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

李文翡 

父親因自小在貧困的環境中成長,十四歲時便失學二年留在家裡幫忙工作,使家人渡過一段艱苦的歲月,不致受饑寒之苦。後來因為了避免在對日抗戰期間,被中央政府徵調入營當兵,十六歲便離家到外地讀書,一直到來台灣後因舉目無親,身無分文,只能選擇報考公費的學校就讀,別無其它選擇餘地,否則就算考上了也無法讀。鑑於當時環境窘迫,有時為了籌報名費,必需忍饑受餓,甚至夜宿車站;而為了在激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只有咬緊牙關,一天苦讀十六小時,才得以順利考上大學。也因為這些經歷,造就了父親一種異乎常人的克勤克儉、堅毅不屈的特質。

父親為人仁慈敦厚,注重情義,當我們還小的時候,爸爸為了照顧家庭,一肩挑起養家重任,最忙的時候甚至一口氣身兼三份教職工作;後來因為聽到有同事更需要工作,還毅然將其中一份工作轉讓給那位同事,顯現出患難見真情、樂於助人的美好特質。

父親的性情溫文儒雅、內斂成穩,具有一種高風亮節的特質,也時而幽默。因飽讀詩書,專學多聞,總是出口成章。他非常注重對子女的教育,自幼就教導我們背誦許多唐詩,並細心講解其中含意;當我們在課業上遇到了瓶頸時,也總會坐下來,不厭其煩地對我們諄諄訓誨,循循善誘,藉此幫助我們了解確的求學態度,也鼓勵我們要養成一種鍥而不捨、再接再厲的精神。且因爸爸年輕時代熱愛運動,從小就常帶著我和弟弟到運動場上打籃球、羽毛球,或是教我們騎腳踏車、游泳、或在家下棋等等,目的就是希望我們可以成為一個德智體群美兼備以及身心健全的人。父親在生活花用方面極為節儉,很少見到他為自己買東西,他常說一句話『有什麼吃什麼,有什麼穿什麼』,常常一樣東西不用到壞絕不輕易更新。但在照顧家人方面,卻十分盡職負責。從小到大,我和弟弟的教育費包括我學習音樂的龐大補習費用,完全由爸爸一人承擔,從沒有讓兒女操心繳不出學費或期望我們半工半讀來付學費。因為他的不辭辛勞,一生為家庭犧牲奉獻,才得以讓整個家庭充滿愛和溫暖,這一切都要感謝我心目中最敬愛的父親。

我的父親││李道顯,他會永遠活在我和媽媽、弟弟的心中,我也熱切期待不久在上帝應許的地上樂園裹可以再次和爸爸重聚。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6期,民國9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