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省黃埔軍校同學會舉辦忠魂歸來之特殊意義

作者/宋炯 

今(100)年九月十四日為抗日戰爭中,國軍滇西反抗作戰,克服騰衝67週年之日。雲南省黃埔軍校同學舉辦了忠魂歸國之公益活動,這天將近來一些大陸有心歷史學者,在緬甸各地華僑協助之下,找到十多位國軍在緬甸遠征軍陣亡將士之骸骨,挖出火化之後將骨灰帶回國門,重新埋葬於騰衝國殤墓園(遠征軍陣亡將士公墓)之日子。這是大陸軍民日益重視抗戰歷史之表現,我們在台的雲南同鄉得以被邀參加此項盛會,自是欣然前往。大陸自三十八年變色後,毛澤東掌控了全中國(僅台灣在外),為了建立他個人的權威,不惜指導他的黨徒們歪曲歷史,謊稱抗戰是他領導的中共軍隊的功勞,故意貶低蔣公在大陸人民心目中一直具有之威望。天天如此宣傳,幾十年下來,許多人民果真將謠言讕辭信以為真。瞭解真像,不及來自由地區的國民黨員及軍人,又多被毛的第一個暴政「鎮反」所消滅。(僅有少數願意靠攏的人才能存活下來,但被後來多次「運動」及「文革」時折磨的不敢放言評論)幸好近年有許多重視歷史的學者,出於熱心鑽研或聽到長輩們告以真像而將真實歷史發掘還原出來,這也是近一、二十年逐漸發展之事。猶憶當年經國先生開放老兵回大陸探親之初,毛澤東已去世多年,還有一些大陸人士持著毛時代的說法。故在八十四年六月三十日國防部史政局發佈了三巨冊《抗戰期間滇印緬作戰》記錄,好像是鄉長楊一立給了我一套,大家認為可帶給大陸人士閱讀,至少在此戰區毫無一個「解放軍」參加過。那時我曾應雲南省黃埔同學會邀赴昆明訪問過,得識會長軍校十二期畢業的老大哥白太常及秘書長湯世煒先生,故將該書交給一位赴昆明探親之同鄉,囑轉送給雲南省黃埔同學會。不知道是否發生了作用,在民國九十年代雲南省黃埔同學會曾有好多次邀請我參加有關抗戰歷史之座談會,記得第一次在談話會上同一位被邀請的北京大學的教授,還為滇西反抗作戰犧牲如此之大很不值得的說法,有些看法上不同的辯論。第二次座談我曾在會上發表專文敘述滇西反抗作戰國軍之不得不發起之原委,後來又有一次受同學會邀赴泰北參訪國軍游擊隊在泰生活之實況,事後均曾寫下經過在雲南文獻上刊載過。後來雲南省黃埔同學會秘書長易人,以及會長白先生去世,該會對抗戰史實之重視並未稍減。故這次迎忠魂歸國之活動規模辦的如此盛大,不但省、州、縣參加之領導幹部眾多,連大陸中央級的黃埔軍校同學會副祕書長都由北京趕來參加,可見大陸當局之重視,因此我深深感到不但雲南省人民完整保護了國殤墓園,內忠烈祠一般的佈置國父遺像,黨國旗一應俱全,連蔣委員長欽筆所題碑「英烈千秋」,及于右任題字刻碑都很完整。而雲南省同學會多次在保山或騰衝所辦紀念國軍抗日之活動,更證明我雲南省父老對抗戰史實之重視,可能是全國最早的地方,完全以行動表現出來之領導省份,故其意義特別重要也。僅作以上看法為誌。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1期;民國100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