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雲南白藥

作者/曾永介 

神農嚐百草奠定了中國醫藥的理論及實用基礎,中藥在數千年的傳承中,發現了許多特效的藥品,其中在二十世紀初期研發成功的雲南白藥,就是一例,我喜歡用因為它具神效。

民國六十年左右,台灣有位郭家樑先生曾說:「我國有兩種被外國人稱為『神藥』的中藥,一是『六神丸』,一是『雲南白藥』」。

據說:雲南白藥的創始人曲煥章先生,原是滇南某縣鄉下的一位草藥行方郎中(非正規中醫師),於民國前十年左右,曲先生在箇舊拜姚連鈞中醫師為師,由於他聰明冷靜又勤勞,幾年後就學會了幾百種草藥來醫治各種疾病,並且還能配製幾十種草藥的丹方。

姚連鈞醫師死後,曲煥章就到通海、昆明等地行醫和經營藥舖,由於曲醫師為人誠實爽朗,醫術高明,尤重醫德,雖家僅溫飽,仍然樂善好施,遇有貧困病患,不但不予收費,有時還濟助遠道患者盤川,因此,當地鄉民,無一不對曲醫師備極推崇。

發明神藥的傳奇:其一、據說曲煥章發明雲南白藥是很偶然的,他家居處是山地,飼養有許多雞群,忽然一連幾夜發現雞隻失蹤的事件,於是他手持鐵杖守夜,暗中監視,發現一條大蟒蛇前來偷襲雞群,他遂跳出持杖猛擊,蟒蛇負重傷而逃,他以為蟒蛇已身負重傷,即便不死,在短時間之內也不會再來犯,詎料第二夜同樣又發生雞隻失蹤的事。

曲煥章第三夜晚又持杖守候,發現正是被他打傷的那條巨蟒前來偷雞,他又將巨蟒打成重傷,並且尾隨蟒蛇後看牠如何療傷?只見巨蟒忍痛徐行,至一山崖,此時,也是黎明時分,這條蟒蛇口咬一種青草吞食下肚,片刻,傷痛若失,牠又恢復了矯捷的行動,快速的遊入草叢中消失了蹤影;曲煥章親予檢視那草藥,知有療傷特效,遂加以研究,配以其他相關藥材,經過多年的鑽研與臨床實驗,終於發明了「雲南白藥」。

其二、在某年夏天的一個下午,曲煥章出外行醫歸來,經過山間的一條小河,見到一位鄉民在河邊垂釣,已釣得十多尾魚,放在瓦盆中,曲醫師見而心喜,遂向其購買幾尾攜回家佐餐,當他買到魚之後,才發現沒有盛魚的器皿,於是,乃順手在河邊摘取一根藤條,然後把魚由鰓間一尾一尾串聯起來,拎著走了十幾里路才回到家中,說也奇怪,這些本來已死去的魚,卻在放入水中不久,竟然又活躍起來,這一奇蹟的發現,引起了曲醫師對那根藤條的注意,乃將藤條抽掉,再把魚放入水中,結果魚又死去,隨著再把魚串上藤條放置水中,魚又活了起來,就這樣反覆多次試驗,最後證明這藤子應該具有起死回生的功效。從此以後,曲醫師就不斷的尋找這種藤條,配合其他的藥材,經過多方的研究與實驗,才發明了功效甚廣的「雲南白藥」。

據說:在曲煥章時代所配製的「雲南白藥」,最重要的就是瓶中有一顆米粒大小的紅色「保險子」,這粒紅色小丸子,就是由具有起死回生神功的古藤所研製而成。

起死回生的神效:有一次,昆明市東郊九門里,有一姓張的農民,被土匪砍了十幾刀,當時大家都以為這人已傷重待斃,無藥可救,但卻被曲煥章用雲南白藥治好,從此「雲南白藥」的名聲,便不脛而走,大家都讚美它有起死回生的神效。

尤其在對日抗戰期間,雲南白藥發揮了偉大的療傷功能,救治了千千萬萬的傷患,保全了無數軍民的寶貴生命,自此,始被外國人發現它的神奇療效,傳說法國人曾出鉅款要買這一秘方,但為曲煥章所拒。因此,又出現了「雲南白藥金不換」之美譽。而該藥的銷售量,一年可以賣出三四十萬瓶,也因此曲煥章就發了大財,成為雲南有數的富商之一。

牢獄之災的插曲:民國二十六年七月七日,盧溝橋事變發生,舉國震驚,群起響應抗日戰爭,雲南省政府為支援抗戰到底的國策,乃發動全民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的號召,遂向曲煥章先生勸募救國捐款滇幣五十萬元,以當時昆明的物價指數來與今日比較,大約折合新台幣三千萬元以上,在當時這個數字不可謂不大,也許是曲先生一時籌不出這麼多的款項,所以他就不願認捐,結果被當局把他抓起來關在牢裡,嚐到了一段時間的鐵窗滋味,最後聽說他認捐了二十多萬元,另外捐贈雲南白藥十萬瓶勞軍,才算脫離牢獄之災。

當年一位抗日軍官(張少俠),證明這批捐贈的雲南白藥曾分得兩瓶,於二十七年四月參加魯南台兒莊會戰時,雲南白藥發揮了極大的效用,成為戰場上的急救仙丹,隊中受傷的官兵因得雲南白藥的急救,而免於死亡。

雲南白藥的功效:主治止血、止痛、消炎、消腫、槍傷、刀傷、跌打損傷、咽喉腫痛、腸胃潰瘍、婦科病症、各種毒瘡等,還能兼治多種疑難雜症,而且療效神速,服後立見效果。

近年來,發現它治癌症亦有奇功,曾有人用它治好胃癌、子宮癌、肺癌、肝癌、喉癌、鼻癌等,有的病患經醫院宣佈回天乏術,甚至於達到彌留階段,服雲南白藥後竟保住生命;亦聽說有人患癌,曾到美國去醫治,美國主治醫師對他說:「這種病我們沒有辦法,你們中國人倒有一種藥治癌症很好」。那人問它是何良藥?美國醫師答以:「雲南白藥」,於是這人立刻回國找尋該藥治療。

疑難雜症的神效:民國六十二年三月中旬,筆者妻生次女,就在次女即將滿月的前夕,妻因感冒而引來六種產後併發症齊發,在苗栗新生綜合醫院急診室,超過了十二小時的急救,才脫離危險,但兩隻手臂被緊急注射強心針十三針、升血壓針十二針,導致一雙手臂因無法完全吸收針水而化膿,再經開刀治療,住院一月後才痊癒;當時,筆者在大湖農工職校任教,只好學校、醫院、家庭輪三班,因生活過於緊張,導致幽門變形而堵塞食物(食物不能由胃中順利地經幽門而進入腸內),每餐只能喝流質的牛奶一小杯,症狀是胃脹、疼痛、胃酸多、嘔吐等,西醫宣佈必須用手術切除幽門,用腸子直接連接在胃上,別無他法可以痊癒,我卻自行試服雲南白藥(二十餘瓶)治好,服用法:每瓶均分為八次量,用溫開水吞服,連同瓶中的「保險子」當一次量服下,免除了一次血光之災;在民國六十八年七月,筆者又因感冒引起扁桃腺發炎腫脹,經台中公保門診中心兩位醫生診斷,先後均誤判為甲狀腺腫囊,決定要開刀切除,我又自行服用雲南白藥治療痊癒,再次免除血光之災。感謝「雲南白藥」救我,特將筆者的臨床經驗公諸於世,證明雲南白藥治療疑難雜症確有神效。

雲南白藥的處方:過去一向是曲煥章傳家之寶,秘而不傳,一直到了一九六六年,在中共之逼迫下,才由曲煥章之妻子繆蘭英將它公開。其處方公佈於後:3721%、正淮山藥12%、草烏10%、獨定子6%、蟲簍4%、冰片1%、麝香適量、披麻草適量,(其製藥廠亦被中共同時收歸國有。)

鑑於雲南白藥的故事頗饒興味,筆者與曲醫師係滇南同鄉,內心深感與有榮焉,加上筆者曾服用雲南白藥,治好兩種疑難雜症,免除兩次開刀之苦,走筆至此,姑妄作茶餘飯後之趣談並供鄉親讀者對雲南白藥之認識。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0期;民國99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