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城游記漫談

楊蓁 

春城是雲南省省會昆明市的別稱,之所以稱為春城,是因為其氣溫平均在二十度左右,所謂四季如春,所以稱春城;另外因昆明花卉品種特多,常見花卉有四百多種,春夏秋花季不說,寒冬北國千里冰封時,昆明一帶正是萬紫千紅、繁花似錦的季節,因此有詩讚曰:四時無日不飛花,也因而有春花之城的讚美;再一個原因是滇北一帶(如昭通)平均溫度為十四度,而滇南蒙自一帶又是亞熱帶氣候,平均溫度在二五度以上,昆明位于中間緯度上,所以氣候特別好,台北跟大陸四大火爐發燒的夏天,昆明要著長袖、年長者還要加背心或夾克,尤其在陣雨之後的涼意,特別感到舒適。在昆明住了兩個月,除了練字繪畫,每週至少走訪一處名勝古跡,可以舒暢身心之外,亦是有懷古之幽情,簡單介紹走訪的幾個地方與心得。

一、玉案山笻竹寺一日遊

①昆明西北郊的玉案山笻竹寺,是雲南省最早建築的一座佛教禪宗寺廟,始建於唐朝貞觀年間,明以後重修擴建至今。

②玉案山群峰秀拔,林壑幽深,雲霧曉嵐常繞山間,古剎殿宇掩映在密林中,明朝洪武年間,一位日本詩僧以『玉案曉嵐』形容其美,比喻的非常貼切。

出如玉案自為名 卓立天然刻畫成

白晝浮嵐濃且淡 高秋疊翠雨還晴

陰連太華千尋秀 影浸滇池萬頃清

杖策何當凌絕頂 滇南一覽掌中平

③寺內尚有仁宗皇帝的聖旨碑以蒙漢人雙面百合,是雲南兩個聖旨碑之一。

④目前寺內有雲南特別保護的文物是五百羅漢,清代由四川黎廣修率弟子五人所塑造,被譽為東方藝術寶庫中的明珠。

⑤重建完成時,有一對聯詳敘了寺的歷史,聯曰:

地產靈山白象呈祥,壽獅獻瑞

天開勝境犀牛表異,笻竹傳奇

⑥大雄寶殿等有妙語如珠的聯曰:

兩手把大地山河捏扁搓圓灑向空中毫無色相

一口將先天祖氣咀來嚼去吞在肚裡放出光明

二、曇華寺的鐘聲

離昆明市東郊最近的山麓上有個曇華寺,此寺原為明朝光祿大夫施石橋的別墅,崇禎七年捐獻改建為寺,東依金馬山,西臨金汁河,面向碧雞山,所以有一付聯很富地理韻味:

大笑一聲金馬應

長空萬里碧雞飛

對聯切合地形而有遊人登高一覽,想吟誦的念頭,使人一看不但精神百倍,而且永記不忘。

寺廟前後左右,遍植柳杉,古柏挺直如木筆,所以也有人在長廊上掛了一幅聯:

木筆園中把酒漫遊明月醉

曇華寺理題詩不用碧紗籠

本寺對遊人來講有一個最大的特點,是一座二進四合院的名為「古滇聯苑」院內都是古今名人來遊的詩詞,其中有一碑曰:

每看世事千般幻

始信因緣兩字真

重要的是落款的印章有古「滇王之印」益州太守章、漢臾邑長、南夷長史…一大堆頭銜,其他碑有龍雲的、朱德的筆跡。

清末明初,這裡出了一個有名的和尚叫映空,此人豁然其度,超然其逸,裁花種竹形骸放浪,所以有人作聯:

和尚抄經月下看

映空砌石作床眠

因與友人同遊,築城之戰未散,棋局勝敗難分難解,曇華寺的一日遊,居然在樹根下呼呼大睡與周公、和尚夢遊。

曇華寺早期有十里鐘聲,目前只剩樹梢的風聲,打不醒人們的夢。

三、鄭和與建文帝傳奇

明永樂三年,明成祖朱棣命鄭和為正使,王景弘為副使,帶領三萬大軍六二艘船隊下西洋;二十八年間,鄭和七次揚帆南海與印度洋,發展了中國的貿易與文化,這段歷史,現在詳詳細細點點滴滴記錄在晉寧縣昆陽的鄭和公園,而且在公園內有碑林為證,不但有皇帝的詔書,國人的頌揚,還有美洲人、印度人、斯里蘭卡、伊朗以及中東很多回教國家的表彰石刻。當然,在他們的眼裡鄭和是伊斯蘭教阿拉的英雄。

鄭和本姓馬名和,小名三寶,明滅梁王時,被斑師回朝的明軍擄掠入京,十三歲被閹割後,送給燕王朱棣作宦官,靖難有功封為三寶太監,但朱棣登基時忽然想起『馬不能登殿,賜為姓(鄭)』。

建文帝被燕王(朱棣)趕下台之後,隨建文帝流亡的臣子程濟:『從亡隨筆』,有這麼一段記載:建文帝(即惠帝)出亡當了和尚雲遊於黔、滇、湘、川的名山古寺,朱棣不放心,追捕滅絕,於是秘密派了心腹鄭和以祭掃祖先為由,到滇黔湘明察暗訪,但是都撲了空,找不到建文帝的下落。明史又記載:疑惠帝(即建文帝)亡海外,乃派鄭和下西洋暗追跡之。不過建文帝到底在何處出家,死在何處,是個迷,有說在湖南衡山、有說在貴州、四川重慶北溫泉的一座山頂上有建文帝廟,當年去遊時住持歷數文帝種種,不過在雲南武定獅山的正續寺,建文帝駐足時間最長,寫昆明大觀樓長聯的孫髯翁在「春日遊獅山」的詩留下兩句:「樓船西洋岸,意在捕蚊龍」指的就是找建文帝的下落,另外寺內有一聯曰:

僧為帝,帝亦為僧,數十載衣缽相傳,

皇覺依然正覺舊

叔負侄,侄不負叔,八千里芒鞋徒步,

獅山更比益燕高

把文帝和燕王的過節一語道破。站在鄭和公園的望海樓(全覽滇池風光)想到英雄與落魄、想到成功與失敗、也想到作對聯引經據典之妙,古人對事件的深入探究,上下聯即可概括一切,真是感慨拂如。

四、圓夢雞足山,始知老矣

我從小就知道雞足山,因小時多病,相命的說我在家養不活,有親戚建議我父親送到雞足山當小彌撒,後來被舅父母養大,初中時有遠足雞足山之議,又因路段太遠沒去成,離家一別半個世紀,沒去過我小夢想的地方。

今早九月十九日終於從昆明乘長途車往賓川縣,再從賓川一路巔破六○公里,暈頭轉向後,到達雞足山去圓夢。

雞足山,又名九重岩,是中國五大佛教名山之一,山勢雄偉險峻,壯如雞足,故名之,有一聯敘述了雞足山的地理形勢與歷史:

雞足列三峰拖一嶺形勢冠絕東南亞

迦葉承佛旨持衣鉢彻萬法源灼古今

全區有四○座奇山、十三座險峰最高峰的金頂海拔三二四八米,相傳釋迦牟尼大弟子伽葉來雲南傳播佛教時,就入住雞足山,在華首門下建一小庵,唐代各寺廟進行擴建,以祝聖寺為中心的寺廟達一百多座,號稱三六寺七二庵,最高天柱峰上有金頂寺,為明朝弘治年間始創,嘉靖以後陸續擴建,民國廿三年,龍雲在金頂寺大雄寶殿前建了一座十三層四二米高的楞嚴塔,塔頂裝有二千多公斤重的葫蘆寶頂空心方塔,內藏紅白舍利子各十餘枚,藏佛六尊,藏經、貝葉經各一卷;這個重二千公斤的寶頂建築類似一○一大樓的防震設備。登塔可東觀日出,西觀洱洋,南望祥雲嵐霧,北觀玉龍雪山。

旅遊名家徐霞客到此,曾讚嘆道:天下日、海、雲、雪得其一,就以為奇絕,而雞足山一頂,己萃天下之四大奇觀。

問題是,雞足山雖為五大佛教名山,景美幽絕,但地處邊陲,既高又險,年輕人沒時間玩,老年人爬不動,以致遊人不多,明代書畫家唐泰與徐霞客同遊雞足山,正是明朝滅亡之時,乃出家在雞足山為僧,名擔當,想當年從山腳翻山越嶺,再登三千多米的高聳頂峰,可謂真的艱難,所以留一聯曰:

行不到頭祇為雞原有足

笑口難聞也知花本無情

倆人走來走去還在雞腳下,到不了雞頭,此情此景縱有古木奇花,也是笑口難開。他們走到九蓮寺(還不到山頂三分之一)又留一聯曰:

數椽不厭鬆居頂

六月還須坐火邊

擔當有很多楹聯:如寂光寺的:

不待海枯才見底

但逢月上即敲門

又:休作恁麼猜小牯牛何曾有影

  會得來個意柏樹子隨處生春

擔當的聯句用語通俗,但偶意深奧,這上聯明的意思是任您猜想,小牯牛(牡牛去勢曰牯牛)影在那裡;但從下聯的意義上看,則是一種由意念決定作為的一種思考方式,這會想起辛棄疾詞句『此身已覺渾無事,且教兒童莫恁麼』,兩者相反的切入,卻有相同的結果。

藝術源於生活,也植根於生活,楹聯尤其如此,它像一個個雀躍的音符,描繪古今國人樸素尖德,而其哲理橫生,餘韻雋永,因此,一路上山,捨不得錯過一個寺廟、一對楹聯,從東南上山到金頂寺,再從西南華首門下山,一路賞景讀聯;從皇帝慈禧太后的墨寶,看到國父、梁啓超的匾額;古人的字畫看到近代人的楹聯,然後匆匆趕到祝聖禪寺去了一個心願,已是夕陽西下。

緣於昨日下午第一個先訪祝聖寺時,遇到代理住持宏覺法師,除了對祝聖寺作了簡介,一百二十歲的虛雲老和尚生平外,也簡要說明雞足山的種種,並在藏經閣接待室飽覽文物珍藏,因此,特為祝聖寺寫了「慈航普渡」匾一方,梅花雪景一幅以及書法小品相贈,宏覺法師特別為我開光佛珠一串與「楞嚴神咒」,讓我這有緣人一路平安,一生平安。

二十日整天上山下山禮佛讀景,二十一日又趕到一百二十公里外南詔國的發祥地,「巍山」的道教名山巍寶山,這裡被列為國家自然保護區,山上層巒起伏,山勢雄偉、蒼松翠柏,古木參天,道觀林立,昔因兩天的高山跋涉,小腿已不聽指揮,上得山去,卻不下了山來,一步一拐,只好在巍山古城的古客棧暫憩,次日經大理返回昆明,一個禮拜,腿直如木,下不了樓梯,天下逞能遊,始知老矣!

五、旅遊心得

㈠熟知並確認目的地的狀況:個人旅遊為了不浪費時間與費用,並先對目的地的交通現況與資料除了宣傳資料或史料之外,要求證實才能大膽出發,這趟旅行有三次被舊資料所騙,結果包專車走訪,不是因某種原因被封閉,就是已經被毀而不存在,令人訪古之幽情,憋了一肚子悶氣。

㈡訪問旅遊的目的為何,要確定:兩人同行目標是否一致?個人獨遊是要看什麼?是找資料?是享受森林大自然?讓心情調整與體力一致,玩的才會開心,同時也可獲得所要求的成果。

㈢放開心懷與人地融和;有人喜歡比較,住的要比?吃的要比?坐車也要比,甚至還要與當地人們的生活習慣比?這樣旅遊是個痛苦,我常個人出遊,看到好的會心一笑,看到不好的,反躬自問,我也曾有過;我的想法是五星級的招待,不如一個小小客棧來得溫馨有趣;看一個華麗美人,跟看一張縐紋滿面的臉一樣有餘味。

㈣量力而為,不可強求:長期旅遊,多為退休人員,尤其七十上下的人,自以為體力充沛精神飽滿,自信心十足,自我感覺良好,結果十天半個月下來,由體能反映出來的各種疲憊與疾病,立刻出現。記得五年前在四川參加陝西省級單位的旅遊團,年長的不過五十來歲,玩完九寨溝再上黃龍,一開始個個生龍活虎,最後由於高山不適應,結果廿六個人只有六個人走到最高處的黃龍池,其他都半途而返,還有走不到一半出狀況的,旅遊變成苦差事。

㈤看碑林談主題:這次看了好幾個碑林以及摩崖石刻,有一個感覺,一般碑林,純為書畫,內容可隨意不拘;但是看專題似的紀念碑林,有不切題的詩句或對聯出現,就有些不妥,凡參與碑林石刻者,今後應參考斟酌。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6期,民國9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