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護國起義與大中國論

李恒經 

本人近幾期以來於「雲南文獻」中,都有一頁拙作,但其內容多係敘述滇台兩岸的山河景緻、風土人情及社經概況為背景的感時篇。惟本期出刊日,正是雲南護國起義九十五周年紀念的大日子,同時再過幾天就是辛亥革命推翻滿清帝制,創建民主的中華民國一百周年元旦大慶,意義非凡。故特應時提出本文,談談當年我雲南軍民那場護國起義壯舉,及目前台海兩岸關係走向又將何去何從?蓋國家興亡,匹夫有責,何況凡我中華熱血兒女,皆不應亦不能置身兩岸關係之局外是也。

回顧我華夏民族,早自軒轅黃帝初創國體及至春秋戰國時代為止,所經過的時光隧道約莫三千年,再就從秦始皇統一六國、統一文字時之公元前二二一年迄滿清帝國於一九一一年覆亡為止,前後共五千多年的歷史長河中,我大中華,固是人類文明最悠久之民族,但文明並不能代表就有民主,就有平等,所以以往人民的命運,不是幾乎多是處在霸權奪位、以家為天下、改朝換代、成王敗寇、多災多難的日子中,或就是極端封建帝制、無民主可言之生活下渡過。致史記所載什麼:「帝位襌讓,天聽自我民聽,天視自我民視及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等之民主傳說,實在都是經不起歷史真象嚴格檢驗的。以往何來民主政體,何來真正享受過幾時的太平歲月?但這些不堪回顧的歷史既往矣,前後已是五千年的年代事,恐怕今人都會覺得時空距離太久了,故在此我就不再多所觸及,而僅就從公元一九一二年(民國元年)談起吧,當時革命先行者孫中山先生,領導武昌起義,史稱辛亥革命,成功的推翻滿清帝國,在亞洲首創了第一個民族、民權、民生的民主中華民國,奈未久即將大總統職位讓予喪心病狂的袁世凱,而袁氏取得大位掌權後,旋就一步步地掃除妄想獨裁統治的障礙,於一九一五年(民國四年)間,即正式著手竊取民國,復辟帝制,改國號為洪憲,並期望日本帝國對其復辟帝制之支持,而不惜與日本簽訂了空前賣國的二十一條約,當時孫中山先生發動第二次革命,由胡漢民、陳其美等領導中華革命黨討袁,因缺乏組織,又未能有效發展群眾支持運動,最後只落得節節敗退,失敗收場。置此民主的中華民國國脈民命,處在千鈞一髮、危在旦夕之時刻,萬幸有我雲南軍民支持下之先賢唐繼堯將軍振臂奮起,於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致電袁世凱,力勸渠懸崖勒馬,並要求將帝制禍首楊度等十三狂人,明正典刑,永除帝制,否則即武力討伐,並限電到三十六小時內答復,惟袁氏帝夢昏頭,沒有把此電放在眼裡,仍我行我素執迷不理,繼續準備帝位正式登基大典,故而唐繼堯將軍乃再邀同蔡鍔、李烈鈞等愛國志士,於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聯名通電,宣佈雲南獨立,發佈討袁檄文,並同時共為推舉唐繼堯為護國軍政府都督,在昆明校場莊嚴誓師。護國戰爭開始時,雙方的軍事力量對比是非常懸殊的。時袁世凱北洋軍兵力三十八萬,但雲南護國軍之總兵力才二萬多人,惟因護國鬥志昂揚,分別出兵川南、粵、桂與北洋軍激戰,震驚全國,繼之陸續有貴州、福建、江西、浙江及山東等省,一致宣佈響應雲南護國軍起義,一時為之風雲澎湃,驚濤駭浪,而逼得北洋軍全面迅速崩潰,至此袁世凱眾叛親離,在舉國上下一片反對與唾罵聲中,只做了八十三天的短命皇帝,就已夢碎身亡,相對的是護國軍起義成功,再造了只有四歲的民主中華民國復活重生。

今天是我雲南護國起義九十五周年紀念日,大家回頭深切試想想,設如無那次神聖的討袁護國起義,則覆巢之下那有什麼完卵,不但整體中華民族,又要退回到以往封建專權的帝制黑暗時代,那來民主的中華民國重生再造,更遑論以後那來大陸彼岸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出現;再說如無中華民國的光復台灣,播遷保護台灣,現又那有台灣的民進黨?而全部的民族歷史,都要重新翻寫了。現話說回來,雲南護國起義,固然成功推翻了袁世凱復辟帝制,但當時中國的處境,仍是不得片刻安寧的,不是處在各派軍閥割據,對峙的局面,就是西方列強與東洋日寇的壓迫侵略。這種情形,直到一九四五年,我們雖然打勝了抗日戰爭,但國家仍是內憂重重,國共內戰方興未艾,鬥爭愈演愈烈,及至一九四九年,中華民國政府播遷台灣,而共產黨於焉在大陸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但更不幸的是在中共建國後之三十年期間,可以說整個中國大陸民不聊生,不斷搞出了許多有違人性的各種階級清算與鬥爭,各種反科學、反理性的社經發展事件,尤其自一九六五年起,又弄出了一套傷天害理的所謂十年文化大革命,更是一場中華民族史無前例的大災難、大浩劫。此種種不幸情事,總是在中國自古以來的五千年歷史長河中,都有不同程度的慘劇發生與重演過,舉凡朝代的替換與政權的異動,都要演出一幕幕不堪回顧的悲痛史章。有道是他山之石可以攻錯,現在我們再放眼看看人家美國吧,它在公元一七七六年獨立建國,更在一八六一年南北之戰,即畢其功於一役,只有短短二百多年歷史,就奠定了堅實的統一大業,確立了民主政治制度的基礎。現在的美國,固無論在國際上扮演的角色與行逕,是如何狂大,是如何壓霸,但它卻是當前全球第一的超級強國;僅舉經濟實力而言,近三十年來,始終保持全球的四分之一左右,這種事實,是我們想否定也不能否定的。以上這些國內外論點,一則本人早在民國八十三年春,先父自然公與其姻親親家翁曾任司法院長及總統府資政之黃少谷公,聚晤時都有深入討論過,都有深切共憾共鳴過。走筆至此,使我連想到兩老都是在民國八十五年同年辭世的,時光荏苒,而今也十五周年了,我為子姪輩者,現為撰記雲南護國起義九十五周年紀念之際,理應在此也加註一點點他兩老生前晚年憂國憂民之片段小史,一併表示對兩老逝世十五周年之追思與紀念。又者,我曾在本文獻第三十七期「友情與親情││追念先父憂國感時」一章中,對以上論點,亦已有較為細緻的敘述過,故在此不再多所重贅,惟現仍感需要增加一點者,是因我早年曾到日本進修過一段時間,總認知日本之幅員僅與我雲南省相若,但卻亦能在公元一八七四年起之明治維新,是日本人從未經歷過的社會革命,特別是來自西方先進國家之壓力,讓日本從長期鎖國的狀態中掙脫出來,開始接觸先進的西方文明、文化,也更是在一百餘年的期間裡,寧靜維新革命成功,即遂躍進世界富國民強之林,且在二戰後,雖成為甲級戰敗國,但因我政府採行以德報怨政策,未要求日本戰爭賠償,故不多年就又恢復國力,而今已堂而皇之步舞入全球第二經濟強權,其無論是財經方面,無論是社福,環保層面上的成就,都是屬於世界一流的,其能如此的發展結果,怎又不使二戰戰勝國之吾國人深感無趣與感慨呢。而以後所幸好者,在大陸彼岸適時走出了一位智慧卓越,高瞻遠矚的領導人鄧小平者,經於一九七九年(民國六十八年),南巡上海講話後,並發明設計了一套所謂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經濟政策,並據以大力施行改革開放,在經過短短的三十年到今天,乃有如神助般地使得大陸的經濟,不斷年年高度成長,國民所得亦隨之日漸提升,現已正式邁入為世界國力第二之崛起強國,經濟實力為第三之大國,真可謂是中國史無前例的大成就;茲又回頭談談播遷到台灣的中華民國吧,固然到台灣後經歷了許多橫逆險阻,但亦好在早年有李國鼎、尹仲容、孫運睿等諸先賢,同樣具有遠見與綢繆,也奠下了相當良好的財經與科技基礎,且曾經綻放出一段台灣經濟奇蹟的花朵,然而也不幸台灣在政黨政治上不斷內爭,內耗國力匪淺,但總還好,也能使問題一次次的化解過去,而元氣尚存。所以總的來說,現海峽兩岸還能呈現出今天的這種局面與境界,是真可以說,無論台灣這邊也好,無論大陸那邊也好,兩岸政府在總體經濟發展上,在人民生活品質普遍提高上的這種大事實,還是我中華民族有史以來之空前驕古盛世呢!這也算是生活於我們這代的中國人,在不幸中之大幸與大傲了。

因有感世事,國事多變,現再來重提一下,從大陸播遷來台,偏安超過了一甲子的中華民國的進一步處境吧,由於台灣一百餘年來,歷史多舛,背景特殊,住民社群結構及政治生態使然,再加上有一撮在火上添油的私心政客,全為了自己狹窄的利益與權慾,乃不斷用盡各種手段,來染色人民,毒化人民,不斷操玩愚弄族群的把戲,而使得台灣民主內涵日趨惡質化,國家認同的重大問題,始終無法獲得應有定位。特在此,我要忠告這一撮人,今天的兩岸形勢,本來誰也無法預卜與管控,誰也無法保證不會發生武力戰爭的,以往國際間發生的若干次戰爭,亦何嘗不是如此,再說你們這一撮人的祖籍地,即福建、廣東沿海一帶,中共為針對台獨,還布有一千多枚飛彈呢,所以玩火者,不要玩得太過頭了,否則那天擦搶走火,會引火自焚的,屆時你縱逃離了台灣,但也會遭天譴的。我也請大家能認清,即無論是主動或被動,無論是直接或間接,而挑撥引起兩岸發生戰爭者,無論是台獨人士也好,無論是中共人士也好,都是出賣兩岸同胞血肉與生命的人,都是傾獨賣台,傾戰恥國的戰犯,是中華民族永遠的歷史罪人。再又談到中共那邊,如前述綜合國力,雖已達到全球第二強國地步,但更要珍惜得來不易,何況現今除了尚有不少國際問題與台灣問題外,國內也還有藏獨、疆獨及許多國政問題有待解決或推展,而前者多是要應用時間及軟手段來逐一漸次化解,才是行得通的上策,否則如用非和平手段便宜行事時,不就是一場又一場中華弟兄鬩牆,而徒讓國際竊喜訕笑的悲劇,且現代的戰爭代價,恐怕連上帝也負不起的,所以我深切殷望並籲請中共領導人,及十三億大陸同胞,能共同來體認一個事實,即念於現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是建立在先的,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是晚了三十八年後,才取代了中華民國之大陸土地大建立的,同時,我更要在此不憚重復,再慎重提醒大家,設若沒有一九一五年(民國四年)那次偉大的雲南護國起義,則整個中國又早已恢復到皇權帝制時代去了,那還有現在的台灣與大陸的兩個政府,那還有什麼國可建可立、可言?又台灣的大部分同胞們,也應該深切認知,始無當年的中華民國政府播遷到台灣,那也早已在一九四九年(民國三十八年)期間,斷言不但被中共完全赤化,而且不知將還有多少台灣父老,會遭受到幾無人性的階級鬥爭之罪,及以後發生的殘酷十年文化大革命洗禮,尤其有像現在還正搞著台獨勾當把戲的當事本人,或其父執輩或先人者,這以當年共產黨劃分標準而言,幾乎全都符合歸類為資產階級及富農階級範圍者,也正是要首先被清算、鬥爭的對象,運氣較好一點的,也老早就被飄洋過海流放,下放到新疆、蒙古等北大荒地方勞改去了,現在那還有你們這些人或後輩,還可以在台灣本土創設什麼民進黨,甚至還要搞什麼台灣獨立建國這回事呢?故話還是要歸納歸總來說,現在無論是中華民國,無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或係國民黨也好,共產黨也好,台灣的民進黨也好,都應該知道飲水思源同心同德來感念,紀念九十五年前十二月二十五日,雲南軍民護國起義成功的這一天偉大日子,因為是有了這一天,也才有今天的國民黨、共產黨、民進黨等三黨之存活存在,故希望此三黨都能講求黨德、黨格,而共同確認這一天與辛亥革命紀念日等量齊觀,皆定為國家的永遠紀念日,不要像現在一般,只知道每年十月一日,十月十日,二月二十八日為國慶或紀念節日,因為這樣可將使得整個中華民族國史及三黨之存續,才有理由交代下去的,也不至斷層斷代。

茲再概略分析一下兩岸三黨的政治分野:(一)民進黨,有主張台灣地位未定者,有主張絕對獨立建國者,有主張制憲公投建國者,但總不外乎是要搞台獨。但又台獨骨子裡,還有真台獨與假台獨之分呢。(二)國民黨,早年是主張漢賊不兩立,武力反攻大陸,消滅朱毛匪幫,解救大陸同胞,而後是主張不承認,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繼之是解除戒嚴,開放登陸探親,及到近年政策是以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為基調,目前馬英九總統則是以不統、不獨、不武,維持現狀為根本核心。(三)共產黨,早年主張是武力解放台灣,血洗台灣,而後是文攻武嚇,主張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稍後政策演為大陸與台灣同屬一個中國,中國的主權和領土不容分割,及至最近中共領導人胡錦濤公開講出求同存異,和平發展等。以上兩岸關係的演變與走勢,自值得觀察與重視。

本人始終認為,從我華夏前後五千年悠久歷史長河演進來探討,無論基於地緣、史緣、族緣、血緣、文緣等原理觀考,幾凡大陸人,包括漢、滿、蒙、回、藏、疆、苗等族人;又幾凡台灣人,包括稍早年代從福建、廣東等地移來之漢人,與原始排彎族等九族原住民,及以後民國三十八年移入者,全都是出自大華夏民族的一支,原始源頭都是中國人,具應該認同民族至上,和平壓倒一切,實無由去分化,分裂的。寫到此又禁不住想到台灣的民進黨,為了一己一黨之私,仍一直在自欺欺人,誤謗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是外來政權,應予排除,由該黨另建立台獨國,才算是本土的政權。然而,總不願去認真深切想想,因為你們民進黨的現在那一小批領頭人,那一個不是前後從福建、廣東移民來台的後代,而如真夢想成真,達成台灣獨立建國時,這就算是本土政權了嗎?這種謬論,看在台灣九族原住民的眼裡,你們又何嘗不是外來政權呢?這對原住民同胞又情何以堪,另再試比比,昔者在一九一五年間,我雲南省固也曾宣布獨立過,但那是完全為了反抗封建皇權帝制之復辟,為維護民主的中華民國再造為目標,而不是要獨立另建什麼雲南國之事,此兩者之主張、格調與出發點,真有天壤之別。

鑒於中華歷史那滄桑的一面為鏡,及當前各種現實情態為念,以目下兩岸人民政治生態還不夠成熟,政體結構還不夠堅實紮根,政權素質還有待改革改進,兩岸彼此後面還有許多嚴峻的挑戰要面對,茲試舉犖犖大者而言,台灣這邊的國家認同問題,貧富差距愈來愈懸殊問題;而大陸那邊,除了同樣有貧富不勻及城鄉差距問題外,最近中共總理溫家寶已經看出,也多次公開提過,大陸除經濟還要繼續改革外,而今後政治體制改革,更是不能不做的大事,否則如政改配合無成時,除既有成果難保外,恐怕一切都將沒有出路的。

值此兩岸俱在不斷演變時刻,我茲為期望兩岸三黨、兩政府,都能成為大贏家,在此殷切籲望三黨領導份子,從今日起,能夠翻然大徹大悟,即能來效法九十五年前雲南軍民護國起義壯舉,一切出發點,皆是以整體中華民族為重,以國家民主政體永續為前提,一切都是以人民福祉為依歸的偉大精神,來同心共赴中華永久和平事功,為此我提出一個主張即大中國論:「地球上只有一個大中國,在台灣的中華民國與在大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都是大中國的一部分,大中國的主權和領土不容分割」。為促使此大中國論主張成功,我們要強力呼籲當事各方,能真正認清,凡一個民族的形成,是各種自然條件促就的,而一個國家之形成,多是人為武力所使然,基此原因與道理,而今而後,惟祈把我中華民族可能受到的傷害減到最低,所謂具智慧的決策者,是思路決定出路,眼界決定境界,大家具在一個大中國下,能和平的共榮共處下去,這項旨義,正也是國父孫中山先生生前所主張國共互容,及其最後遺言:「和平奮鬥救中國」之大道理。只不過於此時此際,我們似乎可再加上一句:「和平奮鬥也救台灣」,當亦甚為傳神。總之,兩岸長此共榮共處下去,但如將來我中華後代子孫們,仍認為不夠滿意、滿足時,還想進一步徹底排除兩岸同胞弟兄姐妹不再有所鬩牆,不再有所內訌,則一面時間是可以等待解決一切問題的,一方面相信子孫輩,智慧一定會比較前幾代人卓越的,仍可共同運用和平手段及與時間俱進方式,讓誰兄誰弟,誰姐誰妹都不吃虧與委屈之原則下,平起平坐,共同商議後,如仍認真有必要時,亦可逕將中華民國及中華人民共和國之符號國號,都予以變更,而統一改國號為「民主大中國」,如此應該是最圓滿的結局了吧。

註:參考資料:

一、一九八九年四月中國人民大學所發行之中國革命史。

二、一九九四年二月萬象圖書公司所發行之中國五千年。

三、民國九十九年四月以來聯合報所登載之相關社論。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0期;民國99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