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鄉中元節憶

雲華 

人到暮年總愛回憶往來,特別是孩童時代的事。這大概是,一則故鄉是衣胞之地,哺育成長的地方,總有一種說不清楚道不明的難以割捨的眷戀之情;二是孩童時代天真無邪,對事物充滿著好奇與憧憬,經歷之事易於往腦海打上烙印,終身難以磨滅的緣故吧!

我的孩童時代是在故鄉通海度過的。雖轉眼過去了五十七、八年,然孩童時代的許多趣事,如耍秀山、游杞麓湖、溫泉游泳、鬥蟋蟀、粘螞蚱、捉螃蟹、放風箏、滾鐵環、逛廟會……等,仍歷歷在目,記憶猶新,特別是故鄉的中元節,更是難以忘懷。

舊時通海的中元節,和上元節一樣,極其隆重,幾乎牽動著縣城的每戶人家。每到這天,鄉里的人也要趕到縣城看熱鬧,整個縣城人往來如織,擠得水泄不通,節日規模之宏大,內容之豐富,在雲南省內絕無僅有。茲將記憶所及,簡敘如後。

中元節,又稱「鬼節」、「盂蘭盆會」。傳說,佛祖釋迦牟尼的十大弟子之一目連因其見母在地獄中飽受痛苦,求釋迦超渡。佛祖囑目連在中元節(農曆七月十五日)備百味果食供十方僧眾,使地獄中的母親得以解脫。後佛教徒常以此日設供果,以渡地獄鬼親。民間亦在此日祭祖,祈禱冥福。

通海做「盂蘭盆會」不知起於何時,在我記事之後,年年都做,從不間斷,藉以解救眾鬼的倒懸之苦。做會從七月十三日開始,頭兩天誦經超渡兀十五日要舉行盛大的迎神會。那時,我們家的房東是宗教職業者,常幫人唸經,每遇重大的宗教活動,自然是少不了他的。因此緣故,他曾兩次帶我參加中元節活動。我呢,一來圖祈求神靈的庇佑,一生清吉平安;二來身臨其境,尤感榮幸,還可以吃免費齋飯,嚐個新鮮,何樂而不為。

做「盂蘭盆會」都是在城隍廟裡。城隍廟是一個充滿陰森恐怖的地方,大概就是「冥府」之所吧!城隍廟的建築與其他寺院相比,可說一般,青瓦青面,極少雕飾。進廟的右邊中間塑「判官」坐像,頭戴官帽,身穿紅袍,兩眼圓睜,滿臉腮鬍,左手拿「生死簿」,右手高懸硃筆,人間生死,全係在他硃筆落下的瞬間。兩旁站立「牛頭」、「馬面」(即牛頭、馬首人身的塑像),還有「白無常」、「黑無常」,頭戴尖帽,口吐長舌,披頭散髮,手持鐵鏈和「陰陽傘」。鬼卒長相怪異,手持「追魂牌」,整個造型,極具動感,似在執行「冥務」。

穿過拱門,是一廣闊的天井,兩旁是百姓的通常叫的「陰壁」,壁前置柵欄保護。四米多高的「陰壁」上繪「十殿閻王」和「八大地獄」的彩圖,繪製了從人死後自「望鄉台」告別親人,走過「奈河橋」進入陰曹地府,順序從「一殿閻王秦廣王」到「十殿閻王轉輪王」,每殿備受酷刑的慘狀。其刑有上刀山、下火海、油鍋煎、石磨磨、大鋸解、炙炮烤、石碓搗、冰窟凍、沸屎煮、割舌、剜眼、抽筋、剝皮、餵毒蛇猛獸等等,令人毛骨悚然的古往今來,聞所未聞的極其殘忍的各種刑罰,慘不忍睹。相傳人在「陰間」每殿要受審七天,才轉入下一殿,四十九天後,根據生前的罪惡,「陰間」的悔改,再決定你的往生。罪孽深重的人打入「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翻身。所以,人死後每隔七天親人們要請僧人道士為死者超渡,共七次,祈禱死者歸往淨土或得到善果,促其投生。「陰壁」前,常有失去親人的人們在哭泣,他們算計著親人死去的日期,估計著該到何殿,就在該殿前哭拜,其聲淒哀,「鬼節」時尤甚。繪圖中,每殿「閻王」像慈眉善目,和靄可親。而執酷刑的「鬼吏」「獄卒」都是尖頭赤面、青面獠牙,猙獰可畏。兩者相貌形成鮮明的對比。原來,「陰間」的「國王」,也是天上的佛或菩薩充任。他們可謂天上、人間、陰曹三個世界皆操勞,廣施慈悲,普渡眾生。

正殿中塑「閻羅王」,形像端莊,是位公正嚴明的官吏。相傳為主管地獄之王,手下有「十八判官」,分管「十八層地獄」。殿兩旁塑「傳羅騫馱」、「羅剎」數尊,其像有的三首六臂,兇勇標悍,有的相貌醜陋,黑身赤髮綠眼。傳說,他有的是海中的鬼王,有的是地獄中的護衛。由於塑像高大,形相可怕,孩童時的我經過他們面前,都不敢正視,低著頭匆匆跑過。

後院則是「城隍」的所在地。「城隍」相傳是主管一個城市的神。金面、官服,相貌可親。老人們講,該像是用檀香木雕的,四肢可以活動。做「盂蘭盆會」時,要把「城隍」從後院請到正殿供奉,接受善男信女的朝拜。相傳,請(即揹)城隍的人十分考究,人品要端正,會期要齋戒、沐浴、禁房事,穿著樸實整潔,心要虔誠,大禮跪拜,否則,不討「城隍」喜歡,就請不動。

農曆七月十五日是「盂蘭盆會」的高潮。這天一早,要供齋、唸經、超渡、焚化冥錢,忙碌個把時辰,吃罷齋飯就準備送「城隍」上路巡視了,「城隍」巡視,有其隆重的儀式。先以鞭炮、長號、鼓鑼開道,其聲威嚴,響震雲際。肩扛「肅靜」、「迴避」牌的隊伍緊跟其後。接著便是繪有青獅、白虎及其他圖案的旌旆隊伍,浩浩蕩蕩,迎風招展。再接著便是用篾紮紙裱彩繪的大象、獅子馬等走獸及三四米高開道、護衛神像數尊緊跟其後,威武雄壯。十數人的管弦樂隊,邊走邊演奏,其聲悠揚、婉轉動聽。馨香隊伍中,有的托盤焚檀香木,有的用手提香爐,裊裊青煙,氤氳馨香,沁人心脾。十六人組成的供果隊,全是青一色的小男孩,每人雙手托盤,盤前係緞面彩色繡花鳥圖案的帷子,盤中供時令鮮果和糕點。若干位身披袈裟的和尚,神態莊嚴,邊走邊敲擊法器,唸誦經文。跟隨誦經隊伍的便是「城隍」的八人大轎了,紅色傘蓋懸於轎頂,轎幃敞開,「城隍」端坐轎內,穿馬甲的轎夫穩抬轎桿,隨隊徐行。轎後便是數以百計的信徒的長工的隊伍了,他們也是邊走邊唸誦經文。整個隊伍,慢悠悠地,走走停停,首尾相顧,長達里許。「城隍」巡視,先城外,後城內,再鄉村,所到之處的兩旁,有的焚香燒紙,有的供蒸糕水果,有的忙於磕頭,有的不停的作揖。觀此盛況的人如潮水,萬人空巷。「城隍」在鄉村接受村民祭拜後,隊伍便順序返回,但不走原路。從早上十點多鐘開始,要到下午三四點才返回。我想,「城隍」既是公正廉潔的官吏,外出巡視,體察民情,定當輕車簡從,如此浩繁的隊伍,沿途擾民,勞民傷財,定是後人強加所致。

「城隍」返回後,緊接著進行破「鐵圍城」的法事。所謂「鐵圍城」,就是在廟前曠地上,置一座篾紮紙裱繪彩色的城池,高約三米多,開四個城門,城中豎一高竿,竿高於城一二米,竿頂上紮蓮花座,上坐紙紮的老者人像。法事開始,由一位頭戴蓮花僧帽,身披袈裟,手持錫杖,赤足的僧人,在幾位和尚的相伴下,隨著鼓樂聲,邊唸經及邊舞蹈。過了不大一會功夫,只見僧人用錫杖向城門口一指,口喊一聲破,「抨」的一聲,煙霧彌漫,火炮聲響,城門洞開。如此重復地在東西南北四門表演,演到最後一道城門口炸開時,要連同給竿上的蓮花座及老者一齊焚燒,以彰顯其法力和圓滿。整個法事,我猜想是「目連救母」。目連,釋迦牟尼的十大弟子之一,侍佛左側,古印度摩擺陀國王舍城郊人。屬婆羅的種姓,後被反佛的婆羅門杖擊而死。相傳,他神通廣大,是一位以渡死鬼為主的菩薩,稱為「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薩」,居安徽九華山弘法。破「鐵圍城」,意為破地獄,解救眾鬼,焚燒蓮花座及座位上的老者,意為解脫其母升天。到了晚上,還有兩項法事,我都觀看或參加過。一項是「煉油鍋」。所謂「煉油鍋」,就是在廟前曠地上,用鐵架支一口鐵鍋,鍋內盛滿香油,鍋下放柴燒。在鐵鍋兩旁,各放一個篾紮紙裱彩畫的「刀山」與「血河池」。法事開始,點燃柴火,也是在鼓樂和鞭炮聲中,由裝扮成「目連」與和尚、鬼吏相伴,邊唸經邊舞蹈,先破「刀山」與「血河池」,但見目連錫杖指處,「刀山」與「血河池」也在火藥硝煙中,化為灰燼。最為驚險的一幕,當數「煉油鍋」了。當油煉至沸點時,在目連超渡過後,獄吏動作敏捷地舉起酒向鍋內倒去,頓時,一柱火焰升向空中,高達數米。此時,所有在場的人,每個人的臉部全是綠色,互相窺視,陰森可怕,望而生畏,難以磨滅。主題當然是演示目連救眾鬼的倒懸之苦。記得,我看過此法事後,在很長的時間裡,漆黑的地方不敢去,晚上不敢出門,也不離大人一步。另一項是「放荷花燈」。荷花燈用松香熬成糊狀,做成小碗般大,碗邊粘紙做的荷花瓣,中捻一燈芯,為防粘連,碗與碗間撒上谷殼。晚間,天黑定後用谷籮把荷花燈挑至杞麓湖邊,放置早已備好的幾只船內。執法事人員的船只在前,順序划行,行至湖心,分散呈扇形,當執法人誦過經,焚燒紙錢後,參與者點燃荷花燈,輕輕放於水面,每隔數米一盞。七月的天空,一片明朗,明月高懸,繁星閃爍。成千上百的荷燈,在漪瀾的湖面上,輕盈地搖擺著,遙望城廓的萬家燈火,天上人間,星光火光,交相輝映,構成了一幅極其美妙的繁星夜景圖,彷彿置身於蒼穹宇宙的銀河世界中。老人們說,放荷花燈是為了拯救溺水死亡的冤魂,只有搶到荷燈的,才有往生的希望。

上述活動,說的都是上個世紀抗日戰爭勝利後一年我離開家鄉前的事了。中共執政後,「盂蘭盆會」理所當然地被視為封建迷信被禁止,城隍廟也改作了倉庫。故鄉五十多歲以下的人,也只能從花甲或古稀老人口中得知舊時「盂蘭盆會」的景況了。數年前,我回故里,還見到了當年的「城隍」爺,相貌穿戴依舊,只是已經寄人籬下,遷居秀山上的清涼台了。回想一九七○年通海發生七級大地震後的第二年,我也曾回家鄉看過。那時,寺廟斷壁殘垣,神像不論是銅鑄的還是泥塑的,早已沒了蹤影。經歷過這樣大的天災人禍,各路神仙都難逃一劫,而城隍爺卻安然無恙!是因為他是檀香木所雕,身價不同凡響?還是「城隍」是清官,有民掩護,福分所至,命不該絕?這就不得而知了。人世間的事,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曾被認為是封建迷信的鬼節,如今又在四川的酆都縣(當然這裡是「冥府」的京城)被當作特點和優勢的「鬼文化」,每年都演示給人們觀瞻,藉以推動旅遊,發展經濟。類似妖魔鬼怪的事,當然是無稽之談,但它潛移默化地影響著人們的觀念。種瓜得瓜,種福得福,惡有惡報,生前不報,死後也要報,報不完的,來生還得報,這就是釋教的因果報應觀、輪迴觀,信不信由你。但它客觀上對某些人的樂善好施是否有鼓勵作用,而對某些人性未泯的人的邪惡欲念又起著抑制作用呢?阿彌陀佛,但願如此。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4期,民國93年12月25日)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