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遊緬甸訪雲南會館

李興才 

重遊緬甸

一九四二年初,我在滇緬鐵路督辦公署設於雲南祿豐的機務人員訓練所甲組畢業,與同學十一人被分發到緬甸腊戍滇緬鐵路運輸處修理廠工作,曾領到駐仰光總領事館發給的之NO.10202號「華僑登記證」,雖然住在腊戍僅短短幾個月,如今隔了六十三年,仍存有一份難忘的懷念。尤其是當時日本兵從仰光入侵後,迅速向東瓜、蜜特拉方面挺進之時,我和幾位老師傅曾奉派到曼德禮(瓦城)搶運重要物資,可恨日軍勢如破竹,我們剛準備好正要動身,瓦城便淪陷了,不數日後,竟隨全廠同仁緊急撤退回到雲南,十分遺憾。

二○○五年台北市雲南同鄉會春節團拜聯誼,馬總幹事崇寬兄提議組團赴緬甸旅遊,我躍躍欲試,首先響應。但組團結果,參加者並不踴躍,老伴也因血壓偏高,臨時中止同行,僅我與鄉長宋炯將軍、李莉芳小姐及其他同仁共十五人前往,時間亦縮短為六天,僅在仰光及附近的名勝古蹟作定點觀光,華信班機直航仰光三、一○○公里,早上九點半起飛,中午即到仰光吃午飯,五個晚上均住宿在仰光市區的同一家大旅館,輕鬆閒適。只是三月中旬的天氣,熱到36℃,遊覽車冷氣不冷,中午均回酒店休息,有些無奈。以下小記觀感數則,用留紀念。

緬甸今昔

緬甸(BURMA)是由一至二世紀的撣族、蒙族、克倫族所組成,受印度文化影響甚大,五世紀至九世紀為驃族王國、九世紀至十三世紀為蒲甘王國、十四世紀為撣族王國、十六世紀為東瓜王國、十八世紀為阿拉旺帕亞王國、十九世紀,三次與英軍作戰戰敗,併入印度為英屬殖民地、一九三七年,英國准其自治、一九四二年,被日軍佔領,支持對英宣戰,一九四八年一月四日,緬甸聯邦共和國(UNION OF MYANMAR)成立,國土面積六七六、五五二平方公里(約台灣之十九倍),北鄰中國雲南,東與寮、泰兩國為界,西與印度及盂加拉接壤,南臨孟加拉灣海域,北方多森林高原,中部南方多平原丘陵,境內有伊洛瓦底江等河流貫穿全境,有「亞洲谷倉」之稱。近數十年來,因受政治因素影響,閉關自守,進步緩慢,目前仍屬軍事執政時期,結社及言論自由仍多所限制。緬甸人口約六千萬人,九○%信奉佛教,故訂佛教為國教,民性溫馴謙和有如蝴蝶;境內廟宇佛塔遍佈,金碧輝煌,故有「黃金王國」、「蝴蝶王朝」的美名。亞洲旅遊看寺廟,緬甸最足以代表。

緬甸獨立之後,仍動盪不安,先是一九五八年的尼溫政變,後由宇努重掌政權,一九六二年再由尼溫奪回政權,一九六七年曾與中共斷交,一九八一年由宇山友主政,現由國家和平與發展委員會的軍人執政團繼續執政,軍事強人丹瑞大將和貌埃大將分任正副主席。最近正在舉行國民大會,籌備修憲,揚言需五至十年可以完成。頗受人民支持的欽紐上將和國父翁山之女翁山蘇姬一直被軟禁之中,因而遭到美國的經濟制裁。現在的主要友國是中國大陸,武器、車輛十九是中國貨,半買半送。經濟有一半以上操在華人手上,以經營珠寶、玉器、海產、橡膠工業為主。國民收入微薄,軍、公、教薪資偏低,每月僅緬幣八千至二萬元,約合美金十五至三十元,所以任何人都無法靠薪資生活,而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貪污十分普遍,所得至少在薪資的十倍以上。至於大貪,要憑權位,各顯神通。

緬甸政府,將緬人為主的地區分設七個行政區(德林達依、勃固、麥規、曼德禮、仰光、伊洛瓦底、克欽、蓋實),各行政區轄三至八縣不等,共三十六縣。將各少數民族為主的地區分設七個邦專區(克欽、克耶、吉仁、欽、孟、若開、撣)各邦專區轄二至十一縣不等,共二十二縣。全國共分十四個行政(邦)區,五十八縣。國旗非常類似中華民國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只是改用十四顆星星代替白日的十二道光芒,用稻穗和齒輪象徵以農立國和發展工業而已。

首都仰光

緬甸最古老的都市,是早在二世紀時即已形成的蒲甘市中心區。仰光原本只是一處窮鄉僻壤,一七五五年,阿拉旺帕亞王(King Alungpaya)將其大肆擴建,並命名仰光(Rangoon,戰爭結束之意),一八二四年被英國佔領,一八五二年成為英國屬地,一九四二年被日軍佔領,一九四八年緬甸獨立,仰光成為緬甸的首都。仰光市區原來位於仰光河沿岸,濱臨馬打萬灣,後因河川的堆積作用,現在的仰光市區已離海岸約二十公里。一九四五年以來,由於不斷發生內亂,各地居民大量湧入仰光,人口遽增,現已達六百萬人,但工、商業和文化教育均深受軍政統治的影響,顯得並不發達,就一個有六百萬人口的現代首都來說,實不相稱。我以外來遊客觀點舉些實例,便可明白並非故意對仰光不敬。

其一,整個仰光市,五星級的觀光酒店僅有兩家,我們住過五天的喜多娜酒店(SENDONA HOTEL),便是其中之一,有客房三百多間,但在大廳沒有公用電話,要打國際電話,必經總機轉撥,按每分鐘四美元計費。房間沒有面紙,肥皂未用完,不換新肥皂,當然也沒有牙膏、牙刷供應。

其二,仰光首都機場,比台北松山機場還小,設施也差很多。據說:國際廳有兩部可以撥國際電話的公用電話,但我未找到。外來手機一概不能用,旅行社領隊也一再交代,不可帶手機入境,以免麻煩,帶了也不能使用。申請一支手機門號,需緬幣三百萬元(合美金四百多元)。

其三,仰光沒有證券股票市場、不用旅行支票、不用信用卡、金融卡。禁止外幣黑市買賣,但旅行社可以兌換,機場商店、珠寶商店……則以美金計價。

其四,緬甸全國僅有兩家電視台,每晚十時起收播,外國電視台可收到十來家,中國的中央台、香港的鳳凰台、美國的CNN及英國的BBC頗受歡迎。我到過華僑友人家,裝有電漿電視大銀幕和兩隻大耳朵衛視天線,收視無遠弗屆,極少看本地電視台節目。

其五,仰光原有多家綜合大學,像仰光大學本來很有名,現被拆散為若干獨立學院,四處分散,目的是怕學生過於集中,滋生學潮來反對政府,故分而治之,化整為零。現在已經沒有一所綜合大學了。而且分散後的各單科大學,雖然數量很多,但學程多半縮短為三年,甚至二年,只有專科程度了。有辦法的人,都將子女送出國外留學。

其六,市內公車,當地人稱為功夫車,因為乘車人擁擠不堪,沒有手腳功夫的,根本無法上車。車內像裝沙丁魚,車外還掛滿乘客,只要有一隻手抓住車門、車欄,一隻腳能踏上車體踏板或葉子板,即使半身懸吊空中,亦可隨車揚長而去,尤其是隨車收取車資的助手,更神乎其技,能在擁擠中收到車資。親眼所見,如此情景,只有戰亂時期的難民逃難,差堪比擬。

其七,仰光市的綠化倒是值得稱道,植樹很多,馬路行道樹和公園森林處處,這是仰光難能可貴的德政。

其八,治安良好,小偷、強盜、兇殺、綁票案件很少,原因是處分極嚴,一般以家族連坐方式追查到底,一人犯法,全家同罪,共負責任。純自治安角度看,應該算是軍人執政的好處。

緬甸和尚

緬甸於一九六一年定佛教為國教,因為九○%的緬甸人都信奉佛教。緬甸的佛教,與泰國、高棉(柬埔寨)、寮國、斯里蘭卡等國一樣,都是小乘佛教,以個人修行為主;大乘教則是以普渡眾生為主。在緬甸,有人居住的地方就有寺廟,有寺廟的地方就有佛塔,有山必有塔,有塔必鍍金,故到處金塔高聳林立,金碧輝煌,有「萬塔之國」美稱。雖然後來的革命委員會廢除了國教的規定,但人民信仰佛教仍絲毫不受影響。

緬甸長久以來,都是由佛教寺院擔負教育工作的,每一兒童都須入寺院接受學校教育和宗教教育,男佛教徒,一生之中,必須入寺院當和尚一次,時間由至少三年或終生不等,由自己許願自定,須自備衣、缽(袈裟和托缽),並捐獻費用,費用多少,各盡心意。入寺院修行之日,儀式隆重,親友護送,鮮花頂禮,像辦喜事一樣,對家人來說,也是一種榮耀。五歲至十五歲為沙彌、二十歲以上為比丘,可吃葷食,但過午不食。和尚須嚴格遵守十條戒律與七十五項規則,否則被逐出寺院,便會遭到社會的輕視。和尚除了修行禮佛,托缽化緣也是任務之一,和尚在寺院中的開銷,便由化緣所得支應,因為和尚是受人人尊重的出家人,其行為準則便是大眾的榜樣,於是和尚便成為社會安定的一種力量。緬甸現有陸、海、空四十二萬人,和尚則逾百萬人,遇有重大慶典或特殊事故,軍、警出面可能會使民眾反感而產生反抗時,便請和尚出面維持秩序與安全,效果良好。故主政者亦不敢不尊敬和尚。

當地人士說:主政者最怕學生與和尚起來反抗,故將綜合大學拆散為單科大學(學院),對和尚保持尊敬,如此便可軍民相安無事。我們一行曾到仰光北方五十三哩的豎琴之都柏固(Pegu)參觀寺院的千人和尚用餐,十二時差五分,先擊木鐸通知預備午餐,準十二時正,敲金鐘,穿著紅色袈裟、手捧托缽的小沙彌與比丘和尚,分由兩條路線魚貫進入食堂,於入門前領取飯食,依序井然入座,五人一桌,先由大和尚帶領唸經禱告,隨即開食,鴉雀無聲,場面壯觀,而食用菜色極其簡單,刻苦修行,令人肅然起敬。

藏富於廟

緬甸的一般平民百姓,的確很窮,辛苦所得,月入僅合美金十幾二十元,與柬埔寨不相上下,男女老幼,多半身軀瘦小,皮膚黝黑,一付營養不良的樣子。但富豪人家,住別墅,享受豪華生活的人亦不在少收,貧富差距極大,但最富有的應該首推寺廟。緬甸人,自己可以不吃、不喝、不穿,對寺廟的奉獻,對和尚的奉養,則毫不吝嗇,寺廟建築之宏偉豪華、佛塔建築高聳入雲,鑲金嵌鑽,耗費超過天價,舉世無可相比,舉例如下:

仰光市內的「大金塔」,建於二五○○年前,高九十九公尺,為世界之最,塔頂及外觀用六十六噸純金建造而成,塔頂金質寶傘之下,有一直徑二十七公分黃金鑽球,鑲滿鑽石及各色各樣的珠寶七千多顆,最大的一顆鑽石重七十二克拉,主塔周圍環立六十八座小金塔,簇擁著大金塔形成金色的塔林,光輝耀眼。緬甸人稱為雪達根寶塔(Shwedagon pagoda)。

「嶠多基」玉佛寺的一尊玉佛,高三十七呎、寬二十四呎、厚十一呎,用整塊有六○○噸重的緬甸玉石,由數十位雕刻師嘔心瀝血,費時三年雕琢完成。據說是專建鐵路用火車自曼德禮運來仰光的。世界第一!

「雪達良臥佛寺」的臥佛,長六○公尺、高十四公尺,建於西元九九○年,相傳該佛隱沒於叢林中達百年之久,一八八一年始被發現。

「六層寺」的臥佛,長七十二公尺,為世界第一大臥佛,目光慈祥有神,眼簾、瞳孔、眼球,栩栩如生。據說:英國統治緬甸期間,將大量金銀珠寶搜刮運回英國。迨緬甸獨立,要求歸還緬甸,英國僅答允歸還一付大佛的眼珠,便是嵌在此佛眼中這付。

「世界和平塔」,一九五二年所建,為紀念釋迦牟尼佛涅盤二五○○週年,在此舉行為期一年的六次集結法會,佛教文物豐富,意義非凡。

蓬萊仙島的「水中佛寺」、皇家湖上長一○○公尺、寬五○公尺的「鴛鴦船」,還有「蘇梨小金塔」、「佛牙塔」、存有佛祖八根頭髮的「八角迷宮」……等等,無不鑲金嵌銀,外加寶石,耀眼發光。善男信女的奉獻,何止百千萬億?寺廟如此花費,老百姓則一貧如洗,孤苦婦孺,伸手向遊客乞討者比比皆是。以上所舉,僅是仰光地區的一角而已,若以全緬甸而論,必數十倍於此,若將寺廟所藏財富及金銀珠寶變價,用來發展工業或分散濟貧,則全緬甸可無孤苦大眾,全民豐衣足食矣。我常自問:何以當今最貧窮或戰亂的國家,都是信仰宗教最狂熱、最虔誠的老百姓在承受苦難折磨?像阿富汗、伊拉克、以色列、高棉、寮國、緬甸、巴基斯坦、孟加拉……,佛祖、阿拉、上帝!為何不大發慈悲、普救眾生?為何不愛護這些誠心信靠你的子民、救救他(她)們脫離苦海?

脫鞋禮佛

我以前到馬來西亞旅遊、到印度旅遊,在參拜清真寺或印度教寺廟時,都必須在殿前脫去鞋襪,感覺到大殿內確是纖塵不染,自己脫去鞋襪進入,是應該的。

這次重遊緬甸的仰光及近郊,對進入寺廟前就一律脫去鞋襪,則頗為不解:其一,別的地方是在進入廟堂正殿才在殿前脫去鞋襪,像印度的泰姬瑪哈陵,在大門內的庭院大道之上行走,不用脫鞋,到要進入寢殿時才在階前脫鞋。台灣習慣,進入人家大門及庭院,不必脫鞋,登堂入室前才要脫鞋。緬甸寺廟則在寺外就要脫鞋,有時規定將鞋襪脫在車上,赤腳下車走入寺內,有些寺廟進入大門後仍有長路要走,方能進入大殿,而入寺之後,路上泥沙遍地,甚至還有泥濘,尤其氣溫高達36℃,陽光直射之下,石板路、磁磚路、沙石路都滾燙難當,差點腳底起泡,同仁抱怨連連。其二,有的寺廟,管理不善,殿內也不夠整潔,灰沙遍地,赤腳踏在地面,令人難奈。其三,脫鞋入寺,是怕將寺外不淨塵土帶入寺內,污染了神佛淨土,但若寺內就不是淨土,又何怕外來污染?其四,本來潔淨的腳,進入寺廟後反而雙腳沾滿沙土,無法再穿鞋襪,豈不十分尷尬?想到這裡,幸好老伴臨時中止同行,否則,她血糖偏高,護腳重要,能不生氣?因此,要別人脫鞋,先將室內清理得纖塵不染應是先決條件。回想起在行程中還有安排在燕子湖邊享用英式露天奶茶的節目,也令人出乎意外,問題是燕子湖風景雖美,但湖邊為市民休閒集中之地,攤販多、人口雜、湖水污染、環境髒亂,實不宜於坐下悠閒飲茶,導遊不察,確是敗筆。悠閒飲茶,總該選個幽靜整潔的地方吧?

由以上小事看來,緬甸之觀光客稀少,旅館、餐廳門可羅雀,我們一行僅有團員十五人,領隊、導遊、助理、司機、助手,卻有五至六人;到餐廳用餐,服務人員比客人還多。自己不在管理上大力改善,管理不善的觀光事業,不但不能成長,定會惡性循環,每下愈況!

雲南會館

緬甸外僑,原以印度僑民居多,現在的外僑,則華僑超過印僑,印僑約佔緬甸人口的八%,華僑則佔十一%。在華僑中,雲南僑民佔七○%,因雲南與緬甸接壤近二千公里,從滇西進入緬甸,十分便捷,所以上緬甸的雲南僑民比較多,像景棟、南坎、腊戍、滾弄、八莫、密支那等地比較多,曼德禮(瓦城)也比仰光多。只要看看仰光市內的「慶福宮」和唐人街,其規模之大,即知華僑盛況。

旅外華僑,常有老僑與新僑之分,又受國內政治影響,也有藍、綠之分;每次大官外訪,像李登輝、陳水扁、呂秀蓮之過境美國,媒體畫面上便常常出現不同陣營的僑胞各自搖旗吶喊,隔街叫陣,甚至大打出手之尷尬場面發生,使國家顏面盡失,丟人丟到了國外,予人笑柄。

仰光雲南同鄉會,雖然在緬甸各地的雲南同鄉會中不是人數較多的一個,但由於政治理念的不同,過去有兩個雲南會館,一在五十尺路、一在百尺路,一親台灣、一親大陸,彼此互不來往。一九九五年,經熱心同鄉及兩館領導人坦誠交換意見,多次協商結果,一致認為同鄉會館,主要任務是維護同鄉權益、增進同鄉福利、謀求同鄉發展,對政治應保持中性,不偏左右,終使兩館合一,共推新理事長及副理事長,原任兩會館理事長則聘為名譽理事長,擁有仲裁實權,受到元老般的尊重。

自雲南會館合一之後,會員人數大增,向心力更強,決議共同捐資購買土地三‧七九英畝,現正大興土木,興建140呎x 160呎之三層鋼筋水泥磚牆洋房新大樓,大廳可容千人會議及宴席之用,並可辦各種教育、訓練、康樂表演及聯誼活動、同鄉之喜慶聚會更為方便。尚有空地可建花園、游泳池等設施,氣派之大,是我參訪過許多海外「中華會館」所不及的,可見雲南同鄉在緬甸努力奮鬥成果之一斑。新會館大樓可在今年八月竣工啟用。仰光雲南會館新建大樓工程,皆由留學台灣後回緬之子弟設計監造,家長引以為榮。

二○○五年三月二十日下午,承同鄉張楠材先生、李莉芳女士熱心安排,並陪同我與鄉長宋炯將軍等四人前往「仰光雲南會館」拜訪,趙理事長因公赴曼德禮未歸,由兩位副理事長金光澤先生、陳自廷先生及名譽理事長江松清先生等親自熱忱接待,互相匯報情況,並參觀建築工地,咸對仰光雲南同鄉會的高瞻遠矚、遠大眼光、開闊胸襟、恢宏氣度、精誠團結的精神和作法,十二萬分感佩。我在座談會中的結論是:國父孫中山先生說:「華僑是革命之母!」,我們現在要說:「華僑是中國統合之母!仰光滇僑是兩岸統合的開路先鋒!」

我們拜訪仰光雲南會館當天,會館領導幹部正在集會,安排第二天歡迎中華民國駐泰國經濟文化辦事處代表(大使)鄭博久博士來訪,擬妥緬甸華僑社團聯名申請在仰光設立僑務辦事處等的申請書,以凸顯緬甸僑胞的迫切需要與心聲。附如下:

申請在緬甸仰光設立僑務辦事處

受文者:中華民國駐泰經濟文化辦事處代表

鄭博久博士

主旨㈠:緬僑社聯合申請設立緬甸仰光僑務辦事處

說明:緬甸自民國九十一年華僑旅運社停辦後,一切僑務工作如回國定居、升學、探親、觀光等項事宜,均需預先到泰辦理手續,使緬華同胞在經濟、護照各方面遭受到諸多困難,因緬甸持有護照者,並非能任意多次出境。且辦理一次護照礙難重重,尤其女性,更是得之不易,上述種種因素,導致僑胞、僑生未克依時赴泰辦理手續,是故敢於聯申設立僑務辦事處。

主旨㈡:回國定居者,須持有華僑證明書,懇請能以華裔證明書代替之。

說明:原因華僑證明書於民國四十八年截止停發,迄今已近乎絕跡,是以懇請准予用華裔證明書能以代之。

主旨㈢:申請增設仰光大專聯考考區

說明:仰光華裔眾多學子,俱有回國升學志願,但向學有心,請纓無門,因仰光無考區,必須到瓦城報名參考,但仰光學子遭受客觀因素之影響,中文程度較低,加之對瓦城人地兩生,是於多數學生,俱懷畏懼之心,未敢參加考試,懇請文教部門能在仰光增設一以英文為主之考區,俾使仰光學子亦得到回國深造之良機。

以上三項 伏祈

釣 座俯恤下情,代向國家有關部門申述各情,早日取得批准,則使緬華同胞戴福無涯矣。

雲南自由青年總會 仰光雲南會館

大洪山抱冰堂    緬華自由青年總社

和義館       梅屬青年互助會

同興館       勝興館

中正校友會     緬甸留台同學會

旅緬惠安同鄉聯誼社 緬華青年國術社

寧陽會館      旅緬客屬聯誼會 敬呈

台光旅行社     緬華青年聯合會

孔廟信託部     中華婦女福利總會

美以美校友會    江浙同鄉會

緬華婦女聯合會   中正補習班

飛輪汽車協會

孔明傳說

蜀漢丞相諸葛孔明平定南夷、五月渡瀘、六出祁山、七擒七縱孟獲時,是否到過緬甸?或與緬甸人接觸過?一時難以考證。但雲南滇西、緬北一帶,的確留下很多關於孔明的傳說。以下是仰光導遊的牽強附會之說,姑妄聽之:

緬甸人不論男女,到現在還有八○%以上喜歡穿著裙子(俗稱紗龍),緬甸話發音近似「不錯」。傳說孔明當年率軍攻打緬甸,所獲俘虜,衣不避體,遂令屬下各發一塊布料圍蓋下身,孔明看了直說:「不錯!不錯!」土人遂稱這種圍蓋下半身的布裙為「不錯」。據說:穿裙子,可以不穿褲子,十分方便。

緬甸原無文字,請求孔明教他們創造文字,孔明口頭應允,因有事外出,遂騎馬上路,也許忘了為緬人造字之事,走了許久,隨侍緬人請問孔明:「丞相己為我們造字了嗎?」孔明說:「這一路走來,我都在為你們造字。」緬人查看路上,只留下馬蹄踏下的許多圓形缺口蹄印,檢查各式不同蹄印,共三十三個,便是如今通用的緬文基本拼音字母。

在滇緬公路上的功果橋與惠通橋之間,有一溪流,在路邊豎立一塊石碑,碑上刻著:「沿江五水,此溪有毒,若誤飲之,輕病重死。」傳說也是孔明所為。

信不信由你。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5期,民國9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