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共和百年談國是

作者/黃通鎰 

一、前言

去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六十周年,明年將是中華民國建國一百年。生逢這一時代的炎黃子孫,凡關心國是者皆有喜憂參半,百感交集之嘆。

喜者:同文同種血濃於水的台海兩岸在一甲子的對峙後已走向交流合作,三通互助。中國大陸在三十年前做出重大政治調整後喊出走「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雖未公開聲明告別馬列共產教條,與蘇聯老大哥分道揚鑣,但已漸行漸遠。那是一段「摸著石頭過河」的歲月,到二十世紀最後十年看到蘇聯在一夕之間分崩離析,證明摸著石頭過的河通過了,於是加速改革開放的腳步。因得到百萬台商資金、技術,經營管理的助力,使國民的GDP以兩位數成長,約十年時間在跨入新世紀後的二○○三年首度到達一千美元。三年後的二○○六年翻了一倍超過二千美元,二○○八年突破了三‧○○○美元,預期今年二○一○年到達四千美元。而北京與上海已超越了一萬美元的門檻。十年前西方經濟學家預測中國要到二○二○年國民人均GDP才會到達三千美元,而今所見已比預期大幅提前了十年。

現今的社會是一個經濟掛帥的時代,中國人近百年來受到列強欺凌、剝削、戰爭、賠款,又逢八年民族存亡的對日抗戰,抗戰結束後雖獲【慘勝】,但已民窮財盡、積弱不堪,接著國共內戰又起,終至台海兩岸對峙六十年,因為窮國人失去了信心、甚至自尊心,國家建設停滯。播遷到台灣的中華民國在經歷了撤台後十年,中共血洗台灣的威脅後,在蔣經國主政時期經濟有了起色,成了亞洲四小龍之首,國民GDP在大陸宣布實施改革開放初期就突破了一○‧○○○美元,到二十世紀末的九○年代已有了協助中國大陸提升經濟的能力,對大陸改革開放後,經濟快速成長,國力迅速提升,功不可沒。

現在的中國GDP雖與美國、日本甚至世界上的許多國家還差一截,但是因地大物博、人口眾多,已躍身為世界經濟大國,國家綜合國力也不斷提升;二○○九年(富比士)雜誌公佈,美國總統歐巴瑪是世界上最有權力的人,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列第二。【中國大趨勢】的作者描述:「不管在哪裡,人門關注的焦點不再是美國,而是中國,毫無疑問的是。中國已經昂首登上世界大舞台」。中國社科院,也發佈二○一○年「國際形式黃皮書」對世界十一個大國的綜合國力進行評估,評估項目包括:領土與自然資源、人口、經濟、軍事、科技等五個直接構成要素,以及社會發展,可持續性,安全與國內政治,國際貢獻等四個影響要素。綜合考慮後排名,美國第一,日本第二,德國第三,加拿大第四,法國第五,俄羅斯第六,中國第七,英國第八,印度第九,義大利第十,巴西第十一。但是許多評論者認為當今中國的綜合國力及對世界的影響力度遠在排名之前,僅次於美國。中國是一個文化深厚,人民勤奮的大國,GDP固然有其指標性,但看不見的國力因素甚多,是無法詳列的。

在台灣的中華民國除了經濟奇蹟外,一直秉持著 國父孫中山先生創建中華民國,以三民主義民族、民權、民生為政治與經濟的願景與策略。在上世紀八○年代當經濟建設達到一定的成果後,政治也開始鬆綁。而今的台灣已從權威體制過度到自由民主社會,出現了政黨輪替,儘管有人批評台灣的司法並未完全獨立,但陳水扁這樣貪腐的總統也受到了起訴、判刑,這是民主政治體制下才會有的「奇蹟」。

台灣是世界公認的自由國家,自由分政治權利及公民自由兩大項為指標,共分七級,十四年來台灣均名列第一。蔣經國逝世已二十餘年至今乃受到台灣人民的懷念與尊敬,最主要的理由是他為兩岸關係留下最珍貴的資產;他一手解除實施多年的戒嚴法,推動民主,另一手開放老兵回大陸探親使兩岸有了交流。影響所及是台灣在政治大幅鬆綁後終於出現了政黨輪替,挽救了國民黨在台灣黑金與貪腐。另一方面藉由老兵返鄉探親的訊息,突顯了兩岸人民生活的差距,使北京不得不面對台灣的民主機制,走上了政治調整實行改革開放。所以前蘇聯諾貝爾獎得主索忍尼辛說:「台灣的存在是一個燈塔,它照亮了全中國!」也有政治評論家認為,台灣的命運及使命是在導正中國的發展方向,以槓桿的作用導正中國,也以槓桿的作用來維持兩岸的和平。

憂者:一個長治久安,國富民強的中國還遙遙無期,孔老夫子所主張的大同世界還只是理想,眼前看得到的兩岸政府都存在著不利於國家長治久安的變因,這種現象凡關心國家未來的炎黃子孫都會憂心,筆者相信兩岸的執政者也心知肚明,茲分述如下:

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已經走過九十九年的坎坷路,但仍然還面臨著兩大生存與發展的威脅;一是外在的中共,欲消滅,併吞以完成國家的統一。另一威脅是內在的台獨,欲正名制憲建立一個獨立的台灣國。近一年多來因兩岸關係的改善外在的因素似已降低,但並非不存在。而內在的因素,二十年來經由李登輝與陳水扁的台獨操弄造成了撕裂國家認同,摧毀了亞太營中心的憧憬,使社會族群對立,內耗空轉,民主沉淪,加上近八年民進黨陳水扁政府的貪腐,使台灣的政經幾成廢墟。多數民眾的心智被少數政客炒作得雞零狗碎,烏煙瘴氣,幾至喪心病狂的話題充塞社會,而對兩岸與世界的巨變及國家的危機皆茫然無知。試想這樣的民主政治如何能成為兩岸政治文明的指標,怎不受大陸人民所質疑與輕視?

在大陸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六○年來,因長期受馬列主義教條及毛澤東民粹獨裁思想的箝制嚴重扭曲了中華民族原本敦厚,善良的人性。實行改革開放三○年來,國家似乎是富了、強了,但貧富差距卻越來越大,社會秩序是靠高壓維持。常被西方國家奉為國家發展、安定的必要條件之民主、法治、清廉、公平在當今的中國並未受到重視。進入新世紀後的第一個十年,中國已擠身世界第二強的地位,多年苦難的中國人民也已吃得飽、穿得暖,但是社會內部還有眾多「不穩定、不協調、不平衡、不可持續」的問題(溫家寶語),國家主席胡錦濤先生也說:「中國在發展過程中遇到的矛盾和問題,無論規模還是複雜性都是世界罕見,要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當今的世界上也彌漫著中國「崩潰論」與「泡沫論」的論調。

難道中國人就找不到一條通往長治久安的道路嗎?筆者只是一介書生,但鑑於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的理念,提出一些自己之觀點與看法就教於關心國是的賢達。

二、兩岸共同推動認同國家共識

世界上有近二百個國家;大小差距懸殊,大者如蘇俄,小者如新加坡,但不論國家大小都是由四個要素構成;即人民、領土、主權、政府。孫中山先生說:「國家是武力造成的」。中國最早期的形態是由黃帝打敗了蚩尤,征服了許多部落而成,但到春秋戰國時期,中國這塊土地上還是有許多國家,公元前二百二十一年被強大的秦始皇統一,從此中華大帝國誕生了,以後的二千多年中國的名稱雖不明顯,但歷代皇朝開國之君都以統一天下為職志。孫中山先生領導國民革命推翻了滿清專制,建立了民國,提倡民有、民治、民享、它與歷史上的改朝換代不同,可以說是古今中外絕無僅有的一例。孫中山先生視國家元首為人民的公僕,所以就任大總統後不久將位子讓給袁世凱,然而袁氏不了解時代潮流,滿腦子還是帝王思想,故有稱帝的行為,但終歸失敗。後來又有了張勳復辟,也以失敗告終。隨著教育的普及人民對國家的觀念遂漸強化,所以當日本帝國主義想消滅中國,全國人民不分男女老幼羣起抗戰,歷經八年奮戰付出了慘痛的代價,最後獲得勝利。抗戰勝利後國共兩大黨本可攜手合作建設國家,且國共兩黨的領導人蔣介石與毛澤東聲稱自己是孫中山的信徒,但是彼此對國家的認同則南轅北轍,因理念不同對治國、建國,強國的主張與做法就不一樣。終至國共兩黨兵戎相見,讓剛經歷了八年抗戰已民窮財盡的國家雪上加霜,內戰的結果國民政府戰敗撤台,但一心還是想反攻大陸奪回政權徹底消滅以信奉馬列主義的中共政權。而中共則堅信共產主義可以救中國,誓言血洗台灣並和蘇聯老大哥一起努力赤化全世界。

台灣因有海峽屏障,美國核子保護傘的保護,或許還有老天爺的庇佑,兩岸對崎了一甲子,以正統自居的中華民國不但出現了經濟奇蹟也出現了政治奇蹟,成了世界上公認的民主自由國家。而在大陸的中共在經歷了三十年的共產主義道路後改走中國式社會主義道路,再經歷了三十年已躍身為世界的強國。而今兩岸的領導人應該明白極左的共產主義與極右的資本主義均不適合中國,唯有以中華文化儒家思想的中道主義才適合中國人民,國家認同的分岐已大大縮小,民族自信心,自尊心也不斷提升,兩岸政府都提倡愛國思想教育,但千萬勿盲目地引進外來思想,要以中華文化為張本,使人民敬愛自己的國家。我們不妨也學學美國,美國是由千萬不愛自己祖國的人組成的國家,但是他們都愛美國,他們都以做美國人為榮。兩岸領導人要努力推動人民對國家的認同,這是國家長治久安的基石。

三、兩岸共同回歸辛亥革命尊奉孫中山為國父

中華民國已宣布將熱烈慶祝一百周年國慶,中華人民共和國則宣佈將擴大紀念辛亥革命武昌起義一百年,一時之間彷彿時光又回到了一百年前,民國初建國人歡騰的歲月。

孫中山先生是中國的偉人,也是世界的偉人。西方評論家認為孫中山先生具備有偉人成功的五大Q;智商(IQ)超過二百是屬於絕頂聰明的天才,人類有史以來有這種睿智者不多,如孔子、蘇格拉底、牛頓、愛因斯坦等屬之。創造力(CQ)強,發明三民主義、五權憲法、建國大綱、建國方略、孫文學說,為中國長治久安及治國建國留下藍圖。具忍受挫折能力(AQ),一生投身革命事業,屢敗屢起,歷經艱險,十次失敗,終於推翻滿清,革命成功,為國人留下蓋世功勳。人際關係(EQ)特優,靠一張嘴鼓吹革命歷四十年,只要聽過他演講的人,無不被感動,願傾家蕩產,支持革命。記憶力強、口才好令人折服,視國家領導人大位為「公僕」,其社會功勳(SQ)為國人及後繼之領導人留下典範。

孫中山先生領導國民革命是一百年前看到了滿清腐敗,一八四○年發生了鴉片戰爭、八國聯軍進攻北京火燒圓明園逼走光緒與慈禧,使中國淪為次殖民地,不得不救國救民的偉大事業。這與中國歷史上所有的改朝換代不同,中華民國是建立在孫中山先生發明的民族獨立,民權平等,民生均富的義理上。而中共當初建國的目的也是打著解救人民、土地歸人民,人人有飯吃,人人有衣穿,人人有書讀的口號,與三民主義的理想目標並無差異。所以中共說建立新中國,推翻舊中國,在理論上並不充分,尤其毛澤東以孫中山信徒自居,因之,一九四九年國共內戰應重新定位為中共不滿國府的治國行為以武力迫使國民黨下台,改由共產黨執政,形成一種政黨輪替的模式。所以這一百年中國的歷史是孫中山先生領導國民革命推翻滿清,建立了民主中國,國民黨執政後不久,出現了共產黨,國民黨在執政三十八年後的一九四九年共產黨取得了政權成了執政黨。如果國人承認國共政黨輪替的概念,孫中山是中國之國父就無爭議,其實海峽兩岸的中國人都尊奉孫先生為國父,只要中共藉著擴大慶祝辛亥革命成功一百年,為孫中山正名定位,對兩岸的發展,中國的未來都是極有意義的。

四、走向兩黨輪替執政的道路

絕對的權力就有絕對的腐化這是一句描寫人性最深刻的名言,古今中外多少皇帝或獨裁者無不應驗,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根據孫中山先生的五權憲法政治架構,政府體制偏向內閣制,行政院長是百官之首,受立法院的監督與制衡,在上位的總統雖是代表國家,也是三軍統帥,但受監察院,國民大會監督,且有任期,行政院長的任用還需要立法院的同意。但到了李登輝後期改直接民選總統,總統的權力變大了,行政院長勿需立法院同意就可任用,但要受立法院質詢,總統卻不對立法院負責。從此總統成了有權無責的怪獸。陳水扁的政客個性,自知箇中三味,當上總統後,玩弄職權,大行貪腐之實,再以台獨外衣武裝自己操弄民粹,撕裂族群,陷國家財政於三光之地步,除了摧毀亞太營運中心的憧憬及造成內耗空轉的「民主」外,使國力遂漸沉淪,再加「去蔣化」「去中國化」的作法,致使原已過度台灣本土化的中華民國僅名存而實亡,當年孫中山所創的國民黨也發生量變到質變不復再擁有三民主義,五權憲法的崇高理想。所幸 國父孫中山陰靈庇佑,中華民國一息尚存,而今又取回了政權,亮出了招牌,明年才得以熱烈慶祝一百周年國慶,可以告慰孫中山在天之靈。

在大陸的共產黨在經歷了建政初期鎮壓反革命、土地改革、三反五反、大躍進、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六四民運等一連串的重大政治「試誤過程後」,走上了「改革開放」的道路,如今有了舉世矚目的成績。有評論者說孫中山的建國理想己得到了某種程度的實現,但筆者認為今天中共的傲人成績在「經濟」上,亦即「民生」方面確實有了改善,讓人民吃穿不愁。而民族主義方面,生活在中華大地上的近百種民族(中國不止五十六種民族)也有了各方面的提升。但民權方面中共則一直被評為「沒自由、不民主、無人權」的國家,這一項實在距孫中山的民權主義太遠。中共是以集體領導為標榜,但實則是黨、政、軍三大權集一身,幸逢江澤民,胡錦濤二位英明領袖,又得朱鎔基、溫家寶二位總理輔政,對國家大政,方針拿捏得很好,尤其對海峽兩岸涉及國家核心問題的處理,以「維持現狀」到「和平發展」。吾人深信中華民族是有智慧的,對重大問題是急不得的。但是我們也看到儘管中共最高領導班子以清廉自持,並以嚴刑竣法懲治貪污,然而貪官污吏仍層出不窮,抓不完也殺不盡。究其原因還是既得利益者對權力之傲慢及自認為對共產黨有功,有黨的保護傘不會查到我的心理,結果害了自己也連累了家人。

美國是一個兩大黨輪替執政的民主國家,我們來看看他的發展史。一四九二年哥倫發現新大陸,從此歐洲人開始移民美洲(美國前身), 一五八五年英國企圖在今日的美國建立第一個殖民地,但未成功。迄一六○七年才在維基尼亞的詹姆士鎮建立了英國在北美洲的第一個殖民地。到一七○○年代中葉英國與其北美洲殖民地間的關係日益惡化,一七五四年~一七六三年英國與法國發生七年戰爭,戰爭結束英國為增加財政收入通過一連串法律,加強對殖民地的稅收並大幅限制居民的自由,引起殖民地人士不滿,一七七五年四月十九日雙方兵戎相見,爆發了戰爭。一七七六年七月四日,殖民地發表獨立宣言,士氣大振,在喬治.華盛頓等領導下於一七八三年擊敗英國,開始成為獨立國家。

獨立後的美國,採聯邦制但組織鬆散,一七八七年才草擬第一部憲法,一七八九年根据憲法選舉華盛頓為第一任總統,任期四年,美利堅合眾國(簡稱美國)於焉正式誕生。剛獨立的美國即遭遇嚴重的財政危機,幸賴財政部長漢米爾敦的卓見才化危為安。在外交上美國面臨著歐洲列強的干預,幸賴總統喬治.華盛頓睿智果斷採中立原則,並制定了「不與任何國家締結永久性同盟」政策,維持了與各國友好的關係。一八一二年美英再度爆發戰爭,結果英國戰敗,激勵了美國人對國家的信心更走向團結的新氣象,從此美國進入了「擴張領土」的時代。隨著領土的擴張加入聯邦者日增,美國的政治結構乃發生了變化。一八二八年代表「平民」的安德魯賈克遜當選第七任總統,美國邁入全民民主政治發展之途,社會上出現女權、教育、廢奴等改革運動。賈克遜連任兩屆總統,他自稱推行的是【賈克遜民主】,從此美國民主黨誕生。但到一八五六年由一群輝格黨員及北方的民主黨人,以及主張奴隸解放運動者組成了聯盟,以對抗當時的奴隸主勢力,亦即控制著聯邦政府並主張擴張奴隸制度的南方富豪,打出了「共和黨」的名號。以反映一七七六年美國獨立國的共和主義價值,並特別強調公民良心和反抗貴族政治及既得利益者之腐敗。新成立的共和黨主張高等教育,銀行業、鐵路、產業以及都市現代化,並承諾給予農民自由務農的權利。且提出「自由土壤、自由勞動、自由人」的原則。一八六○年推出林肯為總統候選人,擊敗了民主黨取得了政權。當選第十六任總統,一八六四年又競選連任成功,接著一八六八年、一八七二年、一八七六年、一八八○年共二十年均由共和黨贏得大選。由資料顯示,自一八六○年林肯當選第一任共和黨總統到現今二○○八年的美國,共和黨共贏得了二十三次大選,而民主黨則贏得了十五次大選。無可諱言美國是當今世界上民主自由國家之老大,也是兩大黨輪替執政,互相監督的典範。中國如要長治久安,走政黨輪替執政似乎是唯一可行之道。筆者祈願當今中國的領導人,為萬世千秋的中國,有計畫培養一個國家目標一致,只是政策不同的反對黨,將來待時機成熟可以躍上輪流執政的舞台,則共產黨可永遠存在,且是中國政黨政治發展史上的功臣。蔣經國生前似曾有過這種打算,但已時不我已,而民進黨要去中國化,不認同中華民國這個國家,想以革命方式奪取政權,但又不肯流血犧牲,雖得李登輝暗助進入新世紀僥倖取得了政權,四年執政後又因兩顆子彈及地下電台等卑劣手段當選連任,加速了貪腐,終至陳水扁入獄,不但留下兩顆子彈未解之謎也為中國歷史留下了笑柄與詬病。

五、以孫中山的五權憲法為治國籃本

孫中山先生以過人的智慧,學貫中西、勤研古籍,對記錄中國歷代興衰的史記、資治通鑑、二十四史都下過工夫,在對西方各派各家思想詳加研究後發明了三民主義與五權憲法、建國大綱、建國方略、實業計劃、孫文學說、民權初步等一套治國安邦的方針大計,然而可歎的是民國建立已一百年了,共產黨因信奉馬列主義,自然不理會孫中山先生的這一套,但是國民黨是以繼承孫中山遺志的政黨,到底實施了多少?台灣有學者評論總體不到百分之二十。首先廢國大改總統直選就違背了孫先生遺教,政府組織架構雖有五院,監察與考試功能不彰,立法與司法形成政黨的打手或橡皮圖章,未能完全獨立行使職權。行政未中立,陳水扁任內行政院長是他的棋子,經常在挪移猶如走馬燈,各部會成他斂財的打手,政風之壞無以言喻。捍衛國家的軍人,標榜的是國家,榮譽與責任,實質上不認同國家、無戰力、買官賣官、將官升遷則按星星計價,國父遺教早拋之九霄雲外。所以有網路流傳:總統府前,夜晚常有一孤獨老人,步履蹣跚,狀極悲愴,逢人便問:「我的中華民國去哪兒了?」路人回問老者何人?答曰:我乃孫逸仙,你們都不認識嗎?

孫中山先生所發明的五權憲法,他自己認為是取西方三權分立之長,補以中國行之已數千年的考試與監察之優。五院各司其職,行政院長為百官之首,各部會政務次長以上可由執政黨按專長派任,執行黨的政策,常務次長以下均須經由考試銓敘任用,不隨政黨輪替,以國家利益中立行政。監察院手執國家上方寶劍「憲法」監督政府各部門,應獨立於政黨之外。大法官不得參加任何政黨,軍隊徹底國家化,軍官不得加入任何政黨,官兵教育以效忠國家,捍衛國家為職志。總統是三軍統帥代表國家,但得依憲法行使職權,因中國幅員廣闊不宜採取直接民選,回歸孫中山先生所倡的由國大代表(中共稱人大代表)選舉,各政黨總統候選人可透過電視或平面媒體做政策辯論,國代或人大代表依民意行使職權。所選出的國家領導人每五年一任,只能連任一次。現役軍人如要參選須先除伇方得加入政黨。

筆者非政治學家亦非憲法專家,但多年來對孫中山的五權憲法主張頗能理解,建議隨著海峽兩岸擴大慶祝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之際,組織一批學者專家,重拾孫中山的遺教去蕪存菁,隨時代、國情的需要加以發揚光大,作為未來國家統一後治國的籃本。

六、以中華文化為根基

中華民族立國五千年,中華文化也已延綿五千年。世界上古老的國家不止中國,但在歷史長河中,他們的民族,文化都已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只有中華文化未斷層,在以漢文化為基礎下,不斷融合發展、壯大。孔子在二千五百年前就提出大同世界理想,儒家主張在政治上:天下為公,選賢與能,民為貴,君為輕。治國者先要誠意、修身、齊家、才能治國。在外交上講信修睦。人民要有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的胸懷。政府要做到:使老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治國的政績要達到: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而不作,外戶而不閉,人人安居樂業的和諧社會。

中華文化的精髓是中道的,天人合一的,自然和諧的,以仁(人)為重心。在教育上一貫主張忠孝仁愛信義和平,禮義廉恥,如此博大精深的文化雖未受到西方人士的重視,但在東方的日本只以半部「論語」就使其強國擠身世界經濟大國之列。近年中共改革開放在經濟上取得了傲人的成績,中華文化也漸受世人重視,研習中華文化的外籍人士越來越多,中國大學與世界多國大學合作設立的孔子學院已三百多所,所開設各種層次的漢語課程七千多班(次),註冊學生十餘萬人,已舉辦了近三千多場次的文化活動,參加者約一百五十萬人。而在臺灣的中華民國近半世紀以來在海外推展與傳揚中華文化更是不遺餘力,僑務委員會是在海外代表政府推動華文教育服務僑民的功臣,不管與中華民國有無邦交,只要當地政府允許服務就到。以前因政治立場與中共有異,各搞各的,近年兩岸關係改善對發揚中華文化已走向合作。正楷字、簡化字的鴻溝已逐漸縮小,未來兩岸攜手弘揚中華文化是可預期的。

七、結語

時序邁入二○一○年聯合報系自元旦始連續發表了多篇社論,讀後深有感觸,身為炎黃后裔,欣逢「中國崛起」的新機遇,也不揣陋提出一點看法,作茶餘飯後聊天話題。中國受盡列強欺凌已近二百年,兩岸分裂也已一甲子,現在能夠找到共同點,現出重新合作的契機,這是基於中華文化深厚的沉澱,也基於中華民族的堅韌力,和中國人受儒家思想的薰陶,深植人心的忠義、仁愛、寬恕、誠摯、和善、勤勞的美德。我們要呼籲海內外所有的炎黃子孫珍惜這一契機,共同努力,共同奮鬥,攜手合作,早日完成國父孫中山先生未竟的志業,使中國成為國富、民強、好禮的民主國家,進而促成真正的世界大同。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0期;民國99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