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元將軍在抗日戰爭中

魯天寧 

魯元,字子真,一九○七年農曆冬月十二日生於雲南劍川。畢業於黃埔軍校六期。在其戎馬生涯中,為國家、民族作出卓越貢獻,尤為光彩的一頁,當數八年抗戰中的鐵血征程。

魯元素懷復國之志。「九‧一八」事變以後,他在寧鎮澄淞(今南京至上海一帶)四路要塞司令楊杰將軍麾下任工兵總隊少校隊長。一九三二年,「一‧二八」淞滬抗戰爆發,魯元調任進擊軍總指揮部少校作戰參謀,參加抗擊日軍的戰鬥。

一九三七年「七‧七事變」後,日機狂轟濫炸洛陽,魯元任職之中央軍校洛陽第一分校遷至陝西漢中。此時,魯元曾應西北聯合大學之聘,教授中國文學史。魯元從來學不間斷,即使是戎馬倥傯,軍務繁忙,也是如此。他對經史、文學研究頗有造詣。

一九四○年春,魯元調任中央陸軍第五十八軍少將參謀長,指揮部隊先後參加了武漢會戰、南昌會戰、第一、二、三次長沙會戰,收復湘北九嶺等戰役,重創日寇,屢建奇功。

一九四三年冬,日軍第三、十三、三十九、六十八、一一六等師團一○餘萬眾向我第六戰區大舉進攻,常德會戰拉開帷幕。常德乃洞庭湖西岸戰略重鎮,為六、九兩戰區湘西北之接合部。五十八軍於十一月二十八日奉令西馳援攻常德,與頑抗之守敵展開巷戰,白刃相接,反復爭奪,敵終以傷亡慘重而狼狽潰北,常德完全被我克復。

戰役勝利結束,魯元任代理軍長兼常德警備司令,處理戰後事宜。常德收復後,從各地扶老攜幼歸來的有四五十萬居民,食宿等生活問題,亟待解決,刻不容緩。若待呼籲各方救濟,則遠水近火,殊難濟急。魯元號召全軍將士,節食三週,以解民困。全軍將士,踴躍響應,將所節省的軍糧數十萬斤,及所存冬服等,分屯四處,布告居民,按口領用。同時派遣醫務人員攜帶軍部和師部全部藥物,會同政工人員,動員全軍將士,深入市郊鄉村,免費為民醫病,積極進行撫慰,建築臨時屋解決人民居住問題。並電請各有關部門,迅速救濟災民。在魯元將軍的努力下,災民們得到妥善安置,紛紛稱頌魯元將軍的義舉。

一九四四年夏,侵華日軍糾集華中、華北及沿海地區陸海空軍計三○餘萬眾,於五月底分由湘北、湘西、鄂南向我九戰區進攻,重點指向長沙、衡陽地區,發動極其凶猛之長衡大會戰,亦即敵我最後一次在華中之大會戰。時魯元任戰區前進指揮所中將參謀長,率領所部與日寇精銳師團激戰數月,終將敵人圍殲於攸縣、茶陵地區,殘敵奔資興等縣,五十八軍跟蹤追殲至郴州、樂昌。所剩無多的殘敵,逃入韶關,被我粵邊守軍所殲滅。

一九四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五十八軍在郴州奉司令長官部電令:著立即由駐地赴寧岡、井岡山、遂川堵殲由贛江西岸南下之敵,保衛我遂川國際機場。十二月二日,全軍星夜到達指定地區。此時,魯元代理五十八軍軍長,當即部署:以新十一師扼據新城、黃洋界、茨坪之線,新十師主力扼大井至遂川之線,軍司令部直屬部隊及新十師之一部,位置寧岡,機動使用。同時令全軍占領陣地,徹夜構築工事,嚴陣待敵。

八日十一時,敵先頭部隊約一加強聯隊與新十一師前哨接觸。隨後敵大部竄達黃洋界,新十一師將士奮勇當先,迅速包圍敵人。魯元親自督戰,猛殲頑敵,殘敵倉皇循黃坳山林亂竄,悉為伏擊部隊及戰地人民武裝所殲。

據魯元本人回憶,是役全軍將士攻必克、守必固,在水淹半截的戰壕裏蹲伏達半月之久,不少官兵負傷部位潰爛生蛆,仍堅持不下火線。滇軍將士捨身忘死保家衛國之忠勇壯烈犧牲精神,於此可見一斑。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天皇宣布無條件投降。陸軍總司令何應欽命令全國各戰區司令長官,分別在各戰區接受日軍投降。魯元被任命為華中中將受降指導官,進駐華中,代表第九戰區司令長官接受武漢沿長江至安慶地區日軍的投降。

九月十四日,在南昌舉行華中受降大會。會上有我方高級將領、校尉級官、士兵代表、美英盟國武官、友軍代表以及江西省各界代表、社會人士、中外記者出席,儀式莊嚴隆重。會上,魯元對投降的華中日軍官兵訓話。他追溯了中日友好往來和文化交流的歷史,指出日本政府壓迫本國人民,侵略中國,奉行軍國主義的可悲下場。日本人民和有識之士,應乘此奮起,根絕帝國主義制度,徹底鏟除軍閥餘孽,建立民主自由國家。魯元講話過程中,全場人士包括日軍投降代表,掌聲不斷。四十餘年後,魯元回憶起這段歷史,依然抑制不住內心的興奮,揮毫賦詩:「生平一大快懷事,獨喜華中受日降,骨岳血淵八載戰,終將萬代國威揚」。

二○○○年一月十三日,魯元終老昆明,享年九十有三,按其生前囑告,安葬於昆明西郊玉案山麓。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5期,民國9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