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禽獸幾希

──試談中國各省連續發生幼兒園屠殺事件

作者/野人 

大家都知道孟子是性善論的主張者,但他也不免發出「人與禽獸幾希-」的感歎,我們從中外古今種種「人」的行為上觀察,不得不承認人性是有善有惡的,這坐實了演化論者達爾文動物界「弱肉強食」的理論。人、固然是有異於一般動物;有理性,能思考,能分辨善惡,有文化……,但到底是由原始生物演化而來,不是外太空來的,尤其是食肉動物的一類。所以「弱肉強食」是一種本能,儘管佛教早就倡言要「眾生共存」,殺生是最大的禁忌,現代的西方文明也力倡廢除死刑,企圖將好殺的獸性根除。但一再發生的殘酷殺人事實卻不絕如縷,有集體屠殺的,有藉政治力殺人的,有假藉宗教信仰而殺人的,也不乏洩私欲而殺人的。而且這些暴行都十分殘忍,筆者曾在高棉金邊市參觀過「殺人博物館」。那些展現在世人眼前的殘酷事實,豈止不寒而慄,直令人懷疑自身一族究竟是人還是獸?我也聽過許多半世紀前種種赫人聽聞的殘暴往事,以至對筍子的「性惡」說也能有所領會矣!

校園暴行在世界各地都曾發生過,但莽漢闖入幼兒園濫殺幼童的事似乎還不曾聽聞過,惟獨在文明古國的神洲大陸卻在二十一世紀的當下連續出現,最近發生在山東省的一次,更是團夥連袂闖入幼兒園大開殺戒的慘劇。

這無疑是受到一種極端的仇恨心所驅使,不應只以個人的反社會行為來究責,筆者認為這現象並非出於偶然,而是有其線索可尋的。

溯源它的過程應是:唯物史觀哲學→階級論→鬥爭論,毛澤東公開倡導鬥爭哲學,而且是永恆不斷的鬥爭,他說中國人那麼多,不鬥行嗎?甚且要人們「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愈鬥愈快樂,他說「其樂無窮」,一個充滿仇恨鬥爭的社會而且鬥爭持續數十年,這當然會培養出一個惟鬥是尚的社會,人們為了自己的利益,也只能充分發揮潛在的鬥性,其實就是弱肉強食的獸性。

後來終於有人覺悟了,要改革開放,要養成一個「和諧社會」。一些人終於「富起來了」,黨和政的那些「為人民服務」者都搖身一變,成了富一代的,一向被捧上天的「貧下中農」和工人階級,則掙扎在生活貧困中,人人都想「翻身」,都想進入「天堂」,因為毛澤東說要他們都能快步進入「天堂」。

不錯,眼看著不少人已富起來了,享受著天堂般的生活,這些人心生不平,原是被捧為是主人的無產階級反倒陷入掙扎的深淵,如果再遭遇一些挫折,人性就會失控,就會走向極端,任何走向極端的人都是生命的絕望者,會把社會視為敵人,對敵人還須慈悲嗎?

這是人性的悲哀,也是長期鬥爭教育的後遺症,不知道尚需若干歲月方可使遭斷喪的民族元氣才能恢復?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0期;民國99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