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四年雲南首義再造共和節略

民國三十二年上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黨史史料編纂委員會報告

李鴻綸遺作 

現在通行中小學教科書記載,雲南首義再造共和一舉,全歸功於蔡公鍔一人,並印其肖像,而於領導之唐公繼堯,反無其名,即同時領護國第二軍出桂繼入粵之李公烈鈞亦不與焉。此種記載一望而知其偏私不公。蓋為旁觀無聊文人,以個人私欲不遂,假借文字報復,謂蔡是主動,滇是被動,如其邪說,是滇人盡皆木偶,自無能以主動領導之人。侮辱實甚,此而可忍孰不可忍。他姑不論,蔡公一在野之人,隻身潛行,設當年滇人苟安、抑或唐公稍存利祿之念,其何以入滇?即來,其赤手空拳,又何以主動?出兵不是紙上空談,滇為邊貧之區,更非咄嗟可辦,蔡到滇以至其總部出發,為期僅週餘日,何來籌備?此事理之極顯明者。滇人犧牲無數頭顱、金錢,僅博得之歷史光榮,將被若輩淆亂、攘奪,誠為憤慨。吾為雲南護靖等役始終在事之一人,當時一切機要無不參與,知之極詳。今見中央通告征集護國之役史料,以現行教本之無公理,系自北洋系政府時代所審定,相沿流傳以至於今者。為史實計,非請糾正不可。近年來,青年中每以當年首義始末見詢,尤其本省後生謂教本所記載,與地方長老所傳說互異,深致迷感。距今不逾卅年,混淆即已若此,倘再任其流傳,勢必積非成是,以訛傳訛。余特將當年身經其事之所見聞及旁現者之因何不滿於滇,淆惑以圖報復各事實,一並揭出函陳。請轉國府飭令教部將教本書中所敘護國之役元勛,應照事實改正為唐公繼堯,必先有唐而後乃有蔡、有李,庶足以彰公道而正史實,此為公理正義及滇人人格上所應必爭者,不能認為唐公個人事也。余早歲因公積勞而致病廢,現年近花甲,舊日同袍,寥若晨星,刻本眼手尚能執筆,據事直書,求有當於公理,亦聊盡其滇人天職而已。余詳附印函稿不贅。

敬陳者昨見各報登載:

鈞會以「護國之役,殄除纂竊,再造共和,匡國體於既隳,樹北伐之先聲。主義既張,民志咸蘇,端賴主滇先進,謀國忠貞,三迤健儿,驅馳效力。」又曰:「歲月推移,瞬倏卅載,當年勛舊,已半凋零。深虞一旦史跡就湮,長興文獻無徵之嘆。凡屬團體個人藏有關係史料者,希踴躍應徵,共襄史業」等語,仰見。

藎籌遠慮,鄭重史實,至深佩慰。竊查,現在通行中小學教科書,記載關於雲南首義、再造共和一舉,全歸功於蔡公鍔一人,並印其肖像。而於名義上、事實上在領導地位之唐公繼堯反無其名,又與蔡公同時分頭並進,統率護國軍第二軍出桂、繼入粵之李公烈鈞亦無片言敘及。此種記載,一望而知其為偏私不公。睹此教材,深慨公理是非之不明至於此極。以此而印入後生之腦,勢必積非成是,以訛傳訛。滇人犧性無數頭顱金錢僅博得之歷史光榮,將被淆亂攘奪。此為公理正義及滇人人格上所應必爭者,不能認為唐公個人事也。鴻綸為雲南護國靖國各役終始其事之一員,軍職方面在滇軍隊軍事機關中,自清末由少、中尉起,按級晉任都督府軍需課長,軍需總局長,以致軍需總監,兵站總監,軍務部長各職,以故各役重要機密無不參與,即無不盡知。護國距今雖瞬倏卅載,往事猶歷歷在目。以唐蔡諸公之同心為國,義始義終,原無彼此之分,今若在世,絕無爭執可言。致於此者,皆是旁觀文人、政客無聊,以所私不遂,捏造滇為被動之謬說,淆亂是非,以圖報復、無如事實不能湮沒,主客亦極顯明。當年吾滇用兵之籌備,蓋自袁氏籌安會發生時,唐公繼堯在開武將軍督理雲南軍務任,即認袁不安於位,將有叛國行為,隨即祕密擴軍,一面整飭已有部隊,一面亟亟擴練新兵。彼時雲南全省經常稅收,年計僅七、八百萬元,既無外債可借,亦未增加人民擔負。正所謂窮幹苦幹,一切軍實之籌備補充經半年有餘,苦心擘劃,始克就緒。是時革命諸公,多數被袁氏通緝,不能歸國,僅唐公掌握一省軍政大權。如蔡公名任北京經界局督辦,實際與在野無殊。其自北平隻身潛出,本不敢貿然南來。洎唐聞其潛行消息,始密派乃弟唐繼禹等分頭赴港、滬等處探迎,邀其前來共圖國是,蔡乃安心入滇。(本省辛亥秋末光復,蔡公督滇,癸丑由滇出師靖難,寧贛失敗,為袁疑忌而調京。督滇不及兩載,民四之冬復來,中間離開雲南已三年。)到後,連日集會密議,唐本擬自出督師,請蔡坐鎮雲南,而蔡又以唐治滇有年,駕輕就熟,大敵當前,出兵以後策應朴充,責任尤重,非唐不辦。互相謙讓,結果乃援辛亥光復舊制,成立軍都督府。(多人主張成立元師府,唐公謂:為國而舉義發動,即妄自尊大,將示人以不廣。)唐任都督,以滇為策源地,發號施令。權責既明,遂就雲南所有軍隊編組護國三軍。命蔡鍔領第一軍出川,李烈鈞領第二軍出桂,唐兼領第三軍坐鎮策應。於是唐督盡選自練精銳部隊、器械編製畀與統率出發。所有官兵皆原職任用,僅改換番號而已。並將兩月前,藉防邊為名先遣近川滇邊待命之部隊,編歸第一軍建制,始得逕行入川。所以,唐督領銜要求袁氏取消帝制漾電一發,限期答復,限滿無復,滇軍即在川邊與北軍接觸,未几遂克敘府。昔時交通迥非今比,自滇達川需時一月,袁氏勢力早經布滿川黔,苟非遠在半年以前之籌備,有條不紊,何能似此迅赴事機。蔡公自入滇以至總部出發,為期不足旬餘日耳。倘如旁觀者謬傳,蔡入滇始行推動,則今日計劃明日集議,滇系邊貧省份,大兵出動更非咄嗟可辦,不惟無濟於事,恐風聲所播,北軍反先壓境矣。其為事非偶然,此理至明。當在川軍事吃緊,廣西尚未響應之際,袁氏命其查辦使龍覲光率隊由粵經桂入滇擾亂。滇南之蒙自、個舊、文山、邱北、滬西等縣相繼失守,聲勢猖獗。賴唐督指揮若定,不兩週間,即告撲滅肅清。否則,鮮不因此而牽動全局。經過之事實、時間如此,滇人樸實,向只實事求是,盡其天職,從不宣傳舖張。迨得道多助,各省相繼響應。功成以後,有梁啟超者,因個人夢想奇欲不遂,利用其文化地位,假借文字翻雲覆雨,顛倒黑白。又因蔡公鍔幼年在湖南方言學堂時,梁氏任過講師,彼遂以師生自命,為欲自高身價之一念所蔽,竟大言不慚,曰:我教門人入滇,首義打倒袁氏帝制云云。其不慊於雲南者,因其個人私欲不遂,藉圖報復。不經揭出,世多不知。緣自廣西響應討袁後,梁氏行抵安南海防,渠電唐督表示來滇相助,唐復電歡迎,梁即遣其親信黃某者先來代表梁氏,攜有其政客式之計划、方案,以作毛遂之自荐。唐督閱後允為集會討論。是時西南各省正議籌組軍務院,推舉撫軍長代行大總統職權。黃某來後,多方游說,梁想任撫軍長一席。詎知斯時,正戎馬倥傯,撫軍長職關係全局,豈書生紙上談兵者流所能勝任,該氏之不自量亦甚矣。及在都督府辦公室會議傳觀其建議方案,商討畢,黃某仍提出,梁想撫軍長問題,在座僉表現不睬,顧而言他。後有葉軍長荃乃起立曰:「這個問題各省已有電報,當然是唐蓂公,無討論餘地。」黃某遊吹無趣,悻悻然離滇,原議梁氏來滇,亦遽中止。此為鴻綸列席在座目睹之事。自後,梁氏時以文字假借報章,對滇以圖中傷。蓋棺定論,本題以外,不再旁及。梁氏素負文學盛名,新舊文化之遞嬗,其功亦偉,乃以私欲不達,淆亂黑白。在北洋系政府時代,教育部審定教科書,人員多與梁氏沆瀣一氣,無公理是非之可言。現行版本相沿而來,以訛傳訛。當時審定之人,責以非徇私即失職,將何辭以自解?國人皆知護國軍發動自滇,軍隊、軍實皆滇所有。任雲南軍都督發號施令者唐也,通電討袁領銜者唐也,任軍務院撫軍長亦唐也,所謂名義上、事實上無一非唐為領導者,此即不能湮沒之證據。而中小學教本之記載,竟無唐繼堯其名,蔡鍔統護國第一軍出川,李烈鈞同時統護國第二軍出桂繼入粵,勛勞同一,何以獨敘蔡一人,公理安在?謂非無聊文人政客之故為淆亂顛倒,而何審定教本之前,教育部長亦竟昏昏憒憒,遂使流傳以至於今,可為慨嘆。護國距今瞬屆卅年,倘再任其謬誤教本流傳,勢必積非成是,公理不彰。匪惟國人誤解,即滇人後生亦將迷惑,莫名其妙。用特縷陳事實,敬懇鈞會鑒核,本鄭重史實之意,秉公研察糾正顛倒,轉函國府飭令教部,迅將教科書中所敘,護國之役元勛應照事實改正為唐公繼堯,必先有唐而後乃有蔡公鍔、李公烈鈞,庶足以彰公理,矜式國人。際此抗戰嚴重階段,前方後方負責大員,無不為民族、為國家爭生存、效死力。凡足以激勵人心,明正是非之事,尤宜及時糾正,俾昭大信於天下,使後之來者知有關國本之舉,而辨順逆邪正。公道之在人心也,則民族幸甚,國家幸甚。鴻綸花甲將周,因早歲積勞而致病廢,今逢鈞會通告徵集是役史料,特將當年身經其事之所見聞,據實錄呈,聊備信史之一助,伏冀裁奪施行,不勝盼禱。至於徵集品類,即如有關是役之文告、照片、規章、刊物等件,原有積存,只因住屋前年被敵機炸毀,刻猶瓦礫堆積,正另尋搜容,有得賡續寄呈,並先陳明,僅上。

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黨史史料編纂委員會公鑒

                      陸軍軍需總監 李鴻綸

                        民國卅二年五月  日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0期;民國99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