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護國軍討伐袁世凱檄文

資料室 

維中華民國五年元旦,中華民國護國軍政府檄曰:

蓋聞:輔世之德,篤於忠貞,長民之風,高於仁讓。使梟聲雄夫,野心狼子,逞城狐之凶姿,弄僭竊於高位。則我皇王孝孫,並世仁賢,誼承先烈,責護斯民,哀恫鬱紆,成茲憤疾,大義敦敕,誰能任之!

國賊袁世凱,粗質曲材,賊性奸黠。少年放僻,失養正於童蒙;早歲狂游,習雞鳴於燕市。藉其鳴吠之長,遂入高門之竇。合肥小李,驚其譎智,謂可任使,稍加提擢,遂蒙茸澤,起為雄狐。不意其浮夫近能,淺人侈志,昧道懵學,聘馳失軫,遂使顛蹄東國,覆公餗以招虎狼;狡詐興戎,缺金甌以羞諸夏。適清廷昏昧,致逃刑戮。猶復包藏穢毒,不知愧恥;殫其暮夜之勞,妄竊虎符之重;黃金橫帶,賣孱主於權門;黑水滔天,引強敵以自重;雖奸逆著明,清廷知戒,猶潛伏羽勢,隱持朝野。降及辛亥,皇漢之義,如日中天,浩氣颺飛,噴薄宇宙。風雲飆沛,集興武漢之師;士馬精妍,遠響東南之鼓。造黃龍而會飲,納五族於共和。大勢坌集,指日可期;天不佑華,誕興賊子。蠢彼滿室,引狼自庇。袁乃憑借舊恩,攀援時會,偽作忠良,牢籠將卒,脅逼孤寡,奪據朝權;復偽和民聲,迷奪時賢,虛結鬼神,信誓旦旦,儒夫懼戒,過情嘉許。維時南京渠帥,實亦豁達寡防,隳彼奸計,倒持太阿,豢此凶逆。迨大權既集,威勢益專,遂承資跋扈,肆行凶忒;賄奔虺域,棋布陰謀,毒害勛良,謠惑眾志;造作威福,淆撼國基;背法叛民,破坏綱紀。

癸丑之役,遂有討伐之師,天未悔禍,義聲失震。曾不警省,益復放橫。驕弄權威,脅肩廊廟。是以小人道長,凶德匯征。私托外援,濫賣國權;弒害民會,私更法制,縱兵市朝,威持眾論;布散金壁,誘導官邪。冀以其積威積惡之餘,乘世風頹靡,廉恥滅歿之後,得遂其倒行逆施,僭登九五之欲。故四載以還,天無常經,國無常法,民無定心,官無定制,丹素不終朝,功罪不盈月。游探驕兵,睚眥路途;貪言污吏,瀆亂朝野,以致庶政敗馳商工凋敝。猶復加抽房畝朝夕斂征,假辟公債比戶勒索,淫刑慘苛民怨沸騰,凶焰所至道路以目。此真世道陵夷之秋,天人閉隱之會,四凶之所不敢為,湯武之所不能宥者矣!

維皇漢九有,奠安東陸,時流飄蕩,越在邅迍。緬維祖德,孰敢怠荒?復我邦家,義取自拯。故辛亥之役、化私為公,志在匡時,道惟共濟。袁乃睥睨神器,妄欲盜竊。內比奸邪,既多離德;外遂孱隤,甘為犬豕。是以四郊多壘,弗知慚悚;海陸空虛,弗思整訓;材用匱竭,弗事勸來;健雄失養,弗興學藝。室如懸馨,野無青草。猶復養寇外蒙,削國萬里,失馭東魯,屢墮岩疆。要約之興,復倉皇失措,輿璧惟命,遂使滿蒙多離散之民,青徐有包羞之婦。扼我封疆,揕我心腹,皇皇大邦苟為侮戮,日蹙百里,媚茲一人。此猶我俠士雄夫所腐目切齒,驚懼憂危,而不可一朝居者也。

夫天道健乾,義維精一,在德則剛,制行為純。故士不貳節,女不貳行,廉恥之失,謚曰賤淫,四維不張,國乃滅亡。自民族國家,威灼五陸,雄風所扇,政鶩其公,國競以群,是以乾德精剛,宜充斥里閭,洋縊眾庶,旁魄沆瀣,蔚為俊雄。故辛亥之役,黜君崇民,揚公尊國,所以高隆人格,發揚眾志,義至精而理至順。故雖舊德老成,去君不失忠,改官不降節。袁氏身奉先朝,職為臣仆,華山歸放,僅及四紀,載瞻陵闕,猶宜肅恭,故主猶存,天良安在?顧藐然以槽櫪餘生,不自揣量,妄欲以其君之不可者,而自為其可。是何異飾馬牛之骨,揚溲勃之灰,以加臭乎吾民,以淫污乎當世?而令我名公先德,皆為其賤淫;白璧黃金,渲其瑕穢。此尤我元戎巨帥、良將勁卒、碩士偉人所同羞共憤,深惡痛絕,而不能曲為之宥者也。匯此種種,袁氏之惡,實既上通於天,萬死不赦。軍府奉崇大義,慨念生民,謹托我黃祖威靈,恭行天罰,輒宣玆義辭,告我眾士,招我同德。今將歷數其罪,我國民其悉心以聽:

夫國為重器,神嚴尊憚,覆載所同。建國之始,義當就職南京,明其所受。袁乃顧影自慚,妄懷畏懼,陰縱部兵,稱變京邑,用以要挾國人,遷就受職,使國權出於遙授,玩視國家之尊嚴。其罪一也。

活佛稱異,勢等毛羽,新國既成,鼓我朝銳,相機撻伐,舉足之勞,瞬將威伏。袁乃瞻顧私權,妄懷疑忌,全國請討,置不聽從,遷延養敵,廢時失機。據他邦以蹈隙縱刃之間,失主權於外力糾約之後。遂失蜿蜓巨嶂,棄此南金,萬里邊城、躍馬可人。貽宗邦後顧之殷憂,損五族雄飛之資望。其罪二也。

政體更新,蕩條瑕穢,私門政習,首宜改選。故內閣部首,須獲議院同意,所以樹公政之礎,明眾共之義。袁乃病其嚴責,陰圖放佚,於第一次內閣聯翩去職之後,盡登媕寵,嗾使軍警,圍逼議員,索責同意,用以示威國人,開武力政治之漸,使民意機關,失其自由宣泄之用。其罪三也。

國有大維,是曰法紀,信守不立,溢為國疑,亂政亟行,於焉作俑,故侵官敗法,為世大詬。袁為元首,尤宜凜遵,乃受事未幾,即不依法定程序,濫用政府威權,誣殺建國勛人張振武,使法律信用,失其效能,國憲隨以動搖,政本因而銷鑠,其罪四也。

國憲之立,系以三權,共和之邦,主體在民,立法之府,誼尤尊顯。地方三級,制實虛冗,建國除穢,亦既罷黜。袁乃急欲市恩,妄復舊制,不俟公決,輒以令行,使議院立法,失其尊嚴,國權行使,因以紊亂。其罪五也。

財政擔負,直累民福,外債侵逼,尤傷國權。議案成立,特事嚴謹,眾院贊可,憲尤著明。袁乃私立外約斷送鹽稅,換借外資二千五百萬鎊厲民害國,不經眾院瞬息揮霍,不事報聞蔑視通憲,為逆已甚。其罪六也。

國有元首,政俗式憑,行系國華,止為民範。袁乃知除異己,不自愛重,陰遣死士,狙殺國黨領袖宋教仁。以元首資格,為謀殺凶犯,既辱國體,且貽外譏,國家威嚴,因以掃地。其罪七也。

神,百爾職司,亦宜退听。國會初立,人民望治,袁恐政治嚴明,不荻罔逞,乃私撥國帑,肥養爪牙,收買議員,籠絡政客,用以陷辱國會,迷奪眾情,使議政要區,化為搗亂之場;法案遷延,藉作獨裁之柄。其罪八也。

元首登選,國有常經,揖讓謳歌,盛德固爾。抑共和定疑,國憲崇廢,悉於是覘。世法凜凜,斯為第一。袁於臨時任滿,正式更選之際,鄙夫患失,至兵圍國會,囚逼議員,使強選總統,以就己名,致元首尊官,成於劫奪,共和大憲,根本動搖,國勢益以危疑,後進難乎為繼。其罪九也。

國民代表,職司立法,非還訴民意,毋得斷閼。袁於總統既荻,復慮旁掣,辜恩反噬,遽為梟獍。乃假托危詞,羅織黨獄,濫用行政權,私削議員資格,用以鴆殺國會,併吞立法,使建國約法,由是推翻,元首生身,等於孽子。其罪十也。

國家組織,法係嚴明,苟非選民,焉能造法?袁於戕殺國會之後,妄以私意召集官僚,開政治會議、約法會議,冒稱民意,更改約法,摹擬君主,獨攬大權,使民國政制,蕩然無存,澔涆新邦,懸為虛器。其罪十一也。

民國肇造,本以圖存,時風所遷,民強則興,發揮群能,騰達眾志,公私權利,宜獲敬尊。袁乃倒行逆施,黜民崇吏,既吞立法,復盡滅各級地方議會;密布游探,誣報黨獄,良士俊民,任意捕殺,人民權利,全失保障。致群黎股栗,海內寒心,毒吏得以橫行,民業日以凋瘁,民力壯盛,有若捕風,國勢頹隤,益以卑下。其罪十二也。

國局始奠,海內虛耗,財用竭蹶,義宜根本整理。袁乃專事虛緣,日以借債政策,利誘他邦,為私托外援之計,斷送利權,絕不顧惜,逐鹿爭臭,坌集廟朝。遂妄以中北二部橫斷鐵道,分許他人,惹起國交之猜疑,增益宗邦之危難。其罪十三也。

歐陸戰爭,義宜嚴守中立,及時奮進。袁乃內驕外諛,折沖無狀,既反覆狼狽,貽羞東魯,復徘徊雌伏,巽立要盟,失蒙滿礦權,至於九處。承他邦意旨,發布誓言,辱國辱民,傾海不滌。其罪十四也。

民族虎爭,領土強食;外債毒國,既若飲鴆;竭澤厲民,何異自殺?袁於歐戰既發,外資猝斷,乃專事掊克,內為惡稅,房畝煙賭,一再搜刮,復先後發行內國公債,額逾萬萬,按省配攤,指額求盈,小吏承旨,比戶勒索,等於罰鍰,致富戶驚逃,閭里嗟怨,國民信愛,斫喪無餘,神州陸沉,殷憂可畏。其罪十五也。

生利致用,民貴有恆,縱溥浪游,謚曰敗子。盜賊充斥,此為厲階,修政明刑,首宜致謹。袁乃縱容粵吏,復馳賭禁,使南疆富庶之區,負群盜如毛之痛。苛政猛虎,同惡相濟,清鄉剿殺,無時或己。政以福民,今為陷阱。其罪十六也。

煙害流毒,久痼華族。張皇人道,僅獲禁約,奮厲閼絕,猶懼不亟。袁乃餂其厚獲,倚以箕斂,寵登劣吏,設局專賣,重播官煙,飛揚淫毒,失信害民,辱國貽譏。其罪十七也。

民權政治,積流成海,國家公有,炳若日星。世室舊家,且凜茲盛誼,汲汲改進;華族後起,方發皇古訓,追蹤世法,斷脰流血,久而後得。大義既伸,迕則不忠;喬木既登,返則不智。袁則身為豪奴,叛國稱帝,監謗飾非,炰烋求是,狐假虎威,因以反噬,使凶德播流,戾氣橫溢,妖孽喪邦,甘為禍首。其罪十八也。

易象係天,筮日無妄,聖學傳經,誼為存誠,故忠信篤敬,保為民彝,衍為世德。袁乃機械變詐,崇事怪詭;貌為恭謹,潛包禍謀;秘電飛辭,轉興眾口;涂芻引鹿,指稱民意,欺世盜名,載鬼盈車;背誓食言,日月舛午;使道德信義,全為廢詞,民質國華,盡量消失。其罪十九也。

碩德良能,民望所歸;公道正義,人理所維。袁乃利誘威脅,爵餌璧謀,預擬推戴勸進之書表,嗾使蠅營狗苟之黨徒,托盜高名,自稱代表。恍如優劇,儼若沐猴;強辱我民,求肆盜欲。喪心病狂,廉恥泯滅,其罪二十也。

維我當世耆德,草野名賢,或手握兵符,風雲在抱,或權領方牧,虎賁龍驤,或道擊鄉閭,鶴鳴鳳翔,細矚理倫,橫流若此,起瞻家國,悲憫何如!凡屬衣冠之倫,幸及斯文未喪;等是邦家之主,胡堪義憤填膺。譙彼昏逆,洵應發指,修我矛戟,盍賦同仇。書到都府勛耆,便合聚眾興師,郡邑子弟,各整戎馬,選爾車徒,同我六師,隨集義麾,共扶社稷。昆侖山下,誰非黃帝子孫?涿鹿中原,會洗蚩尤兵甲。軍府則總攝機宜,折沖外內,張皇國是,為玆要約曰:

凡屬中華民國之國民,其恪遵成憲,翊衛共和,誓除國賊。義一。

改造中央政府,由軍府召集正式國會,更選元首,以代表中華民國。義二。

罷除一切明謀政治所發生,不經國會、違反民意之法律,與國人更始。義三。

發揮民權政治之精神,實行代議制度,尊重各級地方議會之權能,期策進民力,求上下一心,全力外應之效。義四。

採用聯邦制度,省長民選,組織活潑有為之地方政府,以觀摩新治,維護國基。義五。

建此五義,奉以綱維,普天率土,罔或貳忒。軍府則又為軍中之約曰:凡內外官吏與若軍民,受事公朝,皆為同德。義師所指,戮在一人,元惡既除,勿有所問。其有黨惡朋奸,甘為逆羽,殺勿赦;抗顏行,殺勿赦;為間諜,殺勿赦;故違軍法,殺勿赦。如律令。布告天下,迄於滿、蒙、回、藏、青海、伊犁之域。

中華民國護國軍政府都督        唐繼堯

第一軍總司令官              蔡 鍔

第二軍總司令官              李烈鈞

註:本文選自陳友康編著《雲南讀本二○一○年二月出版暨庾恩暘著《雲南首義擁護共和始末記》民國五年出版。


【文本解讀】

辛亥革命以後,北洋軍閥袁世凱竊踞中華民國大總統之位,進而欲復辟帝制,君臨天下。在籌安會及其黨徒的精心策劃下,「國體投票」、「勸進」等醜劇紛紛上演,大張旗鼓以造聲勢。一九一五年十二月十二日,袁世凱公然宣佈接受帝位,並擬定於次年元旦舉行「中華帝國皇帝」的登基大典。如此倒行逆施的行徑,致使舉國嘩然,群情激憤。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以唐繼堯、蔡鍔為首的起義者宣告雲南獨立,組織護國軍以武力討伐袁世凱,揭開了護國戰爭的序幕。蔡鍔率護國第一軍出師四川,李烈鈞率護國第二軍進兵兩廣,唐繼堯以都督名義率護國第三軍留守。滇軍人數雖少但士氣高昂,不僅在四川主戰場上連連告捷,在瀘州、納溪等戰線上也給予北洋軍沉重打擊,形成對峙之勢以掣其肘。加之雲南義軍,應和者眾,貴州、廣西、廣東、浙江、陝西、四川、湖南等省亦先後宣佈獨立,同仇敵愾以討國賊。見大勢已去,袁世凱不得已於一九一六年三月二十二日宣佈撤銷帝制並於六月六日憂懼而亡。

在這場捍衛民主共和的戰爭中,雲南雖地瘠民貧,卻以一省之薄力率先舉起護國討袁之義旗。《討袁檄文》寫於一九一六年元旦,正值袁世凱稱帝,改元洪憲之日。全文洋洋灑灑四千餘字,先揭舉袁世凱的出身、經歷和稟性,再總陳其累累罪行以示民憤,後復詳寫二十條罪狀,皆用詞苛酷,一針見血,使人有痛快淋漓之感。文末將討袁目的和約法一並列出,可謂「事昭而理辨,氣盛而辭斷」。唐繼堯、蔡鍔、李烈鈞傳檄四方,昭告天下,使袁世凱於輿論和道義上處於劣弱,從精神上瓦解了北洋軍,也促成了各省的相繼獨立。

護國首義爆發於雲南實非偶然。就地理位置而言,雲南地處邊陲,交通不便,加之山勢險峻,易守難攻,令袁氏勢力鞭長莫及。辛亥革命後,袁世凱為獨攬大權而肆意削弱地方力量,對視為異己的各省軍政府要員或明升暗降,或調京監控,防範極其嚴密。蔡鍔因此被免除雲南都督而入京任經界局督辦,但他離任前推荐時任貴州都督的唐繼堯接替其職。唐繼堯主持滇政,無疑使雲南地方實力派的勢力得以保全,也阻礙了袁氏嫡系的掌控。同時,雲南與越南、緬甸、老撾接壤,一旦發動戰爭則進可攻,退可守,可謂得天獨厚。

就軍事力量而言,雲南地方實力派,擁有一批經過血與火考驗的愛國將士,足以擔此重任。這些歷經民主革命鐵血淬煉的滇軍將士,聞言袁世凱要推翻共和、復辟帝制,頓時群情憎憤,一致表示:「吾輩以無數黑鐵赤血換來之民國,茲一旦為獨夫奪而私之,是可忍孰不可忍!」並分頭串聯以鼓動反袁。滇軍不獨思想激進,且訓練有素,又擁有一批以德國和日本進口的武器,裝備也較為精良。

就群眾基礎而言民主共和的觀念已深入其間,遂令護國討袁成為民心所向之舉。十九世紀四○年代以來,西方列強對雲南虎視眈眈意欲肢解、瓜分而盡收其囊。面對如此危遽的局勢,清政府官員卻對外奴顏婢膝,對內搜括民脂,致使民怨沸騰人心思變。一九○四年,雲南留日學生楊振鴻書《告滇中父老書》,揭露英、法等國侵吞安南、緬甸的罪行,痛述亡國慘狀以誡雲南同胞。此文傳誦一時砭人肌骨。同盟會在東京成立後很多雲南留學生積極加入,並於回國後大力宣傳民主共和的思想,如楊振鴻回滇後倡設「公學會」等。一九○七年,趙伸、李根源在東京創辦旨在宣傳革命思想的《雲南》雜誌,每期出版後都夾帶《民報》寄回雲南祕密傳播。由於宣傳得力許多人耳濡目染之餘幡然醒悟,積極投身革命陣營。在此前相繼爆發的騰越起義、臨安起義、重九起義中,各族人民皆踴躍參加前仆後繼。

雲南宣佈獨立當日,昆明各界人士紛紛到街頭集會游行,高呼討袁口號,而且「各家鋪戶,均張燈結彩,懸掛國旗,並於門口張貼紅紙金書之永護共和大紀念字樣」,真是「老少歡呼,同慶共和」。因兵力有限,護國軍政府成立征兵事務所,分赴雲南各縣招募新兵。民眾踴躍應征、使擴軍計劃於短期內完成,新增步兵達二十個團。護國軍出師之日,各界夾道歡送,沿途高呼萬歲,朱德曾回憶說,群眾「攻擊敵軍運輸,他們把糧食和彈藥轉運給我們。船夫撐船往來給我們運送給養,把我們的部隊擺渡過河,並且從戰場上往下抬運傷兵。」護國軍因紀律嚴明深受人民擁戴,軍官章慈雲《北兵》詩云:「民憤北兵海樣深,那堪強逼送傷兵!擔來直向吾軍送,誑說滇營是北營。」百姓竟將被迫抬運的北洋軍傷員,徑直送至護國軍營地!這樣頗具戲劇性的史實,是人心向背的絕妙注腳。

護國之役雲南人民作出了重大犧牲。戰時為籌集軍費,雲南挪用生產資本,停辦學校,甚至重開煙禁以征收鴉片厘金,致使公私經濟和教育事業長期陷入窘境,人民亦遭受煙毒泛濫之害。戰後為償還巨額借款,唯有濫發紙幣造成了長達十餘年的財政金融危機。誠如唐繼堯所言:「滇以貧瘠之區悉索敝賦,從事玆役。…此一年內,人民生命財產之損失,公家餉需物力之消耗,雖竭數年之力不能恢復。」

雲南人民以毀家紓難的氣魄和敢為天下先的膽識,於護國戰爭中立下了不朽功勛。孫中山認為雲南護國起義影響深遠,堪與武昌起義媲美,經其致電黎元洪予以建議,民國政府曾將雲南“護國首義”之日(十二月二十五日),定為中華民國的國慶日以玆紀念。謹將一九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義軍將領於五華山光復樓所宣《歃血會盟誓詞》記錄如下,以激勵後人。詞云:

擁護共和,我輩之責,興師起義,誓滅國賊!

成敗利鈍,與共休戚,萬苦千難,舍命不渝。

凡我同人,堅持定力,有渝此盟,神明必殛!

(本文摘自陳友康編著《雲南讀本,二○一○年二月出版》)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0期;民國99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