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顏體書法第一人──張誠

作者/楊興仁、閻蜜 

昆明衛家巷人張誠,五歲臨池,摹顏真卿《麻姑仙壇記》至六十歲始告千遍,人呼「書奴」,仍初衷不改。張誠自識字始便覽、藏歷代碑帖無數,迄今書論、墨跡等身,更為公家、鄉人寫春聯逾二十年,人謂「寫匠」,猶我行我素。張誠事墨五十餘載,白紙黑字,面色不染,始終如鄉土赭紅,人以為奇,則自嘲「山地人」以應之。

「山地人」張誠事墨既久,閱墨也閱人,筆透紙背之際,人情亦練達,常言說「我不是要當點什么,而是要為大家去做點什麼」。鄉人細觀其行,皆授業開班、以墨同民、尊崇鄉賢、弘揚文化之舉,言行果若一轍。

然張誠少時極頑劣,常常惹事,祖母將其髮蓄起作女孩兒相以養性,時昆明學規甚嚴,張誠因性貌不一而入學被拒,所幸校長魯蘭仙見其聰慧,破例收授。否則,當今雲南「顏體第一人」便可能是個文盲了。張父嗜墨,尤以為其或可治性,便著張誠閉門臨錢南園、陳榮昌書跡,但凡出門,則無不攜子沿街指點招牌書事,潛移默化,張誠心性遂定。

張誠十餘歲時,適「末代王孫」李廣平(李鴻章曾孫)流落昆明。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張誠略備些許小禮,直叩黃河巷「寒香閣」拜師。此舉令李廣平感慨萬般,當即奮書孫過庭《書譜》句「初學分布,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務追險絕;既能險絕,復歸平正」條幅見贈,款識「天涯芳草」。張誠事墨幾十年,亦皆以「平正」用功,終成大器。

張誠十九歲時.文藝界「蘭亭論辯」風起。他尋閱高二適《〈蘭亭序〉真偽駁議》影印稿再三,深為高氏書藝之精湛、文論之不阿而折服。後張誠復刻苦臨池數年,終親赴南京,投書高氏聆訓,高二適亦復函摯敘:「凡學書,必先讀一點舊書或收集碑版以供臨池。凡屬青年一代.均有責任復興文藝。」拳拳之心昭然。自此,張誠每函必宣箋恭書,高氏必酣暢工嚴函復,以政見、書論、人品、情懷人墨,更以「麻姑自守仙壇記」、「何日與君論變法,畫沙想對筆森森」之句勉勵,又為張誠女兒取名,並贈詩「昆明池水平如掌,朝暮提攜到翠湖」。如此,至高二適辭世前止,已然書鴻往復十一通,皆成海內書界珍品。有誨如此,張誠書事日見精進,上世紀八○年代初作品已與高氏之墨寶同列《全國第一屆書法篆刻展覽》。此後,張誠以不正風盛、有辱斯文故,不再參展全國,道友不解之餘頗多惋惜。

然而「山地人」張誠始終自得其樂。時有雲南人供職聯合國,尋世界文化珍品,張誠激情奮揚,一氣飽墨,工楷《大觀樓長聯》疾送紐約,使雲南勝景名聯代表中華文化入藏聯合國,鄉人至今仍以為榮。及至大觀樓銅制長聯修復、《中國四大名樓書法展》、《高二適先生誕辰百年學術報告會》、《張建中及其藝術研討會》、錢南園紀念碑廊修建、《張誠六十書法回顧展》等有關藝事開展,張誠皆樂此不疲揮毫獻力。藝術家熊秉明序張誠《書法新論》曰:「和張誠先生接觸,會強烈地感覺書法彌漫在他的生活中。」書法家施菊軒亦推張誠為「雲南顏體第一人」,張誠遂聲譽鶴起。

然而,張誠始終以「山人耿直,書亦如性」為懷,事墨五十余載,墨事如煙,唯顏面赤如鄉土,唯杯盞處處染墨。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0期;民國99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