祀「忠魂歸國」悼國殤

作者/曾永介 

民國一百年九月十三日,旅台雲南同鄉會,應雲南省黃埔軍校同學會,及雲南省歸國華僑聯合會之邀,由台北雲南同鄉會藺斯邦理事長,偕同台南、花蓮兩地的雲南同鄉會潘昆生與楊明理事長率團員宋炯、楊世虎、唐惠珍、李莉芳、蔣中全、曾永介(筆者)等一行九人,由台北飛香港、昆明、騰衝,參加「忠魂歸國」公益活動。

當天晚上觀賞「夢幻騰衝」大型歌舞秀場表演,節目一開始先秀出字幕:「山高不過腳板,路長不過馬幫,用腳走出一條通行東南亞、南亞、又通往歐洲的道路,這就是著名的西南絲綢古道。古道悠悠,生死茫茫,一代代的男兒,離別家鄉走夷方,發財夢,生意場,遊子無言話滄桑,幾多紅顏守空房,夢也長,路也長」。整場晚會的設計均以騰衝歷史、風情、自然、人文等資源為主題,內容分別為火山熱海、古道馬幫、碧血千秋、和順家園、絲路之光等,舞台、聲光、演員均為國家級的水準,讓觀眾為之震撼、動容,而留下深刻的印象。

邊陲騰衝 極邊第一城

騰衝位於雲南省保山西南部,西部與緬甸毗鄰,國境線長超過一百四十公里,距緬甸密支那約兩百公里,距印度雷多約六百二十公里,距昆明約六百公里,土地面積5845平方公里,是滇西邊陲歷史文化名城,歷史上曾是古西南茶馬古道與絲綢之路的要衝,也是文化之邦和著名的翡翠集散地,更是著名的僑鄉,在西漢時稱滇越,在大理國中期設騰衝府,由於地理位置重要,歷代都派重兵駐守,明代還建造了石頭城,稱為「極邊第一城」。

一座世界名山—高黎貢山—孕育出人傑地靈的「騰衝」,古往今來,騰衝人才輩出,如雲南辛亥革命首義領袖張文光、民國元老李根源、抗日英雄縣長張問德等…一批知名人士,騰衝人向來都有「走出去」的歷史,目前騰衝籍的華僑人數,分居港澳台及東南亞地區共有三十五萬人之眾。

國殤墓園 光榮抗戰史

一段光榮的抗戰史,民國三十一年五月,日軍侵入緬甸,切斷了滇緬公路,佔領了怒江以西包括騰衝在內的大片國土,此後,騰衝成為滇西抗戰的主戰場,民國三十三年五月十一日,中國遠征軍在滇西人民與盟軍的密切配合下,展開大反攻的序幕,擔任右翼反攻作戰的遠征軍第二十集團軍,在霍揆彰總司令的指揮下強渡怒江,仰攻高黎貢山,殲滅龍川江兩岸的殘敵,最後圍攻騰衝縣城,經過天寸土寸血的爭奪戰,終於民國三十三年九月十四日,光復騰衝,將侵略日軍六千多人全數殲滅,我軍亦犧牲了萬餘人的生命,為緬懷英烈,騰衝人民於民國三十四年七月七日修建了國殤墓園。採納雲貴監察史李根源建議,明訂每年九月十四日,是中國八年對日抗戰中,首先光復失土第一座城池「騰衝」的「重光節」紀念日。

忠魂歸國 國殤紀念日

主辦單位,將今年的紀念活動,定為高規格的大型活動,盛況空前,貴賓就有五百多人,分住於五星級的世紀金源大酒店與空港觀光酒店(標準間一人一房),參與工作與舞台表演人員應超過數千人,交通工具昆明——騰衝兩地包機兩架次,交通車輛大巴、中巴各十二輛,九月十四日的活動主軸在國殤墓園,首先莊嚴隆重登場者是自畹町猴橋國門迎忠魂的儀式,忠魂靈骨入場時,伴着淒涼綿綿細雨之聲,主席宣讀祭文時,增添了無限的哀思,紀念英雄雕塑碑揭幕時,天空雨點突然停了,大家都相爭目睹抗日英雄的真實塑像。

參觀抗日英雄文物圖片文物展示館,展現了不少的珍貴歷史圖文,留下許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績,國難當頭,當時真是地不分東西南北,人不分男女老幼,全國軍民一致抗日。

地質奇觀 熱海大滾鍋

十四日下午遊覽參觀熱海景點,在億萬年前,地球上歐亞兩大板塊在此劇烈碰撞,霎時間幾十座火山爆發,岩漿噴灑,天地混沌,山河重組,重山群和地熱溫泉,壯觀的「熱海大滾鍋」,八十八處溫泉,九十九座火山,火山地熱奇觀,規摸宏大,世界罕見。

旁晚在世紀金源大酒店,參加紀念辛亥革命一百週年「忠魂歸國」公益活動組委會招待晚宴,席開數十卓,把酒言歡賓主盡興。餐畢到騰衝運動場觀賞「回家」主題文藝晚會,即中國遠征軍出國抗戰,與光復騰衝抗戰的追思晚會,場地寬敞,聲光現代,節目精采,情節感人。

高黎貢山 世界的名山

九月十五日,我隊商請安排參訪松山古戰場,在騰衝政協劉貴樹副主席特別安排下,專車前往龍陵松山,參訪「松山戰役」遠征軍浴血松山全面殲滅日軍的古戰場陣地,早餐後專車由騰衝出發,車行至溫暖的龍河,過橋之後開始進入壯麗的高黎貢山,車行至山腰,有若乘坐飛機般的涼爽,到達海拔三千多公尺的山頂,氣溫突然冷若寒冬,翻過山頂之後,我們的專車行駛在下坡的山路段,居高臨下,開車師傅的技術一流,讓我們感到好像在乘坐雲霄飛車,飄逸刺激,約三小時的行車,終於到達了目的地—松山古戰場。

鮮血灌溉 葉茂彈性佳

在六十七年後的今天,我們一行來到這個曾被炮火深深翻耕過的松山戰役主戰場,管理員立刻帶領我們登松山參訪,他告訴我們,戰後一直沒有鳥兒敢飛來此山,這種靈異事件實在令人無法理解,只好用「玄」字來解釋了,我們剛登上半山腰,管理員接到電話,得知所長特別親自來充當我們的解說員,於是我們就停下來等待,山中的植物異常茂密,也許正是因為當年曾用鮮血灌溉過的緣故,尤其樹葉的彈性也特別佳,勾起了筆者少年喜愛吹樹葉的心思,一時技癢,隨手摘下一張樹葉,先吹了一首兒歌「風來了」,再吹奏「黃埔軍校校歌」,以慰昔日在此抗日為國捐軀的英雄們的英靈,最後吹奏「高山青」代表我們是遠從台灣來的愛國遊客,也引起了現場的共鳴,此時解說員來到現場,詳細地說明歷史的真相。

松山陣地 易守而難攻

民國三十二年初,日軍在太平洋戰爭失利後,松山就被日軍作為支撐滇西和緬甸防衛體系的據點,守松山的日軍第56師團第113聯隊主力,及師團直屬野炮第56聯隊一個大隊,在師團長松山祐三中將的統率下,從緬甸調來一隻工兵部隊,另外從中國滇西、泰國、緬甸、印度徵集大批民工約一千七百多人,日夜施工,已在滾龍坡、大埡口、松山、大寨、黃家水井、黃土坡、馬鹿塘等地,建築了七個城堡式的堅固防禦陣地,其精心設計的曲折戰壕側防,每個據點群均為數個最堅固的母堡為核心,四週又有數個子堡拱衛外圍,母子堡壘共四十餘座,堡壘一般分三層構築,相當於三層樓埋在山體之中,機關多而隱密,非至最近距離不易發現,壕溝佈滿了松山主峰,配合多重碉堡,可謂十分堅固,為完全保密,工程完成後,日軍將抓來的民工,以打防疫針為名,全部被秘密處死,並焚屍掩埋,戰後在大埡口發現「千人坑」,日軍的暴行又一椿。

血腥拼搏 侵略者全亡

松山戰役又稱松山會戰,是滇西緬北戰役中的一部分,第一階段,遠征軍第十一集團軍下屬七十一軍新28師擔任主攻任務,錯估松山日軍僅三、四百人,因輕敵而犧牲慘烈;第二階段我軍由第八軍軍長何紹周(何應欽將軍之侄子),李彌為副軍長,在兩位傑出悍將精心的策劃與指揮下,一零三師為我國的主攻部隊,這支帶着濃郁黔系色彩的部隊,參戰官兵約六千人,經多次的浴血戰鬥後,傷亡約三千多人,傷亡率約為百分之六十四,其中犧牲了一千七百八十二人,陣亡率達百分之三十,民國三十三年八月十九日晨,一百二十箱共三百公斤美製TNT炸藥,從臨時挖掘的地道,置入子高地的敵堡下兩個彈藥室內,於八月二十日九點十五分何紹周下令引爆,霎時烈焰衝天,煙柱兩百米高,爆聲震耳欲聾,餘音響徹雲霄,震波天搖地動,猶如世界末日的到來︵如今仍可見到被炸之深坑︶,我軍士氣大振,步兵配合兩具美式「巴祖卡」火箭筒與三具火焰噴射器,越過鐵絲網,一鼓作氣衝上山頭與日軍拼博,而攻克了子高地,再經半月多的血拼,九月七日我軍終於完全殲滅日軍,完成收復失土的使命,在松山被攻克的第三天,何紹周將軍曾幽默地說:「日軍統帥松山祐三中將犯了「日落松山」之沖」,故斷魂松山地。

松山戰役 地位與意義

松山戰役,是抗日戰爭中我軍反守為攻的「轉折點」之戰,也是日軍在亞洲戰場上第一個所謂的「玉碎」戰,成為山地叢林攻堅戰的典範,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保存最完整的戰場遺址,此役不但打破滇西戰役的僵局,也打通滇緬公路的運輸,尊定大後方物資運輸的暢通,抗日戰爭勝利作出重要的貢獻,具有重大的歷史文化價值。

落難皇帝 大救駕留名

十五日傍晚我們來到和順僑鄉,接受騰衝縣政協委員會劉貴樹副主席晚宴款待,典雅幽靜的坊間閣樓餐廳,一大桌的雲南騰衝美食佳餚,大救駕、青龍過海湯、空竹筍、臘肉、山豬肉、青椒肉絲、紅燒鰻、油炸乳扇、炒雞蹤、茂遠烤鴨、玉米餅、白炸蝦、騰衝土鍋子等地方特色菜餚,我們都非常感謝劉副主席的熱忱款待。

炒餌絲,被稱為「大救駕」的典故︰明末清初,吳三桂引清兵入關,明永曆皇帝朱由榔攜眷率隨從避難西行,準備偏安西南一隅,待機東山再起,光復大明江山,行至騰衝,雖是落難皇帝,騰人以禮相待,烹炒上好的餌絲供他進饍,已經落難皇帝,本是深宮弱質,又經數月的路途奔波,歷經艱辛,今得進食此物,如吃山珍海味,覺元氣漸復,龍心大悅,遂賜名「真乃大救駕也」!於是「大救駕」就成了騰衝炒餌絲的代名詞,享譽海內外。

永曆皇帝雖不能光復大明江山,但卻成就了一道炒餌絲的家常食品,變成古老的知名品牌而留名於世。

魂縈故國談故鄉

南著名的僑鄉,距騰衝縣城三公里餘,我隊原本打算暢遊和順,其主要的景點有滇緬抗戰博物館,文思奇故居,鄉村圖書館,文昌言,古民居等,十五日臨時改為先參訪松山古戰場,回程後刻意安排在此地晚宴,若時間允許則順便參訪和順古名鎮,此地與台灣正好有近一個半小時的時差,晚宴後天色仍未暗。

和順名鎮 南州古名鄉

李莉芳女士(劉副主席之舅媽)帶領我們參訪僑鄉劉家深宅大院,我們信步走在和順僑鄉用五面青石鑲成的石板路上,亭閣、石欄、石階比比皆是,如走在古村、古巷、古牌坊中,街頭巷尾到處可見牌匾,記載了僑鄉曾經盛極一時的歷史文化與儒雅傳奇,李根源所著︰「十人八九緬經商,握算持籌最壇長。富庶更能知禮義,南州冠冕古名鄉。」最切合當地的特點了。

途中正好遇到劉老夫人(劉副主席之母即張標材鄉長令姊)帶領我們前去參觀,穿過一條長長的石板街道,跨進劉府大院,一眼看出曾經在「大馬幫」電視劇節目中出現過的場景,有一種穿越時空隧道,走進遠古時代的感覺,在劉老夫人的解說下,每一處宅院中都有敘述不完的故事,每一間房內亦都有不盡相同的珍藏,劉府的先人中,有學者、官宦、富商,除了捐資興學造福鄉里之外,在對日抗戰中,亦曾經獨資購買兩架戰機,捐獻給政府保國殺敵,此時天色漸暗,圖書館、博物館均已關門,我們只好結束參訪,回旅社休息。

講武學堂 將官的搖籃

十六日我們離開騰衝,乘飛機返回昆明,下午參訪雲南陸軍講武學堂,該校培育出許多傑出的軍事將領,見到許多珍貴的歷史資料與文物圖片,其中一篇從軍文宣,筆者深為敬仰,恭錄於下:

風潮滾滾撼覺,那狂獅一猛醒,同胞四萬萬,互相連絡作長城,神州大陸奇男子,攜手去從軍,但憑着團結力,旋轉新乾坤,那怕他歐風亞雨,來時真洶湧,練鐵肩,擔重任,壯哉軍國民。

學堂軍隊鍛練,精神尚武為根本,朝野結同心,將相努力共談兵,操場野外雖演習,要如臨敵境,歸營後勤讀操典外,要務令掌教育施訓練,權限要分明,定軍服,整軍律,階級不容紊亂。

石屏會館 走馬轉角樓

石屏會館,坐落於昆明市翠湖南路中和巷二十四號,依山(五華山)傍水(翠湖),居高臨下,氣勢雄偉,規模宏大,始建於清乾隆年間,至今已有兩百多年的歷史,民國十年由當時石屏在昆明的行商者、學生倡議,石屏在昆明同鄉會發動社會各界人士集資捐資,由雲南唯一的狀元袁嘉穀先生和知名人士張芷江先生負責組織重建,主要目的是照顧石屏在昆明讀書者的住房與旅遊,行商之人住宿及商貿集會。

石屏會館系古建築群,佔地一千陸百多平方米,坐南朝北,為一進三院四合五天井,二層土本結構的民居建築,布局嚴謹,院落之間連接緊密,二層院與院之間,採用「走馬轉角樓」的形式,整個建築廳堂高大,裝飾精湛,尤其是雕刻部分,不論石雕與木雕均玲瓏剔透,線條流暢,刀工精細,形象生動,雕花格子門、窗均為貼金,圖案亮麗完美,突顯出石屏獨特的藝術內涵及歷史文化的淵源。

名書法家 狀元考試王

筆者幼年時,曾見先家叔︵曾昌甲︶走馬轉角樓四合院故居的大廳門頭上,懸掛着一塊「孝忠桑梓」四個大字的匾額,是雲南省主席龍雲省長恭賀家叔新居落成的賀禮,署名袁嘉穀撰寫,因此我知道袁嘉穀是名書法家,這次我們由騰衝回昆明時,趙鄉長在石屏會館設晚宴款待我們,無意中發現石屏會館是袁嘉穀先賢在昆明的住宅,且袁嘉穀竟是清代經濟特科狀元,也是雲南史上唯一的狀元才子。

袁嘉穀西元1972年7日12日生於雲南石屏,二十一歲應科試,二十二歲入經正書院研習,二十三歲應優貢試,同年又應鄉試,因常名列榜首,故被學友尊為「課︵考試︶王」,二十六歲赴京應試不第,回鄉發奮潛修五年,三十一歲赴殿前應試,得甲第六十二名,入翰林院任職編修,同年六月清廷開「經濟特科」,袁嘉穀應試,初試列二等第七名,復試以自己平生所學及平日思考的結論,舖陳為文,寫了一篇《︿周禮﹀農商政各有專官論》,全文五千餘字,見解精闢,文裡流暢,又是一手王、歐合流的好字,深得考官賞識,發榜下來,袁嘉穀名列一等第一名,俗稱中了狀元,清光緒二十九年(1904年)七月赴日本考察學務、政務,著《東遊日記》四卷,次年八月回國,任國史館協修,在學部編譯圖書局專管教科書,︵1909年︶9月任浙江提學使,1911年辛亥革命成功民國成立,袁離浙回滇,擔任過雲南省政府參議員、圖書館館長,大學執教十五年之久,培育出許多人才,是一位傑出的學者。

民國六年曾居家賣字自給,袁嘉穀的字,自創一體,世稱「袁家書」,狀元光環,書名倍增,袁名為「賣字」,因為人豁達,索者不分長幼貴賤,均認真揮毫,以禮相贈。

哲人愛國 臨終留箴言

清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義和團運動興起,袁嘉穀作詩:「金書殘書不足惜,山寺且阻流客登。似歌似哭山頭鳥,欲明欲靈佛前燈」。此時雲南興建滇越鐵路,袁嘉穀主張不用外國工程師,建議請詹天佑來滇行事。

袁嘉穀在學部任職時,當時翻譯和文書工作者都是日本人,他們認為翻譯日文印刷,妨礙了他們的版權,提出抗議,袁當場駁斥道:「中華文獻在你國傳誦千餘年,從來未聽說有華人向你們索取版權,你們區區教科書能興我國典籍可比」?日人當場被駁得無言可對。

民國十年,袁任雲南省立圖書館館長,民國十一年雲南第一所大學—私立東陸大學(雲南大學之前身)成立,次年袁嘉穀應聘任國文教授,得知該大學經費困難,堅持不收聘金,反捐出千元作為辦學資金,直到八年後該校改為省立他才開始支薪。

民國二十六年,「七七事變」後,北京、南京相繼失守,袁嘉穀憂憤成疾,臥病不起,遂召集子女說:「人知愛國愛家必以學問立其根本,處心積慮者久矣。我則人民知識猶淺,不暇自顧,以大國自豪。人侵我不備,戰事起,人民塗炭,吾不忍見之矣。」病中起草《責倭寇》一文,未脫稿,竟於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與世長辭,終年六十六歲。

會館重修 滇味美食店

二零零四年四月,德潤集團投鉅資全面打造石屏會館,在保護整個石屏會館始建風貌的基礎上精挑細作,使其厚重的文化內涵,得到淋漓盡致的充分表現,使石屏會館再次燦然生輝,煥然一新,重修後的石屏會館定位為精品滇味美食名店,其濃厚的歷史文化底蘊,及其優雅的就餐環境,優質的服務,贏得了各界人士的讚譽,被評為「四星級餐飲美食名店」之稱號。

中國八大名菜,洋洋數百佳餚,每一派系都各有其長,川菜辣、魯菜酸、浙菜甜、奧菜鮮,似乎已經成為這些美食標誌味道,石屏風味菜除了保留「甜、辣、酸、淡、苦」的精髓外,還大量的運用了許多「新鮮」天然原料,其滋味甚為純粹;各味菜餚相互搭配,產生互補作用,在吃的時候很難用言語來表達,又像人生道路,五味雜陳,足可回味一生。

在石屏會館,用一頓飯的工夫,領略「山川東遊無雙境,文學滇南第一卅」的文獻名邦風采,絕對是筆者這次參訪中的意外收穫。

和諧盛世 昆台聯誼會

昆明市台灣同胞聯誼會,從一九八六年七月二十八日成立,至今已走過二十五年的歷史,二十五年來,據說,該會一直本着「一國兩制,和平共處」的方針,始終堅持「聯誼、為台服務、維護團結」的職能,真心誠意的為台胞台屬服務,此間,曾先後召開過七次全市台胞台屬大會,選出會長、副會長、秘書長等工作人員,第一屆會長:許翦,第二至四屆會長:丁懋萱,第五屆會長:林愛芳、李鴻,第六屆會長:段俐娟,第七屆會長:姚韻梅,姚會長是中學校長轉業的領導人才,熱心公益,待人真誠,講話得體且頗具親和力,這次我們台北雲南同鄉會參訪騰衝與昆明兩地,姚會長幾乎全程陪同我們參訪,尤其在昆明地區,安排我們參訪陸軍講武學堂,歷史博物館,圖書館,石屏會館,石林台灣農民創業園區,七彩雲南購物商業精品區,大手筆的昆明新城開發區,其中包括興建全國第四大的新機場,與四通八達的交通網與地鐵捷運,集中十所大學的大學城區,讓我們了解昆明新發展的方向與明天,是西南現代化新都市,也是進入南亞及東南亞的「橋頭堡」,因範圍太大時間不許,我們除了聆聽昆明經濟技術開發區主辦單位的簡報說明會之外,只得作重點式選擇性的參訪。

惜別晚宴 兩會一家親

十八日晚,台聯會在威龍酒店設惜別晚宴,歡送我們,結束一禮拜的參訪活動,雙方互贈紀念品,台聯贈送我們每人「盛世和諧創會二十五週年紀念郵冊」一冊,高級普耳茶禮盒每人一盒;我會也贈送台灣阿里山高山茗茶禮盒一份,《雲南文獻第四十期》一冊,筆者拙著《煙波搖落老黑山》兩本,溫馨的惜別晚宴,兩會一家親,大家把酒言歡,閒話家常,施敏前副會長海量,一罐白乾逢人乾一杯通關,很快就得開第二罐,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本會的楊世虎將軍依個人觀察,酒量也該屬酒仙之列,只是他未放開暢飲,此刻才發現這種人不親土親的力量竟如此驚人,所謂「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在賓主盡歡互道珍重之餘,臨別依依,為這次的參訪活動劃上完美的句點,希望明年仍有機會再來參訪。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1期;民國100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