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偉大的航海鼻祖致敬

──鄭和公園巡禮

王映湘 

第一次探親時,免不了需帶些東西,而且要在香港等機一天一夜;第二次探親來個輕車簡從,而且在香港就轉機,早晨四點由台中出發,下午四點就到了昆明海口,千山萬水,一個對時就到了,比「水經江水注」中所形容的「朝發白帝,暮宿江陵」還要快呢!

海口│位在昆明和昆陽之間,距離昆明四十公里,距昆陽只十八公里,侄子知道我探勝如探親的心情,第二天一早,就安排我去探距他家最近的新風景區│鄭和公園。

在一般印象中,一個公園總離不開山山水水,亭台樓閣這類的,鄭和公園卻不同,不論來自中外的遊客,一旦看了鄭和公園之後,都讓你對鄭和肅立致敬,欽羨不已!

讀過中國歷史的人,都知道三寶太監七下西洋的故事;三寶太監就是鄭和,鄭和的故居就在昆陽;在鄭和的故居地看鄭和公園,另有一番滋味。

民國二十九年時,筆者在呈貢讀中學,呈貢和昆陽只是咫尺之隔,根本沒有鄭和公園這個名字,大陸變色後,民國四十七年,昆陽地方人士,把鄭和的故居地│月山,開發為名勝風景,直到民國六十七年,據說一位外國人的建議(有說是尼克森,有說是季辛吉)他們說航海鼻祖是中國人,外國有很多紀念鄭和的地名、寺廟和文物,為什麼不在鄭和的故居地│昆陽月山,名正言順的建一個鄭和公園呢?大陸當局聽了面愧不已!外國人都知道航海鼻祖是中國人,但中國人只忙於爭權奪位,那有時間來想豐功偉業的祖先,直到民國七十年,鄭和下西洋五百八十周年時,大陸才有聲有色的舉行一次全國籌備委員會,除了將月山公園改為鄭和公園外,並決定建「三寶樓」和「鄭和紀念館」;想想看,一個縣級公園,由民國四十七年建到民國七十三年,這還是經過全國籌備委員會決定的大事,竟然快拖了三十年,證明那時在大陸上,要破壞什麼非常容易,但要新建設什麼就太難了!

其實,在鄭和出生地建個鄭和紀念公園是天經地義的事,但在大陸填海造田,挖墳造地的政策下,那捨得把二百五十公畝的上好土地用來建造公園呢?大陸雖大,但寸地寸土都是中共控制著的,中共不點頭,誰敢動土地分毫?全國籌備委員會也只有望地興嘆的份。如果不是外國人欽仰航海鼻祖,五百八十年後再來翻身,恐怕難上加難了!

鄭和│不僅是中國偉大的航海家,也是全球海洋探險的鼻祖;他下西洋的壯舉,比哥倫布到達新大陸早七十四年,比迪亞士發現好望角早八十三年;比奧斯達‧伽馮發現新航線早九十年;比麥哲倫到菲律賓早一百一十六年,這些傲視全球的豐功偉業,華冑子孫託他的威、他的福,讓我們在六百年之後,還可以向洋人大翹姆指說:「航海探險鼻祖是中國人!」是中國雲南省昆陽縣月山人!

我去遊新鄭和公園這天,是個時晴時雨的天氣,遠遠看到煙雨中的月山出現了亭台樓閣,決心冒雨前進;疾步抵達鄭和公園時,只見三三五五女工,正在細雨薄霧中清掃正門台階,我是當天第一個參拜鄭和公園的遊人。

鄭和公園的正門,是牌樓式的建築,雄奇壯麗,正門中一大幅浮雕,是鄭和船隊在茫茫大海中晝夜星馳的聲威,那種龐大船隊的壯觀場面,讓你一見熱血沸騰,希望自己就是鄭和率領下的二萬七千八百員中的一員,浮雕兩旁的對聯是:

遠涉東西洋,友好和平開道路;

航行十萬里,邦交中外建初期。

買票進入大門時,售票小姐忙腳亂手,說我們來的太早。

沿著青松古柏叢中的石級而上,幾個轉彎之後,驀地,八點五五米高的鄭和塑像,屹立在形如寶船船頭的基座上,塑像昂首挺胸,光彩奪目;塑像為花崗石,頭戴烏紗帽,身穿文官服,腰圍玉帶,肩披風衣,腰懸寶劍,足登宦官靴,左手持劍柄,右手握航海圖,飽經風霜的臉龐,端莊威嚴,氣宇軒昂,右腳向前跨步,象徵他衝出閉關鎖國,邁出開放海洋的第一步!如果說:阿姆斯壯登陸月球一小步是人間一大步的話,那麼,鄭和在海洋上踏開的一小步,更是人類航海的一大步呢!

塑像兩眼神態堅毅,目光炯炯,遠眺滇池五百里(可惜滇池已被填海造田,只剩下五百里中的十分之一了,已經看不遠了,唉,鄭和呀,請原諒他們的無知吧!)

寶船基座兩側,飄揚著兩面帥旗,旗上兩個斗大的「鄭」字,好不威風,寶船基座下方,擺了二十八盆柏樹,代表鄭和二十八年的海上生涯,塑像周圍的平地上,用水波紋樣的地平磚,象徵鄭和船隊,在波瀾壯闊裡昂首前進!再前進!

我站在塑像前面仰望良久,依依不肯離去,別以為我來自台灣海島,很稀奇,事實上,台灣海島,在六百年前,鄭和的船隊已經經過台灣十四次了,想必鄭和對台灣已經瞭如指掌,儘管時光不再倒流,但炎黃的子孫呀,誰能不「血濃於水」,靈犀一點呢,何況,我的故鄉距離鄭和的故居不足百里遠,我也沾光我是鄭和的大同鄉呢!

說也奇怪,我站在鄭和的巨像下面,只是不肯離開,直到陣雨來了,才和他鞠躬再見!

陣雨越來越大,便一口氣登上「三寶樓」避雨,也謝謝這陣雨,讓我有多的時間置身「三寶樓」。欣賞「三寶樓」的壯麗!

「三寶樓」共分三層,建築型式仿照鄭和下西洋時的寶船船形,第一層寶船船頭翹首向前,二、三樓兩層,琉璃瓦制頂,雕龍畫鳳,絢麗多彩。四周,用一百六十四塊白玉欄杆點綴,把寶樓裝飾得更加光彩奪目。

第一層大門兩側,雄踞著雪白的石獅一對,門頭上方,懸掛著四個斗大的金字│「海上巨人」匾額,匾額上雖有梁啓超三個字,但不是梁啓超的親筆,不過,熠熠發光的金色,也足夠遊客們眼睛一亮的仰望半天了;正門兩側的柱上,有一副長二百字的長聯,是「張之潤」先生的作品,洋洋大觀,似有氣壯河山之感,內容概括了鄭和故鄉的風貌,和鄭和一生的豐功偉績,我讀了半天,讀不出長聯的聲律和韻味來;要想和遙遙相對「大觀樓」的一百八十字長聯相比較,聲律韻味實在差多了,不過,字數的多確實超過「大觀樓」長聯的字數,在雲南名勝古蹟長聯中,還有雞足山金頂寺的長聯一對,其長二百七十字;還有更長的是「張之洞」題洞庭湖君山「屈原香妃合祠」的長聯,長三百四十字,如果你不小心仔細看,可能會把題二百字長聯的「張之潤」先生看成「張之洞」呢!

三寶樓的門內門外,掛滿頌揚鄭和的匾額,其中:

渡重洋凌鯨波千古航人首尊三保;

訪百國傳德教萬邦遊客共仰先賢。

寫盡鄭和七下西洋的內容。還有一副短聯,鏗鏘有力,對句工整,令人讀之振奮!

三寶傳千秋,七航通萬邦!

其餘二百多件匾聯,幾乎來自全國各省,最遠的來自新疆,來自國外的也很多,但不知這許多送匾聯的貴賓們來看過鄭和公園的「三寶樓」沒有?

當你置身「三寶樓」,你一定會想到六百年前的偉人鄭和,就生長在這塊寶地上,並在這裡渡過他的童年;如果你佇立最高層放眼四望,昆陽城(現在被合併為晉寧縣昆陽鎮)不免有些叫屈,為什麼把歷史上有名的昆陽城合併了晉寧縣呢,一切鄭和的文物古蹟上,也要把昆陽改成晉寧了吧?遠望市街的沸騰,四野的蔥郁,充滿了生機,遠眺五百里滇池碧波蕩漾,這時你開心是昆陽古城被合併的事,而是關心那日益縮小的滇池和那被污染的池水,任你站在比三寶樓更高處,怕也看不到「五百里滇池,奔來眼底,披襟岸幘,喜茫茫空闊無邊……」的壯觀景像了!

雨滴漸漸小了,再去拜謁鄭和父親馬哈只的陵墓。

鄭和的父親,死於明洪武壬戍年七月的戰亂,享年三十九歲,由鄭和的長兄馬文銘安葬在現在的公園內:「馬哈只墓」地及「故馬公墓志銘碑」,是鄭和故鄉留存至今最珍貴的遺蹟;也是研究鄭和最珍貴的史料;這塊石碑是永樂三年鄭和請禮部尚書李至剛撰寫的;鄭和第三次下西洋返航回國之後,親自到昆陽為父親建立的,現在已列為國家重點保護文物;鄭和的故居,就在公園南大門右側五十公尺處,這裡森林茂密,松柏飄香;民國二十五年,立有「明三保太監鄭和故里」石碑;最早的是民國十七年立的「七使西洋鄭和之故里」石碑,足證國民政府早重視到這位偉大的航海家了。

大陸政局變動後,文化大革命破四舊,這兩塊石碑幸運地被保留下來,據說是地方人士用亂草掩蓋,未被紅衛兵發覺,才逃過被摧毀的劫數,那知現在被列為國寶級的文物呢!

鄭和本人原姓馬名和,怎麼又叫「鄭和」呢,原來,鄭和是回族,昆陽人氏,出生地即現在的月山西坡,他的祖父和父親,曾朝拜過伊斯蘭教聖地│麥加,被尊為哈只;明洪武十四年,朱元璋為掃清雲南梁王殘部,以三十萬大軍攻雲南,梁王逃亡晉寧,走投無路,便跳滇池自盡;年僅十二歲的鄭和,被明軍擄去,閹割之後送入宮內,給燕王朱棣當侍童,成為燕王身邊的親信,燕王在鄭村壩(今河北大興縣)奪取皇位後,封鄭和為監內宮太監,執掌宮內後勤總務大臣;並賜姓「鄭」,這就是「馬」和改姓「鄭」和的來由。由於鄭和姿貌和才智,在宮內無人可比,兼他信奉伊斯蘭教,是他出使西洋的有利條件。

鄭和三十歲那年,朱棣派他率領龐大船隊出使西洋,便開展了他二十八年的海上生涯,前後出使西洋七次,為我國航海事業作出了巨大貢獻。

鄭和享年六十四歲而終,葬於南京市江寧縣牛首山,墓地坐北朝南,左右巒峰環抱,南面地勢開闊,長江如線,浮隱天際;但因墓地歷久年深,墓塚頂部曾被挖掘,墓前的神道石刻也遭毀壞。

民國四十八年,發現鄭和墓地,但直到民國七十一年才進行修葺,並立墓碑刻文紀念(是全國籌備委員會決定的)。鄭和墓地被保留下來,是大陸億億萬萬中的幸運者,要不然我們現在拿什麼來在外國人面前驕傲?

看過馬哈只的墓陵和石碑之後,最後走向鄭和紀念館;鄭和紀念館不算大,大門古色古香,門口那對白獅子,不知是唬人還是迎人,牠的表情一時說不出來。

紀念館共分六個展廳,第一部份介絕偉大航海家的豐功偉績,第二部介紹鄭和的故鄉│昆陽,第三部份介紹鄭和七下西洋的偉大壯舉,第四部份介紹鄭和代表明王和各國人民建立親善往來。第五部份介紹各國人民及我國人民對偉大航海家的崇敬和懷念。第六部份放置雲南電視台演出電視劇的道具,船模、服飾、兵器等等。

我最感興趣的是第二展廳,介紹六百年前我國的造船業,航海技術及船隊的規模,數量、船型、人員等,想想看,六百年前,六十二艘巨大的寶船,長四十四丈,寬十八丈,高六十二丈,九根桅杆,十二面大帆,每次出航,出動數千官兵,另有小船一百餘艘殿後,像條水上巨龍,迎波逐浪,浩浩蕩蕩向大洋進發,這種聲威,諾曼地登陸也為之遜色吧?

尤其是,我們祖先的偉大發明,「天文導航」、「牽星板」、「指南針」、「羅盤」和「火藥」啟開了航海的先決條件,更令我欽慕的,是那些儀器的運用自如,他們的遠航技術是多麼地了不起呢!

鄭和七次下西洋,文獻上紀錄得清清楚楚:

第一次出海是永樂三年六月,回航是永樂五年五月。

第二次出海是永樂五年九月,回航是永樂七年夏天。

第三次出海是永樂七年臘月,回航是永樂九年六月。

第四次出海是永樂十一年冬月,回航是十三年七月。

第五次出海是永樂十五年五月,回航是十七年七月。

第六次出海是永樂十九年冬,回航是二十年八月。

第七次出海是宣德五年閏十一月,回航是宣德八年七月:共計海上生涯二十八年;出洋人數二萬七千八百人,總航行九萬餘里,經過四十多條航線。

鄭和的航海事業,如果和義大利航海比較,鄭和曾經到達非洲東海岸,並進入紅海,哥倫布則發現歐洲與美洲航線,葡萄牙的達‧伽馬則發現歐洲和印度洋線;鄭和航海七次,哥倫布航海四次;達‧伽馬只航行一次,航海的時間,鄭和是一千四百零五年到一千五百三十三年;哥倫布是一千四百九十二年到一千五百零四年;達‧伽馬是一千四百九十七年到一千四百九十八年;他們的航海生涯,鄭和二十八年,哥倫布十二年、刃達‧伽馬只一年;鄭和率領的人數是二萬七千八百人,哥倫布率領的人數是一千到一千五百人;達‧伽馬只率領一百六十人;鄭和率領的船數是大船六十二艘,小船一百餘艘;哥倫布率領的船數是十七艘,而達‧伽馬只率領四艘;鄭和的船體長四十四丈,寬十八丈;哥倫布的船體長二十四點五米,寬六米;達‧伽馬的船體是一百噸和一百二十噸;由上列各項比較,鄭和無一不超過外國人,這真是中國人的榮耀和驕傲!

在第五展廳,由歷史圖片、碑文拓片及複製型等資料中,可以清楚的看出六百年前鄭和出海的大寶船,體勢巍然,龐然大物;大船隊一字排開,像一條遊龍,衝破一切海上的險阻,勇往直前的和驚濤駭浪抗衡。

民國六十三年,在定准門挖出鄭和當時寶船上用的大銅錨一只,長二公尺六十五公分,四個爪;民國六十四年,又在南京發現鄭和寶船上用的大鐵錨,現保存在南京鄭和紀念館內;鐵錨重數百斤,其餘的篷、帆、錨、舵等,都是巨大無敵;寶船起航時,非一二百人同時動手不為功,足證寶船的碩大無朋了!

尤其,牆上掛著的那張鄭和用的航海圖,放大之後,特別醒目,誰都想看看六百年前,鄭和到過那些國家,戴著老花眼鏡的找,花了不少時聞在這張航海圖上。因為,它是我國最早能獨立指導航海的海圖,而且也是世界上現存最早的航海圖系,圖的內容及其表示方法,對後來的航海有極大的影響;對研究中國航海史、中外交通史也是重要的資料。

或許,有人要問,鄭和下西洋,那時的西洋究竟是現在的什麼地方?由海圖考證,那時的西洋,是指現在文萊以西的南洋群島,印度群島一帶;鄭和曾先後到達東南亞、印度洋、波斯灣、阿拉伯海、紅海、及非洲東海岸地區;越南、緬甸、泰國、爪哇、印度尼西亞、錫蘭、印度、索馬里等三十多個大小國家;和當地的國王、酋長、以及商人進行平等交易,交化交流,建立了友好往來,溝通了東方的海上交通,讓大小國家的經濟得以發展,鄭和的這些成就,是深遠無比的,所謂的「海上絲路」指的就是鄭和七下西洋的「海路」,這一頁海上的輝煌歷史,以現在的眼光來看,很夠中國人驕傲的了!

鄭和船隊每到一地,是以當時中國製造的精美龍泉瓷器、青花瓷器、絲綢、冠帶袍服、金銀裝飾品、銅鐵器及石雕藝品,換取對方的藥材、香料、象牙、犀牛角、珊瑚、玳瑁及珍禽異獸等等,一直保持著平等貿易,沒有因為擁有強大船隊和軍隊而對小國有野心,完全以禮義之邦,信義之友,擴大中外往來,促進了各國手工業發展,及城市經濟的繁榮,所以鄭和不僅是中國的鄭和,也是南洋群島國家的鄭和。

偉大的航海家鄭和,將畢生精力傾注於國家的航海開拓中,他所建立的偉大功績,不是幾千幾萬字可以寫盡的,數百年來,國內外的專家學者撰寫的數百篇(本)文章,論著來歌頌他,讚美他,懷念他,國家為了永遠紀念他,才在他的出生地│昆陽月山,新建一個鄭和公園,雖然它的園史才不過六、七年,但收藏的文物史料是豐富的,其他地方無可匹敵的!兩岸交流之後,回國探親的不下百萬人,但看過這個新公園的可能不多,如果筆者不是昆陽的鄰縣人民,怕也沒有機會一飽眼福呢。

其實,紀念鄭和的文物很多,但多是零零星星,加上國家近兩百年的混亂,很多地名變更,認不出是紀念鄭和的文物了;比如說:在鄭和的第二故鄉│南京,早將原來的太平公園,改名鄭和公園,公園內也建有鄭和紀念館,重新修整了鄭和墓地;現在,南京還有「淨覺寺」、「馬府街」、「天妃碑」、「浡尼國王墓」、「大報恩寺」、「琉璃寶塔」、「龍江造船廠」遺蹟等,都是紀念鄭和的。

另外,北京有「三不老胡同」,江蘇太倉新建了「鄭和紀念館」,還有「三寶岩」、「雲門寺」、「三峰寺塔」等遺跡,台灣也有「三寶姜」,雲南電視台製有「鄭和下西洋」、「海上絲綢之路」電視連續劇,無一不是紀念鄭和的功勳。

國外,紀念鄭和的文物更多,有塑像、有立碑、有寺廟。泰國有「三寶公廟」、「三寶塔寺」、「三寶港」、「三寶城」,馬六甲有「三寶廟」、「三寶宮」、「三寶城」、「三寶井」,新加坡有「三寶山」;錫蘭有「鄭和碑」;蘇門答臘有「寶公廟」,爪哇有「三寶洞」、「三寶船」、「三寶龍寺」、「三寶井」、「三寶墩」;印度尼西亞有「三寶大人」;菲列賓有「三寶顏」;印度有「鄭和像」;非洲的索馬里有「鄭和屯」;此外,南洋群島中的「永樂群島」、「宣德群島」、「鄭和群島」、「景弘島」、「馬歡島」、「費信島」;北婆羅有「中國河」、「中國寡婦峰」等,都是紀念鄭和命名的。

花了一天的時間,我將最近開放的鄭和公園及文物史料,走馬觀花的看了一遍,在大陸處處古蹟被破壞之下,能看到這個新的建設,空虛的心靈稍有幾分補償,尤其,在鄭和的故居地上看鄭和的塑像,特別有意義,情感、懷念,崇敬的心特別投入,我甚而引以自豪呢!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5期,民國9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