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花卉開遍神洲大陸

石炳銘 

筆者今年(民國九十五年八九月間)曾到廣東珠江三角洲小遊,除見證該地區已迅速崛起並正大步跨入現代化外,也目擊來自台灣的農漁業也在扮演著活躍的角色。其中花卉業更是一枝獨秀,全大陸最具規模的蘭園就在廣州附近的順德縣,是由筆者侄女婿郭君經營。

郭君向當地政府於多年前租下十畝農地用以培養國蘭,經過不到十年的經營,現在擁有上百種不同國蘭品種。論數量則超過十萬盆以上,蘭花價格是以株計,一盆蘭花可能僅植一株,也有三五株共植者,十萬盆蘭花相信會有數十萬株。價格則差異很大;便宜者人民幣五元十元一株,稀有品種百萬一株亦不足為奇。

筆者在其蘭園見到一伙同樣來自台灣的農民,除經營花卉外,也有從事漁業及其他農業者,看來似乎都春風得意,事業有成。郭君的蘭園一在市區,一在鄉下,僱有十人員工在場照料。市區蘭園也是門市部,警衛嚴密並已全部電子自動化,附近全是農漁場,很多人像郭君一樣都在經營國蘭或花卉業,顯然該地區已形成一處專業花卉生產基地。郭君設在鄉下的那處蘭園,車行約須兩小時。蘭園位於三面環山的谷地,谷內別無居民,環境十分清幽,毫無塵囂之煩。山上植被良好,綠意盎然。主人建有九間套房的大型別墅一棟,另有專供其母頤養天年的精緻小別墅一棟,區內建有中式庭園,曲水流觴,還建有錦鯉池,養有數百尾錦鯉,大者身長四五百公分。不過筆者認為該池太深太大,不太適合蓄漁觀賞。那麼多的魚,近二公尺的池深,很難保持水質的清澈,而養魚供觀賞重在水清池亮,否則就失去觀賞功能。別墅左側正在鳩工興建一座小水庫,落成後可供泛舟垂釣,看來主人有意營造成一處世外桃源般的休閒勝景,看來他的願望不難實現。

負責替主人管理蘭園原是當地的卸任村長,全家就位在園內,看來是道地的中國傳統農民:誠樸而勤勞,日常園區各種工作主人完全不必操心。在這位卸任的村長管理下,一切都井井有條,不勞主人操心。

園區內除蘭花外,遍植各種樹或椰科植物。因為生活改善,城鎮地區處處在興建田園式住宅,需要很多成樹去美化環境,一棵數公尺高的粗樹,售價往往高達人民幣數十萬元甚至百萬元。郭君園內有些成樹是購自日商,他說光買樹就花了新台幣數百萬元,他現在所蓄植的各種觀賞樹將來也是一筆可觀的財富。

園區內有天然水源,都是高品質的礦泉水,附近就建有一座大型礦泉水廠。因為水質特佳,水塘內的魚類特別鮮美,完全有別於一般人工飼養的很用魚。筆者曾持漁竿試釣,不到半小時就釣得手掌大小的池魚三條。

據筆者粗淺了解,台商在雲南從事製造業者,似乎沒有成功的,百分之六十或七十的台商都處在虧損狀態,唯一成功的只有農業。尤以花卉業成就最亮麗。雲南最大的花卉公司名叫『百卉公司』,就是由台商經營者。據說業務拓展遍及全國還外銷國際市場。據說,該公司年營業額高達人民幣四、五億元,已具備股票上市的條件。說起昆明的花卉業發展,筆者曾引導一些台商不斷深入滇省各地考察商機,其中有來自台灣中部的楊明火和莊啓圳先生原來都是從事農業起家,另有一位日本人田中先生也是農業經營者。他們認為昆明有充分的天然條件發展花卉事業。為了實現此項構思,他們特別向歐洲著名的花卉大國荷蘭請來了一位花卉專家來昆實地考察,省農林廳特別安排我們到官渡區實地考察。區政府自然也很重視此事,除設盛宴招待外,也派官員深入田野視察。其實當時的昆明根本談不上有什麼像樣的花農,充其量也只不過有一些農戶種有一些零星的花卉吧了。看來都只是一些小小的副業,完全不具備經濟規模。該名荷蘭專家詳細蒐集了有關天候雨量、土壤…等等資料後,就返回歐洲去了,他很快提出了具體的建議書,是厚厚的一冊。我們將其轉送給官渡區政府,請他們參考採行。雖然,該區政府未必就照原建議去執行,但起碼已在觀念上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啓發。

最想在昆明發展花卉事業者要推高雄正修工業專科學校的創辦人李金盛先生了。儘管他是一位十分成功的教育家、企業家,但他的本業則是園藝。台灣著名的士林官邸花園他就是實際參與者之一。他在擔任國際獅子會三○○A區總會長期內,曾帶頭響應捐款濟助一九八八年的雲南大地震。因此他曾多次到過昆明。他和我多次提及打算在昆明附近建一世界級的國際大花園,而且也請我代為覓地。但他因本身經營的事業太多,找不到適當的負責人手代他主持這項構思。因此終未能實現此一企圖。

中國文人雅士自古就視蘭為具有高貴品格的植物。屈原在他的『離騷』中,也一再提到芝蘭,是他心目中的高貴品格代表。台灣民間早年曾泛起一片愛蘭潮,肯花百萬千萬求得一蘭者大有人在。其實,國蘭並非以花取勝,而是以葉為決定身價者,蘭花長在深山谷地,都是寄生在樹幹上的因此牠不沾泥土。這應該是人們把牠另眼相看的原故吧!物以稀為貴,蘭之天價來自其稀有,如果人人可得也就不值錢了。據郭君語筆者,國蘭的主要原產地就是雲南,當前兩岸三地最名貴的品種就是採自雲南,目前養在台灣,正待價而沽,預估價格要值人民幣六七百萬云云。這樣高的天價實在令人咋舌。

市售的蘭花品種多來自國外,養蘭者通稱為西洋蘭。洋蘭概以花取勝。過去盛極一時泰國蘭,就是靠牠的清香,花開一月而不萎。該種蘭暢銷國際市場。首先將牠推向市場不是別人而是保山籍的普景雲將軍。普將軍是李彌將軍的下屬,民國四十年當李彌將軍揮戈進出滇西南邊境時,普被派任為保安第一師師長。到柳元麟將軍時期他已升為軍長,但雲南反共救國軍兩次撤回台灣時他都未隨軍撤台而選在曼谷為落腳地。他在曼谷郊區設有一處農場,希望息隱,以從事農業為營生之計,他發覺當地習見的泰國蘭繁殖不易,難以形成具經濟價值的作物,他遣其女公子返台北到台大園藝系求助。系中教授乃授予生物細胞繁殖方法,該法只需一片葉子就可繁殖出千百株甚至上萬株蘭苗。普將軍的蘭花事業很快變成了日進斗金的大事業,變成了全泰國最大的泰蘭出口商。其他人有樣學樣,紛紛去商從農,做起同樣的事業。不過物極必反,這是物理學定律也是社會上各行各業共同面臨的規律;供過於求的結果,自然會影響整個花卉市場。

但愛美乃是人的天性之一環,尤其美麗的鮮花又有誰不愛,市場有起有落應是正常現象。社會愈富裕,愛花買得起花的人愈多,因此花卉的市場仍應是永遠存在的。

雲南及其週邊中南半島各地有一種阿佧民族,可算是最愛花的民族。尤其該族的女性可說是愛花成痴。她們不論已婚或未婚,都十分喜愛鮮花,不論家前牆後的菜園中必植有花木,即使離家較遠的山地莊稼裡,也要預留一片土地用以種花。不管田園是位在如何僻遠無人的山之涯海之角,只要田地中種有成片的花卉,你就可以判定那是阿佧族的田地。我走遍各地的少數民族地區,從來不見有任何族群像阿佧族那樣處處闖有花圃的。他們這種愛花的傳統不知緣何而起。

花總是美的,美可滌蕩人的心靈,人人愛花惜花,珍惜那份天成之美,相信應可降低人世間種種暴戾之氣而趨向祥和。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6期,民國9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