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戰仁安羌

 新三十八師遠征緬甸、血戰仁安羌,以少勝多,擊潰強敵,
救出英軍一師,威名遠揚全球,親歷回顧。

中華民國駐印軍印緬抗日戰友協會理事長 楊一立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日本抱怨英、美大量運輸作戰物資給中國。即組成航空敢死隊,偷襲「珍珠港」。摧毀美國在太平洋的海軍基地。並揮軍南進太平洋,攻佔菲律賓群島。(菲國也有美國的海軍基地)。進而攻佔南太平洋諸島國。擴大了太平洋的戰爭。日本首相、東條英機於是野心發展,大東亞共榮。逐走西方帝國在東南亞殖民的勢力。

結盟 當時,在東南亞有英、美、法、德、澳、葡、荷等國的殖民帝國,都沒有聯盟關係。「戰」,都是各打各的戰,都不是日本軍隊的對手。於短短時間內,即被日軍席捲。因此,原本單純的中日戰爭,便發展成為東、西聯合的第二次世界大戰。

由於情勢極劇性變化,牽動了中國「蔣介石委員長」,美國「羅斯福總統」、英國「邱吉爾首相」、俄國「史達林總統」。四國領袖在開羅召開聯合會議,組成同盟。並向全世界聲明,聯合對抗德、意、日軸心國的共同宣言。

遠征援英抗日 一九四二年元月,軍事委員會以第五軍、第六軍、第六十六軍,編組成「中國遠征軍」,兵員十萬人。揮軍出征緬甸時,場面何等狀觀。陣容十分威武,氣慨非常昂揚,空中有飛虎隊的飛機掩護。第五軍有百部各式各樣的車輛、裝備、坦克車、大砲車,以及各種輜重汽車,似鋼珠巨龍。沿雲南新建完成之滇緬公路,自昆明,經楚雄、下關,出保山、渡怒江,過龍陵,越芒市,直奔畹町出國門。沿途鬥志多麼高昂。我滇西的老百姓敲鑼打鼓、興高采烈,挾道歡迎中國遠征軍出征。遠征軍出征路上唱出激昂的遠征戰歌:「槍!在我們的肩膀,血!在我們的胸膛,到緬甸去吧!走上國際的戰場……」。是多麼威風神氣,英雄式的進軍。將士群情激盪、熱血沸騰。官兵幾乎忘記自己是迎著槍砲聲去殺鬼子的。更幾乎忘記緬甸是既陌生又充滿危險!部隊已漸漸深入緬南腹地:「仰光」首都附近地區。中國遠征軍根本沒有到達仰光。

緬甸 地形極其複雜,高山環繞,地勢北高、南低,河流交錯,密厚的熱帶叢林、草藤,遍佈全境。交通不便。每年五月十五日│十月十五日是雨季,十月十六日│五月十四日是旱季。火熱的氣候、氣溫常常高達攝氏四十三度C。當年遠征軍出征時,還是穿著厚厚的冬裝。(服裝一事另詳)中國遠征軍官兵對緬甸的語言不通、地形不熟、氣候不適。這時,中國遠征軍參謀團之軍事將領,才強烈的感覺到自己是外籍兵團。在別人國家土地上進行惡劣的戰爭。

緬甸敵我態勢 一九四二年一月│四月。(附地圖)日軍南方軍區,第十五軍、軍團長飯田二郎,率領第十八師團、第三十三師團、第五十五師團、第五十六師團、戰車兩個聯隊,野戰重砲三個聯隊。山砲一個聯隊,高射砲兩聯隊。工兵三個聯隊、汽車三個大隊。航空第三飛行集團、第四飛行集團、第五飛行集團,泰國雇佣軍一個旅團等,總兵力約十五萬人。分陸海兩路進攻緬甸。陸路自泰緬邊境進入,攻佔毛淡棉之後,再向棠吉推進。海路也向仰光海岸順利攻破英軍防線,分三路向緬甸南部進攻。

盟軍 分為三個防區:東路防區、中路防區、西路防區。中國遠征軍指揮參謀團司令部設在「眉苗」。

東路防區:(左側)為中國遠征軍第六軍、軍長甘麗初所轄:第四十九師師長彭璧生所部,第五十五師師長陳勉吾所部,第九十三師師長呂國銓所部。總兵力約三萬八千人,擔任緬甸東部薩爾溫江西岸線的防務。

當面之敵,為日軍第十八師團先頭部隊,兩個聯隊,另有第五十五師團不足額的一個大隊,工兵大隊、砲兵大隊,泰國雇佣兵旅團,兵力共約五萬人,從泰緬邊境、由緬奸數十人帶領穿越山林。渡過薩爾溫江,攻佔毛淡棉等東側江之西岸部份地區。

中路防區:(正面)為中國遠征軍第五軍。軍長杜聿明所轄新二十二師師長廖耀湘所部,第九十六師師長余韶所部。第二百師師長戴安瀾所部,以及軍直屬獨立六個特種兵團,和五個獨立營部隊,總兵力約五萬五千人。

當面之敵,為日軍第十五軍第五十五師團和第五十六師團以及獨立特種兵團。(戰車、工兵、砲兵)總兵力約五萬六千人。

西路防區:(西側)為英國駐緬總司令亞力山大將軍所轄英軍第一軍團,軍團長史琳姆將軍所轄英軍第一師師長斯高特之三個步兵旅團,及英印軍第十七師師長史密斯之四個步兵旅團,和英軍第七裝甲旅。(坦克車一五○輛)另有駱馬騎兵大隊,英軍駐緬甸空軍指揮部,飛機六十架,總兵力約十三萬人。

當面之敵,為日軍第十五軍、第三十三師團及特種兵獨立聯隊(砲兵聯隊、坦克聯隊、工兵聯隊)總兵力六萬人。

戰爭無情資,空軍被殘滅 一九四二年三月二十一日│二十三日。日本空軍第三、四、五飛行集團、出動三百五十架次飛機。摧毀了英國駐緬甸仰光飛機場的空軍。令盟軍在緬甸所有行動造成不便,就增加部隊運輸困難!我新三十八師是於一九四二年四月上旬進入緬甸的部隊。自腊戍秉火車進到曼德勒時,曼德勒城市區已被日本空軍轟炸第三天了,滿城臭氣薰天,市區道路炸彈坑阻斷交通。師之行動也立即受到空中襲擊的危險。白天時時躲空襲,大多數行動,都改在早、晚或夜間,十分辛苦!

自從日軍攻佔毛淡棉之後,即以絕對優勢兵力,分成三路向北進攻緬甸。英國三月七日放棄仰光以南海岸防線陣地。英軍從毛淡棉之役開始,部隊被俘八、九千人,傷亡損失慘重,半數部隊沒有了。其後英軍部隊都是節節敗退,訊息實在令人難過。

東路戰況:中國遠征軍第六軍受命部防棠吉,羅列姆,及薩爾溫江西岸防線。長達上千公里,限於兵力不足,不論是正面,還是縱深,都難以設防,這個是佈局上的錯誤,實在是應由中國遠征軍參謀團指揮司令部,代司令官蕭毅肅負兵力部署不當之責。蕭代司令官只看正面,未注意側面,令緬甸戰局惡化!日軍第十八師團在緬奸二三十人的帶領下,繞過棠吉,利用我軍之空隙,直插西堡、腊戍,迅速攻陷我軍後勤基地「腊戍」。又遇上第六十六軍之第二十八師劉伯龍駐守腊戍的部隊,不戰而潰逃。因此整個第六軍與中國遠征軍參謀團指揮司令部失去聯擊,令緬甸的戰局變惡化!

中路戰況:我軍第五軍第二百師戴安瀾所部,自一九四二年三月十八日,孤軍深入同古奉命死守,與敵軍第五十五師團激戰於同古、西唐河、庇尤河等地區到三月二十九日。日軍以坑道戰術,將同古守軍西、南兩面,第一道防線據點一一炸毀,繼以步戰聯合攻擊,與守軍二百師展開市區巷道戰、逐屋爭奪戰。第二百師孤軍懸於緬南,糧彈俱缺,情勢危殆。杜聿明軍長鑒於新二十二師自曼德勒馳援被組。遂命二百師撤至西唐河東岸,向北轉進。第二百師於同古作戰十二日夜,殲敵甚夥,陣亡,黃行憲、曹成,黃景昇三個副團長以下官兵一千餘人!但在戴師長的戰陣指揮、戰術、戰鬥,均表現優異。二百師在同古前線,新二十二師在曼德勒,第九十六師部分滯留國境內,特種兵團大部份滯留在運輸道路線上。前後方分離一千多公里,有違戰略用兵原則。失策之處頗多,其責任應由軍長以上長官擔當。

猖狂搗蛋,緬奸從中搗鬼,使運輸滯緩、梗阻,依然如故,主戰師沒有重武器火力支援作戰,白白犧牲眾多官兵。

西路戰況:英軍部隊於仰光地區防線又是不戰而撤退,到達馬格威時,因為英軍又要再放棄馬格威,退守仁安羌油田的消息,又被緬奸傳到日本南機關毛淡棉指揮作戰中心。日軍即下令第三十三師團派出二一四、二一五兩個聯隊兵力,迅速繞至仁安羌北面之拼牆河北岸渡河處,將退到仁安羌油田地區的英軍部隊包圍起來。

一九四二年四月初,蔣介石委員長專機飛到緬甸曼德勒,立即趕到「眉苗」。中國遠征軍參謀團指揮司令部,召集入緬將領開軍事會議。此時,盟軍與日軍作戰,引發緬甸軍民心慌,人民逃離家園,羅卓英司令官、林尉將軍等,聽杜聿明軍長的報告後,蔣委員長決定放棄平滿納的會戰。命令中國遠征軍參謀團指揮司令部,立刻組織準備「曼德勒會戰」,把最後的勝敗賭注「押在曼德勒會戰上」。

眉苗會議,所有與會將領向蔣委員長面前共同公推新三十八師師長孫立人將軍擔任「曼德勒衛戍司令」。孫將軍義不容辭,承擔了這項重任。這是中國將領在外國地域重要都市,擔任軍事行政長官的第一人。但此時此地,緬甸戰雲密佈,人心恐慌。中國遠征軍新三十八師始於一九四二年四月十一日進駐緬甸第三故都「曼德勒」城並部防。但在這個時候,緬甸所有盟軍士氣消沉,似乎強敵已經四面埋伏,大有草木皆兵驚懼之感!加之敵人空中威脅日增。且看何方神將天兵前來收拾強敵。化解當前之危機局勢。

盟軍部隊全面都是處於不利之狀況,新三十八師是最後一批到達緬甸中部「曼德勒」城的。有責任策應正面及西面前方作戰的任務,但不喜歡部隊被分割使用。

解救不是應付,是落實承諾 英軍部隊被圍求救,史琳姆軍團長已經先向中國遠征軍參謀團指揮司令部請求過,後又到曼德勒與孫立人師長面求。孫立人師長答應前往解救。隨即先打電話向羅卓英司令官申訴己見,羅司令官對孫師長說:已派在巧克巴檔的第一一三團前去解危。

苦口婆心 新三十八師師長孫立人將軍為了自己的部隊去冒險,更為了使命,能夠達成任務,決心驅車前往眉苗,親跨遠征軍參謀團指揮司令部,求見羅卓英司令官,到達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鐘,羅司令官已經入睡,只見到參謀長楊業孔將軍。孫立人師長以充足的理由向楊參謀長報告、說明:這一次任務是孤注一擲的局面,不能允許有絲毫的差錯,而影響大局。自己非去指揮自己的部隊作戰不可。雖然任務艱險,孫將軍自信親率千餘袍澤去解救英軍,定能殺敵致果,達成使命。

相應不理 不管孫師長如何費盡口舌,楊業孔參謀長卻聽不進耳裡,還冷冷淡淡的說:「既然上面已經決定了,就不必再多說了」。其實上層所派一一三團去解英軍之危,是應付、應付而已,也就是送一一三團去犧牲吧了!

胸有成竹 孫立人將軍心中焦急萬分,求見司令官,遭到拒絕,在這樣緊要關頭的時刻,一等一磨,已經半夜,仍不得要領!孫立人師長萬分著急,按耐不住,就對楊參謀長說:「參謀長不肯負責,那我自已負責,不過請求楊參謀長明早報告羅司令官,就說按照目前的情勢,我勢在必行」。孫子說:「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爭,君命有所不受」,不合理的命令,不一定要接受,責任問題,只有任務完成之後,再來承擔。

自我期許 孫立人師長就起身告辭,驅車先回曼德勒,命令第一一四團李鴻團長將在曼德勒部防的該團二、三兩營及師直屬部隊帶到巧克巴檔,會同一一二團向仁安羌支援一一三團作戰。再去納特曼克第一一二團指揮所,命陳鳴人團長率團歸建,到巧克柏檔集中後,向仁安羌追趕第一一三團加入作戰。

報告戰情、周密部署 一九四二年四月十八日中午孫立人師長到達仁安羌拼牆河北岸前線。先聽第一一三團劉放吾團長報告,劉團長說:拼牆河北岸之敵,約有一個大隊的兵力,已被我軍擊退,並已肅清北岸地區之敵。此時,英軍第一軍團長史琳姆將軍要求立即渡河解救被圍部隊。孫立人將軍對史琳姆將軍說:且慢,我軍兵力太少,而且南岸地形暴露,敵人又居高臨下,我軍站在仰攻的位置,如果攻勢稍一頓挫,敵人很可能立即窺破我軍實力,這麼一來,不但不能達成解救貴軍的任務,並且還可能把一一三團陷入危險的處境。孫立人師長已決心暫時停止進攻,打算在黃昏以前利用各種方法,把當面之敵情、和地形偵察清楚,再利用夜間去周密的部署,準備四月十九日拂曉進行攻擊,並告知後援兵力,第一一二團一一四團及師直屬部隊也將相繼到達。

面授機宜、不可失敗 孫立人師長對劉放吾團長面授攻擊指揮機宜,說:「解救英軍的任務關係重大,只能成功,不能失敗」。但因第一一三團兵力有限,面對在質量上、數量上強大之敵,只要發揮我軍的優勢,戰勝敵人是完全可能的。一個有利於我之點,就是英軍不戰自退,敵人不戰而捷,如入無人之境,勝而驕,必會對拼牆河一帶陣地疏於警戒,我們可以利用平時訓練,所熟悉的戰法,來彌補我們的不足,是絕對能戰勝敵人的。

看家本領,所謂「我們熟悉的戰法」,「就是新三十八師從稅警總團訓練時所養成的看家本領」。就是「近戰」、「夜戰」、「劈刺」、「格鬥」、「射擊必準」、「彈無虛發」。敵軍以利者的姿態包圍、追殘英軍之際,必對我軍掉以輕心,根據「兵之情主速」的原則,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殺入敵陣,打他個措手不及,逼其行近戰、肉搏,並以班、組小股兵力,到處突擊,打了就走,亂其軍心,擾其士氣,使敵無法判斷我軍之兵力。

迫敵近戰,所謂「我們的優勢」,就是把距離拉近,使其敵人之重武器(砲火)不能發揮作用。孫將軍又對劉團長說:「我們要以大無畏的精神,以一當十的雄心,慎謀善斷的智慧,掩蔽我之行動,出其不意,攻其不備,以摧毀當面之敵。

打出威風、為國爭光,這時,全團官兵見到孫師長趕來,親自指揮,個個喜形無狀,軍心大振,個個雄心滿滿,齊下決心,一定要打出新三十八師的威風,一定要完成解救英軍的光榮任務,為國爭光。

忍耐最後的一天 史琳姆將軍對孫將軍這樣的作戰計出萬全的籌謀,表示十分欽佩,但怎樣才能立刻救出部隊?卻是史琳姆將軍心中更焦急的另一個問題?此時,他又接到被圍困第一師師長斯高特將軍告急的無線電話,報告軍團長,官兵已經斷了兩天的糧、水,無法繼續維持下去了!如果今天再不能解圍時,便有瓦解的可能!所以史琳姆將軍要求孫立人師長,無論如何要立即過河攻擊救援,不能等到明天。孫師長一再解釋利害關係,並且向史琳姆將軍把電話接過來,孫立人師長直接對斯高特師長通話,說:「貴師已經忍耐兩天了!無論如何還要再堅持忍耐最後的一天,中國軍隊一定負責在明天(四月十九日)下午六點以前,將貴師完全解救出圍」。可是斯高特師長仍以焦急懷疑的語氣回問「孫將軍、有把握嗎?」的詢問。孫立人師長斬釘截鐵回答說:「中國軍隊連我在內,縱使戰到最後一個人,也一定要將貴師解救出險」。這句話,使在旁的史琳姆將軍大為感動,和孫師長緊握著手,認定這是一種「君子協訂」。

派出敢死隊 一九四二年四月十八日晚上,孫立人師長命劉放吾團長選派數十名敢死隊,各自帶了特殊的裝備,這一次的任務,如入地獄生死戰。入夜之後,神不知、鬼不覺渡過河,摸進了敵人陣地,令敵人萬萬想不到,仁安羌丘陵腹地,森林密佈,怎麼會有天兵神將出現。將敵人哨兵一個一個先解決。只等待四月十九日凌晨,空中的信號彈發光,一齊開始裡應外合,讓敵人的營地變成火海,叫敵人驚慌失措,軍心大亂。

砲火支援 英國史琳姆將軍也支援了兩門二五磅野砲及裝甲第七旅的七部坦克車上的戰砲。向仁安羌地區敵人的目標,以近程、中程、遠程,以砲火掩護,配合攻擊,史琳姆將軍也命令被圍的部隊,在內部向馬格威方向發動攻擊,真正合作做到「裡應外合」的作戰精神。

信號發光、全力以赴,一九四二年四月十九日凌晨四點,拂曉時刻,敵人尚在睡夢中,信號彈提早十分鐘升空放光,代表攻擊開始了,我一一三團官兵同時槍砲齊鳴,同時將仁安羌之「白塔山高地」及「五○一山頭」,全部攻佔。同時也將敵人壓迫退到「小丘」、叢林凹地裡。在英軍的砲火猛烈射擊和團之輕重迫擊砲,輕重機槍火力掩護下,步兵接二連三的衝鋒,攻佔敵人第三十三師團二一四聯隊在白塔山及五○一高地各個陣地。但到上午九點左右,敵人增援大批兵力,猛烈反撲,我軍除白塔山地區攻佔之陣地固守外,其五○一高地南面坡地,所攻佔敵人之陣地,多處得而復失!因為受到仁安羌地區最高之五一○高地。妙峰山山頭上有敵人的步兵速射砲及輕重機槍火力壓制。敵人反撲殺來,我軍奮勇殺去。敵來、我往,多次肉搏戰,戰至中午,變成三得三失,敵我雙方都犧牲很大,我軍官兵各人所帶之一個基數的彈藥已經打完。此時,退守安全陣地,趁此時刻,全面補充彈藥。尚未攻佔五一○制高點山頭。此時,我一一三團第一營楊振漢營長率兩班兵力,從仁安羌東面繞道迂迴到五一○高地的東南面,爬上五一○山頭,消滅了敵人的速射砲陣地及兩處機槍陣地,並攻佔五一○山頭制高點。此時,已近午後兩點左右。楊營長居高臨下,將敵人在山坡上及山坡下所有陣地一一消滅。同時將太陽旗拿下,插上中華民國的國旗。振奮了全團官兵衝鋒、肉搏的精神。就在這時,第三營張琦營長受傷了,還減出弟兄們,衝鋒呀!流盡最後一滴血,倒下!當日將近下午三點。敵人的砲聲沒有了,槍聲也沒有了。英軍的野砲、加大射距離,向崩潰的敵軍退路上追射,全團已攻佔了仁安羌油田地區。活的敵人逃了,死的敵人一堆一堆的棄置在仁安羌地區。經我軍派員清點敵人屍體,有第三十三師團二一四、二一五兩個聯隊之中的「中隊長吉抑仲次郎」以下官兵一千二百多具,傷者不見。我第一一三團也有陣亡「張琦營長以下官兵二○四人,受重傷者三一八人(後送曼德勒地區,到轉進時一個也未見到!)此役我軍總共犧牲兵力五百二十二人,是第一一三團的半數,其中雲南青年袍澤就有十九人之多。

達成任務 一九四二年四月十九日中國遠征軍新三十八師第一一三團,擊潰日軍第三十三師團二一四、二一五兩個聯隊,攻佔仁安羌,於當日下午五點二十分救出英軍第一師部隊及裝甲第七旅戰車幾拾部、駱馬千匹、卡車百輛。七千多人和各國戰地記者、美國傳教士、醫師、護士等五百多人,全部交與英軍第一軍團長史琳姆簽收。

中國萬歲,當英軍第一師部隊被解救走出仁安羌時,官兵對我軍豎起大拇指,感謝之聲。高呼「中國萬歲,中國軍隊萬歲」,該師官兵看起來都十分狼狽不堪,慘狀難形。

追擊 一九四二年四月十九日黃昏前夕,師之第一一二團進入仁安羌,接第一一三團之攻擊任務,就攻擊準備位置,擬於四月二十一日拂曉追擊進攻,將敵軍第三十三師團兩個聯隊之兵力,殲滅在馬圭與因河地區之間。

轉進 嗣於一九四二年四月二十日午夜,接奉盟軍戰略改變命令:「英軍放棄緬甸,退守印度,停止攻擊,並命令新三十八師掩護盟軍及友軍第五軍之部隊轉進」。因此曼德勒會戰又告落空。

評語

仁安羌大捷,是新三十八師成軍以來遠征緬甸抗日作戰,旗開得勝。更是近代史上中國軍隊第一次和盟軍並肩作戰,所獲得的最大光榮,也是盟軍第一次在緬甸戰場上打得最艱險的一次大勝仗。同時也是當年第二次世界大戰,在東南亞戰場上,打得非常危險的一次大勝仗。

正兵合戰,奇兵制勝,仁安羌大捷,是聞名全世界的戰爭,肯定是一次大奇蹟之戰。因為新三十八師在極劣勢的情況下,竟以一千一百二十一人的兵力,擊潰十倍於我的敵人,解救出十倍於我的盟軍。英軍第一師部隊千七多人及美國傳教士、醫師、護士等五百多人。這十足表現出中國遠征軍新三十八師官兵訓練有素,士氣旺盛、作戰精神英勇堅強。也是新三十八師代表中國遠征軍在緬甸十萬大軍中,得勝的好采頭。

真正英雄,仁安羌大捷,是第一次緬戰盟軍所公認唯一的大勝仗。孫立人將軍也因此成為威名遠播的真正英雄。

茲將各國記者報導總評和盟軍各指揮官對孫立人將軍讚揚及感謝,賀函文如下:

一、史迪威將軍的參謀長「竇恩」將軍記述史迪威對孫立人將軍讚許記錄說:「好得很,這傢伙太有種了,又不怕打仗,一個貨真價實的軍人,我希望我們有更多的孫立人,我希望英國人永遠記著孫立人為他們做了些什麼」。

史迪威‧竇恩將軍

二、新三十八師第一一三團救出來的各國記者,都以自己親身經歷,如實報導了中國軍隊英勇無比,如何戰勝十倍於己的敵人的事實經過。並總結評語:這是近百年來,中、英、日軍隊在同一時間、同一戰場,所做的一次較量,結果中國贏得勝利。

各國戰地記者

三、英國盟軍總司令,亞力出大上將軍和英軍第一軍團長史琳姆將軍「感謝函」,並代表英皇向孫立人將軍頒發「大英帝國司令C‧B‧E‧·勛章」,函文如下:

謹代表我軍第一軍及其他英帝國軍隊對閣下對誠襄助及貴師英勇部隊援救比肩作戰之盟軍美德,深致謝忱。本人奉英皇陛下命贈閣下「大英帝國司令C‧B‧E‧勛章」尤感欣慰。

因閣下受命掩護貴國第五軍轉進之故,未得盤桓,殊以為憾!謹閣下及無比之貴新三十八師康泰百益。

亞力山大(General. Harold R.G. Alexander)

孫師長將軍勛鑒:

欣喜亞力山大上將已代表英皇贈閣下「大英帝國司令C‧B‧E‧榮譽勛章,藉茲表揚閣下對鄙第一軍無價之援助,為此敬請接受本人及鄙軍全體官兵之衷心感謝敬賀。在未將勛章奉上之前,謹先將勛章之授帶奉呈,敬乞佩帶為禱,謹此再申謝忱。

史琳姆(General. Wiliam J. Slim)

一九九二年四月十九日是仁安羌大捷五十周年紀念。英國軍民不忘當年救援之恩。四月間,英國前首相「柴契爾夫人」在芝加哥卡爾登大酒店大廳,向仁安羌大捷英雄│新三十八師第一一三團團長劉放吾將軍致謝。

當柴契爾夫人,見到劉放吾將軍時,立即快步向前握住劉將軍的手,殷殷致意說:「今天我代表英國政府和人民,對您表示深深的感謝與敬佩。希望將來有時間能坐下來聽聽您詳細述說,當年是怎樣打贏仁安羌戰役的」。又說:「我聽過很多關於您的英雄故事,當年您不但救了七千多英國人的性命,同時也救了許多,其他人的性命。可見仁安羌大捷仍深深銘記在英國朝野和人民的心目中。是永載史冊的英雄史詩。(附照)

鐵娘子│柴契爾夫人            

一九九二年四月十九日于美國芝加哥

一九九二年六月十日英國國防大臣函文:

劉將軍勛鑒:

瑪格麗特‧柴契爾夫人寫信告訴我。她曾于四月在芝加哥會見您,還談了您團於一九四二年四月在緬甸仁安羌解救被日軍包圍的英軍第一師的一些戰鬥情況。

今年是這次戰役五十周年紀念,那是在最黑暗困難日子裡乾淨徹底地擊潰日軍的經驗。為此,請允許我借此機會對您和 貴團支援英軍,挽救受重傷亡表示的感謝。

英國國防大臣墨柯里蔡費金

一九九二年六月十日     

「秘辛」:新三十八師奉命遠征緬甸前夕,於貴州省興義縣集合。孫立人師長領導「誓師」立即出發。經師宗、羅平、城貢,到達雲南省安寧縣。行軍快速,是第六十六軍的先部隊。乘坐雲南省西南運輸處的汽車,走滇緬公路到腊戍。我師在民國三十一年四月初沿途行進時,並沒有看到歡送遠征軍的老百姓送行,但在途中聽司機講,中央部隊有人說:你們是稅警編的「雜牌部隊」,能打敗日本鬼子嗎?尤其是第六十六軍張軫軍長更加藐視說:「孫立人帶的新三十八師是『雜牌中的雜牌』部隊,讓他們先去當砲灰吧」。

張軫第六十六軍所轄之二十八、二十九、三十八三個師。只有新三十八師於民國三十一年四月上旬就進入緬甸。並佈防曼德勒(瓦城)。其後張軫軍長才帶著第二十八師師長劉伯龍所部,到緬甸腊戍防守。不到二十天,聽說敵人來了,不但沒有狙擊敵人,連一槍都沒有放,就自動潰逃。讓敵人第五十六師團及第十八師團一個聯隊,不戰而勝,佔領腊戍。第二十九師尚未出國,在國內邊界。張軫軍長回國後,還寫了一本「緬甸作戰二十天」的書。根本就不曾聽過敵人「三八式」武器的聲音。這樣的門生將領,當之有愧。

註:關於張軫軍長奉命防守腊戍,不戰而潰。係我新三十八師第一一四團第一營彭克立營長奉命警衛腊戍飛機場時,與敵人第五十六師團之先頭部隊,在腊戍機場入口道路處,激烈對持戰鬥一天半之後,方得知防守腊戍的二十八師劉伯龍所部全部潰退?入夜之後,電報中央。全營才安全脫離腊戍戰爭回國。

「抗命」為救英軍,親自指揮自己的部隊作戰。「結善果」。孫立人師長回曼德勒。命令第一一四團、李鴻團長將新三十八師在曼德勒的單位(第一一四團第二、三兩營)及師直屬部隊。全部帶到巧克巴檔跟隨第一一二團趕到仁安羌,解救英軍作戰。接著再去納特曼克陳鳴人團長團指揮所,命令陳團長率一一二團歸建,速到巧克巴檔集中後趕往仁安羌,支援一一三團解救英軍。

發揚義勇忠誠精神 孫立人將軍到達仁安羌時,是四月十八日中午,(如前述)親自指揮一一三團作戰,以少勝多,擊潰敵人,救出英軍,打出了威風,才令人刮目相看。勢如破籠而出的仙鶴那樣,三年不嗚,一嗚驚人。三年不飛,一飛沖天。證實仁安羌大捷的表現,更證實孫立人將軍為國家、重責任、愛榮譽、明廉恥,犧牲奉獻,再所不惜。自然官兵全師發出無比的力量戰勝敵人。因此新三十八師、孫立人將軍威名振全球,發揚了「義勇忠誠精神」,救自己的部隊,也救英軍結善果。

榮譽:孫立人將軍獲得「中、英、美」盟軍頒獎。

一、中華民國蔣委員長頒發雲麾四等勛章。

二、英皇頒:英帝國司令C‧B‧E‧榮譽勛章。

三、美國羅斯福總統頒豐功勛章。

四、英帝國銀星勛章,頒張琦營長。

危險時刻!上天旨意。

不堪設想 子彈打完了!一一三團官兵正在與敵人拼刺刀、肉搏、格鬥之時,一九四二年四月十九日上午十一點,有師部軍需處補給組周以德組長從曼德勒以卡車滿載一卡車新三十八師與其他軍師部隊不同的武器、槍砲、彈藥,送達戰地。得以即時供應火急需求的彈藥,才能戰勝敵人。否則,戰果不堪想像?

說明:因為新三十八師全師使用的武器,係宋子文先生自捷克進口先進的武器勝過日本武器。如:七九步槍、騎兵使用的步騎槍,及捷克式輕重機關槍,柏來林輕重機關槍,另有馬克星(水冷式)重機機關槍和四七、八一、八二輕、重迫擊砲、彈藥、木柄手榴彈等。急需補充的彈藥,始有戰勝敵人的結果。

仁安羌的勝利,實應歸功於周以德組長,

運補彈藥有功。

服裝:中央軍事委員會於國軍遠征緬甸援英抗日作戰前夕,雲南兵站(後勤)當年是李先庚上校代理兵站部主任。中央下令於一個月內趕製遠征軍官兵夏季服裝「十萬套」。李代主任奉命後按時完成。並相繼發予遠征軍各軍部、師部領取。並獲得中央傳令嘉獎。晉昇少將副主任。發現官兵在緬甸仍然穿著厚厚的棉衣冬裝。經查是各單位尚未將夏季軍裝發到官兵手上。但我新三十八師遠征前就有夏季軍服穿了,並在此聲明。附件:

一、日軍入侵緬甸略圖。

二、新三十八師第一一三團仁安羌作戰示意圖。

三、照片三張:

⒈孫立人師長。

⒉劉放吾團長。

⒊一九九二年四月十九日仁安羌大捷五十周年紀念,英國前首相柴契爾夫人與劉放吾將軍。

仁安羌大捷,開中國近代光耀歷史,

永遠留芳第二次世界大戰記錄。

仁安羌之役,新三十八師第一一三團陣亡。

張琦營長、顧紀常連長、劉竹秋連長、莊陶連長、陳尚連長、及排長二十一名。共計官兵五百二十二人,其中有雲南省青年袍澤十九名。(有士官七人、兵十二人。)

經本戰友協會查證:只有張琦營長一人,入祠台北市圓山忠烈祠,沒有其他陣亡袍澤靈位是不公平的。至今尚無棲息之所。政府、國民黨中央也不問?這些在仁安羌之役,陣亡的官兵,並沒有得到政府的撫恤。正等待國民黨中央及政府的關心。難道中華民國近代光榮歷史也不要了嗎?

⒈巧克巴檔Kyaukpeaung.(地名)

⒉亞力山大將軍General. Harikd. R. G. Alexaner.

⒊史琳姆將軍General. Wiliamj. Slim.

⒋斯高等少將Maj. Can. J. Brucescott.

⒌高文少將Maj. Gen. Cawan.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6期,民國9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