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德天印象

作者/李興才 

中國大陸,現設二十二省、五自治區、四直轄市、二特區。除了西藏,因為老伴的血壓、血糖偏高而不宜前往之外,只有海南省是前此多次想遊而迄今未遊之地了。十多年前,大陸流行的順口溜說:「到北京才知道自己的官小,到上海才知道自己的錢少,到海南才知道自己的體力不好。」好像海南島上,全是買春的豔窟一樣,每次與老朋友提起遊海南,不免引起心懷不軌的鶯鶯燕燕疑慮,遂不屑一顧。現在,時移勢易,海南已經搖身一變,尤其是南部的三亞,已成為全中國最受歡迎的熱帶海濱度假勝地,三亞之於中國,有如夏威夷之於美國、巴里島之於印尼、普吉島之於泰國、黃金海岸之於澳大利亞,早已改觀了。

海南以前屬廣東省,改設海南省僅僅十九年,土地面積三萬五千平方公里,人口八百萬人,比起台灣,算是地廣人稀;在中國,她是最年輕的省、最小的省,是定調以發展觀光、發展高經濟價值農業及無污染高科技產業為主的省。近年以來,每年到海南的外來遊客,均超過一千萬人次。省會海口市,距廣東雷州半島的海安鎮僅十八海浬,自海口市南站,火車可整列開上渡船,直通雷州半島的鐵路線。環島有高速公路暢通(鐵路僅通東南半島)海口與三亞各有航空站,交通十分便利。西部正在開發,目前遊客還少。

德天瀑布,在廣西南寧地區大新縣與北越交界處的歸春河上游,是一九九九年才新開發出來的一個瀑布景區,與北越的板約瀑布相連,號稱世界第二大、亞洲第一大的跨國瀑布群,還有鄰近的明仕田園風光,據電視旅遊節目介紹,十分清新美麗。前年,我曾托旅行社安排,從桂林、陽朔南下德天一遊,惜因人數不足,未能成團,原因是有人畏懼長途拉車。今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邀老友延壽、雲娥、德順、惠美、金塗、寶玉、德淵、秀鸞和我二老,共五對十人,由菲菲旅行社劉于慧小姐領隊,自台北經澳門到海口、南寧回深圳經澳門返台北,乘五段飛機作八日遊,多年心願要遊遍大陸各省、市、自治區,今除西藏外,已如願作重點式遊完。

海南人文

海南島原是一個蠻荒之地,聚居著黎族、苗族、壯族、回族等三十多個少數民族,各別保存了傳統的民俗與生活習慣,使海南的社會風貌,格外顯得多采多姿。

由於隔著瓊州海峽,與中國大陸的交通甚為不便,古代許多被流放貶謫的大臣,都被發配到海南,多老死異鄉。但正因為如此,也替海南留下了豐富的文化種子,孕育了許多人文資產。例如宋代文學家蘇東坡當年被貶到海南時,留下了:「九死南荒吾不悔,茲遊奇絕冠平生。」的詩句,表明海南風光為他生平所見最美之地,即使死在海南,也絕不後悔。蘇東坡謫居海南儋州三年「講學明道,教化日興,瓊州人文之盛,自公啟之。」現存有東坡書院、載酒亭、桄榔庵、東坡井等古蹟。另外,我們也參觀了與海南師範大學比鄰的「瓊台書院」。

始建於明朝萬曆年間的「五公祠」,係紀念唐宋時貶謫到海南的李德裕、李綱、李光、趙鼎、胡銓而建,祠內「海南第一樓」,古木參天、紅椽素瓦、思古抒懷、益仰群賢。五公祠旁的「蘇公祠」,有碑坊、拱橋、荷池、風亭、浮粟亭、粟泉亭、洗心軒、仙遊洞等名勝,瀛海人文,盡萃於此。

海南文昌縣的昌灑鎮,是宋慶齡、宋美齡、宋靄齡、宋子文的祖居地,有陳列館、植物園等。人稱「康南海」的康有為(一八五八──一九二七),學貫中西,助光緒皇帝推行新政,失敗亡命海外,民國後,謀復辟,未成。康南海當然是海南人。另一位近半世紀來聲名又大噪的海南人,是明朝的大清官海瑞,因中共前北京市副市長吳晗發表了一篇「海瑞罷官」的文章,而引發驚天動地,腥風血雨的「文化大革命」,動亂十年。毛澤東評:「海瑞勝過包拯」。下題另述。

海瑞園區

我們一行,在海口市瞻仰「海瑞園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大門兩邊紅牆上的十個大字「精誠在天地,公道在人心」。入門後,但見園區莊重古樸,遍植松柏,綠竹,蔥郁蒼翠,有石牌坊、石獸神道、陳列室、清風亭、不染池(池內蓮葉田田)、海瑞墓、石假山、迴廊等等,範圍和規模雖不算大,但型制頗有皇族、名臣氣派,似乎說明,海瑞死後受到的尊重,超過生前的名位多多。

特別的是,在海瑞墓兩側,各有一排高約二丈的筆架,各豎立三支毛筆。因為嘉靖皇帝曾罵海瑞是「筆架子」!似乎有「書呆子」的意味在。這倒是海瑞墓園所獨有的。

海瑞墓園,乃明萬曆皇帝親批為葬海南大清官海瑞而建,墓碑之上,皇明敕「資善大夫南京都察院右都御史贈太子少保謐忠介海公之墓」。海瑞(一五一四──一五八五),明朝廣東海南瓊山人,四歲喪父,由寡母扶育成人,字汝賢,號剛峰,嘉靖舉人,京試未中,個性耿介、剛正、堅毅、頑固、滿腦子堯舜之治、孔孟之道、大明律例,曾十奏彈劾權臣嚴嵩。四十五歲,任戶部主事時,上疏批評世宗嘉靖皇帝迷信道教,不理朝政的「直言天下第一事,以正君道,明臣職,求萬世治安事」,內有「嘉靖嘉靖,言家家皆淨而無財用也!……天下之人不值陛下久矣。」等等,嘉靖大怒,欲置海瑞於死地。宦官黃錦直言:「海瑞有癡名,早已備妥棺材,與妻兒訣別作死諫。」乃下獄。嘉靖臨終前告其子載垕:「海瑞可重用」隆慶皇帝穆宗立,海瑞獲釋出獄,屢任要職,建樹良多,至神宗萬曆十三年逝世,民間多所傳頌,後人將其軼聞改寫為戲劇小說,如《海忠介公居官公案》、《大紅袍》、《海瑞罷官》等,著有《海剛峰先生集》十卷傳世。名臣張居正評其為「國之利器」。

大陸歷史電視劇全《雍正王朝》之編劇劉和平先生,近年著《大明王朝》長篇小說四鉅冊,詳述嘉靖皇帝、裕王、內閣首輔(青詞宰相)嚴嵩、胡宗憲、宦官呂芳、陳洪、黃錦與海瑞之間的威權、貪腐與道德法律及清廉的衝突故事,筆墨不下高陽,二○○六年已拍成連續劇集上映,大受觀眾歡迎的程度,較《雍正王朝》尤有過之,老百姓渴望當今能多有幾個像包青天、海青天一樣的大清官再世也。

海南名菜

海南島屬於亞熱帶與熱帶海洋氣候,陽光和煦,冬暖如春,適於避寒,全島森林覆蓋率達百分之四十,空氣清新,被稱為東方的夏威夷,四周環海,珍希動植物的資源豐富,海產尤其鮮美,海南菜有「新鮮」、「天然」、「奇特」、「豐富」四大特色,講究清淡鮮活、原汁原味。我們此行,吃過海鮮宴、水果宴、東南亞風味宴、剁椒魚頭風味宴、東北風味宴、川菜風味宴、壯族風味宴,還有「四大名菜」宴──文昌雞、加積鴨、東山羊、和樂蟹。其中的文昌雞和加積鴨,是在放養數月之後,改為籠養,即所謂的「填雞」、「填鴨」,只吃不動,所以肉嫩鮮美;東山羊則無羶味,和樂蟹雖小而味鮮美,確是與眾不同。

只有在三亞南山山腰一家餐廳吃的「水果宴」,餐館居高臨下,景觀不錯,整個餐廳僅有我們十位客人光臨,端出的米飯像是剩飯,而且近半結成飯團,菜餚清淡有餘,連茶水也是淡而無味,飲料木瓜汁,是加了三到四倍清水的糖水,使我們有些失望。這餐廳如此招待觀光客,難怪門可羅雀,少人上門了。好在我們十人之中,多是七八十歲的老人,清淡些,少吃些也好,無人計較。

鹿城三亞

被稱為「東方夏威夷」的三亞市,與美國夏威夷緯度相同。三亞又稱為「鹿城」,源自居住在三亞市原住民黎族的傳說;「古代有位青年獵人,追殺一隻野鹿到海邊,鹿無路可逃,當獵人正要射箭之時,鹿一回頭卻化身為一位美少女,後來獵人青年遂與這位美少女結婚定居三亞,成為黎族的祖先。」現在三亞南方山丘上的『鹿回頭公園』內,建有鹿回頭和青年男女雕像,以印証浪漫的愛情傳說。

海南南部的三亞市,在漢代稱為「珠崖郡」,是中國最南的城市,山巒環翠,因有三條河流通過,像腳牙,稱「三牙」,嫌不雅,改「三亞」,一派熱帶海濱風光、椰林沙灘、浪漫風韻、後靠南山、前面東海。「福如東海,壽比南山」這句祝賀詞,代表三亞是有福氣的地方。「南山」指的是位於三亞西側佛教聖地「南山文化旅遊區」,東海指的是三亞榆林海灣中的「大東海」和「小東海」,亦即靠近市中心的海灘及外海。其實,「南山」不過二三百公尺高,「東海」一眼就可望盡。今後寫祝祠,該改寫:「福如太平洋,壽比珠穆瑯瑪峰」。否則,豈不顯得小家子氣了?

現在的三亞市,每周都有來自南韓、俄羅斯的遊客包機到三亞避寒度假。三亞地區,除了華語、英語,連韓語、俄語也通,重要景區的廣告、指標,都可以看到韓文、俄文。世界著名的度假飯店集團,相繼進駐三亞,如皇冠假日、喜來登、文華東方、JW萬豪等,觀光飯店有三十多家。自二○○四年起,連續四年的世界小姐選美,都在三亞舉行,還在三亞舉行世界先生選美,一年到頭都有外賓雲集,熱鬧非凡。因為三亞的條件好、距離近、費用較低。以後仍會繼續發展下去。

天涯海角

距三亞市區約廿四公里的「天涯海角」海灘,奇石林立、椰林婆娑、船帆點點、碧海藍天、煙波浩渺、一望無際、細白沙灘、沿海綿長、伸向遠方,使人有一種到了天地盡頭的感覺。在眾多奇石之中,獨有兩座如山的大石,不知由何人在何時,分別刻上「天涯」、「海角」的紅漆大字,遊客無不爭取排隊,站到好位置拍照留念。我一時有感,胡謅小詩一首:

天外飛來的兩座巨石,

在海灘盡頭矗立。

漲潮時悄悄隱退,

落潮時雙雙出列。

它們永遠連在一起,

靜聽海浪詠詩,

不離不棄。

地久天長、山盟海誓,

此情綿綿無盡期。(以此贈老伴)

就在刻有「山盟海誓」、「南天一柱」大字的巨石對面近海之中,有兩座方柱形巨石作交叉狀連在一起,經千年海浪的沖擊,仍穩如泰山,導遊介紹:這叫「天涯共此時(石)」。

距三亞市區東南二十八公里的「亞龍灣」,是海南島最南端的一個半月形海灣,全長七十五公里,沙灘綿延七公里,平緩寬闊,淺海區寬達六十公尺,沙質潔白細軟,海水清澈澄瑩,能見度七至九公尺,年平均氣溫25.5度C,海水溫度,終年可游泳,除海水浴場良好之外,尚有奇石、怪灘、椰林、田園風光,確是海南最具特色的景色,號稱「天下第一灣」。

距崖州古城最近的南山旅遊區,是佛教與道教並存之處,大、小洞天就是道家的「洞天福地」,早在宋朝,就有道士在洞中修煉,但現在只留下小洞天,大洞天已不知去向了。在小洞天山上,長有不少「南山不老松」,已歷六千年,仍枝繁葉茂,信徒在周園掛滿紅布條,祈福長壽。有趣的是,在不老松附近,豎立了一塊慈嬉太后所書的「壽」字碑,前佛教會長趙樸初題了「南山」兩字,刻在與壽字碑右邊相對位置的一座巨石上,遊客爬上中間岩石,二人面向右坐,平舉雙手,蹺起雙腿,構成一個「比」字,便是「壽比南山」的畫面,爭相學樣,拍照留念。因為遊客太多,我們團友,嫌排隊太久而放棄。

美麗之冠

位於三亞市郊,專為舉行世界小姐總決賽而新建的大會場,整座建築的屋頂,就像一頂大皇冠,所以定名為「美麗之冠」,其飄逸靈動的設計,以及唯美的架構,使其成為文化時尚演出的聚焦中心,集全世界精挑選出的美人於「美麗之冠」豪廈之內,優勝者戴上皇冠,裡應外合,誰說不宜?而室外鬱鬱蔥蔥的紅樹林、椰林遍佈三亞河畔,精緻的園林、綠化的藝術雕塑品及一○八位佳麗親手種植的美人樹,更展現出「美麗之冠」的不凡氣息。

就在我們參訪「美麗之冠」天(二○○七年十二月一日),第五十七屆世界小姐總決賽,正在「美麗之冠」內舉行,中國選出的中國小姐──北京市二十二歲的張梓琳,獲得五十七屆世界小姐冠軍,此乃中國人第一次獲得世界小姐冠軍,本屆共有106個國家的代表參加,身高一八二公分的張梓琳,能在我們參訪當天,戴上世界小姐的皇冠,為中國爭光,難能可貴。

世界小姐總決賽,已連續在三亞舉行了四屆(年),以後恐怕還會繼續下去。為了配合選美的需要,也為了生意經,在三亞設有多家高級的,而且掛了中國國家科學院招牌的研究所展售中心,如「珍珠養殖研究所」、「水晶礦石究所所」、「熱帶植物研究所」、……等等,建築現代化、規模宏偉、管理科學化、經營商業化。僅僅展售部門,空間之大、樣品之多、業務工作人員及湧入遊客之眾,就像大百貨公司宣佈特價時的搶購人潮一樣,嘆為觀止。有人說:「主辦一次國際活動,鈔票就從天而降。」

興隆博鼇

由三亞回程海口途中,參觀了「興隆熱帶植物園」,全名應是「中國科學院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香料飲料研究所」,植物園只是附屬的實驗林場而已。該園四百多公頃園區,是中國旅遊業發展的優先項目,是融自然、人文、農藝、園林、環境生態保護於一體、集度假休閒、觀光遊樂及科研交流諸功能於一處的大型現代化熱帶園林。園內一、九三五種植物,其中國家級保護植物十八種。園林重點選種棕櫚科、蘇鐵科、熱帶蘭花、海南鐵樹二千多棵。我第一次見識了胡椒、可可、咖啡、見血封喉、黑桫欏、百香蘭、榴槤、山竹等樹種,也第一次知道黑胡椒是尚未成熟的生胡椒,白胡椒才是完全成熟的胡椒,所以白胡椒比黑胡椒好,也比較貴。該園招待飲用各式各樣的咖啡、茶,也展售各式各樣的椰子乾、椰子粉、咖啡粉、咖啡糖等,展售廳有四、五個大間,動線長逾半公里才有出口。生意氣息似乎太重了些。

原來只是一個小漁村的博鼇,因為建了「亞洲論壇」的豪華會場在博鼇永久落戶,加以博鼇是萬泉河的出海口,在河海交會處,橫亙著一條特殊而美絕了的沙灘,稱為玉帶灘,它將河海分開,只空出一處出口,形成一座天然的大防波堤,沙灘寬百餘公尺,長約八百公尺,沙灘中部高出海面約二公尺,大潮小潮,從來未曾淹沒整個沙灘,「亞洲論壇」的永久會場,就在玉帶灘尾端,還附設豪華旅館及休閒中心,遊客絡繹而來。「分隔河海最陝長的沙灘」,已將玉帶灘列入吉尼斯世界紀錄。

二○○八年四月十二日至十三日,副總統當選人蕭萬長先生,以「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董事長身分,出席第六屆「亞洲論壇」在博鼇舉行的年會,與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胡錦濤先生見面會談,甚受禮遇,認同「正視現實、開創未來、擱置爭議、追求雙贏」十六字箴言,將立即推動兩岸直航、陸客來台、經貿正常化、恢復協商、促進復談的重大成就,此次融冰之旅可稱為「博鼇共識」,開啟了兩岸新的契機。博鼇小鎮,因此聲名大噪。

椰城海口

海南省首府的海口市,是我們遊海南的第一站,也是最後一站,一出「美蘭」機場,便看到滿眼的椰子樹林,馬路的行道樹、綠地草坪所種的樹,都是椰子樹,隨後遊濱海路的西南岸帶狀公園、萬綠園,到處都是高聳婆娑的椰子林,另椰海大道更不在話下,一派亞熱帶風光,海口市因此也名椰城。海口市距雷州半島的廣東省僅十八浬,為海南省的政治、文化、經濟中心,曾榮獲國家環保模範城市、園林綠化先進城市、全國衛生城市、造林綠化十佳城市、全球空氣品質十佳城市之一。對觀光客來說,只是海口市的過路客,因為歷史文物方面,除了海瑞墓園、五公祠、秀英砲台,其他僅公園及休閒娛樂設施而已。遊海南,一般安排返往五天,重點在南部的三亞一帶,西部的交通和食宿正在開發,若干年後,號稱中國觀光省區的海南,可能真的像夏威夷,以觀光為主了。中國內地的暴發戶成長快速,中產階級也多了,旅遊觀光,日益風行,例如北京、上海、廈門、深圳、廣州的有錢人,不必簽證買匯,就可在自己國內的夏威夷一遊,豈不經濟實惠多了,何樂不為?我們在海南五天,便碰到不少說上海話、廣東話的遊客。

綠都南寧

我們從海南省海口市的「美蘭」機場,飛到「廣西壯族自治區」首府「南寧市」的吳圩機場,僅費時一小時。七年前差不多同一時段,我夫婦曾與郭延壽學長伉儷等好友,由澳門經肇慶、梧州、蒙山、荔浦、桂林、柳州、南寧,到北越下龍灣一遊,只相隔七年,今天的南寧,已經改頭換面,發展神速。由機場經高速公路進入市區,但見沿途花團錦簇,東協十餘國的國旗看板,一再重複在眼前迎人,朝氣蓬勃,令人印象深刻。

南寧之所以快速發展,因為近年以來,有兩會一節的加持,兩會是指自二○○四年起,每年十月在南寧舉辦「東協國家博覽會」和「中國西南投資協會」的定期在南寧召開;一節是指「國際歌舞藝術節」,如此大型的三個國際活動,定期在南寧市舉辦。前已提及:「舉辦一次國際活動,鈔票就從天而降。」南寧市每年要舉辦多次國際活動,天降鈔票怎能不多?賺了大堆鈔票,有什麼事是不能做的?看看五星級飯店、看看大百貨公司、看看大型綜藝表演場所,較諸先進開放的沿海大都市,南寧正迎頭趕上。

南寧市南臨邕江,故簡稱「邕」,於民國初期取代桂林成為廣西的首府,現有市民一百五十萬,另轄鄰近六縣,共六百萬人,「廣西壯族自治區」,其實壯族僅有四萬六千人,在少數民族中,算是多的了。南寧又美稱「綠都」,綠化面積達五○%,人均綠化面積六‧五平方公尺,經聯合國調查後評定,南寧為全球十個宜於人居的城市之一。南寧的風景點,我們只遊覽了青秀山、龍象塔、伊嶺岩,壯族文化村。其中青秀山上的觀音廟,同時供奉關公,佛道同尊、文武兼修,獨特少有,開了眼界。

德天瀑布

七年前,我們過南寧遊北越下龍灣,並未聽說在南寧附近還有景點德天瀑布可遊,否則,順道一遊德天,豈不一舉兩得?原來,位於大新縣中越交界處歸春何上游的德天瀑布,是一位廣東茶商於一九九九年到大新地區批購茶葉,無意中發現的。他靈機一動,不販茶了,說服當地政府,簽訂了五十年的經營租約,才規劃投資開發出來的,正式對外開放觀光,只不過是最近三五年的事。

德天瀑布,寬一百多公尺,高八十多公尺,分為三個層級,數十股從高峻的石崖上翠綠叢中傾瀉而下,飛流迴折,一層接著一層向下奔騰狂瀉,顯得氣熱磅礡,十分壯觀,遠看似素縞垂天、鮫綃萬幅,近觀則白霧升騰、飛沫反湧、飛珠濺玉、聲震河谷。緊鄰越南境內,尚有板約瀑布,左右大小相映;瀑下深潭,有竹排筏載遊客近觀瀑布沖下奇觀,感受如雷的震憾和水霧的洗禮,其樂無窮。也許現在正值旱季,水勢不盛,號稱德天瀑布名列跨國瀑布的「亞洲第一、世界第二」,客觀評價,名實不符。以我遊過美加交界處的尼亞加拉瀑布,巴西、巴拉圭、阿根廷交界處的伊瓜蘇瀑布來說,都比德天瀑布壯觀很多,無論如何,這「世界第二」還輪不到德天。至於「亞洲第一」,在亞洲我倒沒有見過更大的跨國瀑布。德天瀑布的最大特點,是分為三個階層的連續瀑布,伊瓜蘇瀑布有兩層、尼亞加拉瀑布只有一層,德天瀑布仍有其獨特傲人之處。

在德天瀑布上游,就是中越交界通道,立有多處界碑,也有中越邊民,各在境界內設置工藝特產攤位招徠遊客,形成一個小小的市集,十多年前的中越邊境大戰,此處雖不是主戰場,也設有重兵駐守。俗話說:「聞名不如見面,見面不過如此。」夢想一遊的德天,總算遊過了。

明仕田園

距德天瀑布約一小時車程的明仕河田園風光,有「賽桂林、勝陽朔」之稱,也有「百里山水畫廊」的美譽。我們在明仕橋附近,搭乘由村民一人持竹篙撐的竹筏遊於明仕河上,竹筏正好可客我們一行十二人,緩慢悠遊河上,但見明仕河曲折盤旋、兩岸平疇原野、奇峰山巒羅列、農田作物呈翠綠、金黃、暗褐、紅土相間,翠竹繞岸、農舍星羅點綴、獨木橫橋、乘舟撒網、農夫荷鋤、牧童戲水、山青水秀、風光俊朗清逸,極富南國田園的美景風光,彷佛進入桃花源記的避秦勝境。其中最美的是山巒奇峰及竹樹倒影,映入水中,清晰可見,一篙一個景,景景不同,這是明仕河田園風光勝過桂林陽朔之處。因明仕河水水面平平,看不出有流動跡象,竹筏行動緩慢,水波不興,兩岸峰巒竹樹倒影清晰呈現,水天不分,相映成趣。桂林陽朔,因水流較急、舟行較快、水浪激盪,難見兩岸倒影在水中呈現也。

我們在明仕河上乘竹筏遊行約二公里,費一小時餘,再步行繞行村寨,有如人在畫中行,的確心曠神怡。美中不足的是,村民有老嫗、幼童,手持小包花生向遊人兜售討錢,尾隨不捨,其狀堪憐,但善門難開,窮於應付,也有難處。生長在如此山青水秀、人間仙境的村民,感覺到的仍是生活上的溫飽問題。我對撐竹筏的人說:「風景真美啊!」他說:「只可惜不能吃。」住在鄉下的人嚮往城市,住在城市的人愛遊鄉野。自己缺少的、自己得不到的,才是最需要的、也是最美好的。「人在福中不知福」,希望無窮啊!有希望就有進步。

加油過關

國際油價不斷飄漲,產油國協有恃無恐。強權大國則保存自己原油,按兵不動,先用光別人的油,到時候別國沒油,自己還有。美國之所以打垮伊拉克,主要也是為了油。全球都搶油,油價怎能不漲?我們由海南回到廣西,發現司機常常到加油站加油,有時排隊很長,要等二三十分鐘才加到油,但過不了多久,又去下一個加油站排隊加油,團友追問之下,才知道最近缺油嚴重,政府採用「限錢加油」辦法,即油價隨國際調漲,而限定每次只能加一百元或八十元的油,於是油愈貴則加油愈少,車行途中必須每遇加油站就去排隊加油,否則,開不到下一個加油站就因缺油而熄火,豈不把公路當成了停車場?中國大陸發展很快,物價也漲得很快,汽油十塊多錢一公升,油價就高過台灣。在海南,汽油比柴油貴;在廣西,柴油比汽油貴。長了見識。

我們在去德天和回南寧途中,碰到兩次小插曲,一是一輛卡車和中巴相對撞,兩位司機互不認錯,報警處理,將近兩小時才來人解決,前後堵車,看不到盡頭。二是火車在平交道上調撥軌道,貨車過了客車來,客車過了又來貨車,長達二十多節車廂的四班火車調撥完畢,我們苦苦等了三十多分鐘。

過深圳拱北關與澳門關,相距數百公尺,必須自己拉著行李一關一關的過,上車下車,尤其若逢假日,更是人潮洶湧,二十幾個匝口,仍大排長龍,遇到雨天,更為狼狽。我們此次返台,地陪帶我們從新開的「橫琴關」通過,匝口無旅客,關員為我們開了兩道匝口,大約五分鐘就完成通關。以後的拱北關,應該不會再擁擠混亂了。不過,橫琴關在橫琴島上,須由巴士車送過橫琴大橋,路程也較遠些,無車接送的散客,並不方便。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8期;民國97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