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兩則

本刊資料室 

壹、遠赴雲南教英文 他們學到生活

國立實驗中學學生郭巧楓等與雲南少數民族學生共度暑假,她說,我只能教他們英文,他們卻教我不同的生活面向。

他們是別人眼中的天之驕子、驕女,原本要利用暑假花十七、十八萬元參加美國夏令營,並選擇未來就讀的大學,但最後卻決定遠赴雲南省少數民族聚落,教同齡的學生念英文,「這是我們最有意義的暑假」。

他們是國立實驗中學升高三的學生,彭思齊(Bryan)是旺宏電子副總經理彭介平之子,吳明心是LuminentOIC嘉信光電副總經理吳嘉仁的女兒,郭巧楓是光群雷射科技董事長郭維武的掌上明珠。以往每年寒暑假都出國遊學,英文說得比中文還溜。這回他們隨著培志教育基金會前往距離昆明市還要六到八小時車程的漾濞第一中學及元陽第一中學,待了半個多月,目的只是為了教那裡的孩子學英文。當地的經濟條件低落到可排名全中國一級貧縣,飛抵昆明後搭老舊的公車前往,天氣熱到汽車拋錨,他們還得幫忙推車,往水箱灌水時,水竟從座位下噴出來,廁所不堪卒睹,街上四處是鴨、牛和糞便,民宅與豬圈擠在一起,哈尼族、彝族學生穿著傳統的民族服裝,要在這裡教英文,絕不是簡單事。

培志的目的是幫助有心向學卻困於家貧的孩子,所以除了學費和生活費的補助外,更要提升他們的中文和英文程度,就有牧童因培志教育基金會而考上北京清華大學。郭巧楓說,他們負責教英文的課程,帶當地學生學正確發音、用英文討論主題、唱英文歌、做遊戲,激起他們的學習興趣,鼓勵他們不向環境低頭,未來帶領全家脫離貧困。

師生同齡,雖然成長環境天差地遠,彭思齊等人的國語又不太流利,但講到流行歌手光良、王力宏等,就有了共通的語言,從初見面時的陌生距離,到分離時的依依不捨,他們相互欣賞。

吳明心說,「他們教我們的,比我們教他們的還多」。郭巧楓說,那裡的人好和氣,學生好堅強、好努力,那裡的天空都是整片滿滿的、美美的星星,這裡則只能數兩顆、三顆,「能夠去一趟,是我們的幸運」。他們希望各界能加入「培志」行列。

(聯合報九十五年八月十九日刊載)

貳、鮑爾森熱愛雲南山林

自九十年代開始,做為高盛公司高級主管及美國大自然保護協會的董事會成員之一,鮑爾森訪問中國不下七十次,然而不喜歡社交卻熱愛大自然的鮑爾森,對中國最深的感情卻是雲南的山林。

今年六月,鮑爾森從高盛掌門人轉任公職。鮑爾森是華爾街最會賺錢的金融家之一,年薪高達三千八百多萬美元,家庭資產超過五億美元,但鮑爾森夫婦生活卻非常簡樸。

身為美國大自然保護協會董事會成員,鮑爾森多次到過中國雲南,曾和妻子、女兒一起徒步進入滇西北山區,住每晚二十塊錢人民幣的小旅館,教導村民如何在不破壞自然生態下採公茸,還教村民安裝太陽能,以減少林木遭砍伐。

雖然腰纏萬貫,但鮑爾林不嗜菸酒,生活規律,堅持運動。他每次到中國出差,絕不會搭乘太晚抵達目的地的班機,因為早些到達飯店可以到健身房運動。隔日一早,一定先到健身房報到。

鮑爾森只喝健怡可樂,他不開保時捷名車,也不喜歡去高級會所,更不喜歡打高爾夫。每天跑步四英里是他最喜歡的運動。

鮑爾森外觀雖帶著華爾街金融家典型撲克臉孔,行有餘力卻喜愛觀察、保護大自然生物。因此,這位華爾街金融人即使轉進華府,其實本質上仍是環保人,正如美國記者所說,他最感興趣的是在雲林密林中「抓住蛇並盯著蛇看」。(聯合報九十五年九月二十日刊載)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6期,民國9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