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騙徒工具的遺憾

作者/石炳銘 

星雲大師說過,被人利用,不須生氣,因為你有價值才會被利用,所以利用你是對你的肯定,何氣之有?此話有深意,值得斤斤計較的小器者反思。不過被惡性利用,不生氣也難,我自己就被惡性利用過,叫我哭笑不得,心中一直歉疚不安。

某天,大陸救災總會的祕書長陳家彰先生找我去,要我設法協助一位輾轉自上海逃來的中年女性解決她的困境。這位到救總求助的女性當時正在辦公室內,她要求替她取得合法身份證,以便安身立命,她說已有正當工作,生活無虞,所以不須救濟。她是從泰北難民村持用泰國公民的合法護照入境的,她說是逃避文革的災難而投奔海外的,她在清萊省難民村受到俸姓主人的收容,而他家的女兒俸素玲小姐又是受救總資助來台灣就學的學生,我當然認識。因此對那求助的女性毫不懷疑她有何不軌之圖。

冒名頂替,持用外國人身份證件而且還正式在工廠上班,當然法所不容,但又不能強制遣返。因為那時期的主政當局對這些逃難來歸者都抱持同情態度,因此都持寬容心態處理這類事故。

根據救總的五年就地救助計畫,我們打算購買兩套紙器加工廠的設備贈送難民村。恰巧那位女士正在台北士林一家紙器工廠工作,乃向其探詢有關訊息,她十分熱心地帶到工廠了解,廠主人父子倆人也在場迎候,順道邀我到他們家中飲茶。對相關資訊完全了解後,我留下名片後就離去了,大約兩週後,那位年輕廠主氣急敗壞地到辦公室找我,向我探聽該女士的去向。分明在他家的工廠上班的人怎會來向我探聽其下落呢?我當然毫無所知。

原來當天我離開工廠主人家後,我的名片立刻被該女藉故收走,以防廠主人和我電話連絡,她偽稱她父親和我是金蘭之交,我是潛在的金主,委託她到新加坡從事某項國際貿易,肯定有厚利可圖,紙器工廠獲利微薄,何不賣了工廠另行發展呢?廠主父子信以為真,立即變賣了廠房和土地全家湊了六百萬新台幣交給她去經營。另外她還向另一位來自難民村的雲南同鄉以同樣說詞騙走了二百萬新台幣加上其他受騙者總共騙走了千萬新台幣。

事後我們才了解她用了假姓名,而且早已取得身份證及中華民國護照,無名無姓,也很難查出她的行蹤。受損失最大的當然就是工廠主人一家,這事必然留給台灣人很深的不良印象,好心不得好報,外來的中國人都是邪惡的騙子。



奉天車中

(唐繼堯民國前三年二十六歲作)

怪得東方逞虎狼,江山大好醉人腸。

男兒若遂生平願,也應從容併八荒。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0期;民國99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