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鄭和遺範拓中國前途(壹)

申慶壁 

所非爾入京師 賽典赤到雲南

鄭和這位偉大的航海家,雖然為我們遺留下許多拓展國家前途的良好範例,也留下重重疑雲,先就最基本的說,他的家世和里居,在明史鄭和傳中,只有「鄭和,雲南人,世所謂三保大監者也」幾句;因為太簡單成爭議對象。

鄭和原不姓鄭,而是姓馬;這「馬」也不是普通的馬,來頭很大。依照馬和的家譜記載,一世祖是穆罕默德,和是其三十六世孫。其先入中國的是二十一世祖布哈剌國王所非爾;因遼夏侵宋,與弟艾爾砂並三子,率領七萬餘人,職官二百餘員,駝馬七千餘匹,於宋神宗熙寧三年庚戍到京師,封本部總管。元豐三年,加封寧彝慶國公。至入雲南則自瞻思丁始。鄭和一家的興盛,也可以看成中華民族壯大過程中的一部份模式。

元太祖西征,瞻思丁率千騎以文豹白鶻迎降;太祖見其儀表出眾,氣魄豪雄,甚為愛重,命入宿衛,並從征伐,賜號賽典赤(阿拉伯語貴族)。後隨忽必烈,平定中原、安南、緬甸等國。定鼎後,歷任要職,至元十一年,拜雲南行省平章政事,在職六年,慘淡經營,雲南大治。在昆明逝世,追贈忠惠咸陽王。葬於昆明市東南雲津橋東,墓前刻「元咸陽王瞻思丁墓」。依李修雲南通志載:「一名烏馬兒,別菴伯爾之裔。至元十六年卒,百姓巷哭。」有趙子元的平章德政碑,銘中有句云:「為政以德,澤民以仁。南方生齒,視之若親,遠人向化,臣其末臣。昔好難治,公來舉醇。豐功偉蹟,南詔西秦。追之金名,永示無垠。」

墓道前還樹有碑,刻明大學士楊一清「謁咸陽王廟」詩云:

香火富城廟貌崇,邦人相對泣遺忠。

漢廷才望金車騎,唐代動庸渾侍中。

地盡關山開禹跡,人於絃誦識華風。

車書又屬文明運,猶有新碑紀舊功。

咸陽王廟,則建於舊日的小東門外。

瞻思丁是卅一世祖,卅二世納速剌丁,是賽典赤長子,屢官中奉大夫、雲南路宣慰使、都元帥,從皇子託歡征交趾,論功進拜陝西平章政事,卒贈中書右丞相封延安王,兩人新篡雲南通志,均列名宦傳(卷一七八)。卅三世祖拜顏嬰馬氏,封淮安王,卅四世祖米的納滇陽侯,卅五世祖米里金,雲南參知政事,襲封滇陽侯,即在昆陽定居,在「鄭氏家譜首序」中有「米的納生馬三寶」句,照說和當為卅五世。

在「賽典赤家譜」中名帶馬字者,計有廿四世祖「馬以丁」,廿九世祖「坎馬丁欲蘇甫」,卅世祖「馬哈目可馬乃丁」,具見在「馬三寶」以前各代的名字,均係用阿拉伯語。至李至剛撰馬哈只墓碑云:「公字哈只,姓馬氏,世為昆陽州人…子男二人,長文銘,次和」,碑中的「姓馬氏」,想當時和家已以馬為姓。至「哈只」二字,是阿拉伯語的音譯,意為「巡禮人」,係對到過麥加朝聖者的尊稱,和父何名,已不可考,新纂雲南通志的鄭和傳,也只言:「和之祖拜顏娶馬氏,父某以朝聖歸得號『哈兒咫』,魁奇有風采尤好行其德,有長者稱,娶溫氏,生二子四女,長子文銘,和於兄弟姊妹,行居三」。

姓有二說 鄉有三鄉

馬姓的來歷,為時甚早。史記趙奢傳:秦伐韓,軍於閼與,趙奢大破秦軍,閼與之圍遂解,奢受趙惠王封「馬服君」,按「馬服」為地名,在今河北邯鄲縣西北,奢之後裔,因有以「馬服」為姓者,後改為單姓馬。馬和之「馬」,則非此「馬」。依美國百科全書,則認為:「馬姓來源是中文對穆罕默德的譯音」;一說是祖拜顏娶馬氏後,遂依母姓。

馬和何以變為「鄭和」?一般的說法是天子賜姓「鄭」。據說是「馬不上殿」,因而有賜姓之舉;想「和」字亦定於是。新纂雲南通志即採是說:「以材智事燕王隸,燕邸故多劍客鼎士及諸異能者;而姚廣孝、袁忠徹並和皆參帷幄,和為內官監賜姓鄭,故人稱三保太監鄭和云」。

惟是有人認為天子賜姓,而不賜國姓;引出另一說法。這一種說法是:「鄭和之所以姓鄭,是幼年(十一歲左右)流落到鎮南,為鄭姓所收養,「遂襲其姓」。相傳明軍入滇時,追逐梁王兵而西上,途經鎮南,俘獲一批幼童,鄭和就是其中之一。被傅友德帶至京師,贈與燕王。據說民初鄭和養父後裔鄭氏三兄妹,住鄭南縣西街,長兄鄭開壽,曾任尋旬公安局長;次兄鄭開甲因入贅改姓飛,次子又還宗改鄭,名鄭文恆,三妹鄭三ㄚ出嫁大理鳳儀(見楊春茂:鄭和幼年流落鄭南說)鄭南縣志有鄧蔭超撰「明三保三監鄭和事略考」,詳紀其事。

鄭和里居也有數說,梁啟超鄭和傳認為「楚雄人」。民國廿四年玉溪李鴻祥氏,訪得玉溪石狗頭村,有鄭和後裔,並保存鄭和家譜,因有玉溪縣說。李根源氏,曾根據梁啟超的考證,認定是鄭南(今南華),民國元年在鎮南立過三塊碑,文曰「三保太監鄭和公故里」。

民國三年袁嘉穀發現並考證昆陽馬哈只墓、方知鄭和是昆陽的回族馬氏,並命李士厚詳加考證,而加以確定。

袁氏著有「昆陽馬哈只墓碑跋」云:「顧明史言和雲南人,不知何縣。歲甲午蘇君曉荃告余曰:『昆陽和代村有和父墓碑,宜為昆陽人』。壬子訪之昆陽,果得碑拓本於宋君南屏,碑高建初七尺七寸,廣四尺一寸,計十四行,行廿八字,永樂三年端陽日,禮部尚書左春坊大學士李至剛撰。至剛即劾罷李景隆者,華亭人,明史有傳,文極雅飾,闕書者姓氏,疑亦剛書,秀姿近北海一派,刻工亦精。和宦京師,丐李撰書,寄滇刻石。」和為昆陽人,由此即告確定。鎮南只能算是第二故鄉。鎮南縣志編纂郭燮熙,曾有詩云:

雞和忽有鄭公鄉,新矗豐碑孔道旁。

一代朱明遷北地,千秋青史拓南洋。

馬來群島今誰屬,鹿逐中原又幾場。

記得卓如曾立傳,爭墩豈待辨昆陽。

詩中「雞和」,是鎮南以前的城名。

鄭和別稱,在「太監」之上,或冠「三保」,或冠「三寶」,有時在同一文中,兩者兼用,究竟誰是誰非?在使用的時間,究竟是父母所取的乳名?還是遭明軍擄掠,進了燕王府後的稱呼?或是當了總兵後七下西洋統帥時的尊稱?抑或是後人對他的雅號,都成了幾百年來文人學士著書立說,莫衷一是的疑雲。

有人推測可能是「三保」雖是鄭和的小名卻經過明成祖朱棣傳布宮中和民間,把一般「三寶」的小名,變成褒義的「三保」的代名,把鄭和稱為「三保太監」,是對鄭和的尊稱。

至於「三寶」或「三保」的涵義如何?也是各說各話,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我們也沒有人云亦云的必要,且從鄭和的風範和影響上去自行體認。甚或認為內官通稱,疑雲更多。

鄭和的為人如何?明史和傳中沒有敘述。在李至剛的和父墓碑中說:「和自幼有材智,事今天子,賜姓鄭,公勤明敏,謙恭謹密,不避勞勩,搢紳稱譽。」這些頌詞,寫在奉使下南洋之前,還沒看出他大開大闔的一面。

在明初袁忠徹所撰的「古今識鑑」中,曾就和外表描述說:「內侍鄭和,即三保也。雲南人,身長九尺,腰大十圍,四岳峻而鼻小,法仿此者極貴。眉面分明,耳垂過面;齒如編貝,行如虎步,聲音洪亮。後以靖難功授內官太監。永樂欲通東面夷,上問:『以三保領兵如何?』忠徹對曰『三保姿貌才智,內侍中無與比者。臣察其氣色,誠可任。』遂令督兵以往,所至服焉。」

對和內質評定較詳的是「鄭和家譜」中的鄭和贊,原文云:「才負經緯,文通孔孟,特選皇廷,勤勞乂乂。乂乂三朝,奉乂乂,捧勅諭於諸番國,並海外公幹教化,諸番王等無不衹順王命,共皆仰體皇仁,恪遵勅慰,攄誠來文。乃稱和公之德而揚和公之行,可謂出使四方,不辱君命者矣。」也是掛一漏萬,不能兼容。

鄭和生卒時眾說不一

鄭和生平對於明代國運的否泰,有極大的關係。從航海的觀點看:在其統率大船,縱橫印度洋時,早葡人維哥達加沿非洲好望角達印度歸航歐洲(一四九七年)約七十餘年;早哥崙布到美洲大陸(一五○六)約八十年;早葡人麥哲倫橫渡太平洋繞世界一週(一五二二年)約一百年,應為東西交通史的一大事。鄭和出使的事,雖載於正史稗官,流傳委巷,演為戲劇,但他的生卒年歲,付之闕如,讀鄭和史事者,不能不視為憾事,因是學者對鄭和的生卒年月,常作推斷,而著述中常見的有三種說法:

鄭和的歿年,有一種較流行的說法,是一四三一年(明宣宗宣德六年),有許多書都如此著錄、轉載。法人伯希和氏,根據鄭和第七次奉命通使南海,在一四三○年陰曆六月,而在一四三三年回京在一四三三年七月廿二日歸京,有關紀載,認為「確是一種誤會」(馮承鈞謂鄭和下西洋考)。

吳唅根據明初諸將用兵邊境,有閹割俘虜幼童的習慣,鄭和當為洪武十四年(一三八一年),定雲南時所俘幼童之一,侍燕王時,年當在十歲以內。靖難兵起時,適為三十歲左右的壯年軍官,歷成祖、仁宗、宣宗三朝,最後一次之出使,為宣德五年(一四三○),不久即老死,其生卒年約為一三七一│一四三五年,約為六十五歲(十六世紀前之中國與南洋)。

束世澂根據明史鄭和傳:「自宣德以還,遠方時有至者,要不如永樂時,而和亦老且死。」推測約死於宣德年間,宣德八年鄭和回國,宣德只有十年,宣德十年九月英宗以王振掌司禮盛,司禮監是鄭和的本官,王振想是在和死後繼任的,據此推算,和卒約是宣德十年。洪武十三年(一八三○)燕王棣之國,十五年馬哈只死,和事燕王於藩邸,年不過十歲,他的生年約在洪武六年(一三七三)以後,享年約六十歲(鄭和南征記)。

鄭鶴聲編「鄭和遺事彙編」,根據吳唅的推算,編為鄭和年表,鄭和生於明大祖洪武四年辛亥(一三七一),卒於宣宗宣德十年乙卯(一四三五年)。年表分為「生前」、「當世」、「卒後」三部分。其一生,大抵在三十五歲前、出入戎馬,建立軍功,為軍事生活時期,三十五歲以後,折衝樽俎,從事交涉,為外交生活時期,明初洪武永樂宣德國威亦可略知。

出使纘大祖緒 性格能容眾異

永樂派鄭和出使的目的究竟何在?在明史鄭和傳中,僅有「成祖疑惠帝忘海外,欲蹤跡之,且欲躍異域,示中國富強。」至為什麼要派鄭和出使?也非如袁忠徹所說的單純。

新纂雲南通志鄭和傳,綜合各種說法說:燕王起靖難師有帝位。建文帝遜荒川滇山谷關,大索不獲,頗疑遊跡海外。是時印度教已成末劫;而可蘭經典散布諸番島。帝以和為西域種人,故使持節南行,且耀威絕域,示中國富強。自元政衰而西域諸王之貢不至,元亡而道路益棘,明祖知元人不習海,故東喪師於日本,欲習海必習航海術,與夫通究海外諸島夷情狀,則先設立四夷館以儲才(日本帝大印行明四夷館則例),闢林麓於鍾山,植桐漆各千萬本以備樓船海舶之用(涌幢小品及客座贅語),而張述、張敬之、沈秩、劉叔勉等先已奉使至三佛齊、孛泥西洋、瑣里等國,成祖固負雄略,至是欲大纘高皇帝之緒,既以和為勝總制任,乃詢於忠徹。」

和傳一開頭就說:「鄭和昆陽人,本姓馬氏,為天方種人,天方教之入中國,始於唐武德朝;而元人起漠北,先定西域,故對天方回族特寵異。各行省例設回回參知政事一人;而雲南等省椽史、通事、掌印,皆有回缺。中國回教徒之朝墨克聖教者,陸行多道維西出烏斯藏,水行自永昌出緬甸,航海而西,以故雲南回教徒聚族居者特盛。」

根據這兩段文字分析:「蹤跡」「惠帝」,似乎不用大張旗鼓,「大纘高皇帝之緒」,彌補「元人不習海」,當為其主要目的。至為什麼要選用鄭和,似乎是和的信仰回教,能適應所使地區的環境,並有「回教徒」的支援所致。也由於人地相宜,故能所向無敵,完成使命。此外由於和的心胸廣闊,能容眾異,也是成功的主要因素。

就我所知,各種宗教中,回教是信仰與生活一致的宗教,回教徒也是較不易接受其他宗教的信徒。鄭和雖是極虔誠的回教徒,但心胸廣闊,不但接受其他宗教,還有皈依佛教的記載。

有一本佛說摩利支天經經後永樂元年姚廣孝記有云:「今菩薩戒弟子鄭和;法名福善,施財命功利印流通,其所得勝報,非言可能盡矣,一日懷香過余請題,故告以此。永樂元年歲在癸未,秋八月廿又三日,僧錄司左善世沙門道衍。」時在奉命出使之前,其明證也。第四次南行並有僧勝慧同行。

和對其他神祇,也一樣崇敬,每於出使前後修建劉河天妃宮及南山寺碑,以資崇拜。沿途遇颶風之時,禱於天妃者再,回國奏請,遣官整修祠廟者,也不止一次。劉河天妃宮旁有一淨海寺,是和出使并靖海外後所建,完成於洪熙元年。

福建長樂縣內,南山麓的南山寺,建於宋崇寧間,復建一塔,高七層。永樂十一年鄭和在塔旁建一天妃宮,宣德六年予以重修,並建一天妃之神靈應碑,碑額刻「天妃靈應之記」,民國二十年縣長吳鼎芬於舊址刨出。民國廿六年出版之「福建文化」,曾刊全文。此地的形勝乾隆長樂縣志,曾載知縣吳遵詠三峰塔寺詩云:

百仞危欄霄漢連,萬峰青落酒盃前。

秋聲不斷雙江樹,暮色平分萬井煙。

天未雁鴻真渺邈,谷中蘭芷自芳鮮。

何當決此浮雲外,西望長安在西邊。

鄭和以一個虔誠回教徒,不但不排斥佛道等教,且從眾而敬奉之,倡導之,具見鄭和航海事之成功,實與他能容不同的宗教,表現廣闊的胸襟,與能容眾的風範所致。

鄭和到台無直證 雖然肯定加問號

鄭和是否到過台灣?也是一團疑雲。關於鄭和到過台灣的事,「明史」卷三百二十三,「台灣小志」,「古今圖書集成」一千一百九卷,及王士禎的「香祖筆記」、郁永河的「稗河紀遊」等書,均有紀載。如「台灣小志」云:「明成祖永樂末年,遣太監王三寶至西洋,遍歷諸邦……宣德五年,三寶回行,近閩海,為大風所吹,飄至台灣,是為華人入島之始,越數巡,三寶取藥數種揚帆返,後遂無問津者。」如「香祖筆記」云:「鳳山縣有薑,相傳明初三保太監所植可療百病。」如「裨海紀遊」云:「惟明會興,太監王三保,赴西洋水程,有赤崁汲水一語,又不詳赤崁何地。」按赤崁在台灣省南部西河岸邊緣,係當時番社名,也是登陸的要埠。又如東西洋考云:「雞籠山淡水洋在澎湖嶼之東北,故名北港,又名東番云。居島中不善舟,且酷畏海,捕魚則於溪澗,蓋老死不與他夷相往來,永樂初鄭中貴航海諭諸夷,東番獨遠竄不聽約,家貽一銅鈴使頸之,蓋擬之狗國也。至今猶傳為寶,富者至綴數枚。曰:『是祖宗所貽云』。」

台灣的志乘對上述紀載亦多引之。如續修台灣府志封域篇建置附考云:「台灣古未隸中國版圖,明宣德間,太監王三保,舟下西洋,因風泊此」。又記台南之古台江沿岸古蹟大井(即大井頭)云:「開鑿年代靡知,相傳明宣德間大監王三保到台,曾於此取水。」如鳳山縣志云:「明太監王三保,植薑岡山上,至今尚有產者,有意求覓,終不可得。樵夫偶見,結草為記,次日尋之,弗獲故道,有得者,可療百病。」又云:「相傳明太監王三保,投藥水中,令土番染病者浴之,皆愈。此語殊荒謬。土番初產,即浴水中。性好近水,不論有病無病,日就淋澡,非必三保果有藥力也。」台灣省通志大事記中,仍有一條是「鄭內監航海諭諸夷,東番獨遠竄不聽約;於是家貽一銅鈴,使頸之,蓋狗之也。至今猶傳為寶。」

近人著述中,肯定鄭和到過台灣的如「台灣年鑑」(一九四七年出版)載:「十五世紀末葉,明永樂中,三保太監出使西洋及南洋一帶,威震海外。所至各國,莫不朝貢,惟台灣東番,遠避不至。鄭和率師征台,至岡山,饋蕃人醫方藥物活人甚多……」又如李絜非著「台灣」也有如下紀載:「明宣宗宣德五年(一四三○),宦者鄭和率舟師航南洋群島,遇風漂著台灣,攜藥草以歸獻帝,稱其地為東蕃。」至加以否定者,如梁啟超鄭和傳曾經給他作過一次統計,和出使南洋,所經歷的地方,計有馬來半島以東十五國,馬尼剌三國,蘇門答臘七國,印度六國,阿剌伯半島五國,阿非利加三國,所經航線凡十二道,卻始終未及台灣。又如陳定山的「台灣名稱非古」一文謂「相傳三保太監下西洋,因風泊此;其實三保雲南人,其海船出廣西,未嘗東也,其真至台灣者,當為明嘉靖追海盜之都督俞大猶」云云。據此則認「鄭和並未到過台灣,所謂三寶薑及贈鈴等說,似乎都不可靠。」不知何所據?

在各種著述認定鄭和到過台灣,但由於無直接證據而存懸疑的也有。如郭廷以的「台灣史事概說」謂:「鄭和的七使『西洋』為大家所週知的盛事。他是否到過台灣,歷史上並無明白的記載,但亦有若干關於鄭和與台灣的傳說。」「鄭和的遠航隊不一定是所有船隻聯銜而行,往往分隊通航,所謂『分航』,宣德間的航行,費信雖未親至台灣,不能斷定王景弘或鄭和亦未到台灣。而王景弘來台的可能尤大。他的名聲不及鄭和之大,而台灣關於他的傳說反較鄭多,『台灣府志』之將『福建通志』中的鄭和易為王三保(寶),自非無因。王景弘或王三保與台灣當有其關係。」

毛一波氏根據各種紀載,加以評析說:「茲先欲考明者,假如明太監中有到過台灣的,那究竟是鄭和?抑或是王三保呢?三保是否即指王景弘呢?筆者根據以上所引各文,以為王三保當然是王景弘。」「假如王姓到過,則鄭和亦應到過也。因王姓不會單獨出使。而明代太監鄭和,係歷事成祖、仁宗、宣宗三朝,二十五年之中七下西洋,所歷三十餘國,而每次均以鄭和為正使,王、石等大監,不過為其副從而已。」因而所獲的結論是:「從各種文獻上推論起來,鄭和或王三保之到過台灣的可能性很大。但是究無確據。因此,本文亦如題目所示,是於『到過台灣』加了一個問號的。」(見台灣文獻專刊第五卷第三四期)。吾人目前的看法,也只好如此。(本文約萬餘言,於下期刊載完畢。)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5期,民國9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