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顆被歷史塵埃掩蓋的將星──姜梅齡將軍

姜雪梅 

歷史是公正的,但有時也會是無情的、模糊的,甚至會是被扭曲的。一位在推翻封建專制統治,建立民國的大潮中急流勇進,叱吒風雲的革命英傑,在組建雲南新軍的進程中竭盡心力、成效卓著的軍事專家,一九一二年在平定西藏的戰鬥是身先士卒的指揮官,在堅決反對袁世凱竊國稱帝的護國戰爭中是雲南護國軍的參謀長,在堅決擁護孫中山先生的革命主張,放棄既得利益,慨然率師北伐而不幸遭受突襲以至陰溝翻船以身殉國的一代名將,原滇軍總參謀長姜梅齡的事跡,最能說明這個問題。近年大陸歷史研究漸趨撥雲見天,在被歷史塵埃掩埋了八九十年之後,梅齡將軍的事跡因《姜氏族譜》及彌勒地方史志之編寫,以及省檔案館史料的披露而引起專家學者和有關當局的重視。「仰之彌高,鑽之彌堅」,正是現在許多研究者及我本人對梅齡公人格、事跡的認識和感受。

姜梅齡,字鼎和,清光緒八年(一八八三年)生於雲南省彌勒縣十八寨(後稱虹溪鎮)西門街一個世代以耕讀為業的書香人家。父姜漱泉為當地名醫。伯父姜瓊英曾中京試武進士,文武雙全,具有強烈的愛國精神,梅齡幼時即深受其影響。

梅齡公少懷壯志,品學兼優,在鄉受業于名師姜東海先生,後赴昆入大儒陳小圃學堂,旋以優秀成績考取官費,留學東洋習軍事,畢業於日本士官學校第六期。在日期間,即深受孫中山先生思想影響,積極擁護孫中山革命主張,一九○六年加入同盟會,為第一批入會的雲南留學生。

關於梅齡前期的革命事跡,在當年雲南督署秘書長周鍾岳為梅齡父親遷葬的祭文中有這樣一段敘述:「辛亥五月以優等畢業,由部調歸京師。六月任保定陸軍學校教官。八月武昌首義,海內豪傑風起雲揚,梅齡亦由京師奔走大江南北。時江蘇雖已反正,而金陵負固未下,乃至蘇州謁都督程公,說以南北軍機及金陵形勢,即任江蘇督署參謀部第一部長。適同志滬軍先鋒隊洪總司令承典約攻金陵,曆十餘晝夜克之。九月蔡公與滇中同志嚮應,電促歸滇,飭長衛戌部參謀兼訓練志願兵教導隊,為滇軍模範……」。

一九一二年英帝國主義陰使西藏達賴喇嘛叛亂。滇、川兩軍受命分兵出擊。梅齡公任西征軍司令官殷承讞的參謀長兼右縱隊指揮官。師出麗江、中甸,直趨鹽井、鄉城、與叛軍激戰于甕水關,大獲全勝,藏亂得平,穩定了祖國的西南邊疆。冬季還師後,「奉部令長督署參謀」、「繼至京師任訓練總監部《軍學》編輯」。(見周鍾嶽《祭文》)。

一九一五年袁世凱竊國稱帝,蔡鍔將軍繞道海外回雲南起兵護國,梅齡亦由陸路潛回雲南。蔡任護國軍第一軍司令,梅齡公繼羅佩金將軍後任參謀長。護國軍兵出四川,擊潰袁逆重兵後又順江而下,大敗袁軍主力吳佩孚部,直取宜昌,武昌震動。全國各省紛紛嚮應護國,袁賊無奈取消帝制,宣佈退位,急憤而死。

(姜梅齡任滇軍總參謀長職事,見雲南省檔案館《滇軍所屬各部組及成員名單》)

二十世紀初葉一段時期,梅齡曾以少將軍銜出任雲南講武堂教官。先生學術俱精,以身作則,更常對學生痛說朝鮮、安南(越南)亡國之辱,激勵學生愛國圖強精神,深受學生愛戴。雲南講武堂不僅為雲南,也為全國以及周邊受帝國主義壓迫國家培養了一大批優秀、傑出的軍事人才。

(姜梅齡任雲南講武堂教官職事,亦見雲南省檔案館《雲南講武堂組織登記表》)

一九一七年北洋軍閥段祺瑞撕毀約法,孫中山號召護法靖國。雲南首先組成靖國軍討段。顧品珍任靖國軍滇軍第一軍軍長,姜梅齡任參謀長,出兵四川,攻佔重慶,擊潰段部吳光新軍,有力地打擊了段祺瑞的囂張氣焰。

護國戰爭勝利後,蔡鍔將軍病逝于日本,唐繼堯積威日重,居功自傲,妄言「孫中山創建民國,我再造民國。」肆意擴充武力,表面上對孫中山虛與委蛇,暗中投靠北洋軍閥,欲稱霸西南。此時,趁護法靖國之名,在四川不斷挑起戰亂,禍及川、滇軍民,以至哀鴻遍野、怨聲沸騰。于眾叛親離之際,顧品珍將軍順應民意,率兵回滇倒唐,重組滇軍司令部,顧品珍任總司令總攬軍政民務,梅齡公佐之,重整民政、財政、建設、教育、實業等廳,厲行廉政,發展生產,滇政為之一新。

一九一二│一九二二年,孫中山全力組織北伐,滇軍積極回應。孫派秘書張佐承到雲南與顧、姜聯繫,商討組織北伐軍出師大計,並委顧品珍為雲南北伐南路總司令,姜梅齡為中將參謀長。

顧、姜不計既得利益,將滇政交與金漢鼎將軍(先是交付劉祖武將軍,劉因病亡故),毅然誓師出發。然當準備就緒,軍集宜良。曲靖一帶,將開赴廣西桂林與孫大帥會師時,下野出逃、在廣東與軍閥陳炯明勾結的唐繼堯已悄悄回滇復辟。唐一面串通舊部策應,一面下令收買滇南匪首吳學顯,抄小路趁黑夜突襲顧、姜設在宜良天生橋的司令部。由於就在近旁的顧軍主力范石生部首鼠兩端,並為保全實力以圖個人發展,竟臨陣拒令馳援而向東撤逃。顧、姜身邊只有一個警衛營,孤立無援,傷亡殆盡,顧、姜兩將軍竟同時犧牲於陣前。〔范為顧軍部下師長。滇軍護法靖國由川撤滇時,因其炮兵團改編,范虛報軍餉,被顧嚴厲查責,懷恨在心。這次乘危藉故泄私報復。故原石部營長安恩溥(後為龍雲得力幹將,任民政廳長)曾說:「我認為顧品珍非死于唐繼堯、黃成伯,實死于范石生之手。」(見《雲南文史資料選輯‧第二輯‧安恩溥專文〈顧品珍之死〉》。同時也見原憲兵十三團長王栩專文《愛國將領姜梅齡》)

唐與姜是留日同學,私人關係尚深,曾在梅齡為父姜漱泉公遷葬時親寫祭文奠贊:「……我瞻公兒肝膽英雄,效東方贊敢告無窮。」(資料存雲南省檔案館,有影印件載《姜氏族譜》)後來志向各異,成了政敵。現在復辟成功,迫於政治壓力也不敢做得太絕(事變後孫中山先生曾在桂林發表講話痛斥唐繼堯罪行,《孫中山文集》有載),於是默允姜氏門人將梅齡遺體收殮,厝于昆明清門寺(亦稱蕭寺,在原昆華師範學校附近),是年姜梅齡公年僅三十九歲。

梅齡公一生追隨孫中山革命,豪俠儒雅,廉潔自律,雖身居高位,滇省軍權財權在握卻錙銖無取,軍帳為家,未置任何私產,更未納妾使婢,家中只有原配宣氏相伴。殉國後,由族人主持將二女兒若蘅點主立嗣。若蘅在後來的政治生涯中繼承父志,從戎仕警,成為佼佼不群的傑出人物。

唐繼堯死後,龍雲當了雲南省主席,報請中央,於一九三五年為姜梅齡舉行了公開的追悼會,充分肯定了姜的革命業績。會上除有龍雲等軍政要人的百餘幅輓聯、祭文外,還掛了一幅中央軍政部長何應欽撰寫的輓聯:

蕭寺十四年 冷雨淒風寒俠骨

昆明一萬里 碧雞金馬伴英魂

由於嗣主二女姜若蘅遠在南京求學,梅齡將軍遺骸暫由族人匆匆土葬于昆明西山龍門側下,未立墓碑,當時僅有族孫姜永清寫有一聯輓祭:

護國名將平藏倒袁紅土一抔落荒山

滇池清風西山明月英名萬代垂千古

梅齡公生前任《軍學》編輯時多有軍事論文發表,其中一篇論聯省協防鞏固邊防的著作據滇軍宿老稱,被當年軍界權威楊杰視為宏論大著,列為陸軍大學教材,情況如何,有關學者正循線索調查研究。梅齡公出征北伐時,曾有戎裝巨照一幀留宅,大陸土改時,被鄉民作為「勝利果實」抬走,今雖多方尋找,早已蕩然不見。梅齡公出生的老宅被沒收公用,今已由地方文物部門計劃收回保護,建成「將軍府」、「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梅齡公的遺骸如今仍靜臥在荒煙蔓草的土塚中,族人正積極商議,為之樹塊墓碑,俾將軍之偉績人品成為激勵後人之豐碑。

歷史是公正的。塵埃終歸掩蓋不了歷史的真實。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5期,民國9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