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青水綠 康寧和諧

古白民嚮往的桃花源──解讀大波那青銅文化

王耀庚 

古往今來,無論是東方或西方,人們一直把建立和諧社會作為美好的追求。特別是在中國,追求天人合一、節人欲,實現社會平等、安寧、和諧,一直是思想文化的主流。

早在戰國時期已進入農耕文明時代的白族先民就崇尚這樣文明理想的社會。這種崇尚也成為他們的宗教信仰,他們用簡明形象的線條和圖紋,將崇信繪製成圖騰、神祗,在祭祀大典等禮儀活動中供奉祀典。成為應用最廣泛的祭祀偶像。

十分有幸的是,這種圖騰文化也鑄造在大波那銅棺上(銅棺的主人民間傳稱他為勃弄王)。一九六四年三月,在一次施工中被偶然發現。銅棺的出土讓我們很有幸地目睹它為我們珍藏的這一歷史文化。

藍天碧水,青山綠地,是現代人時刻嚮往的夢中家園,這樣優美靈秀的生活環境,也是古白民的理想追求和願望。鑄造在大波那銅棺上的圖騰文化生動形象地向我們展示了這一理念和嚮往。

繪製在銅棺兩側(圖1)的水波紋,波紋漣漪,回環靈秀,這是綠水常流,水美的象徵。繪製在銅棺蓋上的(圖2)三角紋是群山環抱,青山疊翠的標誌。兩個棺蓋拼合的棺脊上,有三把小刀狀的製作物,是山巒起伏,高峰聳立的形象(圖3)。

縱觀兩側和棺蓋上的整體圖紋形象,寓意十分顯明:群山環抱,綠水常流不僅是古白民擇地居住嚮往的地方,也是古白民和「勃弄王」這樣的權貴人物,百年之後追求回歸最理想的境地,這也成為他們的信仰,是他們心目中最神奇夢幻的仙景,理想中的桃花源。

白族先民崇山敬水,愛山愛水,生前他們依山靠水而居,在山水間生產生活,生存發展著。一代代人的繁衍都仰仗著山水的哺育滋養。山水對他們有養育之恩,他們對山水有著生死之戀、難以割捨的情懷。因此,即使在百年之後,他們也夢寐以求,回歸寄居在青山疊翠、綠水靈秀的山水間。他們對山水有著一種永不消逝的輪回情節,他們視山水為衣食父母,他們自視為山水之子民。因此,他們敬山水為圖騰(祖先)、為保護神。這也是「勃弄王」至親至友,將山水圖騰形象很精心地鑄造在銅棺上的根由。

「宗教是古代民俗的貯藏器」,這結論已被公眾所認同,通過古白民這一原始宗教的研讀,早已沉沒在史海中的農耕初期文化(古白民樂山樂水的民俗和崇信)被我們鉤釣浮出水面。大波那銅棺為我們珍藏的這一歷史文化,成為古白文化中史前文化的珍本,成為不可再得的孤本真存。

白族先民愛山愛水,對青山綠水有著很理性的追求和嚮往,這是祖祖輩輩家居農耕於山水間,沉澱了人類在進化過程中的經驗,集採集、漁獵,不定居畜牧和定居農耕各個時期的經驗升華;也是以蒼山洱海為代表的秀美山川,長期滋養孕育出來,很樸實的審美情懷。特殊的地域文化培養出特殊的地域風情。白族民俗視青山常在、綠水環繞為風水寶地,依山擇地而居,住居講求向陽窩風聚氣,家家門前流水,戶戶栽花養蘭,敦厚寬容、淡泊禮讓、道法自然的文明俗信,就是山水文化長期培育出來的。這種文脈一代代傳承相因,因時而進,成了白族文化中很亮麗的特色文化。逐本尋根,透過大波那青銅文化的解讀,我們可以清晰地了解這種地域文化深厚悠久的歷史淵源。

人壽年豐、衣食有保、康健安寧、老有所養、小有所成、清吉和順、睦鄰友善、寬厚禮讓、天人共應、祥和喜慶、社會和諧,這也是古白民崇向的理想社會。

這樣的理念和境界也清晰地鑄造在大波那銅棺的棺首(圖4)和棺尾上(圖5)。

棺首(圖4)的圖騰形象可以簡括為「鎮惡」和「驅魔」兩個內容。上半圖是鎮惡:一虎一豹神勇剛正,無畏地向一只野豬攻擊,要制伏牠齜牙咧嘴、怒目圓睜的掙扎和反抗。

在農耕社會,農田作物的收穫是家庭的主要衣食之源,而對農作物危害最大的是野豬的恣意毀壞。農民半年的辛勤勞作眼看就要收穫了,常常被毀於一旦間。但野豬狡黠,豬性桀驁,難以防患。民間常視野豬為「禍首」。崇信自然萬物有靈的古白民祈檮神勇無畏的虎、豹很有作為地懲治「豬害」,期望天人感應、風調雨順、物阜年豐,衣食有保。這也是他們信奉教義,祈求多種神靈賜福免災的最大心願。

下半圖可謂「驅魔」:七只神鷹凌空盤旋,輪流攻擊一只似狐非狐,似貓非貓,又似齒蜥類的怪獸││這是古白民傳說中的「蠱毒」形象。在傳說中古白民視蟲毒鬼魅為一切病害的禍根,而神鷹不僅能識別這種病魔,而且是制伏他們作孽剋星。古白民對神鷹的敬奉,就是企求在神人感應中驅魔除邪,確保人間青吉平安。特別是祈求神靈護佑嬰幼兒都能順利成長,家家後繼有人。這也是農耕文明時代古白民最大的心願。

棺尾(圖5)所繪製的圖象是:通過神靈共應「鎮惡」、「驅魔」之後,最大的禍首││「豬害」被制伏,牠無力反抗,也不能危害釀災了。傳播疾病的禍根││「蟲毒」也被制伏,牠也無力作祟了。在神靈(虎、豹、神鷹)的庇護中,民眾辛勤勞作得到了切實的保護,豐收有望,衣食可保;男女老少的健康也有了保障。一切生靈、弱小的飛禽走獸,在神靈的庇護中都能安詳地生活著,各得其所。恬靜的田園風光,清明寧靜,處處喜慶祥和、鶯歌燕舞、鳥語花香。這就是古白先民憧憬中的最理想的樂園。

辯證唯物主義者認為:神是按照自己的模樣和需要創造出來的。古白民在農耕社會初期,由於受生產力和思維能力低下的限制,他們創造出來的神靈也很土俗,他們所憧憬的美輪美奐的「樂園」也很質樸,有濃厚的鄉土味。與以後的「人為宗教」(馬克思語)相比,這種「童年時期」的夢幻美景缺少的是莊嚴神聖和富麗堂皇的大氣。也正是這種充滿了古白民樂山樂水,追求康寧和諧的鄉土文化,顯示了古白民族宗教信仰的區域性、時代性和民族文化的鮮明特色。這種獨特的思想理念和感受,貫徹古今,超越世代,跑進了一代代白民的心中,並在靈魂深處紮了根,影響遍及各個方面。孕育了深厚的文獻名邦的白文化,為世人所共享。

(文中圖片附錄於後,圖片參照雲南省文物工作隊《雲南祥雲大波那木楟銅棺墓清理報告》)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6期,民國9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