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邊叢林中的反共抗俄大學的回顧

作者/李械 

壹、緣由

二次大戰中國國民黨領導下的國民政府,對日本八年長期抗戰,最後獲得勝利,中國在中央政府主導下全面復員,重建國家,慘勝之後民生凋蔽,重建則千頭萬緒,最大阻力在中國共產黨受蘇聯積極支持下,毛澤東領導的中國共產黨,依共黨「武裝奪取政權」,藉抗日之時發展自己的武裝,至抗日勝利,卻積極擴軍、割讓阻撓建設,全面叛亂,愚昧的美政府派駐中國戰區馬歇爾氏幻想中共為土地改革者,壓制國民政府之剿共戰爭,造成國、共雙方打打談談、談談打打,共黨勢力越趨壯大,國民政府民心士氣鬥志消沉,導致中國大陸淪于共黨統治,造成世界各地不安和東南亞地區的動蕩。

民國三十八年冬中國大陸,僅剩雲南一省,當時省主席盧漢為共黨統戰引誘,決定投共,藉故召見駐軍首長協商防衛事而加扣留,圖迫使各部隊降共,然被駐守雲南省最高級駐紮昆明附近之國軍二十六軍余程萬和第八軍長李彌等軍長扣作人質,兵臨城下才把他們放回,兩軍為穩定軍心急輾轉東南蒙自與西南各地,倖突圍者沿新平、元江、墨江、思茅、普洱地區與中共大部隊追打退守滇南車里、佛海、南嶠,後為穩固軍心士氣自滇南打洛越過緬甸孟毛、孟養、景棟,剩下二千餘人屬第八軍一九三師七○九團譚忠,這是一九五○年春初,車里、佛海、南嶠是時未為中共統治,而為前國軍九十三師部份人員所控制,極端反共,力拒當地土共有年,其武裝人員數百人,一九三師、九十三師李、譚兩部因受中共第三波武裝反共防阻無效,亦是夥同撤入緬境以保實力,這支反共殘兵避免再與緬軍直接衝突,遂決定於民國三十九年二月西移距大其力三天行程偏僻地方四面環山的猛撒。

回憶民國四十年四月十日於猛撒成立「反共抗俄」大學前後共創辦五期。第一期至第三期開辦於猛撒──緬東地區為中緬未定界,校址蓋在滇游總部──五華山麓下佔地數萬公頃,由於滇游總部設立此地區五華山,加以衛戍部隊與猛撒機場之開闢,老街及新街的馬幫經營貿商均匯集成為一個賈商集貨重鎮區域。由於再加學校各隊部學員師生消費均帶給當地民眾經濟的富足,生活提高加強軍民情感。由於軍心士氣高昂,民眾對我滇游「反共抗俄」大學創辦有助軍民一體萬眾一心繁榮地方富庶,更促成反共必勝建國必成的信念。

貳、滇游建校訓練幹部

調訓滇游各縱隊、支隊、大隊以下之班、排(分隊)以上軍政幹部與獨立支(中)隊之各級幹部分批赴猛撒該校軍官大隊、軍事隊、機砲隊、財務隊、通訊隊、政幹隊、諜報隊、學生大隊與特種班隊、行政隊等和外籍學生隊,而這些隊、班卻以軍官、學生大隊為主,學員自滇游各單位重要幹部調訓,學生則徵調自各部隊士兵及新招募之學「新」生,兩個大隊的教育訓練均各為三個月為一期,前後共五期。

第一期至第三期訓練校址在猛撒,第四期、第五期教育訓練校址位於緬泰邊區蚌八菁叢林裏來辦校,每期招訓二千餘人。其他的特種隊則依需要加以延長訓練,其訓練的宗旨在灌輸反共意識、軍事和政治的學術戰鬥思想武裝的技術。教職員中:校長由東南亞反共聯盟總指揮官李彌將軍兼任、教育長由副總指揮李則芬中將兼任、副總指揮官蘇令德坐鎮猛撒滇游總部──五華山,負責監督全校教育訓練與輔佐總部並督導各部隊防務有關事宜。

辦公廳置軍法主任劉奇雲將軍、辦公室主任周爾新、秘書王嘉培、趙夢雲二先生。參謀處、教務處、總務處、訓導處曹誠主導、醫務所主任姜彤、護理毛慧彬、維護滇游校區安全警衛統由總部衛戍部隊鄒浩修營長負責之,校區週邊安全統由各訓練隊班指派。

學校的教官百分九十均專機由台灣派來,少數選自滇游各部隊,曾受軍事班校訓練,服務於國軍部隊之三軍軍官,無外籍教官,值得表彰政治教官王明智、劉展兩中校,軍事教官陶大剛、李學賦對游擊作戰與口袋作戰的戰術研判剖析甚具精細深入淺出,對滇游部隊及士氣影響深遠,更可作為我國軍步砲特戰的典範。

掌管第三期軍官大隊長為高嵩獄先生、猛撒學生大隊長是李達人將軍、中隊長李黎明、尹可舟、范雄,長機砲隊長方皎、通訊隊長李建昌、政幹隊長饒體仁先生。

緬泰邊境蚌八菁學生大隊長陳義先生、指導員劉光照、柯至剛。杜顯信將軍任總教官,文、武學有精湛,除身兼重任外特創辦國民中小學校教育培育隨部隊之軍眷子女開闢一條光明遠景。彌補滇游在戰區失學的痛,也解決所有教育問題更帶給莫大福音。

民四十一年筆者由滇游第十二縱隊調訓猛撒軍事隊第三期幹部教育磨練訓練軍人第十二項要求,於該期畢業後復進猛撒白塔山政幹第一期接受政治作戰訓練,其政訓、心戰、文宣、監察、保防、民運其信條有四為:一、吃人家所不能吃的苦,二、忍人家所不能忍的氣,三、負人家所不能負的責、四、冒人家所不敢冒的險。精神標語:自力更生,校門對聯上聯「安危他日終須仗」,下聯「甘苦來時要共嘗」。畢業後調政治部。

五華山麓下反共大學校址大門之精神標語門聯上為:「斬棘披荊創造光明大道」,下聯為:「希大著眼要學革命精神」校區內標語:登高自卑上循學習步驟,反共抗俄復國建國,攻必勝戰必克軍事第一,情報為先。誓以追隨李主席向雲南建設邁進。

賴東老寨徒步揹米,全校學員生赴猛撒距離數十公里校區東邊泰緬老羅寨背扛大米,由自己的體力決定每一人不可少於二十至三十公斤,送回猛撒後勤補給處集中分配供應分配各班隊伙食團,真正做到學校訓練目標革命軍人吃人家不能吃的苦,途中通過老羅寨河與游渡猛撒東邊一條大河流,全體揹扛頭頂大米,必須涉水脫光衣褲始可游過送抵滇游總部補給處所。每批揹米之學員均在五百餘人,士氣之高昂,忘掉全身濕透汗水,非參與者能領會其情景。回憶當時克苦奮勵耐勞勤儉的精神,在我滇游部隊中寫下了千秋萬世,轟轟烈烈的輝煌的歷史新頁,值得歌頌!

草鞋芭蕉心糯米飯象尾菜,每餐早飯糯米煮稀飯以落花生鹽巴為食,中、晚餐主食為「糯米飯」及野生「象尾菜」為主要佐食,一週打牙祭一次,八人一桌,大家教職員與受訓學員生,每餐均吃得津津有味。糯米飯糰加鹽巴、芭蕉心煮湯或炒炊,其味無窮,也是另具風味的佳餚。

學科與術科的操練,均以班排連營團的戰術戰鬥及參照步兵操典、教戰總則發揮實戰操演各種戰技,均獲評為全校教育演練的典範,械遴選為猛撒反共抗俄大學榮譽模範同學,獲總指揮官兼校長李彌召見頒獎表彰。

在該校軍官隊第三期受訓同校之同學尹統華明偉先生,原任職滇游第十二縱隊司令部政治部主任,於對體育戰技表現優異亦蒙兼校長李彌將軍於畢業大會表揚,創下同一縱隊中雙冠軍深感殊榮,迄今仍留下美好回憶。

猛撒校歌歌詞:山青青水泱泱,猛撒山水清,猛撒山水長,中華男兒來四方,大家聚訓成一家,您拿槍我拿刀,通通把敵人殺光光,才能把地方重建好,最後的任務才完成,三民主義放光芒。

猛頓阿牛戰役械隨游擊總部政治副主任趙鈺甫將軍親臨參與督戰,主動以械之馬匹黑騾子支援代步,自滇游總部猛撒五華山率兵士四名連夜趕往猛頓及阿牛山戰場,坐鎮親參與緬共政府軍來犯攻擊,緬軍以竹筏渡過薩爾溫江向阿牛山猛頓方向威脅我滇游猛漢蚌八菁防區與反共大學,暨留守總部有關安全。我軍被緬機低空向猛撒、蚌八菁炸射,杜顯信將軍率領援軍抵達阿牛山苦撐了十天,使我們興奮,甫景雲保一師的弟兄們裝備齊全與投靠反共大學華僑子弟及第四、五期學生由李則芬將軍下令由杜將軍統一領導,告訴大家必須奪回江口,下令攻擊,由陳義大隊長擔任第一波攻擊,保一師高林大隊長指揮第二波攻擊。鄒浩修營長率主力部隊擔任第三波攻擊,衝鋒號和砲聲下,反共大學的學生從掩體後躍出,陳義大隊長領先向緬軍第一線猛攻,緬軍操華語用機槍步槍織成火海,學生們一半以上無武器,只有教練用之竹槍,企圖活捉緬軍撲向鐵絲網。

高林大隊長就在第二波攻入鐵絲網將手榴彈塞進緬軍碉堡阻撓攻擊,高大隊長就在他投擲時被敵人槍擊中心臟,他立刻成仁。滇游總部清理戰利品後,由政治部於猛撒山麓田園裏佈設靈堂擴大舉行追悼阿牛山陣亡的官生大會,藉慰忠魂。

第三波攻擊於中午開始,由鄒浩修營長劉占副營長指揮穿過第一波、第二波佔領阿牛山陣地,集中所有火力遂向緬軍的核心陣地進攻…,約卅分鐘緬軍終嚐到潰敗如螞蟻般退回薩爾溫江以西南爬渡橡皮艇,丟下所有的輕重武器、大洋馬數十匹向猛蚌逃竄,我部一九三師劉占副營長擄獲一○五巨砲,向那敗退的敵人轟擊、在退敗薩爾溫江與途中倉皇的敵人擊斃江中約數百人及殲滅於江岸兩邊,擄獲的戰俘及勝利品運送蚌八菁依有關規定處置。

阿牛山及薩爾溫江戰役於下午一時結束,休息片刻接受著英雄凱旋歡迎於猛頓。當晚由滇游總部政治副主任趙鈺甫將軍主持宣慰大會於緬甸猛頓縣。

猛撒飛機場建成終於見到祖國的飛機,機場開闢完成對軍心士氣大振,來自台灣運補各種物資尤其教育訓練書刊文宣資料、電影機、放映影片、教材等,教官政要人士、民意代表等皆乘坐C四七野戰機場載運。每週定期飛二──三班航次,有時租派復興航空水陸兩用飛機每週定期一班。機場跑道由東向西沿伸,它在阿牛山薩溫江戰役發生前後曾遭受緬軍炸射,跑道降落區佈滿大小窟窿千個,我們的學生砍竹子編畚箕從幾十至幾百尺外,將土一擔一擔挑運填平,再由一部份同學拖著巨大柚木滾來回重壓築停機坪。修復機場過程中,有一架降落時突因土軟一輪胎陷入不能動彈,迅急動員軍官及學生大隊百餘同學齊力排出障礙順利起飛,乃是第一次目睹祖國的飛機以及吃到台灣的香蕉──好好吃的象牙香蕉,這是飛行運輸慰問品之一。

滇游總部因防區遷移蚌八菁叢林中留守需要,政治部的所有檔案及重要財產文件交予尹明偉秘書及李械二人負責保管與處理,不久因任務與留守,轉移泰境四亢山區留守。

熱淚血淚織成的反共大學學員手冊,真正的戰爭打在開火之前,最後勝利取決於準備之日,自力更生克難創造是我們校訓,教育長李則芬將軍曾提示我們說,訓練的目的是要如何打仗,可是你們幾乎全部打過仗了,這比訓練強得多,至少你們在阿牛山薩溫江戰鬥經驗中可以學到,從今以後你們都是反共抗俄戰爭中的軍事家政治家。

兼校長李彌將軍在畢業典禮中訓勉:要親愛精誠團結奮鬥共同反共、自力更生反求諸己,要建設雲南完成我們復國建國的使命,永遠堅守民主陣容,上述李校長幾句訓勉,五十幾年來仍縈繞在我的腦海裹,就像鮮紅的血液在我的血管流動。我滇籍同胞必能遵循上述訓示貫徹執行。

民國四十三年十月十日雙十國慶,我們應我駐泰武官黃德美上校接見於清邁省當面斟求意見,同機回返祖國台灣者暫編十五師政治部主任尹統華明偉、李學松、王可舟、劉沛然等教官、卓發康、賀耀輝、姜大燦、李振、楊亮臣等八十餘人坐空軍C四七專機於十月二十三日自泰國清邁飛抵台北松山機場。總統蔣公指派參軍李文彬中將親蒞機場慰問與接見暫住台北市新生南路一段七七號兵工學校,後分赴陸軍第十二軍官團待命隊,於民國四十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正式編入第十二軍官戰鬥團第三大隊第九中隊服務於嘉義大林鎮崎頂營區,部隊編號為零伍玖玖部隊。先後駐防於花、東兩縣海岸防區安全與調台北市訓練甲乙種國民兵與台北、台東師管區司令部服務。

參、結語

滇游的反共抗俄大學,由於在特殊的國際環境中與反共復國的國策下形成壯大。當民國四十年冬在滇游總部所在地猛撒設立幹部訓練學校,初名「反共大學」後改稱「雲南軍政幹訓團」,滇游部隊為適應未來局勢日益擴展與地區兵員,聯合鄰近不同國家、種族之反共集團增軍級成為國際性,組成「東南亞自由人民反共聯軍」滇游部隊遂成了國際性反共武裝堅守民主陣容的主力,所訓練的幹部亦納編入一、三、五、七、九軍。當時三軍錢伯英等部控制緬甸南部蒙族地區海岸與家族武裝合作。五軍段希文將軍及團長張學貴、藍紹宣、馬雲安控制緬甸甘都、子龍外、尚有一、二、三軍區和一些縱隊、支隊分佈于整個緬東、緬北的狹長地帶及寮北部份地區。

中共目睹滇游勢力壯大,迫緬政府從政治、外交向聯合國控訴壓力下,中華民國政府為保聯合國席位,斷然委曲求全自民四十二年十月至五十年三月先後經泰國清邁空運,連同眷屬三千餘人回到臺灣──復興基地。

滇游反共大學的成立,對反共復國大業均有震撼發揮堅守民主、自由、和平統一效應,雖在特殊複雜國際情勢變化中沒落,回顧迄今九十七年感觸良多,蓋功過是非評論如何,我們當年的存在與活動,然使得東南亞的局勢完全改觀,如果沒有這一股反共滇游在滇、緬、泰、寮邊境阻礙了對中共廣大空間對外伸出爪牙、緬甸、寮國會有今日嗎,寮國緬甸完全變色以後,泰國還能像以往在英、法、荷殖民政策夾縫中倖存嗎?泰國不保,星、馬、印尼的前途如何?我滇游與反共堅定,現在事實上已有公正的肯定。

綜觀滇游反共大學的教育訓練是成功的,他對反共復國的信念是堅定的,亦係以三民主義統一大中國奠定自由、民主、均富的前瞻性為唯一方針!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8期;民國97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