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林旺與遠征軍緬甸南坎之役

作者/楊一立(中華民國駐印軍印緬抗日戰友協會理事長) 

合圍進攻南坎

南坎是「明代木邦宣慰司直轄的土地」,北距八莫七十一英哩,東北距畹町三十九英哩,南距腊戍一百三十四英哩,在瑞麗江南岸。為緬北肥沃的產米區。南坎地區為狹長的谷地,四面都是高山,地形低漥平坦,土質鬆軟。不利於守,更不利於攻。所以爭奪南坎,必先爭奪四圍的制高點。

從八莫出到馬丹陽便進入山地,萬山叢錯峰峰相邊,綿亙一百三十餘公里。直達南坎市西北形成南坎外圍的天然屏障,新一軍新三十師進到馬丹陽時,標高才不過四百尺。再走三十多里到堡坦,就升到海拔四千尺的高地。這一路地勢非常陡險,也就可想而知了。

從馬丹陽一路往上升的山勢,到卡的克時又逐漸下降,都是走下坡,往後一直到南坎。因此卡的克便成為這一帶山區的分水嶺,地形非常險要。再加上五三三八奇峰與右邊的蚌加塘高地,互為犄角形勢,攻守均可,成為決定爭奪南坎戰鬥的勝負關鍵。敵人早就在這一帶高地儲藏了大量的糧草和彈藥,構築許多祕密砲兵陣地。

敵軍於密支那、八莫戰爭之中到處求援,殘破不足兵員的有「第二師團、第五十六師團,以及已經補充過十一次的第十八師團」,急需要補充。東京政府將從朝鮮調駐之四十九師團到緬北補充這三個軍團。然後擬在南坎週邊有利地形作週密部署,阻止新一軍的部隊南下,和滇西遠征軍攻佔騰衝、龍陵後的西進。

後來新一軍孫立人將軍決定不等攻佔八莫,立即揮軍指令新三十師唐守治師長,迂迴長驅疾進,直迫南坎,敵軍在南坎防守負責指揮官「山崎四郎」大佐,眼見時機緊迫,沒有從容佈署的時間,便匆匆的糾集自己的五十五聯隊、五十六師團一四八聯隊、砲兵第十八聯隊第一大隊、和剛從朝鮮調來的四十九師團第一六八聯隊,從南坎西側二十里處的「曼溫」附近地區星夜出發,企圖一舉擊破我軍新三十師的主力於「南于」山地附近,兵分公路兩側山地,傾全力向「曼西」突進,以解救八莫原支隊的圍困。

我軍新三十師的主力部隊,於十一月底分成三個縱隊,越過「曼西」,一路爬上比貴州鬆坎附近的「釣絲岩」險峻十倍的山坡,並於十二月三日,各先頭部隊分別在「康盤」(般)西北地區及「南于」附近,與敵軍於「南坎」外圍地區部隊發生激戰,於四日、五日擊退敵軍對我軍右側攻擊部隊的反撲。我新三十師搶先一步,佔領「五三三八」高峰,把敵人增援部隊完全阻止在山腳的下面。

十二月九日,山崎大佐指揮的部隊,集中一五○重砲兩門、野砲八門、速射砲十六門,對我軍全線發動了猛烈的攻勢,又利用山間已乾涸的溪流舊道蔭蔽,分四路向我軍正面鑽隙滲進。敵我雙方曾一度陷於混戰,但竄入的敵軍不久即被我新三十師予以全數消滅。這時孫立人將軍看出敵人的兵力雄厚和企圖的積極,立即將在曼西警戒的八十九團,星夜調赴前線。又自八莫方面抽調新三十八師的一個加強團,由一一二團陳鳴人上校團長率領為左側獨立支隊,對南坎方面敵軍的右側,作祕密深遠迂迴行動,向敵人後方施行截擊。

敵軍似乎已經察知我軍正面兵力雄厚,同時也明白要制勝必先制高,乃於十二月十四日將主力轉移到右翼,向我軍在「五三三八」高地守軍猛力仰攻。

一日之間發射出五千多發砲彈,我新三十師九十團第三營陣地完全被毀,「王禮宏」營長壯烈犧牲;敵砲一陣射擊之後,步兵即以密集隊形作自殺式的連續衝鋒,我軍雄居在山坡上面的輕重機關槍、衝鋒槍、步槍一齊叫囂起來,將第一批敵人打倒下去、第二隊敵人跟著上來,接著第三隊、第四隊、第五隊……敵兵好像發了瘋。這樣不分晝夜一連衝鋒了十五次,都被我軍山上的火舌吞噬了。最後,敵人是力也完了、氣也竭了!傷亡也差不多了!才紛紛向山下森林中逃竄,遺屍在我軍陣地前面的有中、少佐以下軍官四一人、士兵一二六三人,丟下輕重機槍七十六挺,大砲六門、步槍六五一支、擲彈同四六個,山腳有卡車四十六輛,大象運輸隊十三隻活象,大象背上還架著裝載物品的架框。在南坎、南宛河的蔭蔽處,另有一隻死象,指揮大象隊伍的日本兵和緬甸人都跑不見了!

在敵人猛攻五三三八高地時,新三十師八十八團健兒正從左翼「蚌加塘」高地向「馬支」攻擊前進,截斷正面敵軍突擊部隊的交通線。我軍從公路東西夾擊,於十九日將卡的克及卡龍兩據點完全攻佔,敵軍神田大隊和陣地同時消滅。

遭遇戰:這一場遭遇戰,擊潰了敵軍的主力和旺盛的企圖,「南坎的命運」便被決定了。

我軍站在高的地勢,新三十師搶先佔領了「五三三八」高地及卡的克高峰地帶,指揮官們任意拿起望遠鏡在卡的克及五三三八高地上察看「南坎」敵軍的動靜,洞澈無遺。大象運輸隊,就是這樣看在「南坎」南端旱涸的南宛河上行走,攻擊部隊往「南坎」去時,便是一步一步的走下坡路了。

一九四五年元旦,新年就是這樣在戰場上悄悄的溜了過去。大家都望著「南坡」,沒有人理會過新年的事。左支隊一一二團,從南宛河北岸重山峻嶺中,覷破敵陣的空隙,強渡到中國境內,佔領疊允中央飛機製造廠舊址,他們在中國的懷抱中「大吃豆腐」,這是自遠征異域三、四年來沒有吃到故國口味。弟兄們打了一次牙祭,算是慶祝過新年。

新三十八師一一二團繼續佔領南坎北面一帶高地,並派了一個加強排的兵力,堵在南宛河與大平江交匯處,監視大象運輸隊伍。

新三十師正面攻擊部隊也控制了南坎西面大部分山頭,完成合圍南坎形勢。

一九四五年元月五日,新三十八師的一一四團,緊跟著新三十師之八九團的後面。由南坎西邊「古當山脈」中鑽出來。佔領了南坎西南角一帶高地,七日這兩支迂迴部隊隨著夜中大雨渡過瑞麗江與大平江,因為東岸山峰太陡、泥濘路滑,馬匹跌死了很多!為了任務,大家都忘記了艱辛,新三十師八九團從西南朝東北緊緊的把南坎的缺口堵著。同時也派出一個加強連進入南宛河南端堵著大象部隊。一一四團便向南截斷「南坎」往南至臘戍的公路和補給增援路線。

至於,南坎谷地大家都料到不會有大的戰爭,問題只怕在南坎周圍的高山上尚有埋伏,制高點雖然被我軍奪取佔領,仍要關心安全。

一九四五年一月十一日新三十師九十團主力順著瑞麗江北岸秘密南下在大霧迷濛中渡過江,與八十九團作平行運動,十四日兩團都到達南坎西南海拔六千尺以上的森林地帶。會商決定一個團從側面,一個團從背面直撲南坎。

一九四五年一月十五日零晨,南坎河谷撒滿了一場濃霧,攻擊部隊便藉著大霧的掩護,向南坎市正面突進。上午十一點濃霧剛剛散,南坎市區便被我軍佔領,四週山中激烈的砲聲就沒有了。並在兩天之中將四週山地殘敵全部掃蕩盡了。

十七日請到兩個緬甸人、一個中國人,協助將大象運輸隊伍之大象帶到南坎市教會醫院廣場大樹下集中拴著。(活戰利品)被擄獲的大象有十三頭,象背上的架框裡裝的都是糧食、彈藥。而負責押運的日本兵都跑了,孫立人將軍下令交由新三十八師運輸營派人接管。

進攻南坎之役:我軍新三十師傷亡相當的大。八十九團第三營營長王禮宏中校以下官兵七百零八名。另外七五山砲一個連四門砲,遭到日軍夜中偷襲,遭手榴彈炸壞。有駱馬跌死,被敵人打死大半,山砲連王連長後來依照孫立人將軍之命「戴罪立功」。第三天空投補充新的七五山砲四門。孫立人將軍仁德,不隨便殺人。

活戰利品之中最健康、最年輕、最漂亮也最聰明的一頭是公象。當新一軍自緬甸凱璇回國時,步兵乘飛機運到廣西南寧市,大象群則走滇緬公路到昆明(十三頭象已經死三頭)再經貴州、廣西到廣州市。走了二千四百多公里,花了六、七個月的時間,又死三頭:到達廣州市只乘七頭大象。孫將軍將大象分送:北京天津漢口長沙各一頭大象,剩下三頭拴在廣州市公園裡大樹下。

一九四六年五月間,一頭母象因故死於廣州市,剩下公象和母象各一頭。

民國三十六年秋,孫立人將軍由東北內戰戰場調到台灣,擔任陸軍訓練司令時,將廣州兩頭懂得人講話的,還會洞察人意的大象,命招新生主任楊振漢上校從廣州珠江碼頭帶大象到台灣。大象登上登陸艦與兩千多名學生經海上五天四夜航行,到達高雄港,大象走出登陸艦,在碼頭沖水、飲食,適應台灣氣候之後,走到鳳山訓練司令部。

註:

※南坎之役俘擄敵人池田大尉以下官兵二十一名。

※活的戰利品:大象十三頭。在台灣的叫林旺。

※我軍新三十師八九團第三營在五三三八高地陣地被偷襲,傷亡很大。

※民國四十三年十月三十日公象林旺於台北市圓山動物園第一次慶生(當時已三十六歲)。

※民國八十六年林旺遷住木柵市立動物園新家過八十歲大壽。

※民國九十年冬林旺之妻,馬蘭去世。

※民國九十二年二月廿六日林旺過世,享年八十六歲。據說實際年歲還要多。台北市長馬英九書對聯:「獨領風騷半世紀,共享溫馨四代人」。

※到昆明時放回兩個緬人、一個國人,搭西南運輸處車到畹町放人回家。

註:曼西Mansi、馬丹陽Madanyang、保坦Hpamhan、卡的克Kaibtik、蚌加塘Bumbahtawng、壨允Loiwing、南宛河Namwanr、曼溫Manwing、馬支Maji南坎Namhkam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0期;民國99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