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自感也有大安慰大成就

作者/李恒經 

恒經大哥,您好!每次見到大哥時,我就會連想起當年我們切身的求學問題、公費就讀問題、或助學金問題,都是大哥無私無厭,去超越了自身的僭力,超出了自身的份內,戮力向政府爭取始克得濟的,否則我怎能進讀好的大學,以後又怎會有什麼競爭力,又那有今天?甚或豈止影嚮我個人一輩子的生涯;大哥,您這種軟體智慧性的功苦,我是由衷懂得非常珍視的,是非其他任何有價的東西可以等值,而相提並論的,真感激您,您是我們永遠的大哥。

以上這段既有感性,尤富理性的話,是英年早逝的魯仲繁賢鄉弟在生前,或當面或在眾人前常說的,尤其他在跟我說這些話時的態度上,好像世界上就沒有其他更重要的事一般。蓋我會想起這件事,乃是緣於最近與鎮康魯蓮芝鄉妹電話聊天時,我把居住大陸昆明家鄉的恒菊堂妹,已因病過世的消息告訴了她,她亦同為之難過不已,並期生者相互多加保重外,同時她也說出魯家近年以來,亦曾遭遇到些意外事情,如其妹潤芝中風不良於行,另弟仲魁意外受傷,迄今尚未能完全康復等事,來互以惜慰。蓋我們李魯兩家不止是鄉誼,父執輩又是世交,且魯朝庭將軍之公子浩東,又自幼即拜先父自然公為義父,故可謂是親上加親,所以彼此無話不談,就在此次談話中,她更特別提起仲繁,說仲繁是她家眾多的弟兄姐妹群中,最聰明最出色的一個,奈何天不假年,她迄今仍追思追念不已。是的,我同感認知,仲繁不僅是魯家出眾的一位子弟,我更認為他是出生於三十年代這輩同鄉中最優秀青年之一,中興大學畢業後,即被桃園縣黨部網羅出任一級主管,並服務社會有年,表現中規中矩,謙誠樸實,此以桃園忠貞眷村而言,固以後也有些取得碩、博士學位及在職場上頗有成就者,但如仲繁之克己復禮、有情有義,敬重智慧權又說話得體、論事條理分明者,尚未多見,所以前面那第一段話,就是他不假思索即能從心中說出來的。他這些優點,一般人很可能認為沒有什麼突出的地方,然則這正是時下社會最需要的核心價值了。

蓋早年桃縣忠貞眷村同鄉,大家生計多相當清苦,加以都是滇籍邊陲子弟,不幸又流亡異域有年後,才輾轉來台灣等各種先天環境不良使然,故到台後就切身求學一事而論,確實是無法與別人平等比賽、競爭的,就以我來說,當年想寫出一點通順的字,想辭得以達意,都是相當吃力的,另以當年我聽過有某位學者,說過這樣義意深遠的話:「要讓一個普通而家境又清苦的成年人、或為人父母者,能具有競爭力是很困難的,但應該設法讓他們的下一代子女具有競爭力,才是最好的方怯,須知知識的投資,無論在有形、無形的獲利上,都是最好、最大的…」,這番道理我聽後感觸良深,何況聖經裡也有這麼說:「人若知道是善事,且可勉力去行者,而不去行,他就有罪了」。是以基於以上諸因與理念,回想起來,那已是四十年前左右的事了,當年我乃曾不避人微,不知唐突,而持以上那些特殊理由,勇敢的去敲教育部的大門,及要進廚房就不要怕熱的傻勁,拜望有關主政官員,現在還特別記得一位周化鵬科長及另一位王姓女副司長者,斗膽向渠等陳述以上種切,直至深獲其同情,願在權限內盡力幫助爭取為止。以上這倆位官員固為「身在公門好修行」之謂,但如此仁義恩助之處,我迄今仍莫敢或忘。彼等晚年亦身體多病,為聊表寸心,我都一一去探望過。

本來能幫忙、提攜後進是件天大好事,有賢有識者都應該知道此理,然而只要想做一件好事時,都勢必會有些問題與難度,所謂事非經過不知難,除非你不做。所以以後仲繁鄉弟在生前見到我就會說:「恒經大哥,您以往幫助我們作出了超自身能力、超自己份內善事,您是我們永遠的大哥」,以上這些話,現任桃園雲南同鄉會總幹事莫雲生暨名譽理事魯浩東、魯漢儒及李朝偉等諸賢弟,亦無不同然同感,只要在某些場合遇到我時,都會道出類此心中話的,惟現在大家已有一段時間未碰面了,但我想本文獻,他們當可有機會見到的,所謂「以書會友」,我就藉此向他們問好,並祝諸事如意了。此際,我又連想到另一位賢弟李興仁者,他亦曾係該同鄉會理事,無奈近年因久病纏身,不幸亦於今年初棄寰辭世,亦令我無限惋傷,興仁生前對我的知遇與仲繁相同。以上這些諸賢弟,都是三十年代之後段班出生者,迄四十多年以來,無論存歿,具皆深感我者也,殊足欣慰。

而今回頭想想此項好事,假若當年我沒有接受到前項理念,沒有點宏遠堅忍的定見、或無私又熱誠的氣度,現又那有除弟妹及諸晚姪輩外,尚有其他鄉親子弟,幾達三十餘人以上得以受惠,順利完成大學或及以上高等教育之好事;至於其中包括吾二妹等少數人,惜未能取得大學文憑者,迄今仍覺無限缺憾外,我在此只好借用某佛教一位大法師所說:「師父引進門、修行在個人」這句名言,來作自嘲與自慰了。還有,本來要為別人作些好事,不讓對方知道最好,所謂「行善不欲人知」才是高境界,但因我這件義助同鄉後進升學事,除當事人外,知道的鄉親亦頗眾,且時隔已四十餘年矣,應該在本文獻上留下一頁了,我認為是自己這個渺小人物,作出了一生最大的成就事。哦,現在還要再提一下當年仲繁過世時,我正好奉派從日本考察回台,即聞到其惡耗時,亦曾到桃園祭悼他的,蓮芝見到我時,還哭跪下來,我也只好一同跪下把她扶了起來,她還泣不成聲的說些感傷仲繁年輕早逝及感激我過去如何栽愛他而已無以為報的話。唉,蓮芝,妳當時「蓮子心中何其苦」!這番話,我迄今仍記憶猶新,惟所說「仲繁對我已無以為報」這點,因當時殯館場合未便解說,現在我要告訴妳了,仲繁生前已回報我過多了。因為凡人給他的愛與關懷,他都懂得珍藏與感恩;因為他因知力爭上游,不斷學習成長,提升生命品質;因為他盡心照顧好了自己家庭、盡力做好地方社團服務工作,這些就是對我最好的報答,如真要說還有不夠之處,我認為惟一缺憾的地方,那就是他對自己的身體沒有照顧好,而至英年就辭世,這卻是我跟妳一樣極為同悲的事,不過此也無奈,因任何人的生命都要畫下終點的,只是早遲點而已,這又如以佛教出世論來說,生命本來就是一首悲歌,請看那一個人不是墜地就哇哇哭著來的?只如今真有天國、真有天堂時,那永遠願作為恒經大哥的我,謹於此為仲繁、興仁暨恒菊、祈冀共同在天國、天堂之靈,得到最充分的安寧與安息吧。

現在應該是讓我下兩點心聲結論了:(一)恒經真竊望自己尚能有點餘力,再能作出點儒家所主張「施比受更有福」的好事,但奈何而今人已垂垂老矣,這只恐也是徒托空言矣!但希望我同鄉後進,而今更會照顧好自己的身體、更會照顧好自己的家庭、更能努力開發自己的前程與事業;意即總望大家不斷能學習成長、不斷提升生活與生命上的品質(二)對前述這三十餘位鄉弟妹及諸晚姪輩群中,無論在學位與學術上或無論在社經事業發展上,現比我有成就者甚多,我殊引以為傲,並完全感同身受。彼輩們今天有如此的成就,也正是我這個小人物,自感是一生的大安慰與大成就。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38期;民國97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