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西幹訓團始末

盧彩文 

一九四一年底日軍偷襲珍珠港,同時進攻南太平洋上英、美、法、荷等國的殖民地,爆發了太平洋戰爭。一九四二年初日軍進攻緬甸,英軍節節敗退,日軍很快占領了緬南大部區域,中國十萬遠征軍入緬,中英聯軍失利,英軍退守印度,遠征軍一部退入印度,一部退回祖國,損失十分慘重,十萬人只剩四萬餘人。五月初日軍侵占畹町,遮放、芒市、龍陵、騰沖相繼淪入敵手,幸我十一集團軍趕至保山阻擊了進犯惠通橋之敵於怒江東岸布防,並在淪陷區開展了長達兩年之久的游擊戰,有力地打擊了日寇的囂張氣焰,奠定了兩軍相持的格局。

日寇在淪陷區大搞滅絕人性的燒、殺、搶「三光」政策,獸蹄所至雞犬難留,給滇西人民遭受了一場史無前例的酷劫災難,加之日機在入侵之初對保山城池及滇緬公路沿線狂轟濫炸我無辜人民及逃難華僑,爆屍無收,造成了嚴重的瘟疫流行先後死亡人數五、六萬之眾,我同胞流離失所,哀鴻遍野。

李根源先生報國心切,雖抱病在身,仍強烈要求從昆趕赴保山補助宋希濂總司令發動聯絡地方作戰,及時發表了《告滇西父老書》,有力地鼓舞了軍民抗日的決心。

由於日寇在淪陷區的暴虐行為,迫使許多失學青年逃入保山、大理,還有一部份是從緬甸逃回祖國的華僑青年難民,他們無力到昆求學,流離無依,由十一集團軍總部收容。

一九四二年李根源離保至大理後向宋希濂提出成立滇西軍事幹部學校培養抗日軍事人才,以備滇西反攻之需的建議。時,宋希濂亦有此打算,很快得到了重慶中央軍委的批准。軍校定名為「軍事委員會滇西戰時工作幹部訓練團」,簡稱滇西幹訓團。校址選在大理三塔寺,由蔣介石兼任團長,昆明行營主任龍雲、雲貴監察使李根源兼任副團長,第十一集團軍總司令宋希濂任教育長,董仲竾任副教育長,於一九四二年八月正式開學。第一期招收了學員一六九三人,騰沖籍學員一八五人(其中女生一三人),佔學生總數的一○%強,總隊官佐一四○員,騰沖籍官佐有李根源、尹明德(兼任教官)、明仕仲(上校軍事教官)、張若魯(專任上校政治教官)、楊曰芳(少校教育副官)、尹成昌(上尉副隊長)等六人。全團編為一個總隊,下轄三個大隊,另有一個女生隊(學員六三人)。

李根源對滇西幹訓團的事務是十分關心的,籌備之初學員來源除十一集團軍收容的一小部分外,還得向省外招收,並派員到省內各地招收。下面一封給騰沖縣抗戰政府縣長張向德及劉楚湘的信即可見一斑。全文如下:「騰沖縣政府張縣長、縣委會劉主任及全會諸公鈞鑒:現在滇西戰時工作幹部學校規劃已定,正待開學。除派員分頭前往縣招生外,茲特派謝少青君到騰沖招生。所有一切辦法統由少青與諸公面商辦理。務希力予協助,總以學生益多,時間盡速為佳也。專特順頌公綏!李根源敬上。三十一年(一九四二年)七月十七日。」還專為幹訓團贈詩云:「整軍奮戰紀龍關,學子三千力撼山。鑄就金鋼好身手,匈奴不灰不生還。」

幹訓團的訓育宗旨是政治教育和軍事訓練並重。一年結業後分派工作。宋希濂的政治教育比較開明,講三民主義、講蔣委員長是抗日的領袖,更勉勵學員努力學習接受各項教育,將來為收復國土驅逐日寇出力,不進行反共宣傳。政治教官的思想可以說左中右都有。教務處處長陳復光就是一個知名的左派,他是留蘇學生,他作大報告時講國際時事,繪聲繪色地講斯大林格勒大會戰,對蘇聯紅軍給予了高度讚揚,他曾提到延安發動群眾的經驗值得學習,他的講話得到宋希濂和學員的鼓掌歡迎,在學員中產生了良好的影響。李根源基於愛國熱情,不顧年老體衰,幾次由宋希濂攙著上台給學員作報告。他講的大旨是「明恥教戰」。他聲淚俱下,要求大家勿忘國恥。大聲疾呼要求學員加緊訓練,早日反攻收復失地。

一九四三年二月為提高學員思想文化素質,趁昆明各大學放假之便,宋希濂、李根源特別邀請了西南聯大的潘光旦、李公樸、聞一多、費孝通、孫福熙、張印堂、羅常培、蔡維蕃等十位教授輪流在大理文廟和大理中學作學術演講,聽眾深受鼓舞。

幹訓團軍事訓練是很嚴格的,大隊長一般是軍校第八期生,中隊長一般是十一期生,區隊長都是軍校十四、十五、十六期生,區隊附大都是十七期生。軍事訓練無論是操場、課堂、野外都是按中央軍校那一套進行,由於訓練時間緊,所以政治學習和軍事訓練都十分嚴肅緊張。爬山訓練要求從三塔寺大營房一口氣爬到蒼山中和峰中和寺(爬山十幾里);武裝跑步要從大理到下關跑一個來回六十華里,中間只休息一次,幹部和學員情緒非常高漲。由於處於抗日關頭,軍民生佔都比較困難,幹訓團學員的生那就更加艱苦了,冬天到了還只是發短褲、裹腿單衣,穿麻鞋,直到後來才發了一次皮鞋。睡的更簡單,每個學員發一條棉毯,睡的是朗敞鋪,三個人一床睡,用一條毯子做墊褥,二條毯子做被蓋,當年我就是與騰沖的李炳福、彭文德三人一床睡到畢業的。滇西大反攻時他倆都在一九八師,在收復騰城的戰役中攻北門時為國獻了身,李炳福是上尉連長,彭文德是少尉排長。生活是十分艱苦的,但是學員們的精神振奮,每天早晚歌聲嘹曉,朝氣澎勃。

受訓期滿由滇康緬特別戰區司令長官陳誠代表團長蔣介石來檢閱代行畢業典禮,副團長李根源、雲南省民政廳長李培天代表副團長龍雲參加了畢業典禮,畢業典禮上首長們發言勉勵學員樹立抗戰必勝信心,完成最終消滅日寇的光榮使命。

一九四三年五月蔣介石在昆明設立「軍委會駐滇幹訓團」,大理的滇西戰時工作幹部訓練團即改名為「駐滇幹訓團大理分團」,其任務沒有改變。大理分團內還辦了一個軍醫人員訓練班,先後約有四○○名醫務工作者在這裹受訓畢業。

滇西幹訓團的學員畢業後的軍銜待遇與中央軍校畢業的相同,都是少尉。這些人大多分派到運征軍各個部隊,參加了滇西大反攻戰役,在大反攻戰役中起到了良好的作用。其中的好大一部分人是從敵佔區來的,對侵佔了他們家鄉和殺害他們親人的敵人恨之入骨,戰鬥意志非常堅強,熟悉地理,接近群眾,在偵察敵情、發動群眾和實際戰鬥中都出了大力,其中不少的人為了收復國土保家衛國獻出了年青的生命。幹訓團第一期畢業宋希濂曾為其寫了同學錄序,表現了他愛國愛生的深刻之情。全文錄後。

軍事委員會滇西幹訓團第一期
同學通訊錄序

宋希濂

昔馬伏波征交趾,置蠻荒於侯甸,諸葛武侯平定南服,開拓永昌諸郡,此皆滇之邊疆故實,功在民族,歷萬世而不磨者也,嘗考二公言行,一則願以馬革裹屍,一則矢言鞠躬盡瘁,國爾忘身、忠義奮發、用能有志竟成,著勛業於當時,

垂聲譽於久遠,豈無所自而幸致哉,今國家有倭寇之難,大好河山,半遭淪陷,滇邊一隅,內以保障抗戰根本之行都,外以聯絡共同奮鬥之盟國,局勢頓行重要,危亦隨之、百倍于昔、而吾與諸君子,適丁其時,慷慨來茲土,講求學術,以圖恢復,任重而道遠,視先哲抑又過之,所望戮力同心,共赴一的;殲寇仇而復失地,使我中華民族,卓然獨立於世界,即諸君子之不負所學,亦於是表現,茲因同學通訊錄之輯而勛之以辭如此。

滇西幹訓團於一九四五年結束,先後雖僅辦了兩期卻在這裹培養了三○○○多抗日軍事人才,為滇西大反攻的勝利建立過功績,體現了黃埔愛國革命精神。值此滇西抗戰勝利六十周年之際,回憶往日諸情景猶然在目,雖已時過景遷,然滇西幹訓團軍校之史實應與世界反法西斯滇西抗戰勝利永遠共存。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4期,民國93年12月25日)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