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的橋──惠通橋

壹、滇緬路上的咽喉橋樑

何德尊 

從龍陵縣城東行三十餘里便是馳名中外的松山,從松山北側往下俯瞰,怒江大峽谷自北而南奔騰而去,江穀上一舊一新兩座大橋橫貫江空,使天塹變通途。

那座地處北邊,被閒置起來,鏽跡遍身,彈痕累累的舊式鋼纜吊橋,便是惠通橋。一九四二年五月五日,侵華日軍佔領滇西直抵惠通橋,中國遠征軍斷然將橋炸毀,阻敵於怒江西岸,徹底粉碎了日軍直搗昆明、重慶的計劃,日軍的侵華歷史在這裏劃上了一個大大的句號,從此惠通橋被寫入史書聞名中外。

追溯歷史,這裏本沒有橋,東來西往的人們要跨越驚濤駭浪的怒江,只能「舟筏以渡」,在怒江上橫架一橋,讓天險變坦途,是滇西歷代人民的夙願,為此,多少人付出了艱辛和汗水。清道光年間(一八二一│一八五○),龍陵廳潞江土司線如綸首倡修橋,石墩已出水面,因事前未向省府請示,後來請求支援時「因通稟有責言,遂中止。」清光緒十四年(一八八九),龍陵增生李汝亮「赴省稟准」,次年龍陵廳同知覃克振主持修橋,集銀千兩,三載橋成,但僅一月即被江風摧折。清光緒二十五年(一九○○),龍陵廳同知龍文組織捐派,得銀四千餘兩,修築土練橋一座,供人馬通行。清宣統二年(一九一一),龍陵廳同知徐鈺認為「土練粗脆易斷,不若洋練之純熟耐久」。勸捐銀千兩,準備重修。民國十七年(一九二八),龍陵縣長楊醒蒼決心將橋改修成「一勞永逸之西式柔性鋼索吊橋」,請英國工程師伍布蘭、蘇卡生幫助設計。兩年後邱天培接任龍陵縣長,在省第一殖邊督辦李曰垓支援下,組建十八人建橋委員會,繼續籌劃建橋事宜,並得到緬甸華僑公會會長梁金山捐款捐物支援。一九三五年一月十四日歷時二十四年準備,耗資八萬銀元,終於將土練橋改建成綱纜吊橋,成為滇西第一座鋼纜吊橋,人車可通行。一九三七年,抗戰暴發,為支援全國抗戰,國民政府搶修滇緬路,為讓橋與趕修中的滇緬路配套,又將橋改建成一○級荷載公路橋,由國民政府交通總段管理處工程師徐以枋設計,段長陳德培和工程師郭增旺組織實施,一九三九年二月通車,惠通橋成為滇緬路上的咽喉橋樑。

一九四○年十月至一九四一年二月,日軍為破壞滇緬路運輸,曾先後出動飛機一六八架次,對惠通橋進行六次空襲,投彈約四○○餘枚,每次轟炸都使橋樑部分受損,負載力下降,最終只能每次通行七‧五噸汽車一輛。一九四二年日軍侵入滇西,五月五日早晨八時許,日軍逼近橋頭,中國軍隊工兵總指揮馬崇六中將下令炸橋,一聲巨響,主索炸斷,橋身晃晃悠悠墜入水中。從此,日軍被阻於滇西地區達兩年之久,始終未能越過怒江天塹。

一九四四年六月,中國遠征軍強渡怒江向盤踞滇西日軍發起攻擊,為搶運軍火物資和兵員支援前線,國民政府橋渡工程處於六月十八日至二十日在原橋處搶修人行便橋,同時修建東西兩岸碼頭,為複修吊橋做準備,八月一日突擊複修吊橋,東岸被毀橋塔用木木行代替,綱纜、吊杆、縱橫樑全部更新,經兩月修成。惠通橋的修復,使部隊兵員和軍火物資源源不斷運往滇西戰區,加速了中國遠征軍的勝利和日軍的覆滅進程。

政局變化後,各級政府對惠通橋的作用極為重視,曾多次進行大修,保證了怒江東西兩岸車輛和人馬通行,為滇西地區建設做出了貢獻。一九七四年六月新建紅旗橋,惠通橋離任閒置。

惠通橋是座英雄的橋。人們將永遠不會忘記她的滄桑歷史。一九九六年雲南省政府批准將其列為省級文物加以保護。她的英名,將與江同壽,與史同輝!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5期,民國9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