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汗工程終點──畹町市

南亞技術學院 李開和 

今年是抗戰勝利六十週年,在這個值得全國軍民紀念的日子。這個光輝的節日,清清楚楚記載在國內外史實、文獻、資料、證據裡,不容任何人竄改、抹殺,猶以血汗工程(滇緬公路)的烙印,舉世聞名,絕不是那些數典忘祖、扒糞塗臉的人所能扭曲。

畹町市位於雲南省西部,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南部,是一個具有熱帶、亞熱帶風貌和民族特色的邊境口岸城市。全市面積九十五平方公里,國境線全長二八‧六四公里,亦有邊境「袖珍城市」之稱。畹町市與緬甸九谷山水相依,雞犬之聲相聞,為西南陸路通往緬甸和東南亞國家的主要通道,故又有「西南國門」之喻。這裡居住著漢族、苗族、傣族、景頗族、德昻族、回族、白族、壯族、奕族等,全市人口一‧○八萬。

畹町原來僅一條羊腸小道,就是通往境外的「驛道」;畹町河邊的一間小屋,為商賈歇腳的「驛站」。一九三八年畹町橋成了抗日戰爭中唯一的西南邊陲交通樞紐。中共進駐後,畹町作為雲南省二個國家級口岸中的一個,其貿易、工業、農業和城市建設都發生了巨大變化。一九五三年中共正式成立德宏傣族(擺夷)、景頗族(山頭)自治州,一九八五年畹町為州屬五縣(潞西、瑞麗、隴川、盈江及梁河)一市之直轄市。畹町市容潔淨整齊,依著山勢建設了各色樣式新穎、風格各異的平房和樓房。居民院內種著各種花卉,爭奇鬥妍。海關大樓、畹町飯店、郵電大樓等高層建築矗立街道兩旁,街市上車水馬龍,商賈游人如織。由於這裡和緬甸山水相連,陸路相通,國界孔道縱橫交錯,各種民族跨界而居,歷史上形成了三天一小集,五天一大集的互市習慣,緬甸居民可以過河在畹町設攤,販賣自己的農產品,兩國邊民在生產、生活資料上互通有無,調劑無缺。中緬兩國在這個過境線上聚集著二十多個民族,趕集的人們都穿著各自民族服裝,紅、黃、藍、白、綠,把整個城市打扮的五色繽紛,鮮豔奪目。在中緬公路上,經常是緬甸重型汽車滿載芝麻、棉花、水果和魚等商品呼嘯而來,又滿載著水泥、棉沙、藥品和啤酒等急駛而去。

畹町橋位於畹町市一側,是中緬兩國交界河上的交界橋,也是滇緬公路出入國境的口岸橋。民國二十七年搶修滇緬公路時所建造,在抗日戰爭時期每天有成百上千輛之汽車從橋上通過,是當時我國對外聯繫的主要國際交通口岸,幾十萬中國遠征軍從這裡出入國境,幾百萬噸軍用物資從橋上運往內地,對最後戰勝日本帝國主義侵略者做出了很多的貢獻。

此橋在民國二十六年七七盧溝橋事變後,日軍發動全面侵華戰爭,當時我政府為了打通國際交通線,徵調軍民同胞數十萬人,趕工興建下關至畹町段的滇緬公路,長五百餘公里,沿途地勢險峻,高山峽谷,其中經過高黎貢山,潞江上之惠通橋,工程更是艱巨困難。據當時專家評估,該公路自雲南昆明至緬甸臘戍,全長一千一百八十三公里,以當時之要求,規定路基寬度為五公尺,坡度最大者為百分之二十,彎度最小者為十公尺,路面材料為泥結碎石,就算以當時國際間現代化機器也要六至七年的時間才能完成,然而中國那來這麼多的時間和現代化機器呢?因此我國自民國二十六年十二月動工,二十七年八月竣工,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全線通車,滇緬公路之通車,舉世聞名,亦打通了中國對外的通道,使中國到歐州的距離縮短,加強了中國與英美等國之陸上聯繫,粉碎了日本帝國主義之封鎖政策。

畹町橋近年來中共雖經多次整修,仍為簡陋,橋頭兩端有中共及緬甸的衛兵看守。且畹町市中共駐紮有海關人員及邊防檢查站等單位。橋頭東端是緬甸屬地貴概。

畹町市氣候屬亞熱帶季風氣候,一月氣溫十二‧九℃,七月平均氣溫二二‧七℃。土壤多為石灰性紅土壤及沖積性土壤,主要分布在峽谷地區和丘陵地帶,土層較深,自然肥力高,主要種植水稻、小麥、豆類、玉米、甘蔗、橡膠、咖啡和亞熱帶經濟林木。在叢林中,有被國家列為一類保護動物穿山甲、岩羊、蟒蛇等。畹町市的工業主要有小型火力發電站、水電站、造紙廠、食品廠、皮革加工廠、茶葉加工廠等。在發展邊貿的同時,畹町的旅遊業也日益興旺起來。尤以中緬兩國往來頻繁、旅遊方便,進出畹町市的國內外遊客長年不斷。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5期,民國9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