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謀總長周至柔與李彌

移山 

李彌將軍由基隆搭黃魚船偷渡出國,前往滇緬邊區,應用私蓄發動反共游擊,事前未報告參謀總長周至柔,得到許可,同時又與美國訪問泰國之軍事代表團團長歐金斯將軍接觸,獲允每月將有二萬五千元之補助,周總長大為不滿,致電我國駐泰使館,「查李彌私與外國人接觸,有叛國嫌疑,請應用外交途徑,引渡回國,以叛國論罪」。使館未便執行,將台灣來電交予過目,希望自行轉圜,並詢李彌住址,予以俟徵得李彌同意後再告而別。隨回報李彌將軍,時值將軍高血壓頭昏,由予執筆,函請俞濟時將軍代向總統關說。信經將軍過目簽名後寄出,不多幾天即得到適意的回覆。跟著周總長又來電,飭將美方每月補助之美金二萬五千元報繳政府,以便統收統支。乃電覆總長,美方所允補助之款,迄今尚無消息。

三十九年八月十三日,周總長電:緬甸政府將於十五日向聯合國大會提控國軍在緬境違背國際法行動,飭於十四日以前,轉入國境,否則應向緬、泰、越三國繳械。李將軍反對繳械,亦尚不能進入國境,乃向李將軍重申前議,電飭李國輝由緬泰國際交通線之大其力一帶迅速西撤猛撒山區隱避,使緬府能顧全顏面,並關照緬軍,作為被其擊潰,緬軍亦表示,撤退時不襲擊,緬軍向仰光報告後,緬總理德欽努認為滿意,遂亦未向聯合國大會提出控訴。

錢伯英、廖蔚文、柳興鎰三人,經由反共游擊隊台北辦事處主任山東國大代表鄭希冉之介,由香港到曼谷向李彌將軍投效,錢被任為參謀長,廖副參謀長,柳興鎰參謀處長。三人職位報到台灣後,台灣電告,三人在山東與濟南第二區綏靖司令兼山東省主席王耀武一同被俘後,錢等三人,曾接受中共之訓練,然後到香港,著便機送台考察,李將軍可能懷疑是周總長之意見,未送。

有一天,柳興鎰以李總部參謀處長的身份,到美駐泰大使館去見大使,不知他對美大使說些什麼,他離開後,美國大使立即打電話給泰國聯絡官乃奇(漢名陳思漢)警上校,請其即刻通知李將軍,將柳興鎰押送機場,交美國專機解送華盛頓訊辦,否則中美關係,會被他破壞,但柳興鎰究竟說了些什麼話,美方未透露。乃奇向李將軍報告後,李將軍說:柳興鎰是中國官員,不能夠交美國訊辦,乃奇回覆美使後,美大使說:既不願交美國訊辦,但必須押送台灣訊辦。李將軍說:我打發他到山上去好了。

四十年元月,韓境聯合國部隊被迫撤出漢城,中共拒絕聯合國的韓戰八項停戰建議及政委會的五項停戰建議,美國歐金斯將軍派人攜函來晤李將軍,希望了解部隊實況。三月間,美國上校喬斯特及情報員伯特至曼谷與李將軍舉行一次會議,其後有一飛機運到清邁武器一批,由泰國警察總監乃炮上將,親自到清邁押運至泰緬交界處交我方游擊隊接收,起運前,乃炮請李將軍派一得力人員,先行前往勘查靠邊境一段土路路線,能否通行牛車,李將軍派柳興鎰前往踏勘,回報平坦可行,於是乃炮命警員照料牛車先行,乃炮乘一輛吉普車跟隨押運,到了猛放,左轉循土路向邊境前進,不多遠,插有紅旗的一輛牛車,忽然向左傾倒,乃炮見狀,急忙跳下車子,俯伏田中,幾秒鐘後,未聞爆炸聲響,抬頭看時,車被一株枯樹撐住,未有倒下,急命隨從人員,將車扶正,把坑坑窪窪的地方填平,然後緩慢前進,到邊界將武器彈藥交付我方游擊隊後,回到清邁,對李彌將軍大表不滿。乃炮說:鑾披汶院長是不主張反共的,認為泰乃小國,不能得罪強大的中共。我因共產主義不合泰國之國情,堅持反共,希望李將軍光復雲南,使泰國能避免來自北方之威脅,所以特親身前來,如果那一車彈藥爆炸,沒被枯樹頂住,倒地爆炸,一旦被報章披露,我乃炮非下台不可,誰來幫助將軍?負責勘察路線的人員,非嚴辦不可?李將軍說:我帶他到山上去好了。乃炮怏怏而別。

李彌將軍得到了這批美援械彈後,偕同美方派來的兩位軍官,一、情報員司徒上尉,一、通訊員麥克中尉,由清邁前往猛撒佈署,向雲南反攻,分兩梯隊,北梯隊以一九三師李國輝部為主力,由李彌將軍親自統率領導;南梯隊以彭程之九三師為主力,由副總指揮呂國銓統率指揮,分頭向滇境挺進。開拔前,參謀長錢伯英下達一份行軍作戰命令,有陷北梯隊被包圍的危境,同時所配署的左右兩翼部隊,一為第二縱隊徒手百餘人,無法作戰;一為第九縱隊,僅有一縱隊司令官而無部屬,被李國輝當面指摘,不合實際,等於兒戲,不接受。錢無顏參與行動,於部隊出發後,由第十二縱隊司令馬守一護送回曼谷。五月中,部隊進至孟茅,緬北各反共隊伍,亦先後齊集,六月初,部署妥當,十八日李國輝即率眾由猛茅出發,向大陸進攻,十九日克滄源,二十一日參謀總長周至柔請總統預告李彌將軍,每月補助泰幣廿萬,已是政府極限(註一),二十七日岩帥卡瓦王田興武率二千餘武裝卡瓦部隊反正來歸,二十九日,國軍及卡瓦兵克雙江縣城,七月六日,耿馬土司罕裕卿由國軍一部配合,克耿馬設治局,因居民逃避,罕土司未入居土司署。中旬石炳麟支隊克滄源縣及西盟縣,文星洲支隊克緬寧博尚街,羅紹文縱隊、李文煥縱隊及張國柱支隊克班洪、孟定、孟連等土司地,勢如破竹,滇西震動。駐保山的中共第十四軍李成芳的第四十、四十一及四十二等三個師之眾,大舉來犯,經我軍北梯隊奮勇迎擊,使共軍受到慘重之損失,終以彼眾我寡,而南梯隊又未能攻下西雙版納起牽制作用,孤軍深入作戰缺乏後續部隊,乃復退出國境,重返猛撒基地。這一場反攻大戰,雖被迫撤退,但由於起義來歸的武裝民兵及徒手壯丁,數倍於原有兵力,因之部隊更加壯大,對反共前途,也有了新的寄望,對下一次的反攻,更有把握。李彌將軍針對此次經驗,重新部署,加強整訓,準備再度大舉。因回台面報總統一切,獲得械彈一批,並連絡有數百人員,由一軍艦載往緬甸毛淡棉港口,準備將人槍卸下,交事先南下毛淡棉之人員接收,轉往猛撒,重新部署,然後再向大陸進攻。不料此批人槍運抵毛淡棉海域,艦上人員已看到維多利亞角了。被參謀總長周至柔獲悉,電令軍艦,立即返航,將人槍運回台灣,不得有誤。軍艦接奉周總長電令,只得航回台灣,使李彌將軍再度向大陸反攻之計畫,受到嚴重之打擊。

開往緬東南毛淡棉地區準備接收由台艦運來人槍之部隊,錢參謀長伯英與廖副參謀長蔚文獻計,不必折返猛撒,不如移師攻下仰光,扶植吉、蒙兩族領袖奪取緬甸政權。仰光為緬甸首善之區,華僑亦不少,攻下仰光,不愁餉械及兵員無著落。李彌將軍一時未及深思,遽在錢伯英、廖蔚文寫就的作戰命令上簽了字(註二),不料這一進攻仰光的作戰命令,被緬甸的情報機構得到(註三),緬政府據以向聯合國大會提控,導致聯合國以五十六票對零票一面倒之局面,被迫撤軍,李彌將軍被召回國禁足,不能離台,鬱鬱以卒!

李彌將軍到滇緬邊區發動反共游擊,如果能得到政府如同支持柳元麟一樣的大力支持(註四),有充足的經費及械彈,則不致為美方區區二萬五千美元之援助,武力無法施展出來,而我方兵員不足(第九縱隊僅司令官一人,總計不超過三千人),武器短缺(美援武器不足,第二縱隊百餘人尚徒手無械),因受美方急功近利,要求表現下,過早進攻,成效不大。

李彌將軍希望有足額的三個軍的兵力,充足之械彈,加以訓練精銳,再為進攻。如果等到中共將大小資本家、大小地主、富農、小商販、臭老九(知識份子)一一鬥倒,殺的殺,禁的禁,勞改的勞改,工人農人也被嚴密的控制起來,如牛馬一般,被驅使去做無休無止的勞役的時候,或在文化大革命,紅衛兵造反,將共黨的黨政機構破壞的時候,一鼓作氣,大舉反攻,則情形自有不同。此亦國運也。


(註一)總統府檔案(二‧一二)載覃怡輝「滇緬邊區反共游擊部隊有關事件年表」。當時的廿萬元,僅可養兵數百名。

(註二)有人言:係廖蔚文簽交柳興鎰售予緬甸情報局。所以撤台時,廖蔚文在棭柿畏罪自殺。

(註三)由廖蔚文交由柳興鎰售予緬甸情報局。

(註四)柳元麟任總指揮時期,政府均大力支持,柳要多少,政府給多少。有一次,政府匯給一百五十萬元,柳元麟帳房廖君,邀予同往中國銀行具領,領獲後全部交一地下錢莊,作成美元匯往美國,據該錢莊透過不只一次。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5期,民國9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