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論滇人善聯

作者/張誠 

古今中外,大凡有華人的地方,幾乎都有楹聯藝術的存在。楹聯是集文學、書法為一體的藝術,是中國所獨有,外國沒有的東西。楹聯藝術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一枝奇葩。

今所見各種版本的楹聯集子,不下百十種。在眾多的楹聯集錦中,最耐人尋味、最有影響、最有藝術價值的,還要首推出自滇人的楹聯作品。

滇中紅土高原神奇的山山水水,孕育萌生了詩人的靈性,而這些詩人往往又是頗具造詣的書法家。滇中對聯與自然環境的統一協調,可以認為是人的文化精神借助於空間的一種表現,它可以引起人們懷古之幽思、對眼前境界的適意和對更美好境界的憧憬,使感覺的空間在時間這一向度上無限延伸。讓人們在特定的意境中產生帶有朦朧的主觀意味,這種意象是情與意形象化的綜合表現,它能更深層次地反映出人們對環境的審美感受,這種感受往往高於具體環境。例如:我們旅遊到昆明西山三清閣讀到:「時出雲煙鋪下界;夜來鐘聲徹諸天。」這副對聯。雖然我們只是在白天領略到雲霧籠罩著群山的景象;但讀了下聯後,便聯想到夜半山寺間鐘聲鼓樂齊鳴誦經做法事的壯觀景象,這是佳聯引起時空的延伸。再如讀到:「置身須向極高處;舉首還多在上人。」登山雖累抬頭看見此聯便不顧疲勞,勇攀高峰。進而聯想到人生、事業、成就,此時的感受往往高於具體環境。滇中這樣的對聯比比皆是。

研究滇中佳聯的作者,可以看出在客觀上已經形成了兩個很重要的組成部分:一是滇籍人士在滇或在外地做官時所作的對聯。最著名的有清代任四川臬台劍川趙藩成都武侯祠聯:「能攻心則反側自消,從古知兵非好戰;、不審勢即寬嚴皆誤,後來治蜀要深思」寥寥數語,即把治蜀的要領說得精辟透徹;明代兵部尚書昆明傅宗龍西山觀海處石刻:「一徑飛紅雨,千林散綠陰」僅幾字則描繪了西山的景色;清代湖南學政、通政司副使昆明錢南園華亭寺聯:「青山之高,綠水之長,豈必佛方開口笑;徐行不困,穩步不跌,無妨人自縱心游」,好一副旅遊佳聯。民國年間昆明縣長高直青太華寺石刻聯:「一副湖山來眼底;萬家憂樂注心頭」頗有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意味;民國國民政府內政部長、國民政府委員、總統府資政、考試院副院長劍川周鐘岳南京雞鳴寺聯:「大戰初平,可喜河山盡適我;雞鳴不已,夜來風雨正懷人。」表述了作者對抗戰勝利的喜悅,對犧牲疆場的故人深切懷念,是一副情與意極濃的佳聯。周氏書法極佳,此聯撰書均出自其手,南京「總統府」三字亦為其手筆。值得一提的是清代侍御羅平人竇垿所撰湖南岳陽樓長聯:上聯曰「一樓何奇!杜少陵五言絕唱,范希文兩字關情,滕子京百廢俱興,呂純陽三過必醉。詩耶?儒耶?吏耶?仙耶?前不見古人,使我愴然涕下!」下聯曰「諸君試看:洞庭湖南極瀟湘,揚子江北通巫峽,巴陵山西來爽氣,岳州城東道岩疆。瀦者、流者、峙者、鎮者,此中有真意,問誰領會得來?」。此聯氣勢磅磚,聯句同答交幻,抑揚頓挫侃侃有聲,確是全國少見的妙聯佳句,因聯為何紹基書,故常誤認為何氏所撰。此外,清末民初滇中名士陳榮昌、陳古逸、袁嘉谷等前輩的對聯亦名重海內外,備受士林推崇。二是非滇籍人士長期流寓雲南,大半生居滇,最後客死於滇者所作的對聯;舉世聞名的清代寒士孫髯翁所撰昆明大觀樓長聯:上聯:「五百里滇池,奔來眼底。披襟岸幘,喜茫茫空濶無邊,看:東驤神駿,西翥靈儀,北走蜿蜓,南翔縞素。高人韻士,何妨逸勝登臨,趁蟹嶼螺洲,梳裹就風鬟霧鬢,更頻天葦地,點綴些翠羽丹霞,莫孤負:四圍香稻,萬頃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楊柳;」下聯:「數千年往事,注到心頭;把酒凌虛,嘆滾滾英雄誰在?想:漢習樓船,唐標鐵柱,宋揮玉斧,元跨革囊;偉烈豐功,費盡移山心力,盡珠廉畫棟,卷不及暮雨朝云,便斷碣殘碑,都付與蒼煙落照;只贏得:幾杵疏鐘,半江漁火,兩行秋雁,一枕清霜。」此乃海內第一長聯,千古絕唱,現懸掛大觀樓為趙藩顏體楷書。明代狀元楊升庵削籍謫滇,華亭寺山門有其一聯「一水抱城西,煙靄有無,拄杖僧歸蒼茫外;群峰朝閣下,雨晴濃淡,倚欄人在畫圖中。」以上所舉滇人楹聯,無論評古論今,對先賢之頌揚,對己之感慨均能抒發胸臆;凡寫景詠物切題入景,摹盡神韻。這僅僅是滇人楹聯中有代表性的一小部分,滇人楹聯佳作如林早有公論。故「滇人善聯」傳為佳話己成定評。

此外,因宦入滇,居滇時留下不少佳聯名句者代不乏人。如清道光雲貴總督阮元(江蘇儀征人)在昆明翠湖海心亭撰聯:「子產舍魚,溯放生之始;莊周知樂,開轉偈之機」。廣東梅州宋湘任雲南永昌知府撰的大觀樓聯:「千秋懷抱三杯酒;萬里雲山一水樓。」阮元游黑龍潭寫的:「千樹梅花千尺潭,春風先到彩雲南。」詩句,均為詠滇絕唱。因為是入滇所作的楹聯、詩詞,亦是江浙沿海文化與雲南山地滇文化溶融結合而形成的又一類型滇聯,總之通過滇人與入滇者之間不斷的文化交流唱和、吟對;滇人外出為宦和宦歸滇者對故鄉的詠唱(這是沖破雲南封閉的地理和社會環境後,產生更高層次的審美情趣的流露,大多數佳聯的作者都不是一輩子久居雲南),已成為滇文化的一個極有影響的重要組成部分。各種文化溶融交流,加上雲南山川的秀美雄渾,使得文人有了展露才華的契機,形成了不但滇人善聯,入滇者也善聯。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0期;民國99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