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的橋──惠通橋

貳、決定滇西抗戰命運的大橋

秦中 

一九四一年底,太平洋戰爭爆發,日本侵略軍很快把戰火燒到幾乎整個東南亞。一九四二年四月,氣焰囂張的日寇在緬甸擊敗了英緬聯軍和部分中國遠征軍後,開始進犯我國雲南滇西地區。

五月三日,日軍占領了我國邊境口岸畹町鎮,在沒有遇到任何有組織的抵抗的情況下,長驅直入。四月,滇西要塞芒市、龍陵相續陷落。同天,日軍出動多架次飛機對怒江東岸的保山進行狂轟濫炸,中國百姓死傷一萬多人;而日軍「黑風部隊」快速推進,直指滇緬公路的咽喉所在│惠通橋。

滇緬公路必經之地惠通橋位于現雲南省保山市所屬施甸縣與龍陵縣交匯處的怒江峽谷上一二三米長,寬六米的橋身橫跨怒江,兩岸山峰高聳入雲,形如刀削斧劈,地勢險要,是名符其實的鎖鑰之地。

惠通橋所處江段,自古以來一直靠舟筏濟渡,在清朝光緒年間,曾架起過一座鐵索橋,僅可讓人畜通行。一九三二年,愛國僑領梁金山出資,動工修建惠通橋,工程于一九三五年完工,但當時的惠通橋並不能通行載重汽車。

一九三七年抗日戰爭爆發後,日軍封鎖了我國幾乎所有的海陸通道,為了能從國際上得到國內急需的抗戰物資,國民政府緊急動員滇西幾十萬民眾,克期修築、改造滇緬公路,使之可以通行大噸位的載重汽車,並調來大批人員和物資對惠通橋進行了加固,使盟軍援華物資的載重汽車可以通過橋面。

由惠通橋聯接的滇緬公路通車後,成了中國與外界聯繫的惟一「生命線」。大批來自盟國的軍用物資通過惠通橋源源不斷地送到了抗戰前線。

日軍為切斷這條運輸生命線,自一九四○年十月十八日起,出動大批戰鬥機對惠通橋進行轟炸。但由于大橋地處峽谷深處,兩岸高聳的山峰形成了一道天然的護橋屏障,大橋雖遭到敵機的多次轟炸,卻都沒有傷到它的要害部位,經過搶修就能很快通車。有一次,在大橋受損後,修橋工人冒著日軍飛機轟炸,晝夜搶修,以犧牲廿八名工人為代價,保證了大橋的通行。

然而,這座橫架于怒江天險上的惠通橋,在一九四二年的五月五日,被我軍自行炸斷!

該年五月初,駐在雲南的美國陳納德將軍給蔣介石發去了一封十萬火急的電報:據來自美國空軍的偵察估計,日軍主力已逼近惠通橋,如不採取措施果斷炸橋,日軍過橋後最快能在十天左右時間進占昆明,直接威脅國民黨政府陪都││重慶。

中國軍委會工兵總指揮馬崇六中將(註)很快接到了炸橋命令,他立刻命令工兵團長張振武上校緊急執行炸橋任務,並親自挑選了三個精幹的班長和排長配合張振武。

此時,由于日軍的快速進進,連日來,大批從緬甸方面潰退的人員車輛以及難民已經在惠通橋兩端擁擠排列成數公里的長龍。五日凌晨,前方傳來消息說,部分日軍已經坐在繳獲的中英車輛上混在車流之中,馬崇六將軍得悉後,立刻命令炸橋組一部分人化裝成難僑,到車流中去偵察警戒,同時命令工兵將炸葯捆到橋上,並布置好電力引火裝置。

九時左右,有二輛卡車在橋西頭首尾相撞,頓時橋頭大亂。化裝成難僑的張振武在離橋頭幾十米的地方撩開了一輛掛著緬文車牌的「英軍車」篷布,只見車上的人雖都穿著英軍軍裝,但卻是黃皮膚的亞洲人,且個個眼睛裡充滿了殺氣。張振武大驚,急忙抽身返回橋東報告日本兵已近在眼前!馬崇六立即命令封鎖橋面,準備炸橋。

此時,在橋西有一輛汽車壞在路上,守橋憲兵命人把車推下路,但車主不許,憲兵就立即開槍將其擊斃了。這時上面提到的藏在一輛英軍車裡的偽裝日本兵,聽到槍響後,以為行跡敗露,遂撕開篷布用機槍對著橋面掃射起來。這邊橋東的炸橋組見狀,已覺刻不容緩了,立即行動起來,工兵們一邊讓大家趕快離開橋面,一邊搶過去整理電線,撲向手搖發電機,啓動炸藥點火裝置。

十時許,一聲巨響過後,怒江上空騰起一股巨大的黑色煙柱,這座一二○多米長的惠通橋瞬間被攔腰斬斷了。

此前,蔣委員長在接到陳納德的電報後,已命令中國遠征軍三六師緊急調往滇西,並于五月四日上午到達了保山。隨即,該師馬不停蹄地向惠通橋急進。但途中因公路沿線車輛擁擠不堪,部隊前行受阻,只好下車,一部分部隊輕裝急赴橋頭,餘部則在橋東約十公里處布置防線。

惠通橋炸斷幾分鐘後,日軍快速部隊的坦克、裝甲車就已進抵橋頭,與我軍隔江展開了激戰。因大橋及時炸斷,進犯的日軍大部被阻于橋西,僅有約二○○名偽裝成難民的日軍攜帶武器在橋斷前混過橋東,這股日本兵又掩護了三○○名日軍乘橡皮船渡過怒江到達了東岸。當時,我守橋兵力單薄,經一小時激戰,幾乎全部陣亡。日軍取得主動,馬上準備搶占孩婆山等有利地形。

關鍵時刻,我三六師一○六團趕到了惠通橋東,于是,一場爭奪怒江東岸公路兩側高地的激戰,在孩婆山一帶打響了。戰鬥一直進行到十日,橋東的五○○名鬼子,除了極少幾個僥倖泅回西岸,都被殲滅了。

據一位住在大橋附近村子的老人回憶;當時,住在他家的國軍士兵早上出征時還一個個生龍活虎,晚上馬幫運回來的,都是一具具屍體,村里駐著一○○多人的一個連隊,幾天打下來後,生還者只有十多人。

惠通橋橋頭保衛戰和孩婆山戰役是滇西抗戰的第一場戰役,它打響了滇西抗戰的第一槍。擊潰了日軍快速東進的狼子野心,挫敗了日軍占領保山,進而控制昆明,並南北夾擊重慶的黃梁美夢。

當年,指揮過滇西反攻的第十一集團軍總司令宋希濂將軍曾說過:炸毀惠通橋和橋頭反擊戰,打擊了日軍繼續東進的企圖,保持住了保山這個基地,造成了以後一個時期怒江對峙的形勢,爭得了反攻的時間。有些研究滇西抗戰史的專家也曾這樣評價:「一鍋煙」的時間裡決定了這場戰爭命運的大橋,不僅是滇西抗戰史上的奇跡,也是人類生存史上避免大量虐殺的奇跡。

惠通橋炸斷後,日軍被阻止于怒江西岸,困守松山達二年八個月。怒江東岸人民因此免受日軍殘酷蹂躪之苦,也使我二十萬大軍集結在保山、施甸等地,保山也由中國抗日戰爭的大後方,驟然變成了抗日戰爭的重要前哨。

一九四四年五月十一日,我十六萬中國遠征軍渡江反攻,我工兵營和五○○名地方工匠在大軍舟渡開始後,進行了修復惠通橋的工作,先成功架設了供行人通行的便橋,之後于八月十八日,大橋順利修復通車,滇西抗戰及我國抗日戰爭後期的物資運輸線從此得到了保障。(轉載雲南政協報)


(註)馬崇六將軍字晉三,雲南大理人,日本士官學校畢業,於對日抗戰時期,任軍事委員會陸軍中將工兵總指揮,一九四二年日寇進犯滇西時,將軍親在前線指揮,下令炸毀惠通橋,阻止日軍進犯昆明,繼後雲南文史學家徐嘉瑞先生書贈「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渡陰山」一聯,以讚揚此事蹟。按此二句詩,係唐朝詩人王昌齡原句,句中龍城飛將,乃指漢朝名將李廣,當時抵擋匈奴有功,而馬崇六將軍抵擋日軍建功,古人今人先後相互映輝。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5期,民國9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