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辛亥革命在雲南的勝利立下首功之騰越起義

作者/張兆興 

歲月悠悠,為二十世紀的中國開啟從專制王朝走向民主共和之辛亥革命已漸行漸遠,但她在中華民族發展史上的重大貢獻和深遠意義,愈來愈被世人認知,成為華夏兒女共識。

在孫中山先生和中國同盟會發起,組織,締造共和的辛亥革命中,十月十日武昌起義,打響了推翻滿清王朝第一槍,繼之湘鄂響應。地處中國西南「極邊第一城」的雲南騰越十月二十七日亦起兵應之,發動騰越起義。在騰越起義的促推下,十月三十日昆明暴發重九起義,十一月一日又發生臨安起義,清王朝在雲南的統治終於結束。

雲南是率先響應武昌起義的五省之一,而騰越起義則是滇省首義。但由重九起義組成的滇省軍政府卻將為辛亥革命在雲南的勝利立下首功的騰越起義,視為「異己」、「仇敵」,采用分化、瓦解、鎮壓種種手段,扼殺了騰越起義。以《騰越光復事略》為代表等文章,又將誣陷當事實,極力粉飾省軍府,致使騰越起義胥受惡名,真相湮沒,歷史真偽不明。

騰越起義是孫中山先生領導、同盟會仰光總機關直接指揮的,是雲南辛亥革命的先鋒,其勝利寓有諸先烈,海外僑胞和邊疆各民族、各階層人士的犧牲和勳績,她促進了雲南乃至全國的辛亥革命勝利進程。為恢復其歷史本來面目,公正評價騰越起義在辛亥革命中的地位和作用,故寫成是文。

一、醞釀起義

一八四○年鴉片戰爭後,腐敗無能的滿清政府與帝國主義列強訂立了許多不平等條約,國家民族處於嚴重的危機中。法占安南,英占緬甸後,地當西南門戶的雲南,形勢更加危急。「雲南之危,危及全國,雲南之急,急於各省」(一)。內憂外患,使「人情異常激憤,熱血之士咸思脫離滿清羈絆,謀獨立」(二)。孫中山先生亦希望在雲南發動武裝起義,一九○六年一月曾對楊振鴻、李根源、呂志伊指出:「雲南最近有兩個導致革命的因素,一是官貪吏斂;另一是外侮日亟,易於鼓動奮起」(三)。從那時候起,楊振鴻就樹立起「以雲南獨立為爭取中國獨立的基礎」思想。一九○八年夏,孫中山先生在越南河內設立同盟會總機關,作為策劃兩廣、雲南起義的據點(四)。

在封建專制和帝國主義雙重壓迫下,人民反帝愛國鬥爭風起雲湧,滿清政府壓制反帝愛國鬥爭的倒行逆施更加激起人民的憤慨和反抗。革命黨人因勢利導,把高漲的愛國熱情引向反清革命,提出「外患迫切,內政不修,此致亡之道,欲圖補救,必須先以根本解決。解決之法,惟有實行革命,推倒滿清,建立共和」(五)。各界人士逐漸接受了要反帝愛國就必須推翻滿清專制統治的革命主張。

騰越(當時轄南甸、干崖、盞達、隴川等七土司地)與緬甸接壤,是南方絲路樞紐,中緬邊境商業重要集散地。清政府設騰越廳,迤西道於此,又是騰越鎮總兵署駐地,成為滇西政治、經濟中心及邊防重鎮。

一八九四年,英政府又迫使清王朝簽訂不平等的《滇緬界務,商務條約》(六),強迫清政府開騰越為商埠,並設立領事館,海關、稅務司、教堂、醫院等。因騰越接觸西方民主和資本主義較早,仁人志士思想活躍,追求民主進步,赴國外經商,求學及尋求救國之道者日多。革命黨人很早就留意騰越的革命發動,「當辛亥革命醞釀之際,騰越沿邊,每有黨人奔臨,或意在聯絡,或亡命至此」(七)。一九○六年革命先鋒秦力山應刀安仁邀至干崖,名為辦學,實則進行革命。結識劉輔國,介紹列輔國加入同盟會。

騰越革命事業蓋肇始於楊振鴻。楊振鴻在滇中倡革命最先,經營騰越,保山時間最久(八)。一九○六年十二月至│一九○七年,楊振鴻調任西防騰永巡防隊第四營管帶,駐騰越。隨行者有黃毓英(字子和)、董鴻勛、張定臣、杜鍾琦(韓甫)等人。楊等藉機宣傳革命,發展同盟會組織,介紹張文光、李學詩、蔣恩洲等加入同盟會,播下革命火種,為騰越起義奠定了基礎。楊振鴻擬於一九○七年五月在騰越起義。「計劃首先攻占廳城,進攻永昌府,進取大理,以大理為根據地,再進攻昆明」(九)。為當道偵知,密令捕殺,楊等急趨邊境出緬甸,東渡日本,進振武學堂。

「騰越的革命活動一直是在孫中山先生思想指導下進行的。孫先生還約黃興到河內和仰光,專門聽取過雲南河口、騰越、滇西情況的匯報,派遣數十名著名同盟會會員到過騰越,進行宣傳和組織工作,從理論上到實踐上對騰越革命活動進行了具體指導」(十)。一九○八年三月,王群帶同盟會東京總部委任證書在仰光開展建立同盟會分會工作(十一)。十一月同盟會仰光分會成立,主要任務是策動滇西革命,確定了「聯絡滇邊土司為革命黨人進行方略之一」(十二)。後孫中山復派黃興、李烈鈞、胡漢民、汪精衛等先後至仰光、瓦城、腊戌等地,加強聯繫,宣傳工作。河口起義失敗後,楊振鴻與杜韓甫、黃毓英、居正、俞培隸等同赴新加坡謁見孫總理,提出「滇西革命以騰永入手」的策略(十三),孫先生極表贊同,並頒給《革命方略》。他們商定了密入滇西進行革命的計劃,提議創辦《光華日報》於檳榔嶼(後改設仰光)以宣傳黨義。按分工,楊振鴻、居正赴仰光創辦《光華日報》,以報通革命消息,聯絡同志,建立滇西革命據點。杜韓甫、黃毓英、俞培隸則由緬入滇策動軍隊,聯絡會黨。十一月楊振鴻由緬甸回國,十二月發動永昌起義失敗,因染瘴癘,又急怒交加而嘔血病逝。張文光繼承楊公遺志,擔負起組織發動滇西起義的重任。楊公生前還制訂了」攻占騰越,然後一軍取永昌;一軍往攻大理及省城;一軍出順寧、雲州及迤南各地。最後北出黔湘以戡定中原,西取川陝以直搗幽燕」的戰略方針(十四)。一九○八年春,刀安仁返回干崖,經劉輔國介紹,張文光與刀結識,志趣相投,又均係同盟會員,三人共同負起發動滇西起義任務。冬、刀、張、劉商定在騰越創建同盟會外圍組織「自治同志會」,刀任組長,張副之,劉為聯絡員(十五)。一九○九冬,黃毓英、杜韓甫、馬驤(字幼伯)、吳品芳復到干崖土司署會劉輔國,又持劉介紹函抵騰至張文光家,磋商革命,訂蘭交誼,重盟訂約:」子和任滇省,文光任滇西,以騰為根據,作建瓴勢,騰省互應,各負責任」(十六),滇西革命要張文光多負責任。此後張文光繼散貲財,結志士,「不安寢饋,惟期克踐舊約,共達目的而後已」(十七)。按刀、張、劉商定,在騰創立「自治同志會」,發展農民、會黨群眾數千人,結成刀、張、劉領導,以張鑒安、李治、馬登雲、黃安和、周維美、徐占標、周開勛、明增耀、明增廣、蔣恩洲等為骨幹的革命團體。

一九一○年六月,刀安仁至南洋晉見孫中山先生,孫先生勉勵刀,要刀全力籌辦滇西起義。刀抵仰光後,向仰光分會呂志伊等傳達了總理面諭,籌劃年底舉行滇西起義(十八)。一九一一年四月第二次廣州起義失敗,仰光分會致力於滇西起義,計劃奪取騰越,攻下永昌,再分兵東西兩路向省城進發……(十九)。七月刀安仁在干崖新城土司署召開會議,參會者有仰光分會代表,張文光、劉輔國、蔣恩洲等人。會議制定了滇西起義計劃,決定起義時間訂於九月初,劉輔國負責發動蠻允,昔馬、戶腊撒等地巡防營官兵;刀安仁負責組織干崖起義軍和發動各土司,按時到達騰越;張文光負責在騰以「自治同志會」為基礎,策動騰越鎮下級官兵反正(二十)。八月仰光分會同意滇西起義計劃,具體確定農曆九月初六日││十月二十七日發難,九月初七日三軍齊集騰城,互相策應,共成大業,並將《革命方略》,印信送刀安仁處(二一)。農曆八月,耿道(金煃)去職東行,文光返騰,適聞蜀鄂事起,祕密策動各界進展順利,親函劉輔國:「現下騰中生意順暢,請到郗公(刀安仁)處,將《醫宗方略》帶回,前他處應許之本金,如能適意,請兄親自帶騰,弟以便他方貿易」(二二)。敦促刀、劉作好準備,並將《革命方略》速帶騰越,以便按方略行事。八月二十三日函黃毓英:」今蜀中有事,弟必洞聞,料有心人必不能坐視機宜也。兄乘此,秘與軍隊各界眾同志籌劃停妥,準於九月六日起義,由騰越起點,按照方略行事。請弟刻期計劃,旦夕奏效。尤望函電相商,東西聯絡,以便雙方並進是禱」(二三),切望革命黨人於省垣策應。

九月初一日,張文光集合在騰眾同志陳天煋、錢泰豐、彭蓂、方涵、周纘、薛朗、李光斗、宋學詩、革勛言、蔣恩洲等於臥牛崗歃血誓眾,」致告起義初衷,眾樂贊成,祕密開議訂策,約期各待展佈」(二四)。

九月初二日再函劉輔國:「刻聞蜀以路政激起公憤,鄂省舉義,此千載一遇,正我輩著鞭之時。準於本月六日起義,先由騰越起點,務必火速轉達蠻允、干崖各同志,安撫保衛該地方漢夷。若佈置就緒,請即兼程旋騰,共商維持秩序」(二五)。

張文光因避清迤西道追捕亡匿干崖土司署時,曾與刀安仁有「舉義有期,又親取印信方略」之約。九月初三日帶劉竹雲、段應樓前往干崖。」干崖距騰二百里有餘,秋雨浹旬,前途艱險罔懼,受冒雨兼程行,經葫蘆口,山為之頹,上有亂石陡滾,其下則江水澎湃,沿江路險,兼有塌處,江水氾沒,失慎身必墜江,繞道又需近半日許,期迫計窮,恐諐期失敗。乃與從者牽繩冒險探岸而行。前者失足,後者拉之,後者墜跌,前者拽之,經二小時,狼狽二里餘,蹶七次,水滅頂者三,幸而免。及抵干崖,是初四午後八時也。晤刀安仁,秘告刻期舉義各節,攜印信、方略遄返」(二六)。

二、發動起義

九月初六日午後二時半,張文光等回到騰城,「詣南城外五皇殿,集陳天煋、錢泰豐、彭蓂、蔣恩洲等諸同志宣誓起義,刻九鐘進城舉事」。誓畢,「命陳天煋往說陸軍張營長;命錢泰豐、李光斗往說第四防營曹管帶;命彭蓂、方涵、周纘、薛朗往說防軍第五營譚管帶;光集合敢死義士,配軍械靜候時至進城」。夜九時,張文光率宋學詩、革勛言等自治團體會眾士,蔣恩洲高擎「大漢獨立」黃綢大旗,開槍直攻鎮署,打響了騰越起義第一槍。旋因陸軍營長(張桐)開槍拒陳天煌,陳即攻破營本部,擊斃張,率兵取城南攻道署,宋道聯奎逃(後投誠);李光斗斃曹福祥,錢泰豐率附義軍取城南攻軍裝局;第五營管帶譚正興聞第四防營訊,先越垣走。彭蓂率本部兵取城西攻廳署,廳丞溫良彝亦逃,鎮署周圍彈雨紛馳,槍聲震耳,張鎮忠滿拒戰不支自盡。同時命鄔樑棟、何澤運分兵保護領事、稅司、教堂、英人醫院;周維美奉命送舉義信及對外宣言,致各洋員處交涉勿驚。至十二時,各署局先後攻克。義軍入城時,隨派員沿街宣告:張文光糾合義軍,除滿奴,復漢土,文明舉動,勿與百姓仇,百姓各守家勿恐」。雖槍聲不斷,「知者仍開門視之,茶房面肆,亦有未閉者。風雨之中,街燈朗照,軍人過處,雞犬無聲。及事稍定,即派員巡街查匪,民各安眠如恆,義軍尤未敢擾民分粒」(二七)。

劉輔國策動之巡防營,因軍餉不敷而就地籌措,十三日抵達騰城。

刀安仁受人阻滯,沒能按期至騰。

九月七日晨九時,人心大定,秩序井然,張文光集軍、商、紳、學各界於自治局會議,演說起義宗旨後,議長寸開泰及各界代表陳天煋、錢泰豐、彭蓂、李治、李時純、陳廷楷、張繼芳、蔣恩洲、張鑒安、王伯雍、祝宗雲等皆起立曰:願與先生共性命,為桑梓謀治安。援方略:起義首領任都督之條,公推張文光為滇西軍都督。當時人心未定,主軍乏人,文光乃順輿情,遵方略,勉就都督職(二八)。十六(或十七)日,刀安仁率干崖起義軍至騰,文光已就任都督多日,經劉輔國協調,又成立第二軍都督府,刀任第二軍都督。

張文光就職,軍都督府成立,下設財政局、裁判局、警務局、參議處和團練處、銀行、關稅、祕書處及民政司(司長劉輔國)。」以今之革命經綸及將來治國大計四綱佈告天下:一驅除韃虜,二恢復中華,三建立民國,四平均地權。其措施次序則分三期:第一期軍法之治,第二期約法之治,第三期憲法之治」(二九)。發佈致外國官員書、」對外宣言」,頒佈臨時暫行條例二十二條(三十)。同時組建國民軍九營和一個保商營。

九月初八日又電孫中山先生,陳「騰越起義始末」希「援助指示」(三一)。孫先生復電:」著李漢興來騰勷辦」,李到騰後,委辦滇西國民軍總統官。

騰越起義深得邊疆各民族、各階層人士和海外僑胞的擁護和幫助,旬日之間沿邊數千里及十餘土司俱響應歸附,許多商人自動捐款,騰籍旅緬僑胞革命黨人寸尊福、李瑞伯、劉玉海等籌巨款並親攜回國資助。張文光還主動與仰光、瓦城、八募之同盟會聯繫,以電文、書函通報財務、軍政大事。

「溯自辛亥九月初六日,舉義迄於冬仲,凡光復騰越、永昌、龍陵、順寧、緬寧、雲州、雲龍等府、廳、州、縣及十餘土司地方。所有外交邊備,除匪安民,治軍任人,籌餉復校,保商撫夷,護洋員,維關務,整鹺綱,理財務,設審判,立警察諸大端,曾兩匝月有奇,而厘然就緒,咸歸統紀」(三二)。

李根源抵騰,看到騰越起義的佈署亦贊曰:」外交得手,內政有歸」(三三)。

三、起義立首功

「雲南辛亥革命是由辛亥騰越起義(十月二十七日)、昆明重九起義(十月三十日)和臨安起義(十一月一日)共同完成的」(三四)。

黃毓英先生是雲南辛亥革命宣傳、組織,發動者之一,是雲南辛亥革命功臣。他在騰越起義和重九起義中均立下不朽功勳。省垣重九起義是在騰越起義的促推下發生的。

之一,一九一○年春,黃毓英(和杜韓甫、馬幼伯等)與張文光(及劉輔國)在騰越城東閻家塘畔訂立」騰省互應」秘約。

之二,騰越起義前夕,張文光函黃毓英:「準於九月六日起義,……請弟刻期計劃……」,切望革命黨人於省垣策應。

之三,一九一○年四月黃毓英由騰越,經蒙化,下關入省垣投效陸軍,伺機發動革命。他會同同盟會員,廣結同志,聚集力量,組織雲南革命機關,祕密串聯,發展組織,結識反清哥老會及新軍士兵,聯絡十九鎮中級軍官與講武堂同盟會員,爭取蔡鍔支持革命(三五),成為重九起義的實際領導人。

之四,九月七日夜,省垣集會討論起義事,坐中有猶豫者,黃毓英要之曰:今事機已急,諸公若不見許,英請獨任之……,議遂決,以九月十四日舉事。「時人眾,師期頗外泄,李督(經羲)以援川為詞,將奪李君鴻祥兵柄,毓英促黨人先時而發,於九月九日起義」(三六)。

之五,重九起義事定,於五華山建軍政府,下級軍官與廣大官兵認為,黃毓英百折不撓,奔走革命最力,功勳卓著,「眾意屬公(毓英)領都督」(三七)。

從黃毓英在組織,發動重九起義的主動作用,可知重九起義是應騰越起義於滇垣的起義。騰越起義領導者之一的劉輔國在復函張文光時指出:「滇之舉義,子和一人之力,子和之成功,出於吾弟兄之運動(促進),滇垣反正,全受騰越影響」(三八)。

辛亥七月張文光避滿官追捕,亡匿干崖土司署時對刀安仁說:「矧與黃毓英君訂約分任於昔,光又運動各界於今,滿廷又如是更張,料不久有事矣」(三九)。

九月初七日晨九時,張文光至自治局演說:「在去春即與革命運動家黃君毓英盟訂秘約,滇騰互應,必達目的而後已。今黃君在省待時而動,光已函知其期,黃君係最有魄力人,旦夕間省必響應,全滇反正可拭目俟之」(四○)。

祝宗雲在《張文光與黃毓英》中評曰:「辛亥九月初六,張文光起於騰越。初九夜,黃毓英應之於滇垣。一言之諾重千金,傾蓋之交為刎頸。偉人哉黃毓英,偉人哉張文光」(四一)。

李生莊亦評曰:「夫辛亥革命,騰在吾滇,有振(聾)發(瞶)功。關係之重,可與鎮南關諸役相比並,而劉張舉義,實有當於創國功勳」(四二)。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雲南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刊載《滇復先事錄》編者按:「張文光等組織發動的辛亥年(一九一一年)九月初六日騰越起義,是孫中山先生領導、同盟會仰光總機關直接指揮的,是雲南辛亥革命的先鋒。它遵照同盟會綱領和革命方略,創建共和新軍,組織了共和制的滇西軍政府「滇第一軍都督府」滇第一軍都督府在滇西擴大了騰越起義的革命成果,為辛亥革命在雲南的勝利立下首功」(四三)。

在雲南辛亥革命中,十月二七日騰越起義,二十八日成立滇西軍都督府;一○月三○日昆明起義,十一月一日成立雲南軍都督府。這樣在一省內就出現了滇西和雲南兩個軍政府併立的局面。省軍府若真如李根源所表示的:「但期改革政治,保衛地方安寧,增進人民幸福,組成共和國家」(四四),「戢兵息民」的宗旨,走聯合統一的道路是可行的,是利國利民的。但從清王朝統兵之將嬗變為革命者,組成的省軍府,與清王朝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和瓜葛,階級立場的局限,豈能容忍出身闤闠,起自民間等員組成的滇西軍政府的存在,而讓他們參掌全省的軍政大權?於是下令,主使大理軍,紳集團,挑起騰榆衝突,又假衝突鎮壓了騰越起義軍,撤銷了滇西軍政府,扼殺了騰越起義。繼之對騰越起義不言不宣,「聞雲南紀念會,動雲九月初九,絕不提九月初六」(四五)。雲南辛亥革命後之官方檔案和官修的《續雲南通誌長編》等中,只強調重九起義的歷史作用和功績,而抹殺、詆毀騰越起義,致使「在全國各地起義之時間排列位居第四」(四六),為辛亥革命在雲南的勝利立下首功的騰越起義真相長期湮沒,功績被抹殺,「幽光終閟,甚可痛也」(四七)。

史實不實,何以服國人?公理不彰,何以服天下?本著功不蔽過,過不掩功,尚真求實的原則,恢復雲南辛亥革命的本來面目,公正評價騰越起義在雲南及全國辛亥革命中的功績,弘揚華僑和邊疆各民族反帝、反封建愛國主義精神,「壯華夏扶輿之氣」,才能振興中華民族。

引用資料:

(一)掘人,《救滇之唯一上策》,《雲南雜誌選輯》,第三四八頁。

(二)仰光《光華日報》,《張文光光復騰越記》,《騰沖文史資料選輯》第二輯,第一二二頁。

(三)李根源,《雲南雜誌選輯》序,《新編曲石文錄》卷四,第三五○頁。

(四)、(九)張天放等,《回憶辛亥革命時期雲南的楊振鴻》,《雲南文史資料選輯》第十五輯,第三二、三一頁。

(五)劉存厚,《雲南光復陣中日誌》,雲南圖書館藏本。

(六)《雲南簡史》,第一九九頁。

(七)、(四二)李生莊,《紀念劉弼臣先生》,《騰沖文史資料選輯》第二輯,第一七一頁。

(八)周開勛,《騰越起義的一點回憶》,《雲南文史資料選輯》第十五輯,第七十頁。

(十)張天放,《辛亥騰越起義的歷史回顧》,《雲南文史資料選輯》第十五輯,第六五頁。

(一一)、(一二)、(一三)、(一五)、(一八)、(一九)、(二○)、(二一)刀安祿等,《刀安仁年譜》第四二、四三、四五、五一、五二、五四、五五頁。

(一四)呂志伊,《楊振鴻滇西革命事略》。

(一六)、(一七)、(二三)、(二四)、(二五)、(二六)、(二七)、(二八)、(二九)、(三○)、(三一)、(三二)、(三九)滇第一軍都督編修處,《滇復先事錄》,《雲南文史資料選輯》第十七輯三、四、四、五、五、六、七、十一、十五、十三、一七-一八、二、三、四頁。

(二二)尹文和,《張文光致劉弼臣密函注釋》,《騰沖文史資料選輯》第二輯,第一七七頁。

(三三)、(四一)祝宗雲,《滇南光復偉人張文光傳》,《雲南文史資料選輯》第十七輯,第二二○、二一七頁。

(三四)孫代興,《關於辛亥騰越起義的評價問題》,《辛亥騰越起義詩文錄》,第七七頁。

(三五)范建華,《黃毓英傳略》,《昆明文史資料選輯:辛亥革命昆明重九起義人物專輯》,第四二頁。

(三六)、(三七)《黃武毅公事略》,《雲南文史資料選輯》第十七輯,第二七○、二七一頁。

(三八)、(四五)《劉輔國致張文光函》,《騰衝文史資料選輯》第二輯,第一一八頁。

(四○)九月七日張文光在自治局演說詞,《雲南文史資料選輯》第十七輯第一○頁。

(四三)政協雲南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滇復先事錄》編者按,《雲南文史資料選輯》第十七輯,第一頁。

(四四)李根源,《西事彙略》,電文,第二頁(抄件)。

(四六)謝本書,《劉輔國與辛亥騰越起義:代序》《雲南辛亥騰越起義:騰越起義秘籍》第三~四頁。

(四七)李曰垓,《雲南第一殖邊督辦公署批呈》,《騰沖文史資料選輯》第二輯,第一七四頁。

編者註:

張兆興,雲南省騰衝縣人,為辛亥革命雲南騰越起義領導人張文光先烈之孫。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0期;民國99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