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角國軍血淚史讀後感

作者/李學華 

覃怡輝博士是我在異域游擊隊戰友,我們之間的差異之處在於:一、覃博士是來自泰國的華僑,我卻是來自緬甸的華僑;二、覃博士年紀較輕一點,我則年紀稍大一些;三、覃博士在異域期間屬於通信科,擔任通信聯絡職務,我卻屬於步兵科,擔任帶兵、練兵、用兵職務;四、覃博士是我的後盾與耳目,我卻是他的前鋒與守護者;五、覃博士回國之後因未達兵役年齡,有機會申請轉至文學校進修(覃博士可是我軍一九六一年撤台四,四○六人之中,唯一取得博士學位者),我卻已達兵役年齡,必須留在軍中繼續為國效命,至民國六十二年八月一日才得依陸海空軍軍官服役年限屆滿申請退伍。

本年度的《雲南文獻》依例將於十二月出版,據覃博士私下轉告,謂《金三角國軍血淚史》出版之後,為避免過多重複和雷同的文章,該刊自下一期起,可能暫時不再採用金三角國軍部隊方面的稿子,因我在覃博士之前也曾出版過一本拙作《走過金三角》,所以鼓勵我出來寫一篇這方面的稿子,否則以後就沒有這個機會了。我深切感謝覃博士的錯愛,推薦我來擔當這個重任,只是我乃一介武夫,可謂才粗學淺,不學無術,深恐難以勝任,但在覃博士一再鼓勵之下,又因家母也是雲南人,我也算得上是半個雲南人,無法加以推辭或拒絕,只好臨危受命,欣然接受,但願不辱使命,不讓覃博士失望。

至於覃博士的「金三角國軍血淚史」巨作,經過詳加閱讀之後,就我個人的觀點而言,獲得了以下各點心得,就教於雲南鄉親前輩們,疏失之處,在所難免,尚祈各位鄉親前輩們,不吝惠賜批評指教!

第一、覃怡輝博士的巨作《金三角國軍血淚史》,的確是一部有事實根據,有史料可考,有人物佐證的偉大巨作,不僅是異域游擊隊歷史的最佳見證,覃博士也無異是異域游擊隊歷史最好的代言人,我們全體戰友有幸參與盛會,成為歷史主角人物,深感與有榮焉!

第二、覃博士為了撰寫這本巨作,花了十餘年的青春歲月,先後走訪許多國家或地區,查閱無數國內外文書或文獻檔案,花掉巨額私人的金錢,所幸獲得夫人羅教授全力支持,最後終於讓該書得以出版問世,的確難能可貴,足以證明他充分發揮個人堅忍不拔的意志,艱苦卓絕的精神、認真負責的態度,全力以赴的決心,堅持到底的毅力,值得我們異域游擊隊官兵學習、效法、敬佩!

第三、然而人世間的事物,並非都能十全十美,難免在完美背後,出現若干遺珠之憾,論其美中不足者,乃在於《金三角國軍血淚史》的出版問世,時間稍嫌晚了一點,因為許多已經往生的戰友,沒有機會在他們有生之年,看到這項著作成果,實為他們最大的遺憾!

第四、《金三角國軍血淚史》巨作,其中諸多內容,充分揭露出異域游擊隊總指揮官與各級重要領導幹部之間,自始至終充滿矛盾現象,並且彼此一直處在明爭暗鬥之中,能在此種惡劣軍事文化影響中生存下來,已經算是不幸中之大幸,究竟有無能耐擔負起反攻復國之重責大任?實在令我游擊官兵有所置疑?

第五、異域游擊隊總指揮官柳元麟將軍,原本已被盧漢等投共份子軟禁在雲南首府昆明市,竟然能夠伺機逃出雲南,到達緬甸首府仰光,再經由緬甸仰光轉到達泰國首府曼谷,再由泰國曼谷回到自由祖國,後來卻又爭取前往異域擔任總指揮官職務機會,如此敗軍之將,並曾淪為叛軍階下囚,還能夠全身而退,其過程及發展宛如傳奇小說一般,其對國家之忠誠度雖沒問題,但後來他的領導風格,以及最後關鍵時刻所作出的錯誤判斷以及不當決策,卻令我異域全體官兵大失所望,其真正目的與動機,實在很耐人尋味。

第六、異域游擊隊領導階層,不論前任之總指揮官李彌將軍,或後任之總指揮官柳元麟將軍,其中少數幹部確有可議之處,若以過去白色恐怖時代認定標準來認定,若將他們論處或問斬,都不算過分。不過,原因乃出自西安事變之後,老蔣總統似乎只信任浙江籍人士,尤其當國民政府退居台澎金馬之後,其政府決策高層如副總統兼行政院長陳誠,國防部長俞大維,參謀總長周至柔,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蔣經國,情報局長葉翔芝,均由浙江籍人士出任,其中僅有台灣省主席嚴家淦一個人為江蘇籍人士。究其原因,當是雲南省主席盧漢在國民政府處在最後緊要關鍵時刻,也是唯一寄望之所在,卻做出投共的叛變舉動,以致影響異域游擊隊總指揮官職務之派遣問題,最後也得由浙江籍人馬柳元麟將軍來擔任,領導中心如此決定,似乎才比較放得下心。由於受到雲南省主席盧漢在緊要關頭投共影響,以致禍延到所有雲南籍官兵,這便是雲南籍官兵的不幸與悲哀。當然,最不幸的還有後來柳將軍始終堅持個人偏見,做出錯誤判斷,下達不當決策,結果導致我異域反共游擊隊撤出緬甸的結局,甚至造成半數部隊及其官兵分走上流離失所的命運。事實上,這就是一項極為嚴重之「決策錯誤」的最佳寫照,希望我異域全體官兵及後代子孫,能夠記取此一教訓,不再重蹈覆轍。

第七、異域直屬部隊怒江縱隊縱隊長徐劍光上校,原係奉柳總指揮官命令,留下來處理我軍撤退後之善後問題,以致錯失回國之大好機會,到了晚年希望能夠申請回國定居,並到榮民之家貽養天年,後經泰國僑界協助籌措回國旅費,並隨泰國僑界雙十慶典回國代表團回國,我特地在徐先生個人活動時間,陪同他前往柳總指揮官位於天母(面積廣達數百坪)豪宅拜訪,請其姑念過去長官部屬情分,能為徐上校出具一紙證明,以便辦理申請回國定居相關事宜。不料,柳總指揮官則以:「不在其位,不謀其政」為由,當面加以拒絕,其自私自利性格,以及絕情絕義態度,不負責任作風,由此全都顯露無遺,莫不讓我異域游擊官兵感到心寒難過。徐先生返回泰國之後,由於氣憤一直難消,生活始終悶悶不樂,最後選擇以自殺身亡,了結多災多難的一生,徐先生的自殺身亡,柳總指揮官實在難辭其咎。所謂「我不殺伯仁,伯仁為我而死」。

第八、我游擊隊在異域期間,總指揮部基於內安定與保防需要,先後處決無數被認為有匪諜嫌疑之人犯,在軍隊面臨敵我難辨之間,常會出現所謂:「寧可錯殺一百也不錯放一個」的苛政,所以誤殺或冤死之事恐怕是在所多有,這無乃是國共內戰所造成的時代悲劇。

第九、國防部參謀本部,情報局與國民黨之間,表面上雖然共同高唱黨政軍團結一體,萬眾一心,和衷共濟,共赴國難,但在背地裡,卻各懷鬼胎,彼此爭功諉過,甚至經常發生明爭暗鬥戲碼,因此到了後來終於出現所謂「三頭馬車現象」,其不合事實,由此可見一斑。

第十、李國輝將軍盜賣軍火案被判坐牢一事,根據側面消息瞭解,應該是一件冤獄,如果真有其事,他本人不可能笨到輕易隨軍回國,接受軍法之制裁。在異域游擊隊連自己官兵個人武器都不夠分配,有些單位需要二人才能共用一支步槍,那來多餘的武器供其販賣,因此根據異域官兵口耳相傳,李將軍似曾將在戰鬥中所擄獲的緬軍武器,轉送給緬甸反抗軍使用,應無盜賣軍火之情事,相信李將軍不會做,也不敢做,依個人淺見,這應該是一樁冤獄案件。

第十一、異域第五軍軍長段希文將軍,畢業於昆明陸軍講武學堂,該學堂與保定軍校及黃埔軍校同享齊名,為中國之三大軍校之一,與朱德及胡志明屬於同期同學。朱德在我方的排名順序,常在毛澤東之前,故有「朱毛匪幫」之稱,其目的固然可能是一種「挑撥離間」之計,但在中共紅軍中的地位,朱德向來就是紅軍的最高將領,其資格遠比毛澤東為深,最後領導紅軍打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江山,並譽為共軍「十大元帥」之首,可謂功績卓著,表現不凡。胡志明則有機會出來領導北越共產黨、政、軍、民,其下屬將士用命,僅憑其手中的一支AK-四七自動步槍,歷經千辛萬苦過程,犧牲數百萬軍民性命,終於完成越南全國統一大業,最後被尊稱為越南之國父,表現成績也是令人驚訝,值得大力表揚一番。至於段希文將軍呢,原本在抗戰期間,就已經擔任過師長職務,到了異域不僅沒有獲得上級重用,而且三不五時,屢被柳將軍將他的軍,甚至想將他除之而後快。一九六一年當中共解放軍進入緬甸攻打國軍之時,段將軍向總部提了一個西進的策略,建議將部隊先移往西南的老羅寨一帶,將入緬的共軍引至泰緬邊界,以引起美國和東南亞公約組織的譴責,並帶給國軍一些好處或援助;國府的最後目的是希望仍在異域保留這一股反共的游擊武力,但不幸被上級長官柳總指揮加以否決,在逼不得已情況下,他只好選擇留下來,繼續孤軍奮戰,最後淪為無國籍難民,其下場果然不好?所以,在三位同學之間,他的表現成績算是最差最差的一位,或許這就是他個人的宿命吧?反之,假如當年段軍長有機會接任異域總指揮官職務,不知我游擊隊後來在異域的生存發展,又將演變成為何種局面?

第十二、異域游擊隊基於生存發展需要,確實有計畫性地協助馬幫從事跨國貿易活動,而該項跨國貿易貨品,則是以鴉片為其大宗,目的在收取保護費,用作龐大的軍費支出,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部隊官兵需要生存,以及生活,否則生存與生活費用從那裡來?大家日子如何渡過?

第十三、人類有史以來,首次看到學者將「摩斯符號」公開記載在出版品之中,可說是一項空前的創舉。「摩斯符號」,原本為英國名偵探福爾摩斯先生與助手華笙醫生之間的聯絡暗號,後來由美國人艾爾菲德‧維爾先生於一八三五年間將其發揚光大,艾爾菲德‧維爾先生又與薩爾‧摩爾斯先生共同合作,兩人一起完成無線電報機發明創舉,為人類通信事業便利帶來極大的貢獻與便利,也將為愛好此道之學者或讀者,帶來學習風潮,值得加以表揚!

第十四、所謂「做出錯誤決策,遠比貪污更嚴重」,柳元麟將軍的作為可說是最具代表性的人物。異域游擊隊與緬甸軍隊之間,雖然小衝突不斷,但就大體上而言,彼此還算相安無事。如果不是柳總指揮官竟然異想天開,毛遂自薦,建議修築「猛八寮機場」,公開起降空軍運輸機,並紛紛運來國軍特種部隊,或許我異域游擊隊也不會撤回自由祖國~台灣寶島來,那麼這部《金三角國軍血淚史》恐將又是另外一種不同的寫法了。

第十五、造成我異域游擊隊撤退回國原因,不外有其以下幾點:一、我軍久久駐紮在同一個區域,官兵缺乏憂患意識,進而喪失戰鬥意志。二、我軍官兵與當地異族婦女通婚案件日益增多,導致部隊士氣與戰力大打折扣。三、所謂游擊隊,其性質屬於游動性之突擊部隊,但最後為了保衛基地任務需要,卻必須主打正規軍之防禦戰術,基本上是很不對秤的,所以無法應有之戰力水準。四、我軍官兵年齡漸漸較大,體力與活力遠不如前。五、我軍官兵沒有薪水可領,造成士氣嚴重低落情事,據說祖國政府每月核發五○萬元新台幣預算,供作異域游擊隊官兵零用金,但全都被柳總指揮官公飽私囊,而使用不法手段,變相偽造所謂「流通券」軍官每人每月發給三○元流通券,士兵每人每月發給二○元流通券,當一九六○年間部隊撤出緬甸領土時,官兵個人手中所持有的流通券,瞬間成為一堆廢紙。等我官兵撤退回國之後,才瞭解原來政府每月按時核發異域官兵之零用金,確屬事實,可是全都被柳總指揮官個人私吞,至少也有超過半數之多,真是貪得無厭,罪該萬死。如果就事論事,公事公辦,如依緬甸法律來論處,他已觸犯了偽造文書,偽造貨幣,擾亂貨幣,藐視政府法律,公然挑釁公權力等罪刑。若依本國法律來論處,他犯下分化部隊,製造分裂,謊報軍情,陷害忠良,獨斷專行,打壓下屬,欺騙長官,貪污瀆職,侵佔公款,扣押官兵零用金,並從中獲利,製造國際糾紛,影響國家形象,損害國家利益。六、柳總指揮官公然建造「猛八寮機場」,除帶來祖國空軍運輸機起降頻繁,先後運來國軍特種部隊與各種武器裝備之外,事實上,也暗地進行所謂跨國貿易,謀取個人利益,讓緬甸政府顏面無光,無法加以容忍,在不得以情況下,只有循求共軍進入緬境支援一途,協助將我軍掃地出門,柳總指揮官做出錯誤決策,後果實在難辭其咎論猛八寮機場興建背後之動機?猛八寮機場興工程,我部第十師除戌守在南端、南昆、南眉前線單位外,其餘官兵全都參與。猛八寮機場之興建案,表面上是為了提供祖國空軍運輸機起降,方便國軍教導總隊人員,以及武器裝備之運送作業,實際上,據我個人瞭解且親身經歷,是方便國際走私販毒集團,從事不法活動,而這項活動究竟是經過政府高層默認?或者是柳將軍基於個人利益考量?確實不得而知?原先異域金三角地區,馬幫運輸路線,僅有兩條而已,但不論使用那一條路線,都須經過第五軍防區,且都以第一五師防區為保護起點。路線一﹑起點為第一五師防區之蠻研,終點為景棟縣城郊區。其優點:路線較短,使用時間較少,所需成本較低,因為此一路線僅需五天時間,即可完成交易活動。行程自蠻研出發,由北向南而行,通過東景公路動線,即可直接將運輸貨品送入景棟縣城郊區,進行交貨活動。其缺點:此條路線行程雖短,但沿途並無我軍駐紮,所以一旦遇上突發狀況,缺乏友軍敖援,風險自然較高,如果摸不清楚敵情動態,且無絕對把握者,就不能貿然採用。路線二,必須經過第五軍所屬各師在緬境內之防線區域,需要半個多月時間,才能將運輸貨品送入泰國邊陲小鎮湄賽,進行交貨活動。其優點:沿途均有我軍駐紮,馬幫安全受到嚴密保護,護送任務壓力較小。其缺點:路途較為遙遠,使用時間較長,所需成本較高,降低經濟效益。此條路線仍以一五師防區之蠻研為保護起點,沿途經過第十七師防區之猛因,第十八師防區之猛歌,第一九師防區之猛海,第十六師防區之猛東,最後到達第五軍軍部老羅寨,再由老羅寨進入泰國邊陲小鎮湄賽進行交易活動。段軍長部隊護送馬幫費用收入,柳總指揮官原本也想來分一杯羹,但是段軍長則要柳總指揮官,將原扣押第五軍軍費,全數補發之後再說,柳總指揮官當然不願承認事實,未作肯定答覆,以致雙方對此條件交換,始終無法達成共識。讓柳總指揮官看得到卻拿不到,心中耿耿於懷,感到不是滋味,最後終於想出辦法,藉機與跨國走私集團結合,商議興建猛八寮機場,開闢自己的生機,不讓第五軍之段軍長專美於前。猛八寮機場興建工程,為了避免引起緬軍注意,製造無謂事端,但為了掩人耳目,特地將其命名為「大興碼頭」,以便完成第三條馬幫運輸路線之開闢,讓馬幫運輸貨品路線,改由東線來進行,以第一軍防區為起點,經過第二軍防區,在索永附近越過公路動線,經過江拉後山之山脊線,然後沿山脊線由東向西而下,最後進入猛八寮守備區,直接將貨品送到猛八寮機場進行交易活動,再由寮國前來之小型飛機,以及由泰國前來之輪船接運。柳總指揮官基於個人利益,所以自己經手貨品之交易活動,因此開闢了此條路線。此條路線之探勘作業,由本部即當時之第十師二八團第一營負責辦理,我也奉命全程參與,探勘作業過程需要四個工作天時間,歷經辛苦過程才得以順利完成。至於後來之馬幫護送任務,也由本團擔任保鏢工作,但護送及交易活動僅有一次紀錄(之後因為防區失守,我軍轉進寮國,所以再也沒有機會了),此次護送任務採取南北呼應方式完成,也就是說在索永公路以北,由第二軍部隊負責護送任務,公路以南護送任務,則由本部第十師第二八團全權負責。記得當時任務部隊是利用晝間,前往索永公路以南山區等候,入夜之後摸黑前往公路旁接駕,全程接駕任務歷經三天時間完成,我部參與任務之戰士歷經千辛萬苦過程,也僅獲得價值二○元之流通券,而我當時職務為准尉分隊長,也僅能獲得價值四○元之流通券。可是我軍官兵萬萬沒有料想到,後來入境共軍就是利用此條既成路線,循線前來突擊我軍後方基地之大本營江拉及猛八寮,的確讓人痛心疾首,悔不當初,因為我竟然也是其中幫兇之一。所以,依我個人淺見,柳總指揮官當時主張猛八寮機場興建案,其實是假藉方便空軍運輸機起降作業之名,達到個人獲取暴利之實。所以僅就這項事實,將他入罪,判他重刑,也都無法讓他贖罪於萬一。否則,我異域反共游擊部隊也不需那麼快就倉促撤退回國,讓中華民國頓時丟掉經營十餘年的異域基地,喪失了立足於中南半島從事生存與發展壯大機會,也使中南半島各國除泰國稍為好點之外,其他各國紛紛飽受共產國際勢力之蹂躪,導致民不聊生。七、我空軍運輸機於飛往緬甸途中,與緬甸野馬式戰鬥機遭遇,竟然將緬甸戰機給擊落,創下空前戰爭史跡,最後我機雖然也難逃被其它緬甸戰機擊落命運,但卻造成國際轟動事件,我國政府啞口無言,無法再為我游擊隊辯解。八、我游擊隊內部意見紛歧,上下彼此不合,無法一致對外,難以對抗中緬聯合軍事攻擊壓力。九、我軍裝備多屬舊式輕型武器,且遠遠落在敵方之後,難與中共與緬甸聯軍抗衡。十、經由緬甸向聯合國提出控訴我國政府,聯合國不得不採取施壓行動,美國政府也不能繼續支持我軍留在異域盤據事實,我國政府在不得以情況下,只好採取撤軍行動。十一、柳總指揮官堅持個人己見,錯估形勢,做出錯誤判斷,下達不當決策,所謂一失足成千古恨,使我異域游擊隊從此失去在緬甸慘澹經營十餘年的根據地,也使我國斷送在中南半島最後的生存發展機會。

第十六、異域游擊隊撤出中南半島所留下的後遺症?我異域反共游擊隊,居留在異域金三角地區,表面上看來,似乎沒有發揮太大的戰術牽制價值,但確具有決定性的戰略嚇阻作用,使共產國際勢力,無法對中南半島迅速展開赤化顛覆行動,一旦我游擊隊撤出異域金三角之後,各國紛紛遭受共產勢力之蹂躪,帶來空前無窮的後患,幾無寧日可言。所以我政府在國際壓力之下,斷然採取撤退行動,將異域游擊隊撤回台灣,事實上,是一種嚴重錯誤決策,因為後來也證明了我異域游擊隊撤退回台灣之後,立即給中南半島諸國帶來無窮的後患?其具體事實分別敘述如下:

其一、就緬甸而言:

因我異域游擊部隊撤出緬甸領土範圍,讓緬甸政府迅速投向共產陣營懷抱,全面走入社會主義路線,實行一黨專政,採取軍事獨裁統治,推動國有化政策,限制人民生活自由,排除異己,拒絕與國外從事各項文經活動,結果造成貧窮落後局面,甚至國家財政收入,國民所得,以及經濟發展情況,遠不如大英帝國殖民統治期間繁榮與興盛,爭取獨立自主之後,究竟給人民帶來什麼呢?。

其二、就泰國而言:

因我異域游擊隊出泰緬邊界之後,立即讓泰國共產黨徒有機可乘,迅速在泰北山區製造各種紛擾事件與混亂活動,不斷進行顛覆破壞活動,經過泰國軍警部隊征戰多年,結果無功而返,使一向維持和諧安定局面的泰國社會,也面臨嚴重之衝擊,所幸後來經過商請我國留在泰緬兩國邊界線上之我第三、五兩軍游擊隊官兵,出面協助征剿,先後犧牲無數軍民生命,消耗無數戰爭資源,才得以收復失土,恢復平靜生活,維持社會安定局面。

其三、就寮國而言:

因我異域游擊隊撤出緬寮邊境之後,使得寮國內部,立即面臨共產勢力之顛覆破壞,迅速遭受赤化命運,繼之寮國政府實行所謂社會主義路線,與越南一般紛紛成為中南半島上兩個社會主義國度,結果帶來連年戰亂,犧牲軍民數以萬計,消耗國家所有財政資源,最後弄得民窮財盡,淪為落後國家之境。另因越戰期間越共越境內躲藏,引來美軍越界猛烈轟炸,其中例如美軍轟炸機所投下埋設之炸彈型地雷,至今仍未能完全清除,經常在各地造成民眾及生畜之傷亡案件,讓寮國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國民生活簡直苦不堪言,最後我國也斷送與寮國之間的友好關係。

其四、就柬埔寨而言:

因我異域游擊部隊撤出中南半島,讓共產勢力立即將柬埔寨帶入赤色國度,尤其是在赤棉極權恐怖統治期間,使用手段陰狠毒辣,舉凡清算鬥爭,燒殺擄掠等,幾乎無所不用其極,其慘絕人寰罪刑,足以讓中國共產黨望塵莫及,結果造成百餘萬高棉人民之犧牲,甚至造成無數家庭流離失所,簡直宛如人間地獄一般。另在越戰期間,由於越共越境進入高棉境內躲藏,美軍除派出地面部隊進入高棉實行清剿之外,造成高棉人民無謂傷亡之外,美軍並使用轟炸機投下數百萬噸炸彈型地雷,試圖徹底消滅越共於無形,時至今日已有數十年之久,仍然無法全面清除過去在戰爭期間所埋設地雷,讓柬埔寨人民,無時無刻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面臨生死邊緣線上,其慘狀由此可見一斑。當然也讓我國與柬埔寨之間的友好關係因此中斷。

其五、就越南而言:

因我異域游擊部隊撤出中南半島,讓越共在毫無後顧之憂情況下,助長北越共產勢力大舉南侵信心,點燃南越境內遍地峰火,結果導致美軍全面介入,引發生靈塗炭,最後越共雖然終於完成全國統一大業目標,但卻犧牲百餘萬軍民性命,造成民窮財盡之窘境,付出之代價實在太高。當然也造成五八,二○六位美軍官兵客死他鄉,數十萬美軍官兵受傷,損失了七,二○○架戰機,在二十餘年的越南戰爭之中,美國總計在每一秒鐘就得消耗掉一,○○○元美金代價。由於越戰失敗結果,我國也相繼喪失這個中南半島上最後的友邦國度~越南民主共和國。

總之,柳總指揮官基於個人自私自利心理,始終不肯分享權力,只想獨攬大權,心中念茲在茲,不忘段軍長抗命在先,拒絕配合演出戲碼於後,但卻又恐懼段軍長採取報復手段,最後只好獨排眾議,拒絕採用段軍長提出的所謂「西進計畫」,斷然採用自己中意的「東進計畫」,以致將我異域游擊隊官兵,帶向失敗命運,走上不歸途徑。否則,最後也不致使中南半島諸國相繼發生不幸悲劇,結果也導致我國異域游擊隊,轉進寮國之後,再也沒有機會回到緬甸領土上,更讓我國從此喪失在緬甸境內,歷經千辛萬苦所建立的反共基地。足以顯示柳總指揮官心中有鬼,自己製造歷史悲劇,喪失我游擊隊重整機會,犯下禍國殃民之嚴重錯誤;因他個人作出此種錯誤決策,下達錯誤命令,不僅讓我國喪失在中南半島生存發展的大好機會,也斷送他個人的軍旅生涯與大好前途,更陷遺留在異域第三、五兩軍官兵於不義。這就是所謂「糊塗長官,帶糊塗兵,打糊塗戰,糊裡糊塗打輸了」的最好見證,相信這項錯誤決策,將給我們異域全體官兵留下無比的傷痛與遺憾!

李學華小檔案:

父原籍四川成都,寄籍雲南耿馬,學華生於緬甸撣邦滾弄,落腳台灣新北市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0期;民國99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