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第三屆「黃埔緣、民族情」赴保山經過

作者/宋炯 

今年九月上旬,接獲雲南省黃埔軍校同學會李秘書長俊平電話邀請赴保山參加第三屆黃埔緣民族情文化參訪聯誼會,隨即電傳邀請函,且盼多邀幾位將級同學共享盛舉。另又希望本人在會上發言,惟因開會時間訂在九月廿二、廿三日報到,時間太倉促,曾連絡本省趙萬富上將,前中華黃埔四海同心會會長謝光熙等十餘位退役將官,但因多已另有旅遊安排,如趙上將、崔玉崗少將等等,或身體欠佳如謝元熙中將等,最後只剩余一人及雲南同鄉會理事長簡漢生博士二人,實在愧對雲南同學會,也很無奈之至。

我經旅行社安排訂購機票於廿二日一早出發,經香港轉機到昆明,辦好入關手續提取行李,又立即趕到昆明機場國內線搭赴保山飛機,時間相當緊湊,總算航班都未耽誤,準時於廿二日下午到達保山。在昆明候機時,得識貴州省黃埔校同學會秘書長劉衍珍女士及職員高林,因我於卅二年初是由貴州省保送到海軍學校(位於貴州桐梓)就讀的,故談起來頗為親切。步出機場未看到省黃埔同學會人員在外接機,幸在昆明一位親戚,民革昆明慶齡文化學校校長張嘉麟父子驅車來保山接機,遂偕同劉秘書長及高君二人同搭其車逕赴蘭都飯店辦理報到並入住分配之房間,後來才知道雲南黃埔同學會辦公室方坤也搭同班機順便接待,因互不認識而錯過。

次日尚有不少各方與會人士報到。敝親張嘉麟父子於早餐後驅車來接余到保山市滇西抗日戰爭紀念碑參觀攝影,此碑為滇西反攻大獲全勝後,由當時國軍遠征軍總司令部所建立。碑之底座上面四個方向另有碑文四塊,扼要無遺地刻記了當年滇西反攻勝利之全部真實經過。我們三人逐字看畢,覺得深具歷史價值。只是地方當局似未妥加維護,碑文上有一些污漬未能清除。我後來晤及保山市統戰部楊副部長,還特地向他提及,盼能改善。下午會議安排大巴士四輛,帶全體已報到之與會會員前往保山市博物館參觀,此為我第二次參觀,以往發現少數錯誤,如誤將我少年時兩次經過的貴州晴隆縣之廿四道之形公路誌係滇緬公路之一部,當年曾向館方建議改正,列今仍未更正,再次向館方提出。另提供其少數民族展廳中,不妨將龍雲是彝族等等名人補充列入。晚上保山市委市府在蘭都飯店二樓聯合設宴會歡迎全部與會員,由副書記楊毅主持,席開十桌,情況熱烈,席間雲南海外聯誼會長童鳳華、保山副市長解麗平二位女士及來賓多人均曾大展歌喉助興,不但大大提高餐會情緒,也使賓主和樂融融,奠定日後毫無隔閡之交流,實為一次很成功的宴會。

正式開會是在九月廿四曰,上午九時早已在蘭都飯店中廳排好座位,大家對號入座。與以往參加過大陸的會議一樣,安排好幾位領導致詞,包括雲南黃埔同學會秘書長李俊平之開幕詞,接下來有保山副書記楊毅,黃埔同學會總會的副秘書長朱京光,雲南省委副秘書長李森,分別致賀詞或介紹保山市政經狀況。接著宣讀部份賀函,隨又由海外嘉賓向大會獻旗,最由嘉賓代表講話,共有二位,一為周恩來姪女周秉德,一為我們在台雲南同鄉會理事長簡漢生。簡先生發言內容很充實,特別很真實地分析了兩岸關係,以及可能造成彼此誤解之地方,故強調雙方人士多參訪、多溝通。會議開幕式於十一點廿分結束,所有與會人員均到飯店大門口拍攝團體照。下午兩點半,分為兩組進行主題座談,我分在「文化交流」組,另一為「經貿洽談」組,我們這一組由簡漢生理事長主持,首先由保山副市長李治剛發言表示歡迎,然後按指定人員依序上台發言,我是第一個發表談話者,題目是抗戰時期滇西遠征軍發動攻勢之原委,全文已刊載此次會議之「交流材料匯編」書內。我依據真實史料敘述當年首次派三個精銳軍入緬,交給同盟國中國戰區參謀長史迪威指揮,不料此人完全不是有心人刻意吹捧宣傳的那麼驍勇善戰,他根本從未指揮過野戰大軍,措施乖張,又不聽戰區統帥蔣公之指導,錯失戰機,十萬精銳全被他一手踏蹋掉,吃了敗仗後隻身逃往印度,置中國三個精銳軍於不顧,毫無指揮道德。只因他同美軍聯合參謀會議主席馬歇爾為軍校同學,一再由馬將軍甚至羅斯福總統以不給租借法案之武器、彈約、油料為脅迫,強要國軍補充退往印度之新卅八師及新廿二師殘部甚至再派部隊入印,交史迪威指揮反攻「雪恥」,也同時逼我駐滇西遠征軍發起反攻以配合。本來在我們抗戰開始日寇憑其海空絕對優勢,很快攻陷我所有港口,以窒息我經濟。惟一通海口是滇緬公路接臘戍有鐵路而達仰光為我唯一國際通道,日軍侵緬攻佔仰光也將此一通道阻斷。而日寇在緬進攻獲勝,也乘勢攻佔我滇西騰衝、龍陵、芒市、瑞麗各地。我們主觀上也想打通滇緬路,收復失地,只是全國精兵皆在印度及滇西,日寇又在此時執行「一號作戰」,打通平漢粵海全線且入侵廣西、貴州,如入無人之境,全國震動。但是也被迫發動滇西反攻,雖然盡殲入侵滇西寇軍,卻換來中原戰爭之失利。而且日軍憑險及牢固工事頑強抵抗,也讓我軍在滇西付出死傷六萬餘人之極大代價。幸好此際羅斯福總統終於應允蔣公之堅請,調回史迪威,以魏德邁中將繼任。他一上任使充分從內心體認到我們蔣委員長堅毅人格,在極端困難之下,領導全國軍方獨抗日軍多年之艱辛。中美關係算是完全改善,被史迪威扣留在印度之援華物資才由剛打通中印緬公路以大卡車及新舖輸油管源源不絕地運回國內,立刻解決了困境並增強了抗戰力量,正準備從湖南開始有計劃地反攻,但是日本軍閥終於受不了兩顆原子彈的攻擊宣佈無條件投降。許多大陸、海外甚至國內去參加會議者均向我表示,如非我和盤托出此段史實,很多人至今仍不明那時的真相。這天下午除我以外尚有臧幼俠少將(台灣)、羅毅東(泰國)、貴州同學會的劉秘書長、保山的楊宏恩(軍校十七期)、昆明的趙力中、馬乾等發表談話,均很中肯。

第四天,九月廿五日上午仍在飯店中開會,交流發言,由李俊平秘書長主持。發言的共有陳祖樑、謝啟大、訾德義(美國)、沝紅伶(澳門)樂可銘、劉邦智、湯宗道(南美)、蔡健仁(台灣)、陳寒楓等人。在謝啟大發言中,她依據鄭姓學者著作,正好也談到滇西作戰及入緬遠征軍作戰,提及史迪威,大聲直呼「史迪威是個大混蛋」,我立即報以熱烈掌聲,得到全體會員之共鳴,真是大快人心!最後由保出市政協副主席兼統戰部長宋國生致閉幕詞,結束一天半會議議程。

廿五日早餐後,分乘三部遊覽巴士離開保山,翻越高麗貢山,途中欣賞到山下怒江壩及怒江大峽谷,因路途上多所耽擱,下午快五點才到騰衝。入住「官房大酒店」,有如別墅群,一幢幢二層小木屋,空氣好極了。大家放好行李立即又登車前往熱海景區。此處四年前曾來遊過,看到每一處熱泉,今天因耽誤太久,只在大熱海一處參觀,稍作休息,步行到下面熱海園林餐廳由騰衝縣及縣府招待晚餐。席間且欣賞歌舞表演,晚宴後到熱海泡泉,此處溫泉池十餘座,每池溫泉因放置不同中藥或水質相異而各不相同,溫度均很夠熱,我曾體驗過三個池,前後近一小時,不再繼續,先行離開休息,待規定時間搭車返回五星級官房大酒店休息。

廿六日上午再乘三輛巴士前住和順鄉,此處也是第二次前來遊覽,有本黨元老李根源、中共詩人艾思齊等故居,此外尚有鄉村最大圖書館,藏書七萬餘冊。我進入其藏書庫,逐個書架細看咸乃現在中共出版圖書,已看不到當年初建時之老書,不知是否已焚燬。另外尚有一個私人收藏抗日期間敵我兵器裝備及照片文物之博物館,館主段生馗,年約六十不到,有此私人收藏,當然出於愛國心,但其多年來所下功夫的確不少,令人欽佩。午即在「和順人家」午餐,完全鄉土風味。下午到近處疊水河城市瀑布參觀攝影,下起雨來頗為掃興,最後到國殤墓園公祭滇西遠征軍陣亡將士。李秘書長要我代表全體參會人士講話,我首先以代表黃埔後期同學、眷屬及黃埔第二、三代人士向當年不惜犧牲奮勇殺敵的安息在此墓園之遠征軍勇士們表達由衷之敬意;同時對騰衝廣大愛國鄉親在大陸文革動亂時代想盡辦法保護此一墓園及許多歷史文物,加蔣公題字,于右任題字石碑及全部墓園未遭破壞,完整保留下來也足以告慰所有英烈在天之靈,願躺在此安息的勇士們、永享千秋俎豆,接受後人崇敬。隨即向先烈們行三鞠躬禮並呈獻花圈,最後大家步上三千七百多位烈士之墓地憑弔,在山頂紀念碑前觀讀霍揆彰集團軍總司令之作戰經過紀念碑文。下山回到墓園辦公室已準備好宣紙筆墨,要我題字,我已有將近十年未練書法,但又推辭不掉,只好硬著頭皮獻醜,題下「永垂不朽」四個隸書體大字。我特別推薦泰國來的同學會顧問羅毅東先生,後來終於到現場,以篆體留下其墨寶,倒底是專家,所有在場人士均有「驚艷」之感讚。傍晚回到官房大酒店,騰衝各單位舉行歡送晚宴,由於幾天來同議同遊,大家情感均有增進。餘興節目中,由台灣去的同學上台高歌黃埔校歌,後來由謝啟大委員帶領所有來自台灣或由台灣出去旅居海外者一同登台高唱「中華民族頌」,將原歌詞中華民國頌改唱中華民族,也完全適宜。故激起全場更高情緒。晚宴結束後又往玉泉園看上刀山下火海民族民俗表演,在台灣也在電視上看過道教節目中有類似表演,現場看到,更有不同感受,只是又不時落雨,大家只得撐傘觀賞。

九月廿七日,主辦單位帶我們到騰衝珠寶城購物,我只買了一刀宣紙及一個框木雕刻品,榧木產於高山上,非常名貴,至於珠寶價錢太貴,又是外行,故只看看而已。中午回到官房大酒店午餐後,人人依依不捨終於要離開如此美麗高貴之酒店,搭車前往德宏州路經保山德宏交界,換了開道警車及導遊,繞爬高麗貢山西側,高約一千五百公尺左右,下山到德宏州首府芒市又名潞西市在瑞美大酒店,接受州委書記及政府之歡迎宴會。然後又趕往瑞麗市,參觀了大金塔及孟巴娜西珍奇園,看到不少神奇的樹化玉,入住景城大酒店。

九月廿八日繼續參訪行程,首先到「一寨兩國」,此一傣寨正位於中緬邊界線上,中以一條水溝為界,溝的一邊為中國,另一邊為緬甸。但都屬同一村寨,分界處立有界碑編號十九,其實中緬邊界兩旁所住往往都是一家人或一族人,言語相同,往來憑身份證通行,非常自由。第二個景點為參觀傣寨,由一位輪流到的家庭派出會說國語之女兒前來引導實際進入其家作客,對傣人生活有直接瞭解。寨內房屋牆壁均為竹編,初以為內另有實體牆壁,結果果真只有一片竹編牆,完全透風,可能冬天不會太冷否則如何禦寒?參觀畢登到瑞麗口岸參觀攝影,又轉往中緬一條街採購玉器,每每耽誤,中國人不守時老毛病依舊在團員中出現。到「沈鴨子」午餐已誤半小時之久。餐畢搭車到英理熱帶雨林景區,步行登上一六五公尺高處的瀑布觀看瀑布並攝影。下面行程要參觀畹町國境口岸及南洋華僑機工回國抗日紀念碑,然後前往芒市。我本來是全程參與的,但因廿九日所訂芒市→昆明→香港→台北之機票時間每站停留時間不長,尤以到昆明之航程如稍有延誤,便會趕不上轉機。故在騰衝同旅行社連絡,改為十八日先到昆明住一晚較有把握,班機改為廿八日十九:○○自芒市起飛。故接待單位在熱帶林遊後,另派小轎車將我及美國前來開會之訾德義教授夫婦繞經畹町口岸後逕送往芒市機場,搭機赴昆明。訾姓伉儷則轉機赴成都講學,我則由舍親張家麟接到雲南大學招待所住了一晚,次日照原訂班機飛香港轉回台灣,結束此次前後八天會議及參訪之旅。…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8期;民國97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