘不屈而死!此時大理已失守五年。文秀死後不到四十年,滿清統治終被推翻。

杜文秀起義在永北爭戰十年

永勝縣自清雍正三年至民國二年均稱為永北直隸廳,簡稱永北;民國二十二年始改稱永勝。

一、杜軍未正式渡金沙江入永北前,

各族均有響應起義,參加戰爭:

咸豐五年(一八五五)回軍據姚州,清永北營左軍守備楊長桂隨維西副將戰至武英關,被回軍擊退,長桂死難。

清鶴慶總兵張正泰渡金沙江佔據永北,騷擾百姓,官軍與民團常發生戰鬥。咸豐七年張正泰所召練勇潰散;回軍張國泰、謝麒麟、謝永祥、李炳泰等進佔舊衙坪、北角壩(今寧蒗),土司地區游民多參與之;再進據南路│今濤源期納各鎮;紳首請清軍征討不應,乃自行拒守,互有傷亡。

咸豐七年六月十二日川軍胥得勝由華榮莊舊衙坪召集亡命之徒數百人,聲稱假道至鶴慶投效,實欲入城;永北營參將裕昌率全營並兵及郡城團丁於靈源菁大橋山神廟等地堵擊,不支潰退,傷亡七十餘人;川軍據譚家坪、高土司州署。三日後竄至上川(梁官),該地團長率團丁追至中江,失利而還。

川民從杜軍者播放謠言謂召集團丁將殺川民各容民,川人樹興以旗號踞三川;廩生宋圖南至城告急,參將裕昌及右軍守備徐朝元率兵彈壓,川軍突擊,官軍敗北。川軍踞寶坪廠,清勇目劉世榮率團追逐失利,世榮死。川軍謝麒麟、李炳泰、馬金旺、錢友等踞三川,憑糧倉集穀,深溝離壘,作為久戰之計;上川土民乃築龍潭營以禦之;四城外及羊坪,南路村莊亦均築壘自固;各約設立營寨,自此開始。

咸豐八年春謝麒麟等由金官四出攻略,並以清查回民為由迅逼縣城東門外之東嶽廟,守備徐朝光開門納之入城,不聽同知黃紹貢參將裕昌諭遣,官民大困;羊坪土千總李鳳彩謀得郡城內外軍民桅紮四城敵樓,密調團練內外夾攻,謝軍退守金官。

川軍梁明魁、陳教師、陳蠻子、楊小雙佔舊衙坪,團首楊恆泰集眾襲舊衙坪,川軍被襲北竄。

咸豐九年,太平軍石逵開侵湘桂,企圖入川。

清維西通判朱慶樁接署永北,任命鶴麗鎮左營都司嚴珍為參將,彼熟知李炳泰竄擾三川情形,乃調兵並力攻擊。

咸豐十年四月清軍克服金官,永北暫得平靜。

八月杜軍臨迤東各屬四出,相繼攻克鶴慶麗江劍川賓川雲南縣等地,全滇震動!劍川知州胡建良接署永北,舊衙坪約長崔正明帶團練來城議事,因練兵與營兵互鬥,傷及廷良,廷良怒調三川團練嚴辦營兵,殺首惡蕭聯升、莫大山等人;餘黨梁秉政離昆畏罪逃降大理杜軍,慫恿杜文秀進兵永北。

二、杜文秀正式進兵永北

杜文秀認永北乃迤西北大門,戰略地位重要,乃先後派大將虎應龍、大司農劉應貴、宣傳大參軍文會友及李國綸、張得壽、劉誠、姚得勝等渡金沙江進兵鎮守永北;於是永北東逼四川體源縣、南連大理,西界金沙江,北接寧蒗縣境。

咸豐十年(一八六○)杜派都督曠子興由四角山過金沙江從南路進攻永北│經石灣攻柳樹莊營,劍川知州胡廷良退居永北乘機反擊杜軍;杜軍因初到對永北情況尚不明瞭及退守台灣,胡再進攻,杜軍退出金沙江。

十二月杜派大將軍虎應龍、都督劉應貴及劉名揚、梁聯奎、梁鳳奎等率兵千餘渡金沙江,南路進佔三川,並進而屯兵北山、大營、西關坪、坡頂塘等處;永北同知胡廷良等官紳困守孤城,僵持約半年。

咸豐十一年胡廷良籌集軍火糧餉,調舊衙坪、北角壩及土司漢夷團練數千,四面反擊,三月攻破杜軍北山馬房等營,杜軍退守三川。五月杜軍重佔馬房,連營至大龍王廟,七月復包圍進攻永北城,形勢危急;十八日晨胡廷良逃出,城內官紳家屬兵練隨逃者數千人,正午城陷,死難二千餘人,虎應龍列應責佔領永北城。

十月胡廷良由舊衙坪繞至北角壩督飾蒗蕖土知州阿錫齡招集州練土勇千餘,企圖至羊坪奪取永北城,乘夜偷襲從北門進入真慶觀,被杜軍發現,胡廷良再次退出。

同治元年(一八六二)三月清鹽邊花地軍功關維國乘杜軍攻舊衙坪之際,招集團練欲奪取永城,至六德為杜軍所敗;後杜軍攻舊衙坪,關軍向杜軍背後襲擊,杜不克而返,舊衙坪之圍被解。

杜軍攻擊東滿官,清軍功黃紅所率所部一百七十餘人被擊滅。杜軍調擺夷(傣族)駐紮,實行多田歸公土地政策,軍隊邊種田邊戰鬥,以求自給自足,減輕百姓負擔。後杜派大司衛姚得勝、大司農劉應貴進攻蒗蕖永北等地,再攻鹽井,直抵鹽井城下,目的在準備與太平天國在川之百逵開會合,共反清潮;結果姚與石未能匯合;石逵開被駱秉章所殲。姚亦受清建昌總兵阻擊,乃率軍而還。

同治二年八月布政使岑毓英率師西征,分派永北同知張愉、賓川知州曹永賢、劍川營都使文占麟會同永北營參軍王遇春先在舊衙坪等籌積糧餉,動員兵力,準備杜軍不備於十一月分兵進攻永城。時劉應責代虎應龍據永北,劉抵抗不住,率兵退守馬房營,十二月三日永北城被官軍佔領。

先於十月土知州同章齡高會同蒗蕖縣土知州阿錫麟調集漢士壯丁進攻羊坪,被杜軍擊潰,六品軍功周大定陣亡。

永北城被清軍收復後,南路一帶歸順清軍。三川杜軍李遇昌、翟嗚萃亦降清。劉應貴死守馬房。

同治三年曾國藩拔金陵,洪秀全被殺。太平天國亡。

杜文秀鑒於永北得而復失,乃於四月派撫西大將軍李國綸來援,十六渡金沙江,南路三川莫敢當其鋒,包圍永城,連營紮寨,內外阻絕,城中糧鹽鉛藥殆盡,兵民爭食犬馬;七月初三夜官軍守將王遇春出發,初四杜軍再度入城,永北同知張愉、都司文占麟、司獄金子海,經歷饒銓高珍、萬旭等死難。劉應貴復誘殺三川李裕昌、翟嗚萃、吳煜、陶定光、沈本浩、周元臣、馬爾等數十人;並乘勝追擊華榮莊蒗蕖永寧等處官軍。

同治四年杜文秀遣大將劉誠由鶴慶間道渡金沙江經梓里進襲,官軍敗退,順州土司子德輝在戰鬥中被杜軍誘殺。

同治五年清游擊王洪順於五月再攻永北,被姚得勝擊敗。後姚率軍至四川鹽源縣與回民內應外合攻佔鹽源縣城,川軍反攻,姚敗走,起義回民隨姚到永北大理居住。

三、同治六年三月清軍團永北失敗

布政使岑毓英調昭通總兵楊盛宗、維西協副將和耀慶參將王遇春等滇西官兵團練分路進攻,圖收復永北;王遇春由六德進兵攻永北、到小甸尾屠殺杜軍百餘;楊盛宗由南路進攻,企圖斷杜軍後援,攻下季官清邑滿官;和耀慶從北路經羊坪攻破馬房營;杜軍三面受敵,形勢危急;虎應龍向大理告急,杜文秀派劉應貴渡金沙江支援虎應龍,攻下周武營,阻止了清軍的進攻;再派大司政劉誠由鶴慶渡中江來援,攻下小甸尾營;在劉應貴、劉誠有力打擊下諸路清兵大敗,解除了虎應龍之危。

同年九月任命劉應貴為大司農代虎應龍、張得壽據守永北。劉應貴統兵攻蒗蕖東昇廠(寧蒗)等處土知州阿錫麟率軍擊破之。

四、雙方攻守情勢互易

同治六年(一八六七)岑毓英再次調集滇西清軍團練萬餘人,兵分數路進攻永北;杜軍內部出現叛徒;南路周武營守將譚樂彭顯周、金江渡守將楊璣龍投降清軍,故清邑滿官期納等先後被清軍佔領。

十一月大司農劉應貴探知舊衙坪空虛,星夜兼程前進十五日抵達城外,攻城失利,率部返回永城。

十二月順州三川等地起義軍將領相繼投降清軍,僅有宣略大參軍文會友率軍死守東山營,清軍久攻不下。南路清將王遇春率軍攻下柳樹莊營。郡城周圍杜軍營屯如譚家坪北山馬房等營相繼降清;永北成為孤城由劉應貴據守。

同治七年十月杜遣大司衛姚得勝同劉應貴經蒗蕖,永寧連犯四川九所土司鹽井;抵鹽井縣城被建昌鎮總兵劉士奇擊敗,回軍大掠而還。

同治八年八月參將王遇春,舊衙坪軍功崔正明奉巡撫岑毓英檄:調集附近團練,率軍功黑伍李自新、楊巍、崔玉禎、李楷等由山前進兵攻周武營、清邑、滿官、金江等營寨,彭某郡紳密約譚樂、彭顯周開營接應,清邑、期納、滿官次第淪入清軍之手;金江杜軍守將楊觀龍反戈降清,南路被平。

十一月十五日夜劉應貴抵舊衙坪仿川民口音欲開營門為崔正明所覺,竭力捍禦,劉失利。文會友退守東山。

十二月順州降清,官軍進攻三川金官,譚奇敏、黃瑞珠約為內應,清軍收復金官、習甸、中州、袁官、龍潭、沙河、北山、馬房營等重寨。惟劉應貴踞守城內,文會友據守三川壩東山營。

同治九年(一八七○)正月巡撫岑毓英派永昌協副將黃文學率兵數千助戰永北,四面築碉攻東出營,黃學文被文會友部刺死,部將劉全忠、姜連相秘不發喪,使紳首馮綬、何際昌到杜軍中利誘,文會友被騙,遭清軍殺害,東山營遂失。

三月岑毓英以黃世昌為永北協副將,率黃文學軍抵永北城下晝夜進攻;又派麗江知府鍾念祖配合永北同知劉昌笏、參將王遇春等率官兵萬餘,團練數千包圍永北城。杜軍馬九河、丁聞星等出城迎戰百餘次,擊斃清軍數千;但永北僅剩孤城一座;城內彈盡糧絕,軍心不穩。九月七日夜,黃士勇募敢死隊高架雲梯登城,城內部分太和人和漢人投降清軍,作為內應,發生巷戰。初八日大司農劉應貴欲舉火自焚,誓死不降,清軍擁入城內殺死劉應貴;馬九河、丁聞星等逃奔涼山;十月清軍攻涼山,馬九河等竄入大理。於是整個永北均入清軍控制。

五、清軍征糧征丁,沒收田產,民不聊生

同治十年(一八七一)清軍進攻大理,先攤派永北恤償銀七千兩,中等戶每戶二十兩,貧困者三至十兩;後又征壯丁,無丁者出銀請人代替,如死亡由請戶賠償人命金。

同年同知劉昌笏、參將宋又英奉選民兵征解軍助攻大理。同治十一年十一月清總兵楊玉科攻克大理府城,杜文秀死難,永北始被免派兵糧,郡民稍得休息。

六、起義各族人慘遭殺害家破人亡

杜文秀失敗後參加杜軍的各族人民紛紛被殺被關、逃亡;回民田地房產被沒收,其他如片角地區的三家村、河東河西莊古格、熱水塘、紅土坡、松明、牛臥地、麥浪菁、麻栗坪、橋頭、大沙田、大梭羅、永興莊、阮家莊、蒲席等大片土地被官府以叛產為辭沒收,充為孚田佃與他人耕種,坐收租穀。

七、杜文秀政治作為在永實施情形

㈠杜軍在永北時推行全民團結政策,實行全民族一律平等,杜軍中有傣族、彝族、漢族等民族參加。

㈡紀律嚴明:所駐地區其下屬官兵均能執行軍政管理條例,如有違犯,立即按律治罪,如梁秉政曾為杜軍導官,以為獻城有功,驕恣縱橫,強佔民女,搶劫財貨,日事敲詐,虎應龍將梁殺之以示眾;劉以友為虎應龍部武官,率眾攻他留時,私吞所得錢財,又私賣軍糧,虎殺之以做眾。

㈢注意民生建設:虎應龍駐馬軍時,見田地乾涸缺水,便率季官河源勘察後,派軍民打洞引出長羊坪河水,一年鑿成後,惜水來方向低二丈餘,水未引出,準備降低出水口;因時不我予而停頓,但居民對他長留去思!文會友亦指派民工在橋頭河打穿了兩個石洞水濠。

㈣設哨通商:同治三年(一八六四)設哨通商,使橋里渡,金江渡均暢通無阻,大理、鄧川、賓川、祥雲商人紛紛至永經商,繁榮經濟,改善民生。

後語

杜文秀正式起義於咸豐六年(一八五六)被擁戴為總統兵馬大元帥,建立政權,稱霸滇西,東征昆明,威震三迤,川黔陝等回民予響應。數度擊敗清軍,縱橫十八載。欲入川與太平軍聯合反清,惜太平軍分離瓦解,孤立難支,而杜軍內部又有勢大力強的降清分子,釀成敗局,霸業難成;一番轟轟烈烈的起義反清怒火,終告灰飛煙滅,留予後人婉嘆!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4期,民國93年12月25日)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