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漫談(貳)

胡紹康 

三、日常生活管見數則

㈠醫師檢查結果宜副知病患

檢查為西醫之重要手段,也是治療之根據,及當事人調理適應之參考。可惜部份醫師不肯將結果明白告知患者。多半含糊其詞的說:「沒關係,在範圍內」。其實是不負責任和沒有耐心的表現。以膽固醇為例來研究。榮民總醫院的標準是一二五│二○○。當數字檢查為一九九時,還說是合格,實已經瀕臨上限,急需加以調護。由於醫師的誤導,使當事人漫不經心,任其繼續惡化。進而釀成腦中風、心肌梗塞等重症而遺禍無窮。

檢查單位通常將結果印表通告病歷單位。如能多印一份於看診時交予病患,既省力、又實際,免除諸多麻煩。以目前台灣之人力、資源、技術及醫療行政來衡量,可說是輕而易舉,惠而不費的工作。敬請醫政及醫療單位,勿再囿於既往,而徘徊觀望,而泥古不化。應本「樹德務滋」之精神,及造福全民之宗旨,順應輿情從善如流,使吾國醫療水準開展新頁,而止於至善,是所殷切期盼者也。

邇來看診得悉,長庚醫院業已首先實施,其他醫院想必逐漸推展,希望能迅速普及。

㈡公車站牌過高

我國公車密如蛛網,多如過江之鯽,為舉世所讚譽。深受民眾之歡迎,惟公車站牌稍嫌過高,察看不便。

現有站牌由地面至頂端,連桿全高約三公尺,牌子上分三層載明三條路線。牌子下沿距地面約二公尺。比一般常人猶高,找尋站名及路線須昂首仰視。由下而上越高越看不清楚,尤其天氣陰暗光線不明時更加困難,遑論入夜後之時光也,爰建議將牌子下移。使其中層與人同高,以消除此項弊端。至於桿頂之高度三公尺,有其作用,便於遠方容易察覺,故不宜降低。且應於頂端加添標誌,如星形或梅花或類似簪纓等設施。以彰顯其位置,苟能於其上裝設置照明,則尤所樂見也。或將頂端空出部份,利用作廣告看板。

㈢枕頭巾與枕頭布

寢具之中枕頭乃不可或缺之物,其枕心由棉花等類似材料所構成,屬不可浸水者。枕頭本身一定另備套子,便於取下換洗,一般社會大眾及家庭主婦,每於枕頭之上另加一塊枕頭巾。一則保護枕頭使之經久耐用,再則洗滌容易。

枕頭巾多屬毛巾式織品,一向流行於社會各階層,而為無可取代之通用物品,余亦毫不例外,而且喜歡採用美觀優良產品。一次,以四○○元之代價購入,內衷相當高興,然其價值已超過枕頭本身,且厚而沈重洗滌不易。三兩月後漸呈泛黃而破舊矣,失去新鮮感。有如雞肋食而無味棄之可惜!

筆者意識到一般旅館飯店,對旅客用過寢具,每天皆須換洗,家庭如能倣此,豈非清潔衛生。但旅館沒有枕頭巾,只得濯洗枕頭套。吾人家庭苟能捨棄厚重枕頭巾,採用輕便枕頭布,自然簡單便利許多。

於是余在坊間尋求枕頭布,搜尋多年。迄未發現斯項產品,乃自行採購棉布裁製而成。花色可隨意,材料任挑選,價錢極便宜。每塊僅十餘元,天天均換洗,晾曬時間短。輕便又簡易,我一次做了十多片,一直沿用很多年。

斯乃生活中一項細節,但值得推廣改進。一則簡潔便利,再則可節省資源,蘊含無限商機。因此建議廠商量販店,推出此種產品,必然廣受歡迎,獲得優厚利潤也。

余所用枕頭巾,係請互舜布行王老板製作,該布行位於民生西路與貴德街交叉口,靠近迪化街和大稻埕停車場附近。老板為人謙和誠懇,童叟無欺,其開價公平老實。舉例而言,一個被套包括被面,裡子及工資,僅二三佰元。而且當場裁剪立即動工。尺寸大小悉聽尊便。回憶廿年前,余在西門町峨嵋街,縫製一個被套,單純工資被索取五五○元。兩者相去何只天遠,默念處今唯利是圖社會中。在人心不古的大環境下,居然出現具有中國優良傳統忠厚純樸的商人,誠屬難能而可貴。天涯何處無芳草,特誌之以饗讀者,並向王老板致敬致謝。

㈣沙發深廣高低與角度

現代社會生活中,沙發乃必備之傢俱,深受人們所愛用,唯其成品頗多可研議之處。一般豪門巨富,獨鍾廣大深厚者,以突顯其財富身份與榮耀。然置身其間,腰背不易落實後靠。必須正襟危坐,形成空空蕩蕩不著邊際,有違舒適爽快之要求。

其中最長見之毛病是坐墊仰角不夠高,多呈水平狀態。入坐其上容易向前滑落,須不停將軀體調整上移,令人相當無奈。類此情形不僅沙發而已,諸如公車座位及機場等公共場所之座椅,莫不皆然。筆者認為應將仰角角度,向前向上調整為三○度,以除此弊。

吾國幾千年來,習慣採用較高模式椅子。近三四十年來發覺沙發座位低矮,較為舒坦,於是除用餐、辦公及書寫外,乃逐漸廢除椅子。苟沙發尺寸過高,不啻還原椅子,固非所宜也。而尺寸過低,亦非善策焉。晚近市售成品大抵流於偏低,老人對此每感起立不便,肥胖者腹部受到壓迫。在下認為應與膝蓋同高,方稱允當。

再者,沙發若太深,則背部難以落實,恒須襯以直立靠墊方克有濟,如此則形成疊床架屋。既然非加靠墊不可,何不將深度予以縮短,俾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之旨。

沙發並非消耗品,一套用上好幾年,而價值相當可觀。縱然已購進過低者,亦難立予拋棄,那要如何來因應呢?簡單的辦法是加上厚約十五公分的靠墊,此種靠墊,亦有連帶座墊者。筆者有若干親友,即依此法泡製,效果相當良好。難怪商場中類此靠墊比比皆是,即應此需要而生焉。

㈤厚跟拖鞋

拖鞋底部分三種:平底,高跟與厚跟是也。平底為眾所稔知無待饒舌矣!高跟與厚跟容易混淆,穿著起來滋味截然不同。高跟位於鞋底之後下方,厚跟則位鞋底之後上方。高跟拖鞋一如高跟鞋,除墊高身長外,可增加美感。走起路來婀娜多姿,款擺搖曳,為一般女士所樂用。厚跟拖鞋卻大異其趣,設計目的除稍具墊高作用外,主在增加耐磨性,延長使用時間,達成經濟要求。良以拖鞋跟部較易磨損故也。

筆者對厚跟鞋一無所知,數年前買過一雙高價品,穿著之後,始知真不是玩意,腳跟被頂起宛如芒刺在背,很不好受。行動之際,不是向左滑落,就是向右脫出,需要費力掌控。內心暗忖,廠商為何未加研究試驗,即推出如此產品來害人?

用厚跟來維持使用時間,也是不切實際的。一旦鞋底布磨損,厚跟上的布料也脫皮,不可能施工修補,只好整個報廢。

由於有此體驗,故購買拖鞋,特別避免買到厚跟貨。一次在攤位上,發現多係厚跟者,余要求看平底貨,攤販找來找去說:「沒有平底的」,可見厚跟貨真不少。竊以受害人必然很多,特不揣愚昧,書陳個人心得,盼對讀者諸君,能略有助益耳。

㈥單層布作被單

寶島生活提昇一日千里,人民享受大異往昔,時令進入炎夏,溫度達二十八度以上,即可開啓冷氣以調節之。很多人一面開冷氣,一面蓋上被子,直到天明。可是部份老年人或身體孱弱者,極易招致感冒而不能承受冷氣,須以不同厚度之被子來適應氣溫之高低。初夏之時可用薄被,進入盛夏改為毛巾被。惟當酷暑來臨,毛巾依然嫌熱,只好不蓋東西,但又略感涼意。

於是本人意識到以單層棉布作被單,可多一項選擇。則庶幾無虞矣!單層布被單可於互舜布行尋覓。前文已介紹,茲不贅述。

㈦小籠粉蒸肉,蒸籠底部過高

米粉蒸肉是一道家常菜,也是一道名菜,尤其四川館最拿手,民間每個家庭都知之甚詳,一般主婦咸能烹調製作,它是以米粉拌和肉類加配料而成。為減少油膩,而以蕃薯或馬鈴薯墊底焉。做得到家的,色香味均臻上乘,火功尤其重要,米粉要緊裹不散,上桌要熱氣騰騰,香氣四溢,令人饞涎欲滴。吃起來肥而不爛,入口即化。不但適口充腸,而且齒頰留芳。

筆者有時上館子,喜歡粉蒸排骨,加上一碗牛肉麵,吃得津津有味,大快朵頤,還真真過癮哩,惟一的遺憾是份量太少,一籠才有排骨四、五托,弄得到口不到肚,未能暢所享受,難填欲壑。似乎意欲未盡,也許是價錢問題,怪自己為何捨不得多叫一籠呢?

在下發現這裡存在著一個問題,值得提出來研究和探討。緣小蒸籠高約十四、五公分,其底部太高,已經推升到頸部(作者比擬設想)位置。不知始作俑者是何人,耍了這個噱頭也不知,濫觴源起於何時,搞出如此名堂。看起來怪怪的,不倫不類,但沿用了好多年,形成國人見怪不怪,其怪自敗的現象。一般民眾慢慢的由勉強而成習慣,由習慣而成自然,進而積非為是,認錯誤為當然。接納了這個四不相的怪物,把蒸籠基本架構徹底改變,想想現在的青年人,或者是未來的兒孫們,誰會把這渺小的問題,放在心上。由於承裝菜餚空間有限,只有二公分高,自然裝不下多少東西,於是店家把它堆積起來,儼然像座小山坵一般。使之高高隆起,勢如壘卵岌岌可危,其目的在使食客萌生豐盛的假象。

其實食客心知肚明,幾十年都已司空見慣。那裡還會受到愚弄,這就是在下要申論的焦點所在,底部提得太高,既不美觀也不實惠,反而呈現出矯揉虛假的做作,有違我誠信的優良傳統和純樸的真善習俗,且與敦厚的民族性大相庭逕。如此足以誘發商人欺騙蒙蔽的行為,進而爭相傚尤,業者或曰:提高底部可避免沸水直接浸漬蒸品,筆者認為其理由甚為牽強,湯包水餃難道不怕浸漬耶!吾人可降低沸水表面高度以除此害。

世界文明進步,人類生活品質提高,觀光旅遊為個人最佳享受。也是任何國家都要爭取的財源和事業,台灣何嘗能夠例外,試想觀光客到了觀光夜市,嚐到了這種虛假的「粉蒸排骨」作何感想?他們對我國商人一定會滋生一種奸滑的印象,從而推及其他行業,那樣一來,我國所受損失者大矣!所以我建議主管機關、社會及相關部門,要出面加以勸導和糾正,甚至其他投機取巧之敗德行為,一併予以匡扶之。

換個角度言,業者如能以相同的份量,用正常高度的蒸籠。只要品質優良,仍然可以門庭若市,利達三江,財源滾滾也。

四、世事滄桑

㈠購買網球暗貼全交

一生喜好運動,中學時代即對網球產生濃厚興趣。自從抗戰爆發,隨軍征戰南北,便無接觸之機會。迨至民國五十年代,國軍倡導體育,每天下午必須運動一個小時。營區內軟式網球興起,乃又重作馮婦焉。

一九七三年民國六十二年正式退役,只要天氣許可,必然披掛上陣。凡屬大台北地區球場,多數都曾拜訪過,先加入上海路三軍網球隊,當時設於陸軍總部內,原地址改建中正紀念堂,場地拆除後轉往市立網球場,旋又投入空軍總醫院附設球場之中。僥倖充當榮譽會員受到優渥待遇,而且免費活動,節省不少負擔,內心常存感激之情。

在空軍總醫院網球場,做了一件小事情,原屬細微末節,本來不足掛齒,若自我宣揚開來,似涉沽名釣譽。倘任永沈心底,則有失勸善之原意,違逆拋磚引玉之目的。

默察社會之中,有部份短視人員,於代購物品之際,竟然以少報多,從中謀取差價。此種貪鄙行為,造成不良風氣,有傷我忠厚誠信之傳統美德,私衷竊深惡痛絕之。余為矯正此一頹風,於代購網球時,故意壓低報價,每筒暗貼台幣二○元,並且盡量尋求機會,期使擴大而告普及。屈指算來,行之已逾廿年之久矣!

有些球友很訝異,探詢所購價錢為何較為低廉,余當然不能據實相告。一般酷愛此道之人,經濟環境皆有不錯水準,也不在乎些微的差額。同時很少有人主動要求,亦無請求大量採購者,甚至余向其表達效勞的願望,常常遭到婉拒。球友們不貪小利的表現,使我常存欽佩崇致之忱。

此項行動,未曾引起廣大迴響,也未招致格外的注意,但在人際之問卻起了潤滑作用,彼此感情相處融洽,斯亦在下追求目標之一也。

自份球技不高,隨興而已。畢生悠悠歲月中,得過三次獎項。一九六二年民國五十一年獲得革命實踐研究院單打第三名,一九九九年民國八十八年八一四空軍節與陳月嬌小姐搭配,獲男女混合雙打第三名。二○○二年民國九十一年春,與球王蔡宏源搭配,獲老年組雙打第二名。夕陽無限好,八十六高齡耄老,不慚形穢,特誌之以備不忘耳。

㈡球場三原則

網球場是個高雅的所在,藏龍臥虎也許就在身邊。在這裡可以陶冶品德性情,接交契合相投朋友。但欲圖人際關係協調融洽,切磋技藝快樂歡暢,有三個原則必須遵守:一是開球,二是撿球,三是不厭球。

首先說撿球,偶有高官顯貴攜帶球僮入場專司其事外,一般球員均須自行為之。由個人檢球之行動,可查知其勤惰與性向。勤快者四處奔跑不停拾取,受人肯定。懶散者木然不動安享其成,甚至球飛何方,現落何處,也漠不關心,縱然球在其身旁,久久亦視若無睹,弗願降尊紆貴而折其腰。一副傲慢姿態,令人難以接受。

其次是厭球,打球之際最忌抱怨。無論球伴打得如何差,打得多麼壞,你都不可稍露聲色,要常說:「沒關係,沒關係」,來安慰他。假如你說:「這種球為何打不過去」?或者說:「這個球為何不殺下去」?「這個球為何接不到」?類此言詞一出,必然大傷情感,折損鬥志,使球伴相當難堪,如係比賽進行,一定輸得很慘。所以要尋求機會誇獎對方,常常說:「打得好,打得好」,「抽得真好」,「你真厲害,殺得如此兇」。球伴受到讚揚,必然興高采烈士氣大振。千萬要記得,多鼓勵,少責難,勿抱怨,永遠都不會吃虧。

其三是開球。就是打開球筒蓋,掏出球來,供球友拍打的意思。凡屬有組織之球隊,所需網球大體統一購置,沒有個人開球的問題。自由或臨時湊合,那就須有人供球才能活動。一般都是自動的或隨意的,沒有一定的秩序,大家對此表面上毫無所謂,淡然置之,暗地裡卻冷眼觀察,難免會計較多少,從而權衡球友之為人。凡是經常開球者,當然屬於豪爽而大方之類,受到球友歡迎,相反者會遭受不齒。

有位球員,居高位、雙薪家庭,擁有豪宅,生活環境優裕,退休之後,有人問其今後有何計劃,欲投資何種行業。此君回曰:「我從前一直在賺錢,今後要用錢,猶談什麼投資」。聞者深然其言,惟事實並非如此。此君打了廿多年球,開球次數少之又少,與其所言,天南地北背道而馳。

余在羽球館(後敘),遇到一位仁兄,是電子公司董事長(姑隱其名),指上戴著數克拉鑽戒,腕上佩著極品勞力士錶,駕駛大型賓士轎車。僅以此三項財物而論,價值已然好幾百萬元,可是其從來沒開過球,時間一久,球友都知道其毛病,很不以為然。一位女球友,實在按捺不住,衝著其言道:「董事長你為何不拿球來打」,使其非常難堪,惟依然難改變其作風。另有一位明星香水張董事長,每一上場必先開球,球友很喜歡,此君一臨場,大家都說:「新球來了」。

一天電子董事長上場,其他三位球伴故意整他,都不拿球。弄得面面相覷,彼此僵持。電董無奈,角落找到一個濫球來打。香水張董看不過去,在旁開言道:「老兄,一個球才卅元,買幾個玩玩有何不可」。電董羞愧難當,簡直無地自容。

網球、羽球,無獨有偶。前述兩位吝嗇鬼,拔一毛以利天下而不為也,在下對彼等之「狠勁」與「忍勁」佩服得五體投地焉。

㈢羽毛球與乒乓球

網球、羽球與乒乓球,宛似攣生兄弟。三者之場地規劃頗多相似,計分方式概略類同,而且都是用拍子擊球,使人常有類似之連想。對初學者而言,網球與羽球不盡相同,網球因跳動無常,不易控制,每多知難而退。至於羽球,因飛行較為穩定,容易掌握,大多都能興趣盎然而終身投入。

在下打乒乓球,始於小學時期,玩伴多人於休閒之際,於吾鄉土地廟內,以餐桌相連,中隔自製布網,輪流上陣,每次玩樂歷時頗久。當時換手規則是勝者連莊而敗者下台。

余以技術較佳,一直連莊下去。自然余打得多,其他人打得少,亦即余練習機會越多,球技越進步。連莊越牢固,幾乎從頭到尾不必下來。現在推敲起來,這種規則很不合理,故惹得玩伴非常不滿。同班同學李家友君(後來中學亦同班)怒火中燒,厲聲對余言曰:「吾視汝如眼中之釘」,足見其憤懣之極耳。事隔七十餘年,言猶在耳,我依然清楚記得。

跨入寧洱縣立中學,余乃第四班學生,課餘有暇依然樂此不疲。每逢慶典活動,校內舉辦比賽,我是參賽選手。班上有一同學名叫何鴻德,係石膏井人,球藝超我一等,每次均是其奪冠軍,余屈居亞軍,既生瑜何生亮。三年學業結束,均未能突破此種沉悶情節。嗣後我棄文習武,伊入昆華高工,畢生獻身工業。一九五○年民國三十九年,代表雲南省政府來台考察樟腦事業。他鄉遇故知,其快奚似?有朋自遠方來,其樂如何?可歎世局遭劇變,滄海化桑田,促膝夜談心,一語一淚流。

羽球傳入台灣,似在一九五○年前後(民國四○年),迅速蔚成風氣。適我任步兵二十四團團長,時逢軍中倡導體育,乃與同好副團長何濮公將軍等,籌組羽毛球隊。每營連一隊加上團部共廿個隊,一到運動時間,部隊進行一般活動,同時展開羽球練習,極目只見飛花朵朵此起彼落,隨風飄揚熱鬧非常,洵屬難忘之事也,彼時經費有限,無力購買球拍,幸好同仁中有擅長藤工者,乃以藤條穿尼龍線自製,以應事實需要,並於坊間購買廉價塑膠球使用,深符克難創造之宗旨。

余先後參加諸多球隊,在不同場所練習,有兩次比賽值得回憶。一九六五年民國五十四年,與副軍長車慶德將軍(陸軍大學同學)搭配,參加軍團在龍岡舉行之春季比賽,雖然獲得第二名,自認勝而不武。緣因根本談不到什麼技術,只是硬拼硬打而已。弄得筋疲力竭心跳氣喘,幾乎不能終場。

二○○三年民國九十二年,時我已八十六高齡,與林董事長銘鋒搭配,參加老人協會在台北體育館主辦之秋季比賽,獲得乙組第三名。隔日在民族西路中山足球場頒贈獎章,余被邀向集會萬餘之群眾,作概略演講,並致答詞。

㈣單車歷險記

余未及弱冠之年,即學習腳踏車,那是一九三五年民國二十四年考取軍校前後,地點在昆明小西門外廣場。當時國內猶無製造單車能力,胥賴法國進口,車身高度係依法人身體而為,最低是二十八英吋。像我這樣的軀體,根本騎不上去,須同伴幫助抬之而上,要下車就更慘了,簡直無法安全下來,只好連歪帶跌的倒下。此種方式極易摔傷,確是相當危險。回頭想想,不知怎麼學出來的,現在寶島台灣,是單車出口王國,有各種尺寸款式,高低可隨意選擇,真是幸福方便多矣!

余學會之後,常偕同學遊覽附近風景,不過單車係向車行租用,按時計費,車況當然不佳,常出毛病,令人感覺相當苦惱。惟余以為騎車既輕便,又快捷,而省力,迎面微風拂來,有一種神清氣爽感受,所以我愛上了它。目前已屬耄耋之年,依然不願放棄。在近距離範圍之內,猶樂此不疲。有勞姚中將佐治、湯中將良浩、徐將軍培清、鄭將軍咸歡等長官知友,聞訊大為吃驚,力勸勿再冒險。余不敢違拂諸公美意,表示接受和感謝,但仍陽奉陰違,真是罪過罪過。

余育有兩個男孩,讀高中及大學,都是由板橋住家先騎一段,再換搭火車赴台北。彼等車技為我親授,賴此通學多年,十分方便。嗣後三女誕生,亦使嫻熟此技能,俾不遜於其兄也。

⒈煞車失靈

一九四七年民國三十六年,抗戰業已勝利。國軍編遣軍官,皆集中各地軍官總隊待命。國防部經考試甄選有軍校學籍者為新軍幹部,於步兵學校集訓。余由南昌前往遵義,報到者凡八○○餘人,編為三個大隊。一二大隊住城中校區,三大隊住郊區高橋;余被編入三大隊第八中隊學員之中。

高橋距校本部約三公里,有沙石公路可通,路面凸凹不平。右側是懸岩絕壁萬丈深淵,左側傍山而行,路邊有磚砌排水溝。余乘一輛老舊單車,由高橋前往市區。沿途是下坡路,傾斜約三十度。車行逐漸加快,而煞車突告失靈,無法減速,更遑論停止。若任繼續狂馳向下猛衝,危險難以想像。倘不幸翻落右側深壑,必然粉身碎骨。相較之下,左側土山慘烈景況較為緩和,受創可能較低,而車子滑行越來越快,飛奔急馳而下,情勢危殆間不容緩,不許絲毫猶豫。權其輕重別無選擇,乃毅然連車帶人向左側山坡衝去,只覺一陣劇痛,昏倒於排水溝中。左臂骨折嚴重,全身傷痕纍纍,幸而本隊區隊長張樹霖先生(晉階上校健在台灣),在場目睹,將余扶起。其後之送醫療傷,不在話下矣!

⒉掉落深溝

一九六四年迄一九七九年民國五十三年迄六十八年間,余家定居板橋市台貿九村,鄰近四川路上有一所中華中學,創辦人卞堃校長有遠見、有魄力、善待人,知我已由軍中解甲,且係陸軍大學畢業,教育部認同之合格教員,乃敦聘我前往任教。感其隆情高誼,允承兼任兩班夜間部高中國文。有課之日,余通常以單身代步,往來經過背街小巷,並須穿越一條溝渠。是渠也,寬約五公尺,水深一公尺餘,溝上有便橋,橋寬二公尺,專供行人之用。橋邊未設護欄,橋面距水底約二公尺,橋上設有電燈,余來來往往習以為常。某夜由校返家,時值星月晦暗,巧遇電燈失明,余以駕輕就熟,毫不在意,仍然騎車而過。忽然「噗咚」一聲,連人帶車掉落橋下。奇怪的是我未曾摔倒,依然騎在車上,也無任何傷害,揆其原因諒係溝底平坦,水中無障礙與異物,且水有漂浮之力使然,故能僥倖如此也。不過全身變成落湯雞,一套新西裝因此報銷,弄得相當沮喪,而皮包內攜回批改之作文簿,有部份受損潮濕,真是難以交待,事後思之,這種乘車飛躍入水之實況,如能攝影紀錄下來,決不遜於電影中之驚險特技也,余歷此厄難,竟能毫髮無傷,豈非天佑愚陋乎。

⒊前叉折斷

常聽拙荊談及,渠外祖父莊公天賜先生,若干年前由西螺騎車前往斗南,中途前叉斷裂,彼身軀前仆,致前叉尖端刺入胸部,傷重死亡,此種奇異車禍,鄉里為之震驚,外祖母因而中年守寡,誠屬不幸者也。

一天,余乘車沿重慶路向板橋後站疾馳,行抵後埔國校附近,忽聞「卡嚓」之聲,兩手所握之龍頭,頓失依恃,空蕩飄忽無從著力,原來前叉折斷。此種突發狀況,倉促間實難應付。但余心內存在著一種潛意識,即上體不能前傾,以免遭受戳傷,乃努力向右方倒下,摔在路傍。沒有用手掌支撐,而是以兩拳著地。想係兩手來不及拋棄而猶緊握龍頭之故也,此舉使兩手指關節受傷嚴重,腫痛不已。榮總診治期間,每一關節連續多日注射止痛劑「可的松」,久久方告痊癒。

鄰居聞訊,莫不嘖嘖稱奇,咸認余處置得宜,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家人亦託詞上天庇佑,乃能逢凶化吉也。

⒋誤入深坑

松山新城係由空軍眷村改建,由於規劃完整籌建得宜,巍然聳立氣派非凡。其間繁花似錦綠草如茵,而且巷道廣闊,路樹成蔭,亭台樓榭錯落散置,不僅為居家好地方,亦為休閒散心好去處。村內設有市場,一應什物莫不齊備,故余恒乘車往來穿梭其間也。

村內行樹,並非完全栽於兩側,有些種於路中,先挖好洞坑,然後移植成木於其中,坑洞深約二公尺,直徑約一‧五公尺。尚未栽樹之空洞,其中積滿雨水,亦有被棄置之鐵件木石等雜物。主事者為求美觀,並防止意外,於洞口設有圓形框蓋。因其色深黑,疑似鐵質所造,極為牢固者也。

一天,余由市場穿出,走向猶未植樹之巷道。四處寂無一人,亦無任何障礙,只覺有一團黑影,閃爍在余身傍,余頓感神志不清,莫名其妙,迷迷糊糊,騎車越過洞坑上面,殊知框蓋乃木質所製,且腐朽不堪。於是連人帶車掉入坑內,良以洞深坑小,雜物交錯,自忖碰撞難免,災禍必深,所幸吉人天相,卒能安然脫險,事後思之:真是蹊蹺,為何捨正路而弗由,逕自墮入深淵,若非鬼怪從中作祟,怎會發生如此錯誤?(全文未完,容後再續)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5期,民國9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