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關係的分析與展望

二○○八、六、廿七青島僑界論壇講演全文

作者/簡漢生(僑聯總會理事長)

各位領導、各位世界僑界的先進:

時間有限,客套話不說,今天給我的題目非常大「兩岸關係的分析與展望」。

自從馬英九先生五二○接任台灣地區的領導人之後,整體來說,大家都感覺到,兩岸關係是在向正面發展,在最近這幾個月的時間內,連續有胡錦濤先生、蕭萬長先生的胡蕭會;胡錦濤先生與現任中國國民黨主席吳伯雄先生的胡吳會;以及與新任台灣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先生的胡江會,可以說自五二○至今短短一個多月,兩岸最高層具代表性的組織都有面對面商談的機會,同時大家都是在非常和諧、互相尊重的氣氛下進行會商,歷史意義非常重大。

而針對幾位在會談後所發表的談話,最重要的就是胡錦濤先生所提到的希望兩岸未來關係發展,應本著四個目標方向:「建立互信,擱置爭議,求同存異,共創雙贏」。各位知道這句話是胡先生和蕭萬長先生在博鰲會談後的結論,那一天蕭先生所提出來的,也是四條:「正視現實,開創未來,擱置爭議,追求雙贏」,而蕭先生的話是與馬英九先生充份溝通後才定案的。可以說,這八句話就是未來兩岸關係發展的最大公約數。

我們不妨很簡單的來分析一下:

這八句話事先雙方並未商量,但居然有兩句話,可說是完全一致的:第一句話是「擱置爭議」,雙方都提出來,連字都一樣,第二句一方是「共創」另外一方是「追求」雙贏。大家都瞭解,現在最大的爭議當然是所謂「主權」的爭議,這個問題很難在短時間內解決,而且要解決的話,的確需要相當的智慧和時間,所以暫時應該擱置,我想大家都可以同意。

另外一句「雙贏」,是雙方面希望的,我個人認為雙贏其實有四個方面:第一個要互通,第二個要互補,第三個要互助,第四個要互惠,這四項都做到了,就一定是個雙贏的局面。

我們看一看「互通」,現在,馬上七月四日包機直航,可以開始最基礎的「互通」,我們現在每次來大陸,都要先到香港,繞個彎,未來這些情況希望都能夠避免。這個「互通」,不僅是交通上的「互通」,包括我們的資訊、人員、物流、金流等等所有的東西都要「互通」,通了之後,一定會產生良性的互動。

第二個要「互補」,大家知道台灣經濟的發展,到了某一個瓶頸,大陸在某些方面也有些瓶頸,雙方在很多方面其實是可以互補的,我們現在已經看到台商到大陸來投資高科技的產業,很多因為台灣市場太小沒有辦法生存的傳統產業,也在大陸找到了更大的生存空間。同樣的,台灣也有很多國際市場的訂單,這些訂單是大陸所需要的,所以很多在經濟上或是在其它方面是可以互補的。

「互助」,更不要說了,這一次四川汶川的大地震,我們非常非常的難過,每一次看電視,我們台灣僑聯的同仁都是一面看一面流眼淚,同時我們台灣地區所有的同胞,在此次汶川震災中所捐出的款項,額度之高,我想不用我再重複,而這就是「互助」最好的說明。我相信,如果有一天台灣地區發生天災,大陸同胞也一定會給我們最大的協助。這就是一個雙贏的局面。

最後是「互惠」,我們應該在很多方面有互惠的措施,這個我就不再多說。

胡總書記特別提到「互信」,「建立互信」。互信要怎麼建立?我個人認為應該要多溝通、多往來、多學習、多了解。雖然現在資訊已經如此的發達,但以台灣來說,我們對大陸的了解實在是非常少,甚至很多還停留在過在制式負面的印象,認為到今天可能還是在搞「三反」、「五反」,甚至「文革」,…等等這些都是負面的印象,這些我認為都要趕快透過交流、溝通,讓台灣以及所有的民眾對大陸現在整體的發展,無論是經濟、社會各方面,都要能與現實契合的了解,只有了解、溝通才能減少誤解、誤會的發生。

同樣的,大陸對台灣的了解也是不夠的,我舉幾個也許比較敏感的例子:大陸同胞對台灣同胞不了解的說,日本人這麼壞,過去侵略中國,無惡不做,為什麼台灣同胞對日本人印象似乎還很好?日本人過去侵略中國,我也記得很清楚,先父是黃埔軍校十三期畢業,也是拿著槍桿子和日本鬼子打仗的,我媽媽帶著全家在重慶躲日本人的警報。所以說,在大陸的同胞,甚至說從大陸遷移到台灣的第一代,所謂的外省人,對日本人的印象當然不好。但是大家要理解,要想一想,我的岳父是台灣土生土長的台灣客家同胞,他小時候也在躲警報,但躲的是美軍的警報。我岳父的親戚被日本人徵兵,徵到中國大陸來打仗,那槍口對著的是誰?槍口對著的是我們的同胞,對著的是我爸爸……。所以大家要去理解,要去了解一下歷史背景,為什麼大陸同胞對日本人這麼的不喜歡,台灣同胞對日本人,好像印象還不壞,我岳父對我說過一句話,我印象非常深刻,他說:你要知道當時的滿清中國,一八九四年甲午戰爭失敗,把台灣割讓給日本,有經過台灣同胞的同意嗎?對台灣同胞的一些長輩來講,他們的感受是「你中國不爭氣,而將我們做犧牲品,將我們送給日本人,我們並沒有同意,但是我們有選擇嗎?我們沒有選擇權力,我們只好在日本人的統治下整整過了五○年,那你如何能怪我中文不好,我受的是日式教育,沒有學過中文,我了解的所有典章制度就是天皇那一套,我沒有機會接觸中國文化、中國歷史、中國教育,什麼都沒有」,是等到國民政府光復台灣之後,我們中華文化的教育才重新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慢慢的滋長。

所以對過去歷史所造成的這些悲劇,大陸同胞要多理解,不要只說「你們台灣人怎麼搞的,對日本人的看法和我們中國人不一樣」!這當然是不一樣,大家要多理解。這只是其中的一個例子。

總之,要了解台灣,要多了解台灣的歷史背景,文化的淵源……等等,太多的事情需要去了解,這是我特別要提出的。

當然,我也要強調,台灣是「以小事大」,以小事大要有智慧,你旁邊是老大哥,你不要每天去惹他生氣!而且如果要談判,台灣要的是「裡子」,面子儘量給老大哥,裡子能多要一點,台灣才是佔便宜!

大陸是「以大事小」,應該要有肚量,要有風度,要包容。在這種環境下,大陸要的是面子,裡子就多給小老弟一些,這樣才會皆大歡喜。

這是雙方要去談判或是未來發展中,一定要注意的事,如果弄反了,絕對是一塌糊塗。我常和民進黨的朋友說:你們是不是腦筋有問題,我開玩笑的打比方說,你旁邊睡了頭獅子,它現在個性非常溫馴,對很多事情都可以不在意,但是對兩個字非常敏感,這兩個字就是「台獨」,你睡在它旁邊,你是隻小兔子,你最好的就是知道它不喜歡這兩個字,就不要在這兩個字上去做文章,只有神經病,才會每天拿這兩個字當做針,去捅這頭獅子,希望把它捅醒,甚在希望試試如果把它捅醒了,看是不是會一口把我吃了?……我說你是不是腦筋有問題,拿我們台灣兩千三百萬人的生命財產開玩笑?

以剛才的例子來說,我們雙方都必須:第一要非常細心,第二願意學習與瞭解,第三互相尊重。這三點能做到,才能建立「互信」。「信」是建立在內心裡,不是外在形勢上表面的東西,胡總書記提到這一點,我認為是非常深入而且語重心長的看法希望大家多注意。

胡總書記提到「求同存異」,兩岸最大的「同」是中華文化,我們非常贊成大陸對中華文化的維護與發揚,因為這不僅是兩岸,而是全世界中華民族、炎黃子孫都能賴以生存的根源。而雙方最大的「異」,就是兩岸的政治制度,事實上,兩岸的政治制度沒有一方是完美無缺的,以台灣的民主制度來說,已發展到一個瓶頸,理想的選舉制度應該是選賢與能,而台灣的選舉發展到今,選出來的不見得是最理想的人,往往為了取得選票,而去迎合低俗的意見,選民裡懂陽春白雪的少,下里巴人多,為了迎合下里巴人而當選,他的程度也就和下里巴人一樣,更糟糕的是還有不少人是透過不正當的手段而當選的。所以,整個選舉制度,是有其缺點。

中國大陸來說,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地位不容動搖,但中共中央必須體認整社會的發展,尤其在經濟發展以後,百姓越來越有錢,選擇也就越來越多,想講話表達的意願也越來越高,民主的要求也就會越來越強。當百姓不聽黨中央就會餓死時,聽黨中央的人就多;當百姓有錢了,不理黨中央、不聽中央的就多,這現象是與時俱進的,大陸的政治制度,也要逐漸有所開放。我們看到,深圳在黨中央指導下開放為經濟特區,很快的,深圳過去的經濟特區慢慢會變成政治特區,這是正面的,但是,依台灣的經驗,政治和新聞,一旦開放就收不回來,所以,寧可開放慢的一點,開放前需要有詳細的規劃,完整的配套,才能確保開放的成功。總而言之,求同存異,對「同」要掌握並且發揚光大,對「異」雙方要包容相互的優缺點。

另外,我對兩岸關係提出兩點釋疑:第一是台灣領導人常掛在嘴邊的,說兩岸關係應該「維持現狀」,這句話基本上是不合邏輯的,因為「現狀」與時不同,昨天的現狀與今天不同,明天的現狀又與今天不同,所以,「維持現狀」這句話不合邏輯。民進黨過去八年,每天處心積慮的台灣現狀往台獨的方向多推一點,今天,國民黨執政,我希望我們每天都要把台灣的現狀往和平統一的道路上接回一分。這樣,維持現狀的現狀才有意義,否則會掉入台獨的陷阱。

第二點是「台灣主體意識不等於台獨思想」,但大家要注意這句話的重點在於「到目前為止,這句話是正確的」,但如果任由它向台獨思想上去發展,則有一天台灣主體意識會與台獨思想漸漸劃上等號。「台灣主體意識」很難定義,而且這六個字所涵蓋的意義、內容及感情非常多元,我姑且把它定義為台灣地區的同胞,透過政治、經濟、文化、社會、歷史、地理、血緣、宗教、語言……等各個層面的融合,而且經過了時間、空間長期的累積、沉澱後,再經過一次次民意完全自由表達而凝聚出專屬於台灣這塊土地和人民整體的共同經歷與聚落意識。在過去這將近六十年的漫長歲月中,台灣幾乎是處在與中國大陸完全隔離的環境下,尤有甚者,雙方的歷史記憶多半是負面的,而台灣的二千三百萬同胞在這一段時間裏有了一段共同的歷史,共同流血、流汗、流淚的悲歡歲月,這是很獨特的,而且是大陸當局應當多理解的,我們千萬不能去否定它,而是要呵護它、包容它,大家共同努力,讓它成為促成兩岸和平、進步、發展、共榮的標竿,而不要讓它淪為台獨思想的根源與溫床,這是兩岸當局及所有中華兒女共同的責任與使命。

最後,有三點希望大家共同努力:

第一,我熱誠的代表台灣的華僑救國聯合總會邀請在座所有的僑界先進,有機會到台灣參觀,多溝通、多瞭解,才能建立互信。

第二,我個人願毛遂自荐,以過去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副秘書長、以及文化工作會主任兼黨中央發言人(中宣部部長)的身份,與大陸各地的僑聯組織,乃至於世界上許多相關的僑界組織來談兩岸關係,讓大家多瞭解台灣的情況,讓大家多瞭解台灣同胞想的是甚麼,這樣才能促成兩岸互相瞭解、互相溝通。

第三,我們應當共同推展一項運動,那就是兩岸目前雖然還未統一,但我們可以推動海外僑社先統一,過去,僑社文鬥、武鬥的事應撇開一邊,我們應共同為兩岸和平統一,為中華民族福祉共同努力。

革命先師 孫中山先生說過,華僑是革命之母,希望透過大家共同的努力,讓華僑過去是「革命之母」,未來是「兩岸和平統一之母」。謝謝大家!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8期;民國97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