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聖地雞足山(貳)

孔化魏、李卉生 

寺院建築與人文

雞足山雄險奇秀的自然美景之間,綠蔭叢甲,掩映著眾多的粉墻碧瓦的古寺古塔梵樓,傳出聲聲暮鼓晨鐘,構成了極其秀美深幽的人間仙境,寺庵內部金碧輝煌,金佛莊嚴,彩塑菩薩羅漢神態各異;鐘鼎羅列,各種古文物美不勝收,又有歷代文人墨客名士的匾額對聯、碑刻,成為全國佛教名山聖地。

金頂寺和楞嚴塔,在雞足山的天柱峰,明弘治年間開始建廟,嘉靖年間建普光寺,萬曆建觀風閣…明末黔國公沐天波同意將昆明東郊太和宮的銅鑄金殿移置到雞足山,廢普光殿而建金頂寺,清代屢遭火災,金殿獨存,「文革」遭破壞一九八○年國家撥款重修金頂寺,建築面積一○八九平方米,飛檐翹角,畫棟雕梁,形成精巧美觀,典雅莊嚴,大門外有寬敞的「睹光台」楞嚴塔高四二米,雄踞於海拔三二四八米的雞足山巔,直刺蒼穹,楞嚴塔是一九三二年省主席龍雲捐資五十萬元,民間集資五十萬元,歷時三年建成的,龍先生題匾「法相莊嚴」陳古逸書「楞嚴塔」。

雞足山規模最大的是祝聖寺,在山腰密林中,依山而建,氣勢宏偉,占地面積一三三五○平方米,清光緒三十年,虛雲大師上雞足山,住荒蕪的迎祥寺,發願建十方叢林接納海外僧眾,復興迦葉道場,他到國內和東南亞各地募化功德,並得到朝廷的支持,在原迎祥寺的基礎上建成,有放生池、八角亭、大雄寶殿、藏經樓、藏珍樓、雨花台及車西兩廂的四殿八堂等。內外建院、長廊,曲徑相連、花圃草坪,正所謂「曲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虛雲大師到北京為慈禧祝壽,御賜「龍藏」一部、紫衣、玉印、金缽、方丈、鑾駕等物。光緒帝賜名「護國祝聖禪寺」封虛雲為「佛慈洪法大師」。宣統三年,虛雲到南京與孫中山先生會晤,商談佛教事務,孫為祝聖寺題寫匾額「欽光儼然」,梁啓超題「靈岳重輝」匾,後趙朴初題「大雄寶殿」一九八○年國家撥款重修,二○○三年開始又再次重建,現主要是內部的裝飾尚未完成,祝聖寺的三尊佛像全部貼金,玉佛二尊是緬甸佛教徒贈送的,雕刻藝術相當精美,彩塑的五○○羅漢千姿百態,是藝術精品,正如大門內側的對聯道「後退一步想,能有幾回來」,道出了朝山攬勝者的依戀心情。後來虛雲大師應唐繼堯的邀請,到昆明駐錫華亭寺,建十方叢林,繼又到廣東、福建、浙江各地名剎講經說法,為黎民百姓賑災。一九五○年虛雲大師一一一歲高壽,被國務院請到北京,代表中國佛教界接待斯里蘭卡佛教代表團,接受所贈的佛舍利、貝葉經、菩提樹三寶。一九五三年虛雲大師被選為全國佛教協會名譽會長,後到江西雲居山主持修建真如寺,一九五九年圓寂於真如,世壽一二○歲。他留在雞足山四觀峰頂的詩云:「西來聖地自何年,山勢巍巍接梵天,一派回源朝北闕,三峰鼎峙鎮南滇」。

雞足山的銅佛殿、太子閣、迦葉殿都在天柱峰的半中腰。銅佛殿建於明正德年間;太子閣重檐翹角,高聳於陡壁前的綠樹叢中,雪白的欽光雙塔對峙其中;迦葉殿距華首門不遠,明初就有人在此結茅庵修行,嘉靖年間僧元慶向鄧川知府土官阿子貴募建袈裟殿,萬曆年間修建了萬佛塔,塔高八‧六米,銅質,上鑄佛像萬尊,外飾金泊,燦爛輝煌,精巧壯觀,康熙時火災,後重建,又被毀。現在迦葉殿已重建擴建一新。建築面積達六○○○多平方米,氣勢恢宏,山門上懸賓川旅台同鄉立,孫太初書的橫匾「福在靈山」、楹聯為明末清初詩僧擔當所撰寫,並新雕一尊迦葉尊者守衣入定像,高三‧四米,重達一噸。迦葉殿房舍寬敞,花木繁多,遊人可在寺內食宿。

石鐘寺是雞足山最古老的大寺,在祝聖寺北仙鶴山下,原寺始建年代不可考,明永樂重建,經萬曆年和清康熙擴建,成為雞足山的名剎大寺,也是少林武功傳習中心之一,明清高僧及書法家都有匾額楹聯,孫中山先生也寫過一幅「曇雲禪海」,民國初年袁嘉谷先生也為石鐘寺撰聯。石鐘寺大殿後方佛台上有一尊睡佛,長八米,寬一‧五米,為木胎泥塑,金裝彩繪,傳說西藏的一位活佛到雞足山朝迦葉禮拜華首門以後,到石鐘寺入定不醒,這一年是雞年,從此逢雞年藏民族來這裡朝拜,還要從睡佛身上取一點土回去治病,現在石鐘寺已按原樣重建。

八大寺之一的悉擅寺,在祝聖寺東北滿月山下,明代萬曆年間由麗江土知府木增捐資修建,天啓皇帝御賜藏經,還有一部珍貴的貝葉經,許多學者名士如楊升庵、李元陽、董其昌、擔當、李根源的詩文書法,銅佛、銅鑄八卦大鼎、大鐘、大油缸、大花瓶、大鍋等都是從麗江高手打鑄運來的,工藝十分精致,富麗堂皇全山之冠。徐霞客就是應木增之請在悉擅寺住過數月,撰寫《雞足山志》。

在迦葉殿下,有慧燈庵,明代始建,現還保存著九心十八瓣古茶花一株,樹齡達三○○多年。這裡是登頂峰索道的起點,由此往上是上天柱峰的懸崖陡坡。牟尼庵曾經是狀元楊升庵住過的地方,他在此編撰《雞足山志》,因一次火災,手稿與庵堂同歸於盡,楊升庵只好悻悻下山,留下了千古遺憾。牟尼庵四周茂林修竹,環境特別清幽,沈天錫有詩云:「茲山幽靜處,竹徑繞流泉,以為僧為客,遲飛鳥入禪,鶴來松影亂,雲山石根懸,莫訝頻相過,名山有宿緣。」五華庵在祝聖寺東北小龍潭上,四周蒼松翠柏,非常幽靜,長一米多的釋迦牟尼佛臥像就供在這裡,是珍貴的文物藝術精品。萬壽庵在祝聖寺西邊不遠,殿前玉蘭花兩株特具芳香,這些寺庵現都舊貌新顏。

雞足山的尊聖塔、塔盤寺和靜聞墓是台灣比丘尼道興法師捐資重建的,塔盤寺主殿是鋼混結構的古代建築形式,而重檐之間四周都是玻璃窗,光線充足,金佛閃閃發光,顯得格外耀眼。靜聞墓在塔盤寺對面,靜聞是明末江陰迎福寺高僧,刺血書寫《法華經》,不遠萬里,送往雞足山供奉,崇禎九年,與徐霞客結伴到雞足山,二人在湘江遇盜,靜聞為搶救經書,被殺傷兩處,後病歿於廣西南寧,臨終囑徐霞客竟他未了之願,徐霞客將他的骨灰和經書背負到雞足山,經書供奉在悉擅寺,骨灰葬於文筆山麓,徐霞客為其寫了《哭靜聞禪侶》詩六首,感情沉鬱,如泣如訴,成為千古佳話,靜聞墓現在為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虛雲禪寺,原名覺雲寺,建於明代,位於雞足山半山腰,四周山勢回環,萬山朝拱,氣候溫和,早在迦葉尊者到雞足山入定時起,便有禪僧在此結茅修行,明嘉靖建寺,取名覺雲寺,萬曆十七年,慈聖太后頒贈《大藏經》一部,並賜住持本安禪師紫衣袈裟,從此禪僧雲集,成為雞足山一○八座寺院中五大叢林之一,後擴建,更名為大覺寺,本寺高僧輩出,據史料可查的大德高僧就有六十七位出自本寺,虛雲和尚應本寺住持道成長老之請曾駐錫弘法,使一度衰敗的佛禪風再振。「文革」時寺院被毀,今逢盛世,佛日重輝,四眾感念佛恩之浩蕩,眾論重建古剎,遂由納住持重建,為繼承和發揮虛雲老和尚實踐佛陀教導的慈悲濟世精神,本寺現稱虛雲禪寺。是繼美國虛雲禪寺、匈牙利虛雲禪寺之後,世界上第三個虛雲禪寺,本寺匾聯均為佛源禪師,淨慧禪師,一誠禪師、茗山長老、傳印法師、白光法師等當代著名高僧所題。寺內見証這座古剎數百年歷史的宋代古梅,如今依然剛健猶存。本寺秉承虛雲長老風範,立足正法,弘揚禪學,誠心祈盼,諸位大德長者,善信良士熱心參與,為「振興佛陀教育,發揚虛雲老和尚禪風禪骨,莊嚴國土,利樂有情」共鑄輝煌。

大覺寺在祝聖寺西紫雲山前,背靠望台,明嘉靖年間始建小庵,萬曆年間姚安土官高齊斗捐資擴建為大覺寺,皇室頒贈藏經一部,貯於「二觀樓」。客樓有無住禪師所撰聯:「法海獨無聲,無聲自因無住;迷津請大覺,大覺由來大雄」。客堂前水池中有一噴泉,古寺已毀,現由虛雲老和尚的法子佛源長老的徒弟│廣東雲門寺禪宗十四世法脈傳人惟升法師重建。

傳衣寺在鳳凰山下,背靠萬松岡,明弘治時建園信庵,嘉靖時李元陽捐資建傳衣寺,取迦葉尊者守釋迦缽入定以待彌勒的典故為名。大殿右有錦雲樓貯藏經,樓前一古茶花,春節前後開花數千朵,燦若錦繡雲霞。寺外有奇形古松,名「千尺虬」,徐霞客描寫它「龍鱗鶴氅,橫盤倒懸,纓絡萬千」。明代王元翰有聯刻於松後石坊:「花為傳心開錦繡;松知護法作虬龍。」明清文土詩僧為傳衣寺和古松留下的詩文很多。可惜古寺和古松都已不在,現已列為重點保護遺址,待以後有機緣重建。

寂光寺在錦霞山下,背靠旃檀嶺,明嘉靖年間建。佛教認為「寂」是真理的寂靜,光是真智的光照,明代黔國公題「靜明光耀」,取意於此,寺裡匾聯很多,有藏經樓,銅鑄七佛如來像,都於「文革」中毀於一旦,幸存的文物有銅鑄大鍋兩口,傳說過去和尚很多,煮一次粥夠千僧喝,叫「千僧鍋」,老百姓又叫它「大鍋寺」。

聖鋒寺在鐘靈山前,即古明歌坪,與尊勝白塔遙遙相對,始建於明嘉靖辛丑年(一五一四),為八大寺之一。前有群峰拱聖坊,後有玉皇閣,左有靖光閣,右為觀音殿,是山中規模較大的建築群。傳說高僧淨月開山建寺時,掘地得碑,上面說,迦葉入定時八明王歌詠頌佛於此地,故稱為明歌坪。古寺已毀,只在李元陽的《中溪集》裡保存有一篇《聖鋒寺常住碑記》。

華嚴寺在雞足山西支大脊北面,背靠熊罷崗,面對九重岩,明嘉靖初有南京僧人在此建庵,後黔國公沐世皆捐資建為華嚴寺,用佛經《大方廣佛華嚴經》的名字,故名華嚴寺。萬曆時頒賜藏經一部,貯華嚴閣,可惜古寺已毀,幸存古茶花兩棵,樹齡二五○年,一九八○年恢復花廳,建房屋一五八平方米,內住僧人,保護名花古木,以待將來重建。

從雞足山總山門「靈山一會坊」往西不遠,就到九蓮寺,明嘉靖年間這裡是接待僧人居住靜禪之處,萬曆年間建成九蓮寺。從傳衣寺往這裡看,周圍山丘形成天然的蓮花瓣狀,九蓮寺恰如蓮蓬正居其中,一九八五年政府撥款修復。大雄寶殿供奉西方三聖,佛龕裡還供有菩提達摩祖師、大自在菩薩、地藏王菩薩、彌勒佛、韋馱等塑像。九蓮寺內種植蘭桂等香花,環境清幽,還有一棵奇花叫「子午蓮」,據說這花只有在子午二時開放,其餘時間都閉攏。寺外有板栗園,百年老樹,盤曲如虬,最大的高八米,樹齡三四○左右。

雞足山以自己獨特的自然風光和深厚的佛學內涵,成為雄峙祖國西南的名山大岳。

「天下名山僧佔多」,雞足山寺庵建築居名山之冠,而且自明代以來,高僧名士雲集,各個寺庵、院、堂均留下許多匾額、楹聯、詩文、碑記,如石鐘寺就有匾額七塊、楹聯十一副,彌勒閣有匾額十一塊、聯十八副,大覺寺有額十二塊、聯十五副,其他各寺庵不勝枚舉。還有皇帝諭敕八篇、偈文、碑記、雜文、著名遊記就有四十多篇,並留下古詩、樂府、雜體、律詩、絕句數百篇。至於古文物就數不勝數,如青銅巨鼎、黃銅大鍋、御賜鑾駕、紫衣、缽具,更珍貴的如唐吳道子的《瘦馬》宋代芾的《天下第一山》書法,明代屈爾泰的《墨龍》,李龍眠的《羅漢過江圖》。另外如楊慎的對聯:「賓壺酒盡人皆醉,蒼山雪冷我獨餐」,李元陽、董其昌、中鋒、擔當、袁嘉谷、孫中山、梁啓超、趙藩、徐悲鴻、于右任等的書畫,都是文化藝術的瑰寶。

雞足山既是佛教聖地,也是祖國燦爛文化寶庫的一部份,名聞遐邇,享譽中外。

註:以上許多資料摘引自雲南賓川雞足山佛教協會印,清康熙高齊映《雲南雞足山志》及該協會出版的由趙應寶、孔北魏二位先生編撰的《天開佛國雞足山》一書。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6期,民國9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