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抗日戰爭時期滇西抗戰的主戰場──龍陵

何德尊 

滇西抗戰是中國八年抗戰中最早向日軍發起戰略性反攻,同時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亞洲反法西斯戰場從失敗走向勝利的轉折性戰役。龍陵地處滇緬公路咽喉,因此在這場戰役中成為中日雙方交戰的核心地區,戰鬥甚為慘烈。

龍陵位於怒江、龍川江大峽谷之間,崗巒疊起,山高谷深,地勢險要,自古以來就是中國西南邊陲通往東南亞、南亞的關隘要塞。中國抗戰進入一九四二年,所有國際通道已全部被日軍封鎖,只有滇緬路仍能暢通。為截斷這條援華物資補給線,一舉摧垮中國,同年五月日軍第十五軍團派一支勁旅從緬甸北上穿越中緬邊境,進入中國滇西地區。同月五日,中國遠征軍工兵部隊炸毀惠通橋,阻敵於怒江西岸,自此怒江以西地區淪入敵手。日軍為與中國遠征軍長期抗衡,在怒江西岸,以龍陵松山為核心、以龍陵平戛為右翼、以騰沖為左翼,以龍陵、芒市、遮範、畹町等地為後方,建立了堅強的防禦體系,日軍在這些地區的大小崗巒上修築永久、半永久工事,駐紮重兵,企圖長期固守。日軍五十六師團設司令部於芒市,設戰時司令部于龍陵城內,師團工兵聯隊駐守龍陵城區;一一三聯隊分住松山、鎮安、黃草壩、蚌渺一帶,一四六聯隊第一大隊進佔平戛、象達;日軍在龍陵還培植了偽縣政府、「維持會」等漢奸組織。在長達二年零六個月的血腥統治中,日軍到處燒、殺、淫、掠,給龍陵人民帶來了史無前例的深重災難。據戰後統計,全縣人口減少二、八三六戶,占原有戶數的二三‧二%,死亡一五、六六八人,占原有人數的二五%,其中被日軍槍殺和逃亡病餓而死者達一四、○○○餘人,全家死絕戶達三○餘戶,被焚毀房屋九、六一五間,搶劫、燒毀糧食一、二四一萬多公斤,搶去牛一一、一○○多頭,騾馬九、五○○多匹,豬二七、七○○多頭,財物損失達五、七九七億關金元。以當時的人口比例,屬滇西淪陷區損失最重的地區。

戰爭相持到一九四四年,中國抗戰開始由相持轉入反攻。同年五月,中國遠征軍向滇西日軍發起了總攻擊。龍陵戰區,先由宋希濂後由黃杰兩中將指揮十一集團軍向日軍發起進攻。五月十一日,七十一軍、第二軍各加強團渡江開往平戛一線作戰,六月一日,十一集團軍全線渡江向松山、龍陵日軍發起總攻,至十一月三日收復龍陵,歷時六個月,歷經松山攻堅戰、平戛圍殲戰、龍陵爭奪戰三大戰役。整個滇西戰役,中國遠征軍共投入兵力十六個步兵師,一六二、○○○人,其中龍陵戰區為十二個步兵師一一五、○○○人,占七一%;全役歷時二五六天,其中龍陵戰區一七二天,占六七%;全役中國遠征軍傷亡失蹤官兵六七、四○三人,其中龍陵戰區三六、八○○人,占五四%;全役斃敵二一、○五七人,其中龍陵戰區約一四、○○○人,占六二%。

龍陵是滇西抗戰的主戰場!

一、血戰松山

松山位於龍陵縣臘猛鄉境內,由大小十餘個山頭組成,主峰海拔二、○○○餘米,這裏東臨怒江,西連龍陵,山高谷深,地勢險要,突兀於怒江西岸,形如一座天然橋頭堡,是滇緬公路出入滇西地區的咽喉要地,易守難攻。登臨主峰,怒江惠通橋和周圍群山盡收眼底,炮火可控制方圓一○○公里地面和怒江打黑渡以北二○公里江面,故西方記者稱之為「東方馬其諾防線」。一九四二年日軍佔領該地,將其建設為支撐滇西防禦的核心陣地,派第五十六師團一一三聯隊主力三、○○○餘人駐守,松山進可攻、退可守。若松山不守,平達、龍陵、騰沖則無可依託,怒江防禦體系的三角支點就將瓦解,因此,日軍以山頂為中心,沿公路東至惠通橋、西至鎮安街,修築了一個縱深達數十公里的堅強防禦體系,設置主峰子高地、滾龍坡、大埡口、長嶺崗四個能獨立作戰的堅固據點,與中國軍隊隔江對峙。松山工事完全按照永久性作戰需要構築,極為堅固複雜,甚至連坦克也能在地堡裹開進開出,活動自如。日本「緬甸派遣軍」總司令河邊正三中將、第十五軍團司令官牟田口廉也中將和第五十六師團長松山佑三中將親往視察,現場觀看重炮轟擊和飛機轟炸試驗。試驗表明,數枚五○○磅重型炸彈直接命中目標都未能使工事內部受到損害。司令官們極為滿意,河邊總司令在寫給南方軍總司令的報告中稱:「松山工事的堅固性足以抵禦任何程度的猛烈攻擊,並可堅守十一個月以上」。陣地上配有山炮、戰車、汽車,設有醫院、慰安所,地下有電話、通訊、供水、照明等設施,糧秣彈藥充足。五十六師團長松山佑三視察後也揚言,中國軍隊不死十萬,休想攻取。一九四四年六月一日,中國遠征軍第十一集團軍奉命反攻,分別由惠通橋等地渡江,為儘快打開前進通道,在組織人力搶修惠通橋的同時,六月四日,派七十一軍新二十八師向松山之敵發起攻擊,後又派第六軍新三十九師一一七團協同作戰。當日攻佔臘猛街,六日攻佔與松山遙相呼應的竹子坡據點,七日攻佔靠近松山的陰登山。日軍由此龜縮於松山主陣地及各據點陣地之內。中國遠征軍屢次發起攻擊均未奏效。第七十一軍新二十八師和第六軍新三十九師一一七團萬餘將士苦戰月餘,傷亡慘重,於七月二日轉攻龍陵,改由第八軍接替攻擊任務。七月五日,第八軍自臘猛街發起攻擊,採用炮兵集中轟擊軟化敵陣,步兵波浪式衝鋒推進策略,未獲戰果,後改為對壕作業、步步逼進戰術,並採用火焰噴射器各個擊破辦法,逐步攻克了松山週邊的滾龍坡、大埡口等陣地。攻克滾龍坡歷時廿九天,攻擊達十四次之多,許多陣地得而復失。攻擊大埡口經過八次激烈戰鬥,付出重大犧牲。八月初圍攻松山主峰,該陣地是整個日軍陣地的制高點,有母堡二個,子堡多個,由迫擊炮、火箭筒、槍榴彈筒及輕、重機槍構成濃密火力網。因敵堡過於堅固,第八軍多次使用飛機重炮集中轟擊和組織敢死隊衝鋒爆破均不奏效,傷亡很大。松山不克,公路不通,滇西總反攻軍需物資無法前運。蔣介石電令:限期攻克,違者,軍、師、團長按「貽誤戰機」治罪。第八軍改用坑道作業,從敵堡下方一五○米處開鑿二條直達山頂的爆破隧道,填塞TNT炸藥一二○箱,其中左藥室五○箱,右藥室七○箱,每箱二五公斤,共三噸。八月二○日上午九時,二道藥室同時引爆,一團蘑菇雲騰空而起,敵堡被炸出二個大陷坑,堡內七五名日軍除四名受傷被俘外皆被炸死。次日,日軍反撲,陣地得而復失。八月廿二日第八軍副軍長兼榮譽一師師長李彌將軍指揮三團發起攻擊,由三○餘人組成敢死隊率先攻入山頂,兩軍拼死肉搏,屍橫遍地,血肉狼籍,敢死隊全部陣亡。收復時,雙方士兵相擁撕咬而死者六二對,戰鬥之慘烈,曠古未聞。之後,中國遠征軍居高臨下,一舉掃蕩了主峰後的馬鹿塘、黃土坡、黃家水井等處敵陣,於九月七日收復松山。松山之役歷時三月零三天,打破了日軍可堅守十一個月的狂言。中國遠征軍先後投入兵力為第七十一軍新二十八師、第六軍新三十九師一一七團,第八軍榮譽一師第二、三兩團,第八軍八十二師二四四、二四五、二四六3個團,第八軍一○三師三○七、三○八、三○九3個團,計3個軍5個步兵師十二個步兵團,以及第八軍、第五軍炮兵營(先設竹子坡後推進至滾龍坡),十一集團軍第十團、第七團之混合炮兵營和七十一軍炮兵營(設怒江東岸七三三公里大山頭陣地)約六萬人,火炮二○○門,另有美國飛機空中支援。日軍在松山兵力為五十六師團一一三聯隊臘猛守備隊,三○○○餘人,火炮三○門,坦克四輛,守備隊司令官為金光惠次郎。松山血戰,歷經大戰十次,小戰上百次,全殲日軍三、○○○○餘人,中國遠征軍以犧牲官兵七、六○○餘人的代價,打開了大反攻的前進通道,摧毀了日軍滇西防禦的核心三角支點。松山的每一寸土地都浸透著中國士兵的鮮血,英烈們的英靈和浩氣與松山共存。

二、三戰龍陵

龍陵位於滇緬公路龍陵至保山段和騰龍支線分岔口,其他東通保山、北接騰沖、西控芒市,是滇西地區重要的交通樞紐。一九四二年日軍入侵後,利用該地四面環山、易守難攻的有利地形,修築了一個連接城區與四周高地的蛛網狀防禦體系。設第五十六師團前線指揮所於城內,作為松山、平戛、騰沖等前線作戰部隊的協調指揮中心。龍陵作為日軍前沿陣地的中心樞紐,前可策應松山、平戛、騰沖各據點,後有芒市、遮放作支撐,兵力易於集散調應,還可憑險頑守,龍陵潰敗,整個滇西則無險可守,因此日軍拼命死守,致使中國遠征軍進行三次攻略方獲勝利,戰鬥極為激烈。

一九四四年六月,中國遠征軍左翼第十一集團軍渡江後,調第二軍和七十一軍各一部組成突擊隊,繞過松山側翼直插龍陵,六月六日兵分三路向駐守龍陵縣城的日軍發起強大攻勢,經過二天激戰,掃清城區週邊據點。六月八日,第八十八、八十七師主力向縣城東南部高地發起攻擊。八十八師二六三團攻擊猛林坡,戰鬥異常激烈,曾九次得而復失,至下午五時攻克,敵遺屍六○餘具,中國遠征軍傷亡五○○餘人,團長傅碧人負重傷。八十七師二五九團於同日攻佔赧場。至六月十日,八十八師攻克廣林坡、老東坡、風吹坡,新三十三師攻佔雲龍寺,八十七師攻佔文筆坡。龍陵城區週邊據點全部被遠征軍佔領。殘敵退入城區核心工事固守。眼看攻克龍陵指日可待,宋希濂總司令當日給蔣介石委員長發電報稱。攻克龍陵。孰料,六月十三日日軍集中力量反撲,駐騰沖日軍約二、○○○人馳援龍陵,駐芒市日軍一、○○○餘人于放馬橋同中國遠征軍激戰後沿公路北上,又一路約五○○餘人自象滾塘竄向龍陵,七十一軍主力被騰沖援軍截成兩半,損失慘重,八十七師有被殲之勢,中國遠征軍被迫退往城郊,首次進攻遂告失敗。七月十三日,松山、騰沖被圍,中國遠征軍在站穩城郊陣地基礎上,組織第二次攻擊,這次攻擊新增榮一師、新二十八師、新三十九師,兵員從一○、○○○人增至三○、○○○人,從東、北、南三面圍攻龍陵。日軍為打通龍芒公路,增援龍陵,對中國遠征軍南天門新三十九師一一七團三營實施火力猛攻,三營傷亡慘重,只剩官長四名、士兵二七名,仍死守不放,最後全部殉國;新三十九師死守南天門、張金山、雙坡陣地,最後所剩官兵不過百餘人,日軍打通龍芒公路後,迅速往龍陵增援一五、○○○餘人,對遠征軍所占各據點瘋狂反擊,第二次進攻又告失敗。九月中旬,松山、騰沖戰鬥勝利結束,中國遠征軍南、北兩翼主力相繼沿公路彙集龍陵,在經過激戰爭奪龍陵四周高地並切斷芒市至龍陵公路交通基礎上,十月廿九日,遠征軍集中十個師的強大兵力向龍陵城區發起總攻,經過五天的激烈爭奪,終於十一月三日將守敵大部殲滅,奪回了龍陵這個戰略要塞。此役為整個滇西反攻戰中規模最大的要塞爭奪戰,在長達六個月的戰鬥中,中國遠征軍先後投入十萬以上兵力,經過三次拉鋸爭奪,共斃敵一○、六四○人,中國遠征軍傷亡、失蹤官兵二八、三八四人。

三、攻擊平戛

平戛,位於龍陵東南部,是日軍固守滇西四大據點之一。附近山脈縱橫,峰巒起伏,地勢險要。龍陵淪陷後,原為「龍潞」抗日游擊支隊活動據點。一九四三年五月,日軍一四六聯隊一、○○○餘人大肆「掃蕩」,使游擊隊被迫退離。此後,日軍除在平戛壩子附近建立核心據點,還在靠近怒江的杞木林。三村、小寨、章賽建立週邊據點,其主要任務是防止怒江以東的中國軍隊西渡,以保障龍陵縣城及松山兩大戰略要地,同時控制龍陵南部地區。一九四四年五月十一日,遠征軍第七十一軍八十八師及第二軍各加強團從打黑渡、蚌東渡、七道河渡江。十二日將平戛附近三村、馬鹿塘、杞木林、章賽及平戛東山日軍各據點攻佔,隨後均因援敵反撲而丟失。五月十九日│六月三日,中國遠征軍繼續渡江增援,將平戛之敵圍住,繼而向象達進擊,與芒市援敵激戰多次後,於六月二十四日攻佔象達。平戛之敵長時間被中國遠征軍圍困,因龍陵縣城、松山日車均遭遠征軍強烈攻擊,芒市日軍也無力增援,平戛剩下五○○餘日軍不能久持,遂於九月廿二目突圍,向芒市逃竄而去。攻克平戛、象達,歷時四個月零十天,斃敵五二三名,中國遠征軍官共傷亡八○二名,攻擊平戛有力地牽制了龍陵、亡市之敵,對龍陵、松山之戰起到了策應作用。

松山、龍陵縣城、平戛三大戰役的勝利和騰沖的收復,掃除了日軍盤踞中國滇西的強固陣地,日軍無險可守。遠征軍乘勝追擊,一九四五年一月二十日攻克畹町,將日軍趕出國門!同月二十七日,滇西的中國遠征軍與駐印中國遠征軍反攻緬北的部隊在芒友會師,打通了滇緬公路和由印度經緬北進入中國的國際交通線,使盟國大量援華物資晝夜不停地經中印公路運入內地,並由印度沿中印公路線安設油管,大量急需的汽油不斷流入中國,增強了中國的抗戰力量,加速了日軍在中國的覆滅進程。

歲月悠悠,已達六十載。戰爭硝煙雖早已散去,然當年慘烈的戰鬥場景和隆隆的炮聲似可睹可聞。如今松山、龍陵、平達等地,許多當年日軍侵略龍陵時留下的遺跡,如怒江上的惠通橋、松山頂炸毀日軍地堡時留下的大陷坑、日軍水池、駐龍陵日軍司令部、龍陵日軍軍政班、龍陵日軍慰安所、偽縣政府、偽警察局、日文學校、農業試驗場、東卡日軍碉堡以及松山、滾龍坡、大埡口、老東坡、大埧子坡、礦洞坡和平達三村、杞木林、東山等崗巒上的戰防工事,依然清晰可辨。日軍侵略,鐵證如山;日軍罪惡,罄竹難書!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5期,民國9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