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承─對日抗戰勝利六十週年重走滇緬公路

胡光祖 

重走滇緬公路歸來,我所受到最大啓迪就是:作為一名中華民族的子孫,對中華民族的歷史是一定得去傳承的。

傳承必須有先輩,必須有對先輩的尊重,離開先輩,沒有對先輩的尊重,那還有什麼歷史?傳承也就不存在了。

傳承像路,哪怕是由山洪沖刷而成的崎嶇山路,我們的先輩也曾在路上留下足跡。路于我們之前就有,于我們之後依舊會延伸。

而滇緬公路不是一條尋常的路,它是在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雲南各族人民在沒有施工機械設備的情況下,用雙手僅用了九個月的時間修築成的一條「血線」,正是這條「血線」成了抗日戰爭時期運送美國援華物後方大動脈。滇緬公路是世界公路史上的奇跡,是中華民族被迫著發出最後的吼聲的明證。

我不是修築這條路的倡導者和設計者,也不曾為修築這條路抛灑過鮮血與汗水,作為一名非常渺小的人,在中華民族五千年文明的長卷中是微不足道的,但我仍會為民族的每一次壯舉而震撼,為民族的每一點進步而欣慰,是因為我的先輩教會了我傳承,我是中國人。

當我們志願者的軍隊行駛在滇緬公路上時,我總是在想,幾十年前雲南各族人民在修築這條被稱為「血線」的滇緬公路時,一定發生過許多精彩的故事,正如松山一定有許多慘烈的搏殺,騰沖一定有許多焦土抗戰的悲壯。這些在整個中國抗戰史中可以說都是絕無僅有的,卻都被有意或無意的忘卻了。現在當我們想把這段歷史呈現給世人的時候,我才發現我們所知道的歷史細節竟是如此之少,以至歷史只剩下一個輪廓,顯得那麼蒼白,那麼缺乏活力,那麼朦朧。

傳承已刻不容緩,傳承需要有正視歷史的勇氣,只有傳承才能使我們獲得歷史的細節,而經過無數細節填充的歷史,輪廓才會變得更加鮮活,更加明晰,歷史也才會更加真實。

我從新聞媒體得到的信息,說此次重走滇緬公路的消息一經公布,報名者竟達三千多人,因條件不允許,僅有六十人成為重走滇緬公路的志願者。三千多位來自社會各界的報名者,說明傳承被很多人認可,傳承是中華民族的一種情結,懂得傳承的民族是不會麻木的,傳承能還歷史以本來面目,我們也會通過傳承使自己的心得到淨化。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這是濃縮了的語言,八個精練的字不也是讓我們去懂得傳承嗎?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5期,民國9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