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角國軍血淚史》序

作者/李拂一 

我國對日抗戰八年,犧牲軍民三千多萬,財產損失不計其數,終於贏得勝利,躋身五強之列。不幸遭受西方帝國主義國家之忌,於民國三十四年二月被美英蘇三國,在雅爾達會議中秘密出賣,導致整個大陸赤化,淪於蘇聯第三國際一手孕育出來的中國共產黨,國府被迫,退處台灣。

李彌將軍,壯志凌雲,志切復國,乃隻身偷渡出國,潛往滇緬未定界邊區,運用其個人私蓄,收編在國內和共黨作殊死戰鬥,退居緬邊之殘餘國軍,並聯合不滿共黨,由滇境退入緬境之少數民兵三數千人,加以組訓,準備與擁兵百萬之共軍,一較長短。依將軍戰略,部隊分南北兩梯隊,向大陸反攻。北梯隊為反攻主力,由李國輝師長率領,至猛研後,繼續北上,李彌將軍躬親指揮;南梯隊是佯攻,至猛研後,轉兵東向,由九三師師長彭程率領,副總指揮呂國銓指揮。

民國四十年元月,李彌部隊先由「雲南省綏靖公署」改組為「雲南省游擊軍總指揮部」,次月再改組為「雲南省反共救國軍總指揮部」,上級皆派令李彌將軍為總指揮。是(元)月,共軍攻克漢城,聯合國部隊被迫撤出南韓首都,中共並且拒絕聯合國韓戰八項停戰建議,及政委會五項停戰建議,美國歐斯金將軍乃派一美國人攜函來晤李彌將軍,希望了解部隊的實際情況。三月間,美國上校喬斯特及情報員伯特,至曼谷與李將軍舉行了一次會議。其後,即有一民航空運隊飛機,由沖繩島運達清邁武器一批,由泰國警察總監乃炮將軍派人點收,用牛車裝載,嚴密覆蓋,充作商貨,並即由乃炮將軍及兩位美國軍官,一為情報官司徒上尉,一為通信員麥克中尉,親為監督押運至泰緬交界處,交我方游擊隊接收。李將軍收到這批武器並裝備部隊後,即發出向雲南反攻的命令。

四月十六日,北梯隊的先遣隊出發,總部及李國輝將軍於十七日出發,至猛研後,繼續北上,目標原訂為滇西的耿馬,後來行軍到邊境時,改為滄源。而南梯隊則先於四月十四日出發,至猛研後,轉兵東向,目的地是滇南的車里、佛海、南嶠等縣。總部參謀長錢伯英,因其所下達的行軍作戰命令,係根據八個多月前的敵情所擬辦,照當前的敵情,有陷北梯隊於被包圍、被殲滅的危境,同時所配屬的左右兩翼部隊,一為第二縱隊,徒手百餘人,非屬正規軍,不能作戰;一為第九縱隊,僅有一縱隊司令而無部屬,被李國輝將軍當面指責為不合實際,等於兒戲,不予接受。錢參謀長於部隊出發後,無顏再留在游擊基地,即由馬守一司令護送回曼谷,未與部隊同行止。

五月十日,總部暨北梯隊進至猛茅(新地方),緬北各反共部隊,亦先後齊集該地待命,總部一一下達人事命令,分別調派部署妥當。五月二十一日,李彌將軍正式下達作戰命令,由李國輝將軍統率部隊,擎著青天白日國旗,由猛茅向雲南出發、浩浩蕩蕩向大陸進軍。自大陸淪陷後,此為國府第一次對大陸反攻的壯舉。五月二十四日,李國輝將軍勇克滄源,李彌隨即以省主席名義,派王少才在滇西設署,並代理滄源縣長;六月十五日,岩帥卡瓦王田興武統率二千餘卡瓦部隊,反正來歸;兩日後,我軍與田興武的部隊於十七日,聯合進克雙江縣城。此後,從十八日至二十七日之間,罕裕卿土司由國軍一連配合,得克耿馬;石炳麟支隊克瀾滄縣和西盟縣;文興洲支隊克緬寧縣的博尚街,羅紹文縱隊、李文煥縱隊和張國柱支隊分克班洪、孟定、孟連等土司地,勢如破竹,滇西震動。

我北梯隊克復滄源後,自六月五日至十二日之間,即有美方飛機在滄源河壩上空投補給,致引起中共的注意。共軍第十四軍李成芳的第四十、第四十一及第四十二等三個師,大舉來犯。我南梯隊未能攻克南嶠、佛海和車里,達成牽制的任務。我北梯隊雖擁眾三數千,而受過嚴格軍訓的不到一千人,餘皆各路臨時湊搭組成的民兵,並肩與來犯的共軍作殊死戰鬥,每一地區的光復和失守,均使共軍蒙受慘重的損失,然終以彼眾我寡,孤軍深入作戰,缺乏後續部隊,空投補給亦驟而停止,乃復退出國境,重返游擊基地。這一場反攻大戰,雖被迫撤退,但由於起義來歸的武裝民兵及徒手丁壯,數倍於原有兵力,部隊因而更加壯大,士氣更加旺盛,而收穫最大的要算海內外恐共、徬徨沮喪的人心,都因此而有了轉變,大為振奮;對反共前途,也有了新的寄望。我駐聯合國首席代表蔣廷黻博士,也在聯合國大會,讚譽李彌將軍為「中國的加里波的」。同時對共軍徬徨厭戰,伺機來降的情形,及國內被奴役同胞,以及邊疆民族對共產仇恨之深,也由這一次的反攻,得到了實際的體驗,對下一次反攻,當更具有把握。

李彌將軍正針對此次反攻的經驗,重新部署,加強整訓,準備再度大舉,特親蒞台灣,面報總統,得到首肯,獲得大批械彈;李彌將軍並物色到八百餘名幹部,僱海滇輪載往緬甸穆爾門海域,先期即派姚昭率一團人,約六、七百名前往伏於穆爾門東南方森林地區以待,接應由台運到的人員及械彈;該團人馬,先是由李彬甫指揮,隨後改派錢伯英指揮。錢伯英在四十年夏進攻大陸時,因所擬定的行軍作戰命令,遭李國輝師長當面指責為不合實際,等於兒戲,不予接受,失盡顏面,因此錢伯英雅不願海滇輪運來的人槍,落入李國輝之手;且進軍大陸,也使他對大陸交付的使命,有所違背。由是之故,錢乃篡

改命令,令海滇輪停泊於穆爾門南方七百多公里的維多利亞角附近的哈絲丁小島,而不通知先期潛伏於穆爾門森林中,準備接應該輪之姚昭,而讓海滇輪在孤島上空等一晝夜,最後由國府參謀總長電令原船回航,使李彌將軍在台灣千辛萬苦,奔波勞碌的一場偉大計畫,廢於一旦。

錢伯英為掩飾其陰謀,慫恿李彌將軍進攻仰光,輔助克倫及蒙族主政。蓋以仰光為緬甸首善之區,攻下仰光,不愁軍費、兵源、武器無著落。錢將進攻仰光命令給李彌將軍簽署,然後將此信息交與柳興鎰,授予緬方,此舉終讓緬政府難以容忍,決定向聯合國提出控訴,聯合國以五十六票對零票通過了撤軍案,李部因而被迫撤台。李彌將軍亦被召回台灣禁足,鬱鬱以卒。

蜚聲國際的滇緬邊區反共游擊部隊,國府竟然下令全部撤台,國人不免困惑,而柏楊先生,並未一履異域,亦未參預異域事,而摭拾不實不盡的一些資料,化名鄧克保,逞其生花妙筆,寫成《異域》一書,風行一時,但所描寫,遠離事實,亦不少曲筆,大為異域人士所詬病!

覃怡輝博士,異域中之傑出者也,深以異域之真相不明為憾,因受其舊時長官沈家誠先生之鼓勵,慨然秉筆。唯茲事體大,牽涉多國,錯綜複雜,博士以其淵博之學識,弘毅之心志,今以其博訪周諮所得,並參據政府有關檔案,傾十餘年之心血,完成《金三角國軍血淚史》空前鉅著,都六十萬言。余亦異域之一份子也,讀其偉著,對異域事,敘述精詳,鉅細靡遺,信而可徵,親切有味,探異域真相之寶典也。(民國九十七年九月十九日)

附註:覃怡輝博士大作預計將於九十八年春由中央研究院出版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8期;民國97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