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釣魚臺國賓館行及其他

革家麟 

人生的際遇特別多,但各有不同;而我卻碰上一件千萬人期盼卻不能如願的事,在不經意中達成了。

民國八十五年春節後,朋友董先生來訪,攀談間,我吐露了工作壓力太大,想提前退休的想法,董先生勸我何妨出去旅行一趟,以舒解壓力。到那裡去呢?暫時無結論。

一個禮拜後,董先生來向我要身份證原件,我問他幹什麼?他說已經找到一個值得一去的好地方,但別人先得瞭解你是否夠條件。因我倆相交近卅年,他又是省營機構的公務員,家庭狀況良好,與我很熟,可以信得過,所以同意把資料給他去「審查」。

八十五年三月底,他專程自南部送資料還我,並告知預訂四月十四日由台出發至香港,兩天後再由香港至北京。詢以有誰同行,他僅告以到香港會合,到時自然知道,所有費用回來後再算。

乘國泰班機到香港,見面時方知我們一行共六人,有台中來的女性姜老師、台北市的程先生和王先生、台南的董先生、以及我和內人。另與姜老師的朋友李先生會合,他是專程來香港接待我們的。安頓好住宿後,由王先生帶我們乘渡輪出海吃海鮮,餐後坐小火車遊太平山,到山上已晚上十一時左右,環山步行一週,飽覽香港夜景之美,確符東方明珠之譽。

太平山上住戶房舍各具特色,美不勝收,據王先生告知,能住太平山的人家都是由英倫核定,有錢是條件,但非首選,另需具有良好的社會形象,而且每年要作鉅額的社會捐獻以及慈善事業。

四月十六日搭中國國際航空班機至北京。一出機場,一位專程來接的楊先生引導我們的行止。專車是一輛加長型的防彈車,直駛世界知名的「釣魚臺國賓館」。

釣魚臺國賓館是南宋金朝時章宗完顏景始建,重建於西元一七六三年,今已數百年,經多次整修,於今則為一政治重要場所,當然警衛森嚴,衛哨是捍衛中共黨中央的「八三四一」部隊。車輛出入不查證件、也不停車檢查,全是根據無線電話指揮放行的。

釣魚臺賓館是個統稱,其實是一座佔地極大的宅園,裡面有十八個宅群,每一宅群房舍都很多、群與群間距離也很大。其中有兩座宅群是專門接待外國元首的,其一叫「芳菲苑」。我們去時,適逢某一北歐國家的元首住於其中。就外觀而言,每一宅群沒有名稱或編號的標誌,每間房舍的造型都不一樣,裡面的佈置自亦不同。

我們所住的地方是第十楝,裡面有多少房間不知道,但擺設都極精緻考究。進門深處有一客廳,背景是正楷的「釣魚臺」三個大字,是清帝乾隆親筆墨跡,沙發環繞一圈,似為一重要座談的場所。

餐廳在另一房間,有長型及圓型餐桌,住宿人員均於此用餐。我們在此用了兩次早餐,一次西式、一次中式。西式為鮮奶、吐司、麵包、煎蛋或白水煮蛋,另加許多配點;中式則為配果仁的稀飯、豆漿、多種北方麵食餅類。而予我印象最深的是每人有一杯類似雞尾酒式的飲料,杯中飄浮著一枚畫梅,梅子上刻了一枝花,但每人畫梅上的雕刻都不一樣,讓人捨不得啓齒。進食中有服裝整潔的侍者在旁服務,待客親切週到而話不多,餐後確予人有特殊的聯想和滋味。

寢間在餐廳後面,裡面用器多為絲質極品,用品應有盡有,所有用品上均有釣魚台字樣,即使如洗刷用具或桌上便條用紙等類亦然,均具紀念價值。

賓館裡庭園廣大,裡面的清潔衛生概由警衛的「八三四一」部隊負責,早晨六時開始,整隊的若干小組灑掃每一角落。他們身體健壯,動作敏捷,予人極佳印象。

館內侍勸人員,均為年輕體壯的青年。清晨間,四下無人的情形下,與我答詢間得悉一些印象;他們是山東某一觀光學校精選而來的,條件是:在校成績良好、健康狀況特佳,身家清白,在北京無親友,工作期間為兩年,不能請假或外出,不可擅自對外通信,每月工資人民幣一千元,期滿回校時由校方安排工作。他們皆服務週到、彬彬有禮,使人印象深刻。

四月十七日早餐後,姜老師與王先生去辦他們的事情,我們決定去看大觀園。我一一印證「紅樓夢」景物的描述,令人不忍離去。參觀時還發生了一件趣事,董先生把寶玉、晴雯、襲人的塑像誤認為三個都是女的。

回到釣魚臺賓館後,另一重頭戲開始。接到通知說晚上楊先生在人民大堂宴請我們。因當晚有一北歐國家的總統設宴,地點亦在大會堂,我們前往時最好不要撞見,故徵求我們的意見,是在晚七時以前進入呢?或是廿一時以後,我們選擇了前者。

我們於四月十八日十八時五十分到達人民大會堂,有專人引導,並為我們作了必要的介紹。

人民大會堂建築時間僅十個月,全由中國工程師設計施工。整個建築沒有一根樑柱。裡面分東、南、西、北四個大廳,每一大廳能容納五千人,設宴能擺五百桌,另按中國行政區劃各省之命名設每省一個廳,如山東廳、雲南廳、台灣廳等是。舉目所觸之處、牆壁上有巨幅山水、花鳥國畫,稍遠的地方因燈光較暗,無法攝影。當時被一種無形的力量所鎮懾。

餐室是不算大的一間房間,設備整潔,牆上兩幅國畫,用餐者除我們一行外,另有幾位台灣去的朋友,共十人。侍者為兩位白衣素裙的少女,程序一如一般飲宴,飲料為兩上好清茶及淡酒。桌上放置兩張菜單,因怕失禮,我不便取來近視,惟目光欲一窺究竟,此舉被主人楊先生察悉,故於餐畢將菜單原件取一份送我作紀念。

進餐方式如儀,其菜式共十道,其中一道被介紹為熊掌,楊先生特別指出,並由侍者分菜每人一份,我吃到嘴裡如吃紅燒豬腳的感覺,真是被熊掌的盛名所鎮。

整餐飯吃下來,我的感覺是好像在台北市吃了一次中高檔的餐會,只是環境感覺不一樣。

據事後姜老師告訴我這餐飯的代價約十萬台幣,由楊先生招待。離開人民大會堂時,我在有人監視下去階梯上照了像,這裡平時是不讓一般人接近的。

回到釣魚臺賓館已晚上十點,各自安息。在臨睡前被通知第二天去登長城。

去長城的路途,我們是經由懷柔縣前往的,此處曾舉辦過世界婦女大會,經過一番整飾,故其環境優稚,清潔整齊自不待言。

登臨長城是平生一件大事,遙望祖國河山,緬懷千古征戰英雄,在臨風舒懷長嘯中,湧起無限豪情。城牆上擬古戰士供遊客觀看或合照,另一端設有電話機一座,可通世界各地,另有毛澤東「不上長城非好漢」的題字,使人會心一笑。

城上鉅石砌成之道路,可供整隊兵俑通行,視野寬廣,居高臨下,可俯視幾千公尺外的敵情,確不愧為世界七大奇景之一。

回到釣魚臺國賓館後,我向姜老師建議,我們在此已住宿兩晚,能住其間固為無上榮譽,但行動不便,不能體會北京城的風貌,能否搬到一般旅社住宿;很快即被決定搬至曾接待過海基會代表的崑崙飯店。該飯店為北京五星級旅店,設備豪華自不待言。我們住廿二樓,能飽覽北京城區風華。

我們也到了天安門廣場,在此號稱世界最大廣場的所在,天氣雖然冷冽,身心則甚興奮,在廣場一端,有香港回歸中國的計時標誌。另一端看到一片紅旗招展,別有一番壯觀景象。

到故宮去參觀,簡直人山人海,最直接的印象就是大、大、大。到太和殿、交泰等看到「正大光明」的扁額,遙想盛清時的四庫全書、三希堂法帖、華貴瓷器等盛世象徵,當漫遊北海公園迴廊,看到它上面的千萬彩畫,真是豪氣萬千,聯想到滿清衰敗的種因。

在北京時,我們還吃到東北冰凍深海下的鰉魚,以及人民幣每人份二百元的糕點,是仿膳飯庄中的上品,還有世界知名的「全聚德」烤鴨。在全聚德用膳中,主人特別為我們要了油炸蠍子,他引導我們吃的方法,是整隻放到嘴裡去咀嚼,味道是香香脆脆,似幼時吃蝗蟲的感覺。全聚德裡面有世界級名人季辛苦、尼克森、鄧小平等曾光臨過的照片,我們雖不被拍照留念,但也到此一遊。

我們也到明陵去參觀,深入地下幾公尺,仍能看到保有完好的棺木存放其間,單祗排水及防腐工程,即令人匪夷所思,嘆為觀止!

第二天,我們去上海,夜遊南京西路鬧市,看了杜月笙發跡處的浦東地區,也到了昔日的十里洋場和租界,並且參觀了宋慶齡故居,停有兩輛宋氏用車,一為中國製的紅旗牌、一為蘇聯造的吉爾牌,皆為一流名車。

翌日乘火車去杭州,履此幾朝金粉的地方,看到了少女穿梭如織和風景如畫,聽到吳儂軟語,自然有許多聯想,戲謂:「難怪清朝皇帝經常往這跑!」

我們乘舟遊了西湖,遠山近水、柳絮垂楊、濛濛細雨、翠堤倒影,宛如置身於詩畫中。

岳王廟也去了,遙想岳飛的忠烈以及秦檜的千古被人不恥,想到目下許多政治人物爭名奪名,到頭來難免千古罵名,真是何苦來哉!看了濟公臥塌處,也想到濟公傳裡許多滑稽突梯的趣事和活人濟世的善行。

看了絲織廠,粗知中國絲織品的沿革,印象最深的許多絲繡,真是巧奪天工、工藝之佳,足證亙古富庶之鄉,不謬也!

也遊了深圳,看了錦繡河山公園,在此買了一幅納西族畫家和衛中的油彩畫,形象為老虎與色一,象徵幸福之意,另外也買了一枚核桃上雕了十八個羅漢的工藝品,值得把玩。

接送我們的是深圳行政委員何先生,故一路通行無阻至香港返台。

也許有人要問,你們去了釣魚臺國賓館和人民大會堂,此兩處均非一般人能涉足的地方,你們憑什麼去的?因此問題非本文應涉範圍,故略。總之,這是我畢生難忘的一次旅行。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5期,民國9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