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大觀公園門前石獅考略

張誠 

受昆明市園林局辦公室主任楊學群的囑託,對大觀公園門前原天開雲瑞坊石獅的來龍去脈作了調查研究。據查閱有關史料,初步分析考證如下:

一、關於天開雲瑞坊的建坊和毀坊時間考:天開雲瑞坊建於清康熙二十七年(一六八八)坊在正義路中段,俗稱三牌坊(以金碧坊起數,排序為三)。其時康熙已平定「三藩」(即叛明降清又叛清的平西王吳三桂、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繼茂),決定不再分封王爵,直接委任巡撫、總督治理各省。在雲南強力推行「改土歸流」政策,鎮壓敢於抵抗清軍入滇的土司土官,並將這些地區的土司土官廢除,設置流官。為配合清政府的治滇政策,故三牌坊原坊匾額題為:「懷柔六詔(南面)平定百蠻(北面)。」坊西邊光華街不遠即是雲貴總督衙門(今勝利堂)再過去即雲南巡撫衙(今昆八中);坊東邊威遠街是布政使衙門即藩臺衙門(今人民銀行)。三牌坊至道光八年(一八二八),布政使王楚堂重修,才改題匾額為:「天開雲瑞(南面)地靖坤維(北面)。」民國五年(一九一六);雲南督軍兼省長唐繼堯又重修。一九四三年初美國友人飛虎隊成員伯特‧克拉夫奇克抵昆後拍攝了天開雲瑞坊的照片(見《一個美國人難忘的雲南印象一九四二│一九四四》第三八頁,雲南美術出版社出版),同年日本飛機轟炸昆明,城內建築起火焚毀三牌坊。

二、關於石獅的形制考:在有歷史照片可考的昆明石獅中,忠愛坊南北各有一對石獅,但體形較小(見《歷史的凝眸》第五六頁);天開雲瑞坊南北兩面的石獅形制較大,所在東西兩則均為雲貴最高行政衙署,顯示了權勢的威嚴和建坊的宗旨,實屬市內最大的石獅,且有明顯的雌雄性別之分。如果從獅的傳統造形來看,天開雲瑞坊的石獅顯然沒有北京天安門前的石獅和河北滄洲鐵獅威嚴。但仍有其別具一格的形態,那就是雌性獅胸前有一幼獅在嬉鬧,雄性獅子則張目怒視,這是否有「懷柔」和「平定」的內涵。大觀公園大門前的紅沙石石獅,右邊的一支石獅胸前有一類似紅薯狀的幼獅痕跡。三牌坊自一六八八年立坊至今已三百多年,這三個世紀的風風雨內,再加上日冠飛機轟炸後的損壞,搬遷,幼獅的小爪早已風化不存,衹有紅薯般的軀幹明顯可見。為此,筆者欣喜地帶著法國人和美國人拍攝的天開雲瑞坊照片的畫冊與公園門口的紅沙石石獅實物細加核對。結果卻令人大失所望,照片上的雌性石獅是閉著嘴的,而實物是微張著嘴的。那麼現存大觀公園門前的石獅會不會北面「地靖坤維」那一面的石獅呢?筆者又找到了《昆明百年一八九九│一九九九》畫冊(昆明社科院編,雲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第五四頁「地靖坤維」是同一張照片,可惜照片中的石獅太模糊,不如兩個外國人拍攝的清楚。經用高倍放大鏡觀察細審,「地靖坤維」匾額坊前的這對石獅:「右邊石獅張嘴,下面可能有幼獅;左邊石獅閉嘴,下面無幼獅。」如果今後有更清晰的三牌坊「地靖坤維」匾額前的石獅照片,證明右邊石獅張嘴,下面有幼獅。那末便可斷定大觀公園前的石獅就是三牌坊北面「地靖坤維」匾額前的石獅了。按理,民間雕刻家對三牌坊南北兩面的石獅作細微的變化處理(張嘴或閉嘴),我想衹會起到更加生動的藝術效果,是應該允許的。

另有人說:這對石獅是巡撫衙門(今昆八中)前的石獅。一般說,衙署前的石獅大多是坐式或臥式石獅,不可能是這種依坊而坐的高大石獅(見《歷史的凝眸》第二四六頁「清政府官衙」雲南美術出版社出版)。按行政級別,總督衙門前的石獅更應比巡撫衙門大一些,因無實物和照片可考,僅祇是一種推測,不足信。又據有關專家說,此對紅沙石石獅年代久遠,如輕率搬動會導致整體碎裂,後果不堪設想。故目前仍衹好委屈這對石獅,還得放置在昆明大觀公園門口,暫時「寄人籬下」。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4期,民國93年12月25日)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