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塞之戰

江山 

世人熟悉的「金三角」,事實上既無「金」,也無「角」,正確的解釋,應是「泰緬寮邊區」。

民國四十九年秋,展開了一場攻防戰,我游擊隊受到國際壓力,撤出邊區。

一、兵力佈署

㈠我方:

一、路東(又稱東線),由緬甸景棟通往大其力,直到泰國。是沙石路,防區以公路劃分,路東一二四軍,雲南總部,各直屬單位,縱隊,地理位置,自三島,猛馬、猛勇、猛白寮江拉之線駐防。

二、路西(西線),三五兩軍,北卡支隊,滄縱緬隊,沿卡拉山、薩爾溫江、猛因、猛研、猛戈猛龍、南洋塞到老羅塞、萊東之線駐防。

兵力編制,內外總合,約估約四│五萬人之數,其中以三五兩軍,人數最多,且水準亦較高。

㈡敵軍:

緬軍為主攻:大約八個步兵營,一個戰車旅,一個砲兵群,空軍一個中隊,機型是二次大戰時,英國製「吸血鬼」型式戰鬥機,有兩挺機關砲,可加掛若干炸彈,以世界軍機的標準而言,它已落伍,但用在叢林作戰,對地面低飛炸射,仍有它的威力。

中共軍為助攻:(實際是主攻)兵力五個師,一個加強團,再加有山地特戰訓練的成員。

老黑軍:約三千人,少數有俄式轉盤沖鋒機槍,其他多挑長矛、鬼頭刀。

二、雙方作戰部署

我方:各單位採重層配置,調整陣線。東線部隊接近中國大陸,集中火力,打擊來犯之敵。

西線部隊,掩護總部側翼,確保湄公河後衛之交通,必要時再抽調兵力,相機支援東線。

敵方:緬甸陸軍配備山砲、戰車,正面進攻游擊隊,空軍由前進管制區,引導攻擊重點,步兵跟進。

中共軍側翼滲透防區,攻佔重要據點,配合緬軍,壓縮包圍圈,掌握局部優勢後,集中主力將游擊隊殲滅於孟白寮江拉之線。

老黑軍,對西線實施強力騷擾,如進展大,緬軍後續部隊,再抽調兵力,擊破三五兩軍防線,直逼湄公河,截斷總部退路。

雲南總部於夏末秋初,通令各單位:眷屬後撤,防務加強整備,加強偵搜、編組機動部隊。打擊滲透之敵軍,並劃分切斷進入景棟方面之道路。江橋在必要時予以爆破,路東路西部隊防區採縱深配置,可行逐次抵抗。

各部隊受命後,開始在防區內,做好簡易築城,無鐵絲網,用竹殲鹿柴代替,必要時採機動作戰,避開敵人彈幕,以減少傷亡。

四十九年深秋,撣軍(擺夷兵)三百人,經徵得五軍同意進入防區,該軍並無戰力,只為爭取撣村獨立,希望配合反緬同盟,並爭取部份裝備,協助游擊隊作戰,五軍立即電報總部,並轉呈台灣,最後回電是不介入緬甸內戰,以避引起國際糾紛。

約九月初,我軍總部收到猛因方面拍來電報,所謂「中緬聯合戡界」,人員運動頻繁,研判戰鬥不久即將開始,西線部隊,士氣大振,各方區加強戒備。

秋末,台灣來電,領袖蔣公,要段希文將軍回台述職。

西線部隊,以五軍為主,三軍為協調單位,彼此尊重,同一戰場合作,在關鍵時刻,五軍軍長,仍毅然決定赴台,並將職務交副軍長代理,政戰部主任李崇慶上校,兼任軍參謀長,統合參謀作業。

㈢作戰經過

十月中,四軍防區三島猛馬,發生激戰,隨即被敵突破,楊萬章團長,率部突圍,進入五軍十八師猛研防區,整補後,取道猛海防區,到江拉歸建。

猛研方面,得到景棟情報:緬軍配合老黑軍,預定用空軍炸射,要奪取猛研,我駐防單位屬十八師、十七師一部,滄緬縱隊,經協調為減少傷亡,是夜兼程撤退,越過通往景棟公路,直達猛因,逃過被殲命運,重新佈防。

此時東線也發生猛烈戰鬥,防區遼闊,易被滲透,只好縮小防區,重點防守,但傷亡仍增加,因兵源補充不易,械彈不敷使用,在戰場上是很嚴重的事。

西線:猛六、猛戈,老黑軍全面進犯,當其進入陣地前緣,游擊隊火力全開,打得老黑軍,全面覆沒,屍首遍地。

在西線:三五兩軍,已熟悉其戰法,一次打退,老黑軍無法重整,再興攻勢。只是偷襲事件頻傳,十九師師長楊一波出外視察部隊,中途遇伏擊,腿部中彈負傷,師部被瓦解,十八師副參謀長某中校,騎著馬,正通過阿家彎不久,不幸,草叢中槍聲響起,連人帶馬,中彈身亡。

防區,再次縮小,兵力再集中,有效阻絕老黑軍偷襲行動,緬軍一看,老黑軍無法突破西線部隊,直逼湄公河的企圖,無法達成。似乎放棄對西線的重點用兵,並以陸空配合,步戰砲協同,直指江拉。

雲南總部,電令三五兩軍,派兵支援東線,五軍段希文將軍(此時已由台灣返回防區)即交代參謀長,抽調精銳部隊,調整裝備,組成特遣隊,並親自指揮,增援東線,是役蔣少良將軍(當時警衛營指導員)隨軍行動,鼓舞士氣。部隊經猛海,向東推進,到大湄公河時,河水暴漲,又無渡河工具,只好西岸佈防,防止緬軍滲透防區,直到掩護任務完成後,才回師猛龍。

五○年春,戰事更趨激烈。我軍傷亡甚眾。

此時:教導總隊長,夏超少將,戰場經驗豐富,憑他的直覺,認為這場戰役,不能再打下去,立即下令教導總隊,準備渡河工具,分梯次撤退。

總部遂即召開作戰會議,討論戰守之計。

總指揮官,柳元麟中將,堅持與陣地共存亡。

夏超少將,並曾奉台灣蔣經國先生之指示,相機撤離,於是指揮官方下令撤退。

渡江某月某日,拂曉前,總部、教導總隊、直屬單位、一二四軍之大部,分梯次撤出,順利完成渡江,轉往寮國邊境,東線部隊撤出後,敵軍晚半年內才到達。

三五兩軍,固守西邊防區,三天後才知總部已撤往南地,當然掩護側翼的任務已達成。三五兩軍立即將部隊撤往泰國邊境,迴鐘坡及老羅寨,分區集中調整防務。

老羅寨一條山脊,右邊緬甸、左邊泰國,平時相安無事。

現在,重兵集結,五軍與十五師石團,固守南洋賽,掩護軍之後衛,其他十六、十七、十八、十九、二十師,一個縱隊,再加軍部,蝟集山脊之線,軍必須佈置防線,並佈防空陣地,補給方面:糧食自給,械彈奇缺。前方敵人,已遂次攻佔猛龍(撤出時將房屋置施,全部燒毀!)阿家彎、猛海等地。

預判敵人,整頓鞏固後,將對老羅寨發起攻擊。

軍召開作戢會議,調整防務為重點,將重疊配置,並演練速分速合,以防止敵空軍炸射。

此時,最大困擾,就是械彈兩缺,情況嚴重,乃向台灣提出空援申請,旋得覆電,要求報告空投場確實位置及座標。

台灣來電指示,空投定明「天馬計畫」,大是在五十年元月底某日,中午約十二時,一架四引擎、B│二九重轟炸機,飛臨上空,地面部隊再度鋪上訊號布板,燃起煙火,飛機發現投落訊號,廿四包裝備,一次投下,隨後掉頭向東飛去!

廿四箱裝備,對西線的五軍來說,數量雖少,但對士氣興奮鼓舞,官兵弟兄們,個個雀躍萬分!

二月底電報通知空投四十箱,要早期完成地面導航準備。當天老羅寨山脊投落場,煙火材料、訊號布板都準備好,約十時許,一架緬甸偵察機飛臨上空,轉了一圈,即行離去,於是地面部隊立刻撤出布板。

中午,四引擎空投機按時飛臨,地面連絡人員,對空連絡促其返航,連續呼叫,均無回應,此時,敵機三架單引擎飛機,尾隨進入,並對空投飛機開火!空投機當即閃避及還擊,敵機兩架燃燒起火!墜燬大其力,空投飛機中彈,冒煙而後墜燬!有機員跳傘,我軍即派人搜救,三軍救護劉飛行員,五軍救護通信官王中校,兩位機員均獲接待及慰問,事後並透過外交途徑,派人護送回台。

「天馬計畫」挫敗!無法再行空投,對西線而言,是一大打擊,在糧彈兩缺的情形下,要以薄弱的裝備,去面對如蝗蟲一般蜂湧而來的敵軍,為避免無謂犧牲,必須另找出路。

泰緬邊境:有一小小土邦「固色國」,深山秘境,外人鮮少進入,有少數土著,緬軍約一個連兵力,以五軍實力,當時要將其攻佔輕而易舉。

五軍召開作戰會議,編組特遣隊,後緩部隊,分梯次進攻,並電呈總部報備。

泰緬邊區原始森林,毒蛇猛獸遍佈,能通行者,多為羊腸小道,急行軍穿越,備極艱辛,三天兩夜,過達端河,前衛部隊已到攻擊準備位置,當展開攻擊時,緬軍竟然毫不驚慌,沈著應戰,令人訝異!

段希文將軍下令,停止攻擊,撤回前衛,他認為突襲不成,變強攻一定有傷亡,部隊轉戰泰緬邊區,已較辛苦,不忍心造成傷亡,隨後接到總部電令,要到寮國集中,部隊暫停達端河谷整補。

晚間:澳洲電台:華語廣播,游擊隊進入泰國邊境,泰國政府,已提出「外交抗議,中華民國政府,也作了禮貌貌上的道歉!」

當時政府受不了國際壓力,已準備第二次撤台,接著是國防次長空軍中將賴名湯,到了曼谷,總政治部副主任王永樹中將,也到了邊區。

東線部隊,隨總部行動,第一梯次已轉往清邁搭機回台,剩下的分批撤出。

西線部隊,從緬北卡拉山區,一直打到老羅寨,萊東元線,且戰且撤!

蠻荒古戰場,鳥飛不下,游擊隊,戰死、病死、餓死、失蹤、受傷、埋沒荒草,不計其數,而今即將遠赴台灣,回首千里家園,父母妻子安在否?

游擊隊的故事,就是歷盡滄桑,一首悲壯的交響曲,有血、有淚、有愛、有恨!

現在:揮別過去,迎向未來。

五○年,三月中旬,西線撤軍完畢,傍晚到達清邁機場。

翌日十時許,部隊照飛行名單,依序登機,飛機在清邁跑道滑行,機長拉起機頭,騰空而起,向著早春的朝陽飛去!佛國的影子,拋在後面,地平線越來越模糊,弟兄們輕輕擦去,多年來愛恨交加的汗水、淚水!空留遺恨!

轟轟烈烈的邊塞之戰,功敗垂成,時也!命也!運也!多少憾事!空留遺恨!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6期,民國9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