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後記

作者/李恒經 

此次我一家四口作一月旅遊,係與妻徐蕙珠、女慰慈、子興祖共同商定原則後,乃責由慰慈以電腦、傳真、電話等方式,聯繫大陸相關親友及各該當地旅行社配合後,始完成全程規劃作業。於二○○七年十月二十四日出發,十一月二十三日返回,共為一個月。旅遊包括香港、浙江、江蘇、廣西、家鄉雲南等五省區之主要景點,包括上海、南京、杭州、桂林及昆明城,剛好是中國當前十大名城之半數。茲略依旅遊順序,以親身歷其境所見所聞,並撫今思往懷古幽情之處,及個人返台一年後所遇到的一些喜憂感觸,概為傳敘,以一紓心懷:

香港──中國特區的香港雖小,惟中西華洋文化並茂並存,確是大世界的縮影!

香港最令人嚮往之處,就是華洋文化並存,同時包容了許多新舊不同的事物,譬如建築物中、西新舊都有,新餐廳不停的出現,但老字號的店鋪仍屹立不搖;滿街除了歐美白人外,尚有中東阿拉伯人、非州人、印度、印尼及日、韓、菲等國多色人種穿流不息,服裝互異,語言多種,而形成一幅獨特多樣的世界。那早年山河變色,大陸流亡到香港的難民營──調景嶺,當初是荒野一片,而今已是大廈林立,真是彼一時此一時也。香港核心景點有:(一)太平山,十月二十五日除慰慈另參加已預定之台港同學聯誼會活動外,我等三人則到迎喜大酒樓,也是人滿為患,享用廣州茶飲後,再往太平山觀光,在夕陽西下的時刻,欣賞到維多利亞港那迷人的黃昏與夜景,真是綺麗,風姿萬千。(二)尖沙咀海濱,要觀賞香港島的全貌,此臨近海濱,全長約一公里的海邊公園,確是最好的人行觀賞步道。(三)星光大道,建立在尖沙咀海濱長廊上的星光大道,是香港第一個以拍攝電影為主題而建設成的,素有「東方好萊塢」之稱。(四)迪士尼樂園,是目前全球第五座迪士尼樂園,固也是排行最小的一座,不過這令人興奮著迷的夢幻樂園設施及歡樂氣氛,諸如「睡美人城堡」,「明日世界」等等去處,就夠人開心一整天了。(五)昂坪纜車,遊客於二十五分鐘的遊程中,在可容納十五人之舒適車廂內,居高臨下以三六○度的廣闊視野,可遠眺遼廣的南中國海、香港國際機場、天壇大佛,景緻壯觀;其次香港濕地公園、香港歷史博物館,如行程許可,也是值得一遊的地方,我們此次是逗留了兩天兩夜。

杭州──有道是「上有天堂、下有蘇杭」「煙柳繁榮地,溫柔富貴鄉」之譽的浙江杭州。

我們一家四口由香江飛抵在中國歷史上佔有一席地位的浙江省會杭州市。此次我們來江浙除了旅遊外,還有一個更重的目的,那就是探親,也是我妻蕙珠第一次來探望她從未蒙面過的大姐蕙寧,蕙寧因一九四九年大陸河山變色,而因故未能隨父母來台,長大後由江蘇無錫嫁到浙江,她年輕時因深知勤奮自勵,而被荐選送至杭州醫學院畢業,現已退休並享有退休俸維生,不在話下。回頭提到我一家四口抵達杭州機場時,大姐的兒子小榮及女婿小曹都各自開著自用轎車候駕多時了,他們手上還高高舉著「熱烈歡迎小姨徐蕙珠暨姨丈李恒經之蒞臨」字樣的小招牌旗子呢。這也難怪,因為以往長年以來,彼此只有用電話、網站聯絡過,而這是頭一回親身見面,所以他們在這人擠人的杭州機場出口處,以此小旗招呼,便以識別,是甚為合情合境的。

蕙寧大姐家係居住杭州市轄內之安吉縣,距機場約一小時車程。以往,我對浙江省內還有這樣一個安吉縣,是毫無印象或認識的,今天到了這個陌生地,使我頗感大為意外,蓋安吉縣環境整潔不談,奇妙的是道路兩旁及兩旁的山坡上,滿山滿谷一望無涯,都是清一色的毛竹密林,棵棵青翠挺拔,其間並未見有其他樹種共生,真是妙哉、奇哉。問小榮後經解說,安吉縣這地方共有約一百三十餘萬畝此項竹林,不但是浙江的竹海,也是中國第一大竹林,故有「世界竹子看中國,中國毛竹看浙江,浙江毛竹看安吉」之說,(此我返台後查閱中國地理,果有如是之記載)。當轎車開到蕙寧大姐家門口時,使我同樣有些意外,因為她住家是屬一棟獨立的歐式別墅型建物,還有太陽能設備,省卻不少用電。周邊土地近二百坪,花果扶疏,社區環境清靜,是居家的好地方。以後因為蕙珠有興趣,再由大姐女婿小曹,又開車帶我們到附近其他一些剛建好的新社區參觀,因為這裡土地多,每個社區約都有三百戶上下,每戶面積達一百餘坪,也是獨門獨戶的歐式建築,全貌規劃整齊,又更比大姐家社區漂亮了,當時經我詢問獲知,每戶價格約人民幣九十萬元到一百二十萬元之譜,這種價格不高,又是幾百戶之別墅型社區,在今日的台灣地區,是很難見到的。至於我們一家四口的食、住、行問題,大姐都照應得很周到,在此不多敘,惟我要特別提出一件事,蓋因我是雲南臨滄地區雙江縣人,小時又曾流亡到過緬、泰北異域山區,故對山林裡的野鳥、野禽之類甚感興趣,所以到此我也請小曹陪我到安吉菜市場去走走,不去還好,此一去則非同小可了,因為就當場看到很多活生生的山珍鳥獸,有野竹雞、秧雞、兩種野鴨、洋雀,灰、綠、黑三種斑鳩,白肚皮、黃肚皮大老鼠、野兔、野豬及野鹿等……,這些都是我童年時經驗吃過的山珍,曹賢婿都分次購買回家親手料理下廚做給我們享用過,味美無比,因為這些山珍,以往我只認為雲南家鄉及緬甸較多,故此次來到浙江安吉縣,是甚感非常意外的事。同時在此順便提一件小笑話,因如前述是蕙珠第一次來此探親,連她大姐蕙寧都是一生頭一回相見的,更遑論大姐的子女及其許多親戚了,當我們到達大姐家次晚,她就在附近飯店席開三桌,以示擴大歡迎,席間竟有不少人還當面誇讚我妻端莊漂亮、優雅大方等語,此蓋因事實非然,何況我妻蕙珠「珠」已黃,這只不過是她們一些應酬與溢美之詞吧了,故我自毫無竊喜之色,但說真的,她們若稱許我的女兒漂亮時,我就會忍不住高興了:這道理很簡單,因為老婆不是我生的。

我們在浙江遊程景點有:(一)西湖,早有北宋詩人蘇東坡即寫過這樣一首:「水光激灩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此名賦竟將此湖比作中國歷史上四大美人的西施之美外,及大家耳熟能詳的「山外青山樓外樓,西湖歌舞幾時休」等之名句,都無不是在讚嘆西湖如夢之美景。我們一家四口到此遊覽當天,即在「樓外樓」餐廳用餐。西湖,自古以來就成為中國人心目中的一個美麗文化符號了,它是一個六平方公里的天然景觀加上人工化的大盆景,其中的「平湖秋月」,又是西湖十景的第一,位於白堤西端、孤山南麓、瀕臨湖邊,這是一片狹長的沿湖園林,遍植四季花木,點綴著野山疊石,亭台樓閣錯落其間。其他湖內尚有蘇堤、武松墓;花港觀魚、曲苑風荷……這些地方都充滿了浪漫或無盡懷古幽情。(二)天荒山,位於浙江北部湖州市轄內的天荒山,山頂有一個亞州最大,世界第二的蓄水池,海拔九百餘公尺,蓄水量相當於半個西湖,優美的高山曲線欄出一汪若大碧水,山的頂端有一棵大奇石上刻有;「地老天荒」四字,因山險水秀,乃名之為「江南天池」,又稱「天山天池」。浙江能有這樣的高山美池,以往我也是孤陋寡聞的,但望以後有意去該省旅遊的鄉親朋友,千萬不要錯過這「江南天池」。(三)西施故里,前面已提過她國色天香是中國歷史四大美人之一,她出生的故里,就在浙東地方的五洩鄉,此五洩的「洩」字,就是指的瀑布,此瀑行從高山巔飛流而下,甚是夠瞧,而五洩禪寺,是為古越國時代所建,亦為中國有名古剎之一,西施出生地就在附近苧蘿小村,這裡還有西施殿景區,內包括西施殿、浣沙池、西施長廊及西施生平資料陳列館,今目睹兩千年前越王勾踐選送西施奉獻吳王夫差作妾的那幕美人計史蹟時,我又不禁連想到以後西漢時也是選出歷史四大美人之一的王昭君和番一事了,因兩者都是典型的紅顏薄命,愛情都是悽楚的。是而為懷古、懷美人,故這西施故里,也是值得吾人去一遊的地方。(四)溫州市的雁蕩山,也是浙江的可看景點。

南京──南京為我中國六大古都之一,有道是「江南佳麗地、金陵帝王州」之稱譽。

我們抵達江蘇省會南京,它是有二千四百多年的歷史古城,於西元前四七二年,越王勾踐滅亡吳國後即建築成者,時稱金陵邑,及至以後三國時代之東吳孫權在此建都,乃改名建業,南京從此更耀上了國都政治舞台。現位居南京的「中山陵」,是孫中山先生的墓園,今天已成為中國旅遊局所規劃的核心景點之一,四季人潮洶湧,令人流連忘返,印象深刻。中山陵之鐘山,形勢雄偉,共有兩百餘十台階,逐階而上到藏放中山先生石棺的祭殿為最高,陵園參道寬闊肅穆,處處松柏成蔭,主色白牆青瓦的建築,點綴在鐘山無盡的翠綠中,若大的格局係仿照古代帝陵而建者,但並無任何暗道、暗坑神秘之處,就又呈現出現代化的典雅墓園。因為它太景緻了,所以我們一家四口在此也多攝了些照片(如附我與妻留影一張),同時遊中山陵是免費的,故到南京的旅遊者,都無不以中山陵為首選。

遊南京市其他重要景點尚有:(一)中華門城堡,它是明朝年代南京古城的正南門,蓋古帝王的重要城堡建築,都是一律坐北朝南的,故所有帝京的南門,都是最首要的城堡與通道,形勢森嚴,此中華門自是明朝最莊嚴的一座,結構堅實、玄機重重,是現今全中國大陸境內,城體最完整的第一古城堡,此就往昔逐鹿中原之陝西、河北、河南、山西,乃至包括北京,也再見不到仍如此堅實完好的古城堡了。以後如初次有意到南京旅遊的鄉親們,也千萬別忘了這座中華門城堡。(二)其他南京的玄武湖、莫愁湖,都有一定的歷史故事,南京的博物館也頗值一訪。

此外,我又要一提在南京發生一則「再等兩分鐘」的小趣事,緣由我在南京有一位蔡姓好友,邀宴晚餐所約定的時間是某日下午六點正,稍早我即要求蕙珠早點準備出門,以利準時赴宴,但她為衣著與化妝事,要我先到旅舍客廳等兩分鐘,但我們約莫已等了將近十分鐘之久,仍未見人影,我就忍不住再回到房間門口催促她一下時,她卻在房內大聲大氣的回答說:「老頭,老頭,剛才我不是就告訴你過,再等兩分鐘就好了嗎?」。唉,女人就是女人,我想女人皆多如是也,如今回想起來,應也是此次旅遊過程中一趣小插曲吧。

上海──「夜上海,夜上海,妳是一座不夜城,華燈起,車聲嚮,歌舞昇平……」。

以上這是一代歌星周璇,早於四十年代前唱出的一曲「夜上海」,曾陶醉了整個華人世界。

當傍晚我們一家四口從南京來到了令人沈迷的夜上海時,目睹它晚夜燈紅酒綠的面目,真是一個醉人的世界;但於次日清晨起來再到處走走時,它又好似一個繁榮過後的滄惊城,難怪使得許多過客又愛又恨;這次我們在上海擇定的景點有:(一)上海之臉,上海的南京路,以往就有人說過,南京路是上海的臉面,來上海無論是休閒遊樂,或是購物,這條南京路是不可遺漏的,因它是一條既繁榮又浪漫的街區;南京路分為東路與西路兩段,西起自靜安寺,東至外灘,全長六公里許,南京東路是有名的「十里洋場」中心點,其繁榮既多姿、又多樣之處,恐都不亞於任何一個世界級大都市的景觀,故如果說南京東路是以繁榮取勝,那麼另一邊的南京西路,則又是以優雅見長了,因此路盡頭既是靜安寺,又有靜安公園,品味自是典雅,故整條東西南京路,是上海的門面、臉面。(三)外灘風景區,外灘是沿著中山路兩側展開,其東側是黃埔江防汎景觀平台,這裡可看到黃埔公園、外灘觀光隧道,西側是五十八棟風格各異而被喻為「萬國建築博物館」的建築群,形式多樣有羅馬式、哥德式、古典主義式、文藝復興式、中西合璧式等,這些不同年代,不同風格的大樓,在建築形格形調上,卻又顯得很協和有緻;其整體建築物外貌輪廓,氣勢非凡,正也是外灘獨有的風景線。(四)雲南路,當我們玩到上海的雲南路時,自見此路名而生情,除了抱著想早點回家鄉的一顆心外,看到這裡卻是一條美食街。因該日下午女兒慰慈參加台灣兩岸一社團的聯誼會而先行離開,餘我們三人除品享雲南口味之小館外,另還有伊犁餐廳、西安餃子館、紹興酒店等,品味獨樹。(五)上海博物館,館內還陳列著孫中山、毛澤東、史達林、林肯等許多中外名人遺像,我好奇也是有意的當場訪問了幾位當地遊客,試問他(她)們對這些人物中認誰最偉大一個問題時,竟很意外的發現,十之七、八的人,都指著中山先生遺像說他最偉大,這也是我此次旅遊彼岸途中,很感到欣慰的一大件趣事,所以我要借用台灣時下的青少年朋友的口吻說:「真爽」!真是爽透了。

揚州──「春風十里揚州路、二十四橋明月夜」,這兩句賦,是晚唐詩人杜牧對揚州的代表名作。

以上兩句名作,今天已成為揚州旅遊業界的主要宣傳標語與標誌了,我們所到此間的地方,處處都可以看到。我想到杜牧,但杜牧卻萬萬不會想到他這兩句名作,而今已成了介紹、宣傳揚州的大標語吧?因我們去揚州在季節上也很巧合,正符「煙花入秋下揚州」的佳句拍節了。揚州核心市區內有歷史典故的「何園」及許多古建築物,雖然泰半已重新翻修過,但令人驚喜的是這些修繕、補舊、重整的形式及顏色,都可見經過一番細心的考證,確實值得欽佩。在此我又要再提杜牧一下了,因為他出生於此地,故是與揚州關係最深的晚唐大詩人,所以在這兒建有一個杜牧亭,以為紀念,他對揚州的繁榮與伊麗,有很深的感觸,他並與李白齊名,是位多情文人、文種,他愛美女,也愛寫詩贈美人,又因正如前述他是揚州人,基於地緣關係,故很多是寫關於揚州的詩,諸如「落魄江湖載酒行,楚腰纖細掌中輕,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幸名」。他的這些名詩、名句,今天具已成為揚州深厚的文化根基與內涵了。

因揚州環境非等閒,太富有詩情畫景,故除杜牧外,唐代亦有揚州另一詩人張若虛所寫:「春江花月夜」一賦,摘其中幾句「……人生代代無窮己,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見長江送流水……」;又蘇東坡的「水調歌頭」內的:「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蟬娟」。這些名作,多由於揚州的迷人,才能寫出如此迷人的詩,這些名作我們無論在飯店或旅館或有關景區,也是常常可以見到的。再來,我們曾從揚州順道往北來到「固山」一地,又看見南宋詞人辛棄疾,在此山門口有一塊大橫碑上刻著他的「永遇樂」,即:「千古江山,何堪回首,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之句。觸景怎不傷情,因而今,恒經與此故事發生時之廉頗恐更還老矣。揚州、揚州,因妳太瑕麗,怎怪前人的詩、詞、歌、賦裡,妳揚州始終與明月、春江、花樹、雲、夢及美人緊密的結合在一起。

我雲南有所謂「竹筒做煙袋,雞蛋串著賣」等之「滇西十八怪」,乃是指若干地方的特殊風俗習慣及事物而言。但我們到了江蘇,也有「楊州八怪」的故事呢?但此「揚州八怪」,卻純係指文人、畫家而得名,如指代表美學畫派,其作品無論是取材、立意、構圖、用筆,都各個個性鮮明,各成一流、一派,此八怪人物是指鄭板橋、汪士慎、高翔等八派畫家者。現揚州市駝嶺路附近還建有「揚州八怪紀念館」一座,供人追賞。另外我們還到過名為「山塘」的地方,咦,據說古時風流才子唐白虎點秋香的風流排聞故事,就是在此醉人的小地方點燃起來的。

無錫──無錫是我妻之父母原鄉,很久以來傳說也是出產美女的地方。

我們一家四口也是第一次到無錫,果然名不虛傳,在黃昏時刻無錫的街道上,若多的年輕美女,踏著夕陽的晚霞,跚跚移步,姿態多嬌,幾使我忘記自己已經結婚,而且是一個已近黃昏的老叟了!但無奈我這樣的老叟,此際此刻還頗會很懊惱,懊惱我妻怎奈不生在無錫,而卻是台灣的土產,否則不就會比較好看了一些嗎?同時我回想到在浙江安吉縣,那場歡迎我們的宴會上,大姐親朋好友她們所讚美我太太的話,都是完全在騙人的。這無錫地方不但產美女,也是產美食的地方,故如出遊江蘇,請別忘無錫是一個耐看的好地方。

桂林──桂林,昔人有道是「桂林山水甲天下,願作桂林人、不願作神仙」;又唐朝文豪韓愈也寫過「山作碧玉簪、江如青羅帶」之名作,具皆形容桂林之風姿有如仙境也。

當我們所搭的飛機將降落接近地面時,看到桂林的山山水水,真也不愧封為中國十大風景名勝之地了。桂林,因以桂花樹成林而得名,據說古時還有「桂海」之稱呢,看吧,桂林市區的道路及路邊各小公園裡,都種滿了桂花樹,我們也來得正是時候,因為每年金秋十月,也是桂花盛開的時節,那金黃細碎的小花朵,將城市連成一道美麗的景線,幽雅清芳的淡淡香味,使得來此的旅客回回轉轉。桂林除了山水景觀一流外,尤因城域內還結合了些牡、瑤、苗、侗等少數民族居住的家園及桂林郊區又有「天下一絕」的梯田景觀之純樸。此情,此景,我又頗感有如置身在雲南家鄉一些夷漢雜居的景點地方。

由於規劃行程時間之限制,我們除了桂林機場及桂林市中心點外,其他僅參遊了七星公園,它是桂林市面積最大的、人文景觀最集中的一個綜合公園,坐落在有名的灘江東岸,占地四十一公頃,因園內有七座山峰,並排例如北斗七星而得名,據說這裡在一千多年前隋唐時代,就屬遊玩的勝地了,公園內主要景點:(一)清澈的小東江,水可見底;(二)知名的普陀山,也在這個公園內;(三)東麓的動物園,園內主要動物有虎、獅、熊、駱駝、斑馬等,更珍貴的是還有一對大熊貓;(四)駱駝山也在附近,因形象逼真駱駝而稱如名,到桂林,去七星公園走走,才算不虛行的。

雲南──彩雲之南,我的故鄉,風情萬種,昆明春城,四季花香,比起前面那些他鄉,頗有後來居上之感!

我們一家四口於十一月十日飛抵昆明時,即享受到我恒陽大哥夫婦暨妹夫楊國漢夫婦等熱誠親切迎迓,此甚感溫心之處,容留後面再敘。因以我們的既定行程,應先與接洽妥的此間旅行社取得聯繫,要導領我們繼往密度,其去此地方主要目的,是探望我一位年事已高的恒蕊堂姐,及後看她身體還不錯,甚感欣慰。抵達她家當晚,晚餐席設飯店共兩桌,並以當地醇酒助興,自激起一番「酒不醉人人自醉,因知此地是故鄉」之情懷,飯後返回恒蕊家樓頂小花園,她及其長女瑞英陪我夫婦在九重葛樹下,共賞故鄉明月時,想到蕊姐已是垂老之年,現且是各居一方,又何嘗不無「此生此夜不常好,明月明年何處看」之惆悵。走筆至此也順便簡介一下這密度地方,產一種名叫「捲蹄」的珍品,施名全省,但以往因交通封閉等故,乃未能與金華火腿、北京烤鴨齊名,此齊味而不能齊名之處,仍有待當地政府加強宣傳紓解。探望恒蕊姐一家後,我們再續往大理、麗江、香格里拉等地暢遊。當我們乘坐小型旅行車去大理,車子開到下關時,看到路旁有一小型公園門口橫欄上,書寫著以下四句佳賦:「下關的風,上關的花,蒼山的雪,洱海的月」,如將此四句末尾一字組合起來,不正是「風花雪月」了嗎?多浪漫!及至續行到「洱海」、再乘上遊輪到處眺望時,但見海水一片深藍,而海的兩岸又是遍野蒼山翠綠,景觀之遼闊,比杭州的西湖又壯觀多了,置身如此天成的美境裡,要用什麼文字來描述這「洱海」風情,始能達意呢?拙於文采的我,總莫何奈何,但幸好無巧不成書,及時想到了一位文學才子,還是我的至親呢,那就是刻任教於花蓮師範教育大學、兼花蓮縣詩學社社長的徐泉聲教授,他是蕙珠的大哥,亦即我的內兄是也,但年紀還比我小些,他才華卓備,尤長詩賦、文采斐然,且無獨有偶,其夫人溫女士又專精國畫,並舉辦個展有次,具普獲

高評,真可謂是才子配佳人了。泉聲教授前年結伴遨遊洱海後,曾有一首感賦發表在他主政的「蓮社吟集」一書上:「洱海乘風作小遊,蒼山長伴水中舟,人間仙境本來有,世外桃源何用售,比次魚攤成市集,縈迴島嶼見沙鷗,共來夷漢雜居處,其樂融融不解憂」。這首詩正也最恰適地為我描繪出洱海顏貌的最佳答案,所以我要在此喊出以下三聲:親愛的泉聲,您遊洱海而作出如此優雅的吟聲,正可替恒經道出了紓困的心聲!

當我們再步行到麗江古景的街道時,在路邊一家小木屋裡,見到一個身著唐裝,看他模樣似乎還比我蒼老些的一鄭姓老人,好像是喝醉了酒,而昏昏然卻又帶笑意的倒臥在書桌底下,我好奇就走近他身邊,請問他是怎麼回事時,這老人卻半醒半醉的回答說:「老弟,昔人有道是,人生難得幾回醉?而我卻能一日醉幾回呢!人生苦短,應知活在當下,且做人要懂得會笑,一直笑到自己快樂還不止…」,貴哉斯言!我聽了他這番超級哲理的話時,倍極動容,繼而他還當場揮毫書寫「祝君吉祥如意」六字相贈,啊,真佩服他,這樣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已至,還竟能如此懂得消遣、享受人生。至於我們抵達中甸,此人間仙境,如何得名香格里拉,又是如何香法、如何美法之處?我業於本文獻第三十四期「雲南極景知多少」一文中撰敘過,故在此不另占篇幅了。

總之,彩雲之南,我的原鄉,有看不完的美景、說不盡的風情,其中又以昆、大、理、中甸這條景線尤然,但我有鑒於在台之滇籍同鄉,特別是獲閱本「雲南文獻」一書的鄉長、鄉親們,對這些景點與家鄉的許多境況都遠比恒經熟悉與瞭解得太多了,所以於此不必再多所重複。但我只是仍想強調一點看法是:因我滇疆尚未開發的寶藏資源極眾,且西南邊境又與緬甸、寮國、越南三國接壤,省都昆明,又被國際列為中國十大名城之一,故將來無論是在觀光旅遊業上、無論是經濟貿易發展上,都必會大放異彩,成為大陸最突出的一個省份,這也是應然與必然的結果了。

在我們一家四口於前述旅遊行程結束後,又打道重返昆明,這時也就應該補敘一下有關我敬愛的恒陽大哥暨親愛的國漢妹夫的一些為人處事片段行誼了:(一)恒陽大哥,是我二伯父之長子,他今年八十有六,享有軍職月退俸,耳聰目明,聲若宏鐘,步履穩捷,因龍體如此康健,致貌似五十許人,只是大嫂何桂萼女士,年來記憶稍有些退化性症狀,但家居生活尚能自理,他倆兒女成群,興中,台大企管系畢業,映秋,台大外文系畢業,兩者均在美國成家立業有年,麗明,文化大學畢業,瑞貞,成功大學畢業,滇台兩地輪住。此我四姪,品性正派樸實,孝順父母,且在台灣、昆明及美國均置有華屋,所以我恒陽大哥夫妻倆老只要高興,要住那裡就住那裡,四姪雖然還年輕,但事業上表現不錯,故如僅指經濟實力一個層面來比較時,都約莫要高出我四倍至十二倍之譜,此我這為叔的自樂以為傲外,而為其父的恒陽大哥,更實在應該稱心意快了。

我恒陽大哥不煙、不酒、不牌,性情中人,愛恨分明,好客熱情,對恒經尤然。如有人想要挑他一點點負面毛病都很難,惟基於知兄若如弟立場的我,在此主觀性的指出一點,那就是渠本性特重親情,愛深責切,如為弟輩等者有疏於與他保持聯繫時,他就會即時暗自神傷而婉露責難之色。他這種性情特質,對我而言,一方面既是一種受教,一方面也是一種享受,何況事實上他也能體念到為弟輩之我,年歲也不小了,身心狀況似乎也不如他健全等,加以他由昆明打來的電話提及以後可能要到美國德州長期定居下來的打算等。我基於以上各由之考慮,故此次會全家四口到彼岸旅遊一事,說真的,部分理由,還是接受我恒陽大哥親情的感召而決心成行呢,又當其確悉我決意要去昆明探候他時,他卻在事前不讓我知情下,竟早已暗中責成尚居住在台灣的兩姪麗明與興豪等提前到昆明候駕,以準備迎迓大叔大嬸了,此除我恒陽大哥對兄弟之情誼不提外,就對此兩姪的表現,也該算是一回作客還奉客的感人美談,故在昆明期間,舉凡我們的食、住、行等事項,概由她們及包括另一姪女婉蘋,無微不至的完全包辦了,故趁撰本文之便,應該對她們衷心的道一聲辛苦與謝謝了。(二)國漢妹夫,他是我三伯父的女婿,五十年代與恒菊妹結成連理,也同是臨滄雙江縣籍,又國漢與現居台灣,且長於詩賦并常在本「雲南文獻」上時有佳作發表之楊國粹鄉長同源,為臨滄楊氏一家望族,亦為排行同輩份之堂兄弟是也。國漢在一九五○代上中學時,他的校長就是刻任台北雲南同鄉會總幹事馬崇寬鄉長昔在大陸就讀政治大學的同學游崇輝先生(後曾任雲南省政協委員),我在游校長若干有關傳記文章中獲知國漢無論讀初中,無論進高中乃至上大學,都從未曾參加過什麼升學考試,蓋因他從小就自知勤奮向學,加以天資又高,所以學業均保持特優,故各級學校皆依相關規定而予免試保送升學的,他昆明師範大學外文系畢業後,即分發就地教職,亦因表現優異,致以後出任昆明第十六中學校長,竟連續長達十三年之久,事為空前,固桃李滿天下,功在教育,但以他的才華與能力論,游崇輝鄉長還是很為他感到委屈的,設如非彼岸所謂階級成份問題作祟,他還大有更上一層樓的機會的。話說回頭,我們在昆明十一月十二日那天約定在他家見面時,他倆夫婦即已在離家還頗遠而我等必經過的一座小涼亭邊上,痴痴等著我們很久了,當進入不算大,卻很溫暖的家裡時,看到多種精美的水果及零食品都準備好了,而晚餐卻是訂在附近一家飯館,此殷切招待之處不贅。我妻雖也是第一次與國漢、恒菊相見相識,但由於蕙珠和恒菊具皆是兩岸師範學院完成學業者,且又同行,各都服務教職有年,學經歷一致,故共體、共識的地方頗多、興趣相投,致嫂姑緣份情誼,很快就建立起來了,所以那天在他們這溫心的家園裡,竟連續暢談了整整長達七個小時之久,還欲罷不能之感!而國漢與我部分,除國際現勢、兩岸關係及家鄉事事,都是談話內容,其中我現在還記得的一件事,就是國漢還特別一再提到他的老校長游崇輝先生,在當年是如何影響與愛護他的種種切切,仍感念不已。巧者,因先父自然公的關係,加以我也是政大後輩,故游鄉長(我習稱他學長)生前與我亦保有相當聯繫,他與我每談及在大陸時期政大往事時,他就會連帶提到另一位人,那就是當年與他同窗的馬鄉長崇寬兄,說他的馬同學出身有自,是大理貴族,家世顯赫,渠兄長崇六,曾任軍職中將司令,文職立法委員及交通部政務次長等要職,而有兄必有弟,崇寬學長做人是如何熱心念舊,與人為善,做事是如何忍煩負重,委屈求全等諸多讚語。這無乃正是發揚政大「親愛精誠」校訓的精神了嗎。

又,在此順便一提即國漢妹夫與他大嫂即我妻蕙珠有一回之對話小趣事,當時我未在場,係妻事後告訴我的,聽後頗感莞爾,即有一天蕙珠邀約國漢、恒菊夫婦等,前去吾兒興祖所購置於昆明二環線上的北京路「北京花園新城」房舍坐坐時,因房子比我現住台北新店的面積大得多些,故而在客廳裡設置了一張特大的藤質坐椅,我妻一時想及有鑒於國漢曾任長達十三年校長職務,坐慣了校長大位,當下乃以亦莊亦諧的口吻對國漢說:「皇帝校長,皇帝校長,請上坐,請上坐,有您巡臨,誰都不敢坐這張龍椅的」,而國漢卻答稱:「我只是皇帝,妳卻是皇帝的大嫂,還請皇嫂上坐吧……」據知為此趣事,大家還大笑,特笑了一場呢。國漢因外語流利,乃奉選出國考察多次而具有一定的國際觀外,對我中華文學尤有素養,就以其中詩賦而論,亦甚精湛,故現仍主政發行「汀旗回聲」等多種書刊,在此僅僅就「香港天馬出版有限公司」所發行名為「自鳴集」,字數達二十六萬的著作裡來看,其詩詞篇部分,是尊古而不泥古、心境交融,令人久久回蕩。因為他生於邊陲,詩詞裡散發出一股濃郁的鄉土芬香味,試舉他在該「自鳴集」一書中,回憶少年時光,而所作成的一首詩,供請大家分享:「河裡捉魚摸蝦,渾身汗水泥巴,省卻衣服褲襪,樂得一絲不掛」;又他忌惡如仇,眼裡容不得一粒污沙,亦有詩為證:「角尖敢與豺狼鬥,蹄硬不怕路途幽,不屑躬身賠笑臉,拂袖揚鞭調馬頭」,另他對大陸十年浩劫有感而發,亦作有一首「武鬥」:「左手高舉紅寶書,右手緊握五尺槍,同室操戈打內戰,黎民百姓遭禍殃」。而散論篇部分,也是真情實感,清新流暢,引人入勝,如「又是大年三十夜」、「少年拾趣」、「麗江束東鎮的古朴」、「熱土」,及「文革苦度,反常不怪正常怪」等篇,句句都是愛鄉愛國的話,字字都是理性的喜怒哀樂心聲,因國漢夫妻感情深比洱海。走筆到此我更應該摘出他寫贈給恒菊(乳名玉蘭)的一首「玉蘭吟」,詩云:「亭亭玉立近碧霄,朵朵白雲掛樹梢,麗質何須施粉黛,清新淡雅總是姣」。是的,恒菊妹原本是我李家十二個親堂姐妹群中,最亮麗的一朵,就後在昆明讀師校時,也曾公認傳為校花呢。本來去秋大家相聚時,還約定我夫婦於今年秋再去昆明重逢再會的。而今,奈何世事多變、人生無常,我恒菊妹不幸竟於今年四月二十八日因病與世長辭,天人永隔矣!固然每個人的生命都有終點,這條路也是人人都不免要去走的,只是惦念她走得快了些。故此惡耗傳來,我們幾不願相信,但消息又這樣的詳實,唉!人生的戲本真是無法事先寫好的,我們此際,只有冀望恒菊在天之靈安息吧、永遠安息吧!至國漢賢妹夫方面,我們為兄嫂的,則希望他能處變不驚,莊敬自強,多所節哀與保重了。

現我有感健康問題的重要,也連想到華齡接近我恒陽大哥而現居台之諸鄉長者,我也應該在此一併來祝福他們一下了,正如前敘,我恒陽大哥現在龍體還是這樣康健,確是我李家弟兄輩之光,固健康雖然不能代表一切,但如無健康時,那什麼都是空談的了,所以我欽慕他身體仍如此健康之餘,乃有感而發,這也許是恒經的個性使然吧,那就是我會很自然的連想到台北雲南同鄉會中,年華較長且較熟悉的幾位鄉長,現在還是這麼生龍活虎;其中簡理事長漢生博士,因還正值青英壯年,乃屬弟份輩者,自不必表敘外,就僅指那些華齡較接近我恒陽大哥的鄉長而論,諸如青年才俊新任同鄉會理事之時中賢弟尊翁,德高望重,功在原鄉的申教授慶璧鄉長;專長企管行銷、刻任職於裕隆公司執行長開昌賢姪之尊翁,武文雙才,是永遠年青的長者,胡將軍紹康鄉長;多才多藝、能歌善舞的趙將軍士驤鄉長;諳熟海軍,常在名著「中外雜誌」上發表大作的宋炯將軍宋鄉長;教學有專精、功在印刷學術界的李教授興才鄉長;人情練達、熱心鄉誼的俸師主任光鑣兄;長年功在泰北鄉胞的龔鄉長承業兄;遠征軍英雄,仍能酒能牌的楊鄉長一立兄;彬彬有禮,為人誠懇的革鄉長家麟兄;昆台兩岸既家、長於傳記人文事故的石鄉長炳銘兄等諸鄉長,歲月好像也有例外的饒了他們,所以現在看起來還是一棵棵長春樹,看起來都頗比恒經年輕與活潑許多,這我對渠等深感佩服,也衷心為他們祝福外,但對以上諸鄉長是如何養生之道,我也時想討教並希冀惠加指導,而得見健思齊與有幸焉!哦,還有那就是同鄉會中有倆位書畫名家,即李淑英鄉姐與黃成彥鄉長是也,我們原本彼此都不熟悉的,但以看到我在本文獻中刊出過幾篇拙作之故,乃有心有意地查到我的住址,而除寄贈極為精美的畫冊外,還有在電話中或書信中,對我的拙作尤不吝賜予很高意外溢美評價,幷多所鼓舞之處,在此也應對這倆位畫家,表示由衷感謝與祝福一番;又,此外對凡能看到我本文拙作的諸鄉長、諸鄉親們,也統此祝福大家身體健康,心想事成了。

最後,我本次一家四口一月遊返台後,曾將多樣香江、風華蘇杭、夜上海、甲天桂林、彩雲之南及親身所見所聞、探親訪友等有關經過事項,都曾對我另一堂哥恒星、胞弟恒緯、恒綱三夫婦暨官賢弟正啟伉儷、李委員國經弟等等諸親友,具一一作出口頭簡報,他們傾聽之後,還一致賀我一月逍遙旅遊成功、平安順利歸來。然則,我們這樣由昆明返回台灣之舉,係謂歸來兮,抑或係屬離鄉兮!憑誰知?只有無語問蒼天了。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8期;民國97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